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雷声
·美前司法副部長:中國司法制度既不獨立又腐敗 如何期待反腐成功
·余杰:“人相食,你我要上书的” ——依娃《寻找人吃人见证》序言
·“共和国脊梁”出走加拿大
·张英:也谈张学良八十年前西安兵变佚事
·文化大革命的最大谎言——“四大自由”
·蒙古国真相,让亿万中国人瞠目结舌
·大饥荒时高干子女的奢侈海滩生活
·钱学森被迫回国真相
·产能过剩领衔:中国经济的“五座大山”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徐向前忆肃反:杀人剥皮点天灯
·网帖揭毛贼东真面目
·陶方宣:你说他们是什么组织?
·道县大屠杀幸存者自述
·宁作祥家四名男性文革惨死
·中国特色的精神分裂
·看看这篇体制内来稿,就可以看出中美谁会吃掉谁/安居华
·宋任穷揭周恩来在大饥荒中的所作所为
·向我开炮!俄兵与IS同归于尽
·谷歌推全球免费网,封网将被推倒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清明祭奠:1966北京死了多少教师
·王珉忘记祖父“后代不得从政”遗训
·中共特别党员揭秘:张学良也是?
·毛贼东感叹断子绝孙,称遭报应
·中共或挑战现有世界五大秩序/邱震海
·林达谈对”四类分子“的迫害
·国父孙中山高度赞扬原仇敌载沣
·中南海北院南院关系紧张
·中修是当代最大的国际剥削者----看看,拿了无数中援的金三胖竟如此说
·老照片
·著名人权活动家吴宏达去世
·著名的人权卫士吴宏达
·人权活动家吴弘达不幸去世
·伊拉克为什么也歧视中国人?
·公安厅长忆公安三光:刘少奇自食其果
·四面楚歌,中国实体经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反思文革准备好了么?
·戴旭万言书“做好南海打仗准备”
·毛泽东掌权后最狼狈一刻 人生最后一次乘机
·纪念文革中的英烈们
·大跃进饿死四千多万人
·红卫兵比赛杀人,红二代宋彬彬落泪道歉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张学良与斯大林的秘密关系
·美阴茎移植者有望重获性功能
·北京领导首与香港民主派议员交流
·台湾新总统蔡英文就职演说全文
·新总统蔡英文对南向政策调整
·人口普查得出三年饿死人数字
·马英九已坐失良机,洪秀柱莫重蹈覆辙
·戚本禹忆毛贼东时代高层腐败
·中共早已澄清金陵春梦在说谎
·他就是爱穿青天白日旗装
·蔡英文总统洪秀柱主席64感言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最悲惨最恐怖的,竟都在6.4这日发生了
·新闻系学生64中弹被解放军补刺刀
·世纪大审判:服从命令即谋杀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为什么不该指责孙文联俄容共
·在美国上六四课,中国学生心态各异
·一个民族的悲哀6
·周恩来“同志”
·戚本禹回忆录:红卫兵(联动)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是20至40年代的大毒枭
·中共在柬埔寨的犯罪
·日学者揭露毛贼东勾结日军专著中文本面世
·统一和江山比,是无关紧要小事/紫荆来鸿
·“三十万枪”孤证如今不孤
·劉英對中共黨史的若干釋疑
·一广西女党员吃掉七八个男人生殖器
·美国推动对华贸易得不偿失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11段线变9段,夜莺岛被出卖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国共内战 共党究竟推翻了什么?
·朱元璋活活烫死朱棣生母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他将中国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送给日本
·这个原本富裕的地区并入大国后穷到后悔
·毛贼东“雷语”大集结
·中国赶超美国究竟要多少年?
·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
·挑起卢沟桥事变引日军进内地的人
·谁打开了"红八月"的恐怖魔盒?
·栗战书赞老领导曾庆红工作细致入微
·克林顿心目中的江泽民:风靡美国
·piachan和周小平谈奥运
·川东地区的土改调查/谭松演讲
·蔡英文要归还大陆百万两黄金吗?
·毛贼死前嘱情妇:速离京嫁人
·凤姐谈甘肃一家六口自杀
·蔡英文家族地产也是国民党产
·为毛贼东普写颂歌的人的下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一些工人甚至要求企業主免費提供雨衣、梭標、制服、套鞋,過年費與雙薪等等。雇工成本太高,收穫季節請不起幫工,「有時農民出售一擔稻穀,所得款價還不夠支付割禾工資。有些地方的農民甚至稻子黃了無力雇人收割,也不願意雇人收割,寧肯讓金黃的稻子掉在田裡。」蘇區私企一一倒閉。石城縣某小店開除工人,縣勞動部罰款210元,可這家商店全部資本只有200元。
   汀州恒豐榮煙店工人李振光,1932年11月~1933年4月抽調蘇維埃,五個半月未在店內服務,但按蘇區《勞動法》,老闆須支付他大洋145.8元,該店總資本僅400元。張聞天都為這家老闆叫屈。 閩西工人薪水提高三四倍以上;長汀等地造紙工人月薪原十元大洋,提高至二三十大洋,其他店員工人一律提高至16塊大洋,且不問勞動紀律。工人經常開會、放假。閩西赤區創始人張鼎丞:「拿了工錢又吃老闆的飯,許多資本吃光了,商店關門,店員失業,反而造成了自己的困難。可是省蘇維埃政府還在說:要更多維護工人的利益,這樣才叫做執行『進攻路線』。」
   鄂豫皖赤區的成仿吾:「工人每星期休息36小時,每年休息四星期,工資照發等等過『左』的勞動政策。這些政策實行的結果,造成工商業店鋪的倒閉,使根據地的財政經濟發生極大的困難。」
   為填補財政赤字,1932年6月中央蘇區發行第一期「革命戰爭公債」60萬元,10月再發行第二期120萬元。1933年7月22日,再發行「經濟建設公債」300萬元。 1934年1月底,中央蘇區銀行人員:「公債已發行了近半年,交庫尚不及半數,土地稅自十二月開始,至一月下旬,所收不及十分之一,後方機關限量吃飯,直到開始長征。」 財政困難迫使「國家銀行」超量發行紙幣,長征前發行總數約八百萬元。紅軍走後,這批紙幣大部分被蘇區百姓焚毀。1955年中共發行新幣,以1∶1收回一小部分。
   
   六、红军还有哪些不便示人的阴暗面?
   長征途中,雲南某縣長誤將紅軍當國軍,大開城門迎納。紅軍進城後,問前來迎接的官紳:「你們給本軍辦好了糧食軍餉沒有?」回答已辦妥。紅軍吩咐要十個嚮導,也一一派定。等縣府官員前來拜訪,毛澤東下令將百餘名前來歡迎的官紳處以死刑。毛說:「如果一切敵人都像雲南這個縣長這樣蠢,中國革命早已成功了。」 這些「革命事蹟」如寫進《西行漫記》,延安一代如知道這些紅色陰暗面,革命熱情還會那麼高麼?
   這些陰暗面,中共當然不會自抖示人,「七大」代表對肅反政策的「憤怒」也不允許透露給外界。延安一代渾然不知。李銳:「延安整風和『搶救運動』時,這個群體才第一次面臨『党文化』的嚴厲改造。」
   一則對比性資料,中共間諜「後三傑」之首的熊向暉(1919~2005),清華生,胡宗南機要秘書,撰寫的回憶錄〈地下十二年與周恩來〉(載《人民日報》)1991年1月7日首載,接著連載,臺北的《傳記文學》也兩期連載,再收入《中共地下黨現形記》第一輯)。1949年後,熊向暉先後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辦公廳副主任、駐英代辦。1971年,擔任周恩來外交助理,參加中美重大外交活動。1972年任墨西哥首任大使,1973年末~1982年4月中調部副部長,1978年後兼任統戰部副部長。1980年代第五~七屆全國政協常委。
   熊向暉的回憶錄中有胡宗南進攻延安時的〈安民告示〉(全稱:〈國軍收復延安及陝北地區後施政綱領〉內容——
   實行政治民主、窮人當家作主;豁免田賦三年,實行耕者有其田;普及教育,村辦小學、鄉辦中學、縣辦大學。
   政治傳單中——不吃民糧、不住民房、不拉民伕、不征民車。
   雖然貫徹胡宗南的「要比共產黨還革命」的主旨,畢竟還是有相當貫徹三民主義的具體措施,體現了國民政府為民辦實事的宗旨。因為,普及教授的村辦小學、鄉辦中學、縣辦大學,人家國民黨在臺灣做到了,共產黨至今還沒做到「縣辦大學」。
   中共為什么至今獨裁話筒,自己演出自己評論,既不讓民間評議時政,也不讓學者評議黨史(按習近平的話來說,就是不能讓老百姓知道某些事,他這里所指的是抗美援朝實為金日成打的第一槍,志愿軍并未取得什么實質性勝利。另一件習不想人民知道的是中共制造的餓死四千萬人以上的大饑荒)。除非按中共口徑評撰(如抬轎子的文佞胡鞍鋼之流)也就是所謂擰死意識形態閥門,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完全有悖西方普世價值(美國從開國就不允許官辦媒體,以避免自說自好,VOA美國之間乃二戰期間對外宣傳機構,不評內政、自由亞洲電臺也是外宣機構),當然是中共明白,1980年代我就從北京學界聽聞:中央黨校的人最反動,因為他們掌握早期中共蘇區資料,明白「原來如此」,所以從歷史真相中思想認識發生變化,成為「最反動」。因此,大陸史學界傳言:一旦中共倒臺,最后一招可能會炸毀檔案館。
   文革后鄧穎超拿著胡耀邦的批條上中央檔案館燒了三天檔案,即燒劉少奇一號專案、陶鋳二號專案、林彪專案等檔案。江華也持這種批條上浙江檔案館,親臨監督燒了一天反右時他整「沙楊彭孫」的檔案。沙文漢(省長)、楊思一(副省長)、彭瑞林(省檢察長)、孫章錄(省委財貿部長)。
   毛澤東臨死時最擔心的就是后人議論(最主要還是黨內的「不同聲音」,怕文革翻案),全他最怕留下歷史惡名,因为他知道自己实在「作恶多端」。
(井岡山的燒殺抢掠與逃兵/裴毅然《党史真相》第十集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8/02/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