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非智专栏
[主页]->[人生感怀]->[非智专栏]->[生活剪影一二]
非智专栏
·晓莹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从体制内反腐败谈起
·风暴
·鸹噪的日子
·过年
·從老畢被告密想起
·被扭曲的一代
·這是個秋
·喜好折腾的民族
·生命只有一次,好好过
·党日随想
·胃肠与文化
·探究女人灵魂
·人民不需要救世主
·还是要走“韬光养晦”之路—— 政情分析
·法庭记事(一)
·法庭记事(二)
·法庭记事(三)
·法庭记事(四)
·旋聚的革命之风
·勿因事小而误
·善,乃人之本性
·文章之议
·老人不老
·宇宙的起始
·国民心态
·天道酬善
·妓女随议
·孤独者
·从这次澳洲大选谈起……
·不争则善胜 ---一点感悟
·不抗争的代价
·对流氓从政说“不”
·闲聊互联网
·澳洲华人从政之意义
·穆斯林问题
·“思想自由,独立精神” 之呼唤
·新一年的希望
·记得,是昨天
·圣诞之时说《易经》
·丙申除夕之日的随笔
·美国总统川普的旋风
· 小议元宵节
·对“政治正确”的反思
·评美国商业集团美国式的傲慢
·闲时的“胡思乱想”
·守住自己的心,守住自己的口
·谈川普的“收缩”政策
·诺贝尔奖在中国
·对种族主义的抗争
·对禁止穆斯林在公共场合穿“布卡”的一点看法
·没有自由,何来幸福?
·独裁者,结局必惨
·从过圣诞节想起、、.
·政治上的“碰瓷”行为
·中国女人、文化和老外老公
·生活剪影一二
·对独裁政府绝不能姑息绥靖
·生活剪影一二:柏斯的东北媳妇
·过年的感想、、.
·漫谈西澳警察
·从武术上的作假说去、、、、、、
·读《易经》点滴心得
·读“明史”的感概
·《周易》的处事哲学
·城头变换总理旗
·柏斯太小,流言太多
·从政治人物佩戴假勋章谈起
小说
·困惑--第一章
·困惑--第二章
·困惑--第三章
·困惑--第四章
·困惑--第五章
·困惑--第六章
·困惑--第七章
·困惑--第八章
·困 惑--第九章
·困惑--第十章
·困惑--第十一章
·困惑--第十二章
·困惑--第十三章
·困惑--第十四章
·困惑--第十五章
·困惑--第十六章
·困惑--第十七章
·困惑--第十八章
·困惑--第十九章
·困惑--第二十章
·困惑--第二十一章
·困惑--第二十二章
·困惑--第二十三章
·困惑--第二十四章
·困惑--第二十五章
·困惑--第二十六章
·困惑--第二十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活剪影一二

   
   
   非智
   
   一 柏斯的汪先生


   
   我所遇见过的固执,甚至可以说愚顽的人不少,但像汪先生的顽固己见,却还是第一个。
   
   说汪先生固执,实在是因为他对自己的意见看法总是一成不变,哪怕人们拿出无数的事实证据,企图说服他,都毫无功效。因为,他从来是不会改变自己的观点看法的,而且这种看法根深蒂固,到目前为止,估计柏斯还没有一个人能动摇他观念的根基。对于他这种态度,当然,说好听一点,是具有耐性执着,能够坚持自己的观点主张;不客气地说,则是迷顽不悟,死磕到底。
   
   在微信上我也曾同这位先生见招过,不过是为了一些观念的讨论,对于“爱国”之意的考证,及中国现政府的过去和现在的历史问题看法。当然,从来没有达到共识,因为汪先生的理论水平很高,常可以长篇大论地写出理论上的文字,只是长篇大论的文章,基本没有论证的事实,只一味的个人感觉个人看法,很难令人信服。那也就是为什么多数人认为,汪先生虽然精神可嘉地长篇大论,但是读了他所写的文章后,总有令人不知所指,不知所云感觉,并由于此,除了那些偶尔不太了解他的新进入微信群者,会耐心地看他的长篇大论,有时,还会有些热心地同他做些争论外,那些了解他的人,已厌倦同他的没有结果的争论,早就选择静默了。
   
   在人们对他的兴趣沉寂了一阵后,我发现,不甘寂寞的汪先生不仅自己设立了一个群,以邀集人们来同他争论,同时,还主动跑到其它微信群凑热闹,拉人论战,再将自己干燥的长篇论文贴出去。故此,可以看出,汪先生其实不在乎论战的结果,他喜欢的是论战的过程和那种热闹的存在感。
   
   现实生活中的汪先生一点不好战,也少有长篇大论夸夸其谈,沉静,外表看起来有些憨厚,有点弓背,体格强壮,似乎不像是坐在书屋看书做研究的人,从他严峻的脸面和壮实的身材看,是一个务实常在外奔跑的人,是一个经历人生走自己路的人。他似乎是那种可以同你坐在一起,但不言不吭,令你不知该怎么交流的人,不过,一旦到了微信群,他可就滔滔不竭表达自己的观念,拉着人们聊天争论,即便常常一人应战几个人,他也全不畏惧。他真有一种令他的对手发疯发狂,而他还可以“胜似闲庭信步”继续重复着他的那套理论的淡定,这一点,不得不也令人佩服。
   
   在微信群里激烈的争论,但在私底下见面可从来没有一句不礼貌的话,这是汪先生的美德。
   
   汪先生对私有制的资本主义持否定态度,是个极力歌颂公有制的人,对于早已离开多年的他出生的国家,谈起来总是激动兴奋,这一点可以理解,毕竟是自己的祖国,不过,汪先生对于他所出生国家政府的过去及现在的赞美和维护,则已到了基本容不得他人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政府的批评和指责之地步,也正因为这一点,才引起如此多的争论。
   
   有时,在我的头脑里不免会浮起这样的问题:一个在“万恶的”私有制的资本主义社会里生活得清闲悠哉,而且常有时间去华人社区传播中国文化的人,怎么可能对他所生活着的社会制度深恶痛疾,而对于他所离弃的专制体制的国家热爱无比?如果是这样,他的身心会幸福吗?这使得我想起了《三国演义》里的那一句“身在曹营心在汉”。关羽身在曹营一心想归汉,经历了过五关斩六将,最终回归汉营,成了历史上的一段美谈。不知汪先生是否也有着“归汉”的急切之心,能终于有一天回到那个他虽离去,但还一直心心不忘的国度?
   
   目前,到底有多少这种 “身心不一 ”的人生活在柏斯,生活在澳洲?他们为什么愿意选择他们所不喜欢的社会制度的国家逗留,当他们有权利选择另一个他们所热爱的国度生活的时候?
(2018/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