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郑恩宠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黑监狱何时了?所谓黑监狱大都是信访监狱,是未经合法登记的非法监狱,是各地政府为解决访民问题的监狱。政府与访民在解决问题上,有这太多的重大误解,政府认为将访民摆平就是解决问题;访民认为政府答应我的经济诉求、补偿和赔偿金额,才是解决问题。
   
    其实在对待访民的问题上,中共各级政府从未将无限上访和无限申诉作为合法。中共政府从未承认越级上访、涉诉上访、重复上访、过了时效上访、没有过硬证据上访、经地方政府信访复查终结的上访、拒绝参加地方政府信访复查的上访为合法行为。对中共政府对其不承认合法地位的上访,中共政府采取一切打压行动都不会承认错误,向访民让步。
   
    对涉及可以诉讼的案件,法院可以作出司法解释,表示法院不受理案件的范围。对于已经诉讼案件,在发生法律生效后的一定时间内可以提起申诉,法院可以驳回上诉人的再审申请,作为终结裁判,不可以无限申诉。当事人可以向检察院提起抗诉申请,但被驳回之后,法院不会继续接受申诉,对公民的无限申诉行为,中共政府从未承认其合法地位。


   
    当公民个人遇到维权问题时,到处上访情有可原,但三年无结果后,应认识到上访是死亡路。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的合法地位,对访民的打击 是必然的结果。认为无限上访会改变自己的命运,会改变中国,那是十分盲目的愚蠢行为,是一个十足的法盲行为。对于任何访民的带头人来说,都是误导他人的行为,也是破坏法治的行为。一个律师所的实习律师的意见,都要强过访民领袖的数十倍,让实践来证明是非吧!
   
   
   转载来源:香港《开放杂志》
   
    監獄生意及酷虐
   
    作者: 裴毅然
   
    中國崛起透視
   
   更新於︰2018-02-06
   
    監獄高墻,隔絕神秘,但一直是出新聞的地方。大陸中共監獄更因人文層次低下、環境惡劣,故事更多。稍加採擷,即可端出饗客。
   
   
   獄中生意
   
    市場經濟早已深入大陸高墻,在剝奪你自由的同時人家還惦著你的錢袋。各地監獄均有小賣部,盡享壟斷的優越性。
   
    一進看守所就得交錢——50元「號費」,說是買肥皂、洗衣粉等衛生用品。一套很窄的黑心棉被褥,150元。2011年,一位「茉莉花」獄囚問:「沒帶現金怎麼辦?」管教回答:
   
    那就別睡!難道想讓國家花錢替你買?我們國家也不富裕。
   
    北京一處看守所,一小袋醬油、一小袋食醋,2塊;一袋四五公斤的黃瓜30塊;20個咸鴨蛋32.5塊。
   
    關押四川北川縣看守所九個月的鮑乃剛(1966~ ):
   
    花錢可以單獨炒菜,但是裡面的東西特別貴,食品的價錢是外邊的三倍,日用品的價錢是外邊的兩倍,我在裡面每個月要用兩千塊錢。1
   
    廣州一家看守所——
   
    如果要吃炒菜得另外買份飯,一個菜15塊錢,你卡里有錢就必須買。我媽媽每個月給我寄200塊錢,我用它買日用品;也有朋友來給我送過一兩次錢,但是我不想他們給我送錢,因為賬上有錢的話,看守所就要強迫你吃份飯,份飯也就是煮菜湯和炒青菜的差別,我覺得太貴了。2
   
    獄中酷虐
   
    中共一直高調標榜「革命人道主義」,監獄卻如此虐待囚犯——
   
    所有人(按:「茉莉花運動」囚犯)都經歷了日夜審訊……我七天七夜沒有休息、浪子五天五夜、袁新亭三天三夜,唐荊陵是十天。
   
    從廿日晚上開始審訊我(按:重慶「茉莉花」囚犯黃成誠),一直到廿二日下午。這期間他們搧我耳光、潑我開水、不給我飯吃、不給我水喝,也不准我上廁所。
   
    還有特製的刑床刑椅(中間一孔以洩大小便),吃喝拉撒都在上面,「最短的七天,最多有一個月的。」3
   
    不是司法系統不想「進步」,而是不讓「進步」,因為中共政府希望獄囚經歷酷虐「加深印象」,畏懼而退。事實上,至少部分達到願望,一些反抗者不想「二進宮」——
   
    這樣的的方式能夠嚇唬住一些人,有一些人確實就這樣退出了。4
   
    監獄環境
   
    就算不虐待你,監獄環境也會使你聞之寒怖——
   
    一個監室少的時候有十幾個人,多的時候有廿幾個人,非常擁擠。睡覺的時候一個正著一個反著,就是一個人的頭要倒過來對著另一個人的腳,一個挨一個側著身子睡……早餐是大餷子粥,吃完收拾好以後就一排坐著開始坐板,一直坐到中午十一點多,中間有五分鐘可以站起來走幾圈……下午一點半鐘起來接著坐板,一直坐到下午五點鐘左右。晚餐是米飯和菜湯。
   
    看守所供水是有限量的,我不夠喝,只好喝自來水。
   
    不僅僅對政治犯,對刑事犯也狠得很——
   
    一個盜竊犯死活不承認他偷了東西,預審就把他銬在外面的垃圾堆旁邊,扒光他的衣服讓蚊子咬,咬了兩天他就受不了了,想讓他說什麼他就說什麼。還有一個年紀大的犯人,罪名是詐騙錢財,他也不承認,預審就連續三班審訊不讓他睡覺,他一打盹就拿筆捅他,拿強光照他。光給他喝水不讓他上廁所,直到他憋不住尿到褲子上。預審有許多這樣的手段來取得想要的口供。5
   
    2005年山東臨沂野蠻執行計劃生育——
   
    株連親屬、鄰居,把上百人關在一個大房間里不准上廁所,讓六七十歲的兄妹倆互相打耳光,等等。9月,國家計生委承認臨沂野蠻執法的事實。6
   
    最可怕的是將你交給同獄犯人,唆使他們收拾你——
   
    那些勞教人員曾把一個人綁在床上灌屎灌尿,任意凌辱。7
   
    民辦監獄
   
    由於需要羈押大量未經任何司法程序且無法判刑的訪民、法輪功學員,「黑監獄」應運而生,名曰:「法制教育學校」、「法制培訓中心」、「關愛教育中心」、「教育轉化學習班」、「訓誡所」,甚至沒有任何招牌。黑監獄不屬於任何政府部門、不屬於任何執法機構、也不屬於社會團體,未登記註冊,裡面的看守亦無任何執法身分,但「黑監獄」卻在執行中共政府的意志,擁用毋須任何法律手續關押公民的權力。
   
    2009年11月24日新華網引述新華社《瞭望新聞週刊》調查:北京有各省市設立的臨時勸返訪民場所73處,46處為非經營性場所(如農民出租屋),27處為旅店、招待所。
   
    管理黑監獄很賺錢,經營者可從政府領取人頭費,每人100~150元/天。據2011年12月和平與衝突研究所調查報告,黑監獄管理者從地方政府可領人頭費180元/天。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從一開始的旅館到倉庫再到黑監獄。工商局年檢資料顯示:2007年該公司營業收入861.93萬元,2008年躍升至2100.42萬元。因為,全國各地京訪人員呼呼都往這兒送。
   
    甚至有一些並非宗教信徒或不是訪民的人都會被抓,被抓者只要付了錢就可以離開,變成一種勒索。對雇傭人員及保安公司來說,這明顯是商機。而每一級官員都可以向上申請資金,把金額報大一點就可從中牟利,還可控制地方「平穩」。……中央將截訪任務交給地方,地方再轉給雇傭方。為減少進京上訪人數,最終犧牲了訪民的基本權利為代價。
   
    對於「黑監獄」,中共政府沿續敢做不敢當的「紅色傳統」。2009年、2011年、2013年北京外交部發言人多次嚴正否認「黑監獄」的存在,稱一些海外媒體及國際特赦組織等一直「對中國抱有偏見,有許多不負責任的言論。」8
   
    黑監獄的運作經費,當然來自上不封頂的「維穩費」。
   
   結語
   
    一份炒青菜賣到15塊、水都限量、特製刑床刑椅……「革命的人道主義」、「黨的陽光雨露」……還有光芒麼?還閃得出光芒麼?
   
    筆者很慶幸離開大陸,總算避免了可怕的「進去」。2009年12月29日,上海「文保」一位副局長當面訓誡:
   
    教授,別看你現在西裝筆挺,高級知識分子,保持什麼獨立性,一個獄卒就把你給治了!信不信?
   
    本人連連點頭:
   
    當然相信,當然相信,看過蹲過監獄的人寫的回憶錄,大致知道裡面的滋味。你們可別……
   
   無論如何,大陸監獄的「現在進行時」,還是超出我的想象。
   
    1.華澤採編:《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開學文化公司(臺北)2015年版,下冊,頁173、175、221。
   
    2.華澤採編:《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上冊,頁277。
   
    3.華澤採編:《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下冊,頁24、65、71。
   
    4.華澤採編:《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上冊,頁255。
   
    5.華澤採編:《茉莉花在中國:鎮壓與迫害實錄》,上冊,頁277~278、255~256。
   
    6.許志永:《堂堂正正做公民》,新世紀出版公司(香港)2014年版,頁106。
   
    7.趙明:〈一個清華學子的跌宕人生〉,載趙明等:《紅朝謊言錄》,博大出版社(美國)2004年版,頁177。
   
   
   
(2018/0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