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过年的感想、、.]
非智专栏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厉害之文之用心
·怪人川普的计谋
·“无政府主义者”之论点
· 金钱与政治
·珀斯男人:喝酒玩手机
·是神人,还是魔鬼
·冬季柏斯的小故事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 (连载)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家变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老乡阿琴
·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连载)
·五 来自中国柏斯女人(连载)--坎儿的故事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困惑--第二十八章
·困惑--第二十九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过年的感想、、.

   
   
   非智
   
   日子过得快,尤其在五十岁后,已是度年如日之感觉,每天只有早上起床穿衣,晚上脱衣睡觉的感觉,每日早起,日头从头上走过,到了那一边,一天也就过去了。


   
   
   时间一晃,又是新一年的开始。很巧,今年的情人节同中国的新春,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春节距离很近。今天过了情人节,明天就是大年三十,后天就是一个新的中国年,俗称狗年,或戊戌年。戊戌年,这是个中国近代史难以被人忘却的年份,不仅仅它是狗年,而在于120年前的一场变革,几乎改变了中国的进程。
   
   
   想想1898年的戊戌变法,那已是遥远的过去了。120年前的一场变法的失败,不仅导致了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康有为等保皇派流亡海外,也使得中国的政治体制的转变发生了变化,或许,那次的变法成功,中国目前的政治体制会是君主立宪制的英国式的民主政体。凡事加上个“或许”,就成了猜测,真的历史能由人所预测,人类在地球上的日子,一定过的同在天堂一样幸福。我们有太多的“或许”,但也因为这个“或许”没有出现,则人类的命运也跟着改变。比如,那场距戊戌变法90年之远的“天安门事件”如果成功,或许,中国的政治和经济进程就不是今天这样的,结果会是更好,还是更坏?人们只能以“或许”来说。
   
   
   谈论政治,原是男人们所喜好的话题,除了谈女人,有一点品味的男人就谈政治,而且,一谈起政治,就个个似乎是政治家,就都有着一套治国之道和经营之理,连一生只专注于土地工程或餐饮之业者,一谈论起政治,也少不得长篇大论,胸有宇宙,心怀神州,不得不令人感叹当今的孔明之多。当年孔明论天下,把个编竹筐的刘备惊讶的合不拢嘴,认为有了孔明,天下就可唾手而得。可惜,孔明聪明是聪明,但又因为聪明反误了卿卿生命,不仅没能统一天下,还在死后留下个脆弱的帝国,不久就被魏国吞灭。三国里,最聪明的是司马懿,不仅能在阴险疑心重的曹操手里谋生,还被重用而成了朝廷重臣,最后寻机让自己的儿子篡位魏国而自立为皇帝。
   
   
   
   如果政治家或政客能达到司马懿的耍阴谋的纯青之度,那才是真正高手。我们当今的孔明们,基本上也只说说时事,批评一下政府,多是口说不动者,因为实际上是没有任何地方能让他们去实践他们的治国之理论。当然,即便这些孔明者想真的找个地方实践,想找个刘备一样的人物,跟从他,期望从一个农村土地耕耘者变为一个帝国的高级领导者,目前,实在是一种奢想,比中国梦更难实现。当然,也不是没有实现的可能,如果能很好地学习井岗山精神和延安整风运动,再组织那么一批人,再寻求海外势力的支持,在耐心地等待着外国的侵略,最终,获得国器也不是不可能的。
   
   
   人之命运,即便国家之运命,也常在“或许”中变迁,因为有了“或许”,那份期盼还在,那种等待之心尚存。我们都有着期待事物会向“或许”的趋势走的“或许”之心,我们盼望着这“或许”是个好年,是的,根据网上对农历2018年趋势的预测,对于澳洲,这或许是个好年,对于中国,也或许是个转变之年。有了“或许”之心,就有了回旋之地,所以任何对未来的预测期盼,只要有了“或许”,我们就信心十足。120年前的那场“或许”可能改变中国进程的变法,我们现在议论它,已是局外人之心,但如果有另一场“戊戌变法”在戊戌年发生,是否可以成功,是否不会再出现“六君子“,是否不再有人被砍头,是否不再有人被迫流亡海外?
   
   
   这只能用“或许”来假设,也就是经过百年熏陶的中国人,或许已能融入当今发展的世界潮流,能接受新观点新思想新理念,能够接受另一场“戊戌变法”,能够让中国向强大民主自由政体迈进,能够让变法最终成功。但如果“或许”真有这么一场“变法”在戊戌年发生,却如120年前一样,被扼杀,又出现了六君子、七君子之类的人被砍头或被投入监狱,有人被流放海外,那么,我们就只能说,经历了120年,中华民族的思想观念没变,中国人民的命运也将不会变,专制政体将还会继续在这块土地上主宰着14亿人民,但,也是“或许”,也就是,“或许”中国人民,中华民族是需要也应该由专制政体来统治管理。
   
   
   大年三十很快就来,在过了情人节后,人们真期待着庆贺中国新年。让我们以轻松的心情来庆贺我们祖先留下的传统节日,快快乐乐地过好这个2018年的春节。
   
   
   2018年2月14日
   
   
   
   
(2018/02/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