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东海一枭(余樟法)
·儒群和马族微论
·中国梦微论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澄清一个相当普遍的误会
·歌功颂德礼所当然,歌罪颂恶天理不容
·我的一点态度
·佛学亦可破唯物
·抓住这头大象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汉武帝微论
·文化品质微论
·仁本位、人本位和集体本位
·马主义中国化微论
·马恩批判
·天性微论
·鲍鹏山先生有点迂
·关于民主与专制
·马家教育在培养伪恶之徒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
·自由主义国家
·这段话对儒家不公平
·关于自爱和爱人
·谁是儒家高级黑
·季羡林的一个论断
·东海微言(现中国四大派)
·时代呼唤灭绝师太
·关于大一统
·马学之用大矣哉
·关于言、气、志、心
·关于采生折割
·造神和真神
·养不教,父之过
·名德微论
·冬成:开卷余东海,寻根孔圣人(东海附言)
·颂贼颂恶其罪大
·坚守高地与影响主流
·下跪与奴性
·中美年年讲人权
·关于宗教极端主义
·关于制度
·佛说和儒说
·定业和不定业
·猪瘟和马族
·《文化决定论漫谈》前言
·黎红雷一语三错
·民族自救唯一的法门
·儒家文化大革命
·与纳粹主义和种族主义毫不相干
·维权和维稳
·理论、实践和理想
·恶制的建设、维持和改革
·呼吁言论自由
·中华宪政纲要(第三稿)
·关于革命
·击蒙易中天
·儒学与科学
·借用叶利钦的话
·美德的基础是正常
·伊斯兰恐惧症
·为什么恶人特易遭厄运
·格物致知兼内外
·马帮不可能守信,圣贤不可能上位
·上下有别而不二
·人类的希望在儒家
·正义和文明
·何光顺先生过虑了
·原谅自己
·邪恶群体易灭绝
·为善不足为恶有余
·文明最高形态,历史最佳道路
·中美预测
·文化问题文化解决
·花千芳、王思聪和英语
·互害型社会
·关于税负痛苦指数
·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小布什、张维为都错了
·不学无术李泽厚
·儒家的自信
·对孟晓路的一点认同和两点异议
·关于轴心时代、轴心文明之我见
·关于群己关系
·关于儒群不如自由派的一点感觉
·期待张祥平先生赐教
·简答张祥平先生的三点批评
·民本微论
·中华王朝的天命
·现中国一切问题的根源
·关于道统和清朝
·孔孟之言,民国之实
·虚尊道统亦何益
·自勉联:做真君子,亮真面目;得大自在,放大光明
·人世间最大的善和功德
·人世间最大的恶
·儒家功夫最易简
·蒙启导致灭亡
·反孔反儒的四世恶报
·清人入关与日寇入侵
·其人值得交游,其书值得藏读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三十一---三十五)
·古来圣贤从头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击蒙资中筠

   最怕蒙启派谈文化,最怕资中筠、易中天这些名家谈儒家,盲心瞎眼,糊涂混乱。更可悲的是,他们的妄言妄语居然受到广泛推捧。友人转来资中筠《程朱理学如何成为“杀人”道学》,一看标题就是昧于儒家文化和文明的浑人。文中提到:

   “盛唐出了那么多才华横溢的文人,为什么不出思想家,而理学偏偏诞生于宋朝?询诸一些历史专家,都未得到解答。易君书中给出的理由是,历代君主提出“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唯有宋朝,这使士人兴奋不已。但是拿什么与君王共治?读书人两手空空,既无财,又无兵,唯一的资本是思想,所以努力提出一套思想,才有“共治”的条件。这是理学产生的动力。此说对我有说服力。”

   短短一段话,大错有二:其一、昧于历史,不知“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是汉唐宋明清等儒家王朝的共同点,大多数官员都是儒家教育、培养出来的。其二、理学的产生与“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无关,而是儒学自身与时俱进的发展的逻辑使然。而当时“儒门淡泊收拾不住”的现状和佛道两家的强烈刺激,成了理学产生的重要动力。

   注意,说理学受到佛道的刺激则可,说理学吸收、融合乃至抄袭了佛道则不可。理学的一切思想义理,无不根源于孔孟之道,只是在内圣学和形而上学方面更加深化、细化、精致化和加以强调。所以,理学既与儒学一致,又别具特色。

   资中筠对朱熹不乏肯定和赞扬,但又认为朱熹受到官方推崇、理学成为官学是“流毒千古”。她说:

   “思想家一旦成为官学,被公权力神话,传到民间,其负面影响就加倍放大,完全失去提出者原来的理想,流毒千古,真的成为“杀人”的精神武器。这是很多思想家的悲剧,又岂独朱子然?”

   大谬不然。思想家受到官方推崇,其思想成为官学,影响和作用是正面还是负面,取决于思想品质及思想家道德品质,不可一概而论。例如,商鞅、韩非子、马克思之流受到推崇,秦法家、马学成为官学,确实负面作用极大,是人民和国家的大不幸。说法家杀人,马学杀人,如理如实。

   但是,说理学杀人,就是无知诬蔑。理学成为官学,正面作用极大,是中华民族的幸运。戴震批判理学“以理杀人”,其实是概念误会,无的放矢。

   戴震主张人的正常欲望的合理性,认为人欲的正确处理就是天理。这个观点与程朱理学基本一致,不同在于对“人欲”概念的理解。理学的“人欲”有其特定的内涵,指的是非良性、非正常、不道德的欲望,而戴震误以为理学“灭人欲”是消灭、禁绝一切感性欲望,把程朱理学所说的“灭人欲”看作禁欲主义或道家无欲的翻版,纯属误解。

   戴震误会理学、反理学但不反儒学。他自己就是乾嘉学派的名儒。他对理学的批判虽然严厉,仍属儒家内部之争。拾戴震余唾的蒙启派则是既误会理学也误会儒学。资中筠说:“我本人一向倾向于认为理学对中华民族的负面影响更大于孔孟的儒学。”殊不知,程朱与孔孟、理学与孔孟之道一脉相承,否定理学儒学,就是否定中华民族的主体文化、主导思想、核心价值和民族精神。

   所以,我多次指出,反孔反儒就是欺师灭祖,就是思想反华和文化弑父。根本一错,其它方面最优秀,其它言论最正确,不足道矣。2018-2-26余东海首发于儒家网

(2018/02/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