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開苞今昔談]
半空堂
·说“先生”道称呼
·谈人说狗
·王麻子自述
·忘年交华山川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開苞今昔談

   
   ——王亞法
   
   戊戌春節,半空叟枯坐食薇齋書房,捧讀陳定山先生的《春申繼聞》。此書是定山先生己丑年赴台後的思鄉隨筆,篇幅不長,體裁如明清筆記,大多記錄舊時上海灘伶界菊壇和風月韻事,讀來盎然可喜,可消永晝。
   書中有一篇叫《點大蠟燭》的小文,區區千餘字,寫活了舊時妓院嫖客開苞初夜權的故事,雖是無聊,卻頗可讀。


   半空叟讀罷,不忍掩卷,摩挲間突然勾起一段迴憶,將其兩相比較,挪愉敘述,倒也可以演繹成一篇趣文。
   故事開始前,先説一段舊事,十餘年前,半空叟乘13次特快從上海去北京,那時的軟臥,每廂四個乘客,一上一下,左右各二。半空叟位左上,下面兩位是浙江口音的大佬,均西裝革履,穿著講究,頗有霸氣。其中一位,手持Moble,粗口連爆,不斷發威。
   半空叟平躺上鋪,以書掩面,潛心竊聽,原來此公是浙江省某老幹部的兒子。老幹部新逝,家人來電告知,其父有一遺囑,將銀行存款身後充作黨費,此公聽罷,暴跳如雷,不由惡罵家尊是傻逼,土匪出身,腦子簡單……半空叟聽罷,暗暗竊思:老干部土匪出身,有此革命後代接班,中國有了今天,九泉之下,應當含笑;又一念,老幹部生此孽畜,紅色江山必然葬送,將是定數!
   此公發威作罷,寬衣偃臥,與對舖同僚聊天:
   此公:上星期和幾位朋友去河南一個窮山村玩開苞!
   彼公:誰帶你去的?
   此公:是我下面一個工程隊的小隊長,河南當地人,由他帶領,安全放心。
   彼公:貨色對嗎?
   此公:絕對處女,十五六歲。與其母親談妥價位,入室洞房,炕上鋪設大紅被面,但沒有衛生設備,由其母燒水供洗下處……
   彼公:好啊,繼承延安窯洞的革命傳統嘛。
   此公:据小隊長介紹,那裡真是一個革命老區呢!
   二公大笑……
   笑畢,彼公又問:什麽價位?
   此公:五百元,帶路小隊長小費另加——
   …… ……
   半空叟聽罷,不由暗暗思忖,五百元,太便宜了,真是長安大米貴,老區嫩逼賤。
   好,迴憶至此,讓半空叟回到本文開頭,摘錄陳定山先生《點大蠟燭》的段落,今昔對比,相映成趣:
   “開苞的條件價格,也看小先生(舊時剛出閣妓女的稱呼)的身份而定,美不美,紅不紅,一般的價格,老鴇開出條價來,大約是一只鑽戒,一副金釧,四季衣衫,多少下腳,若干花頭,這多少和若干裡,就看貨討價了。客人願者上鉤,還價不是生意經。擇好黃道吉日,樓下一班清音,吹起將軍令,房間裡,銀臺上紅燭高燒,小先生打扮得新娘一樣,作花頭的客人填滿了前後房間,堂差來了都向當事人道一聲恭喜。客人也拿些《笑林廣記》裡的粗話,來駭小先生,什麽嫂嫂養驢子呀,燈草和尚呀,駭得那位女婿大倌哈哈大笑,小先生面紅耳赤,樓下放起大串百子鞭炮,酬神完畢,酒闌客散,小先生的一生事業就在此犧牲之下開始……”
   兩相對比,半空叟不由讚歎,還是新社會好,同樣玩一個處女開苞,當官的可以支付公款,小民們只需些許破費;同時也討厭,舊社會玩那一套,還如此講究禮儀,不就是那麽一回事嘛。
   敲鍵值此,怎叫人不留戀窯洞文化,革命傳統!
   
   
   二〇一八年二月十八日於食薇齋北窗下
   
   
   
(2018/02/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