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BURMA-缅甸风云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BURMA-缅甸风云]->[南洋伯谈骷髅头]
BURMA-缅甸风云
·缅甸另两大力量对宪法公决的声明
·缅甸在野另七党派反对宪法公决
·给斯宾诺莎的信
·缅甸在野众党派对停战集团的呼吁
·请国际监察员来缅甸察督全民公投
·缅甸钦族委员会第二周年大会声明
·分离运动与自决权问题
·缅甸僧伽新年祈祷民主快来
·Burmese Monks Pray for Democracy
·达赖、缅藏、僧伽喇嘛、背后黑手
·UNPO第九届大会将在欧洲议会召开
·缅甸僧伽昭告人民书
·缅甸国内外僧伽民众4月26日反宪法公投
·缅甸工联FTUB向国际控诉
·缅甸联邦民族委员会五一劳动节声明
·中国学者谈缅甸民主前景
·缅甸僧伽对国际救济的紧急呼吁
·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Deliver the Junta of Burma to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缅甸新宪法、军政府、反对势力
·缅甸反对党派不承认伪宪法与公投结果
·熊飞骏:马英九胜选的十大启示
·民意转求真正缅甸联邦制——不闹独立了
·缅甸众民族团结阵线12党不承认伪公投伪结果
·缅甸风灾,丹瑞大将有话说
·缅甸妇联要扭送丹瑞集团到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反对力量、军政府、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军政府要吃掉停战集团了
·缅甸军政府逼迫停战集团缴械参选
·缅人与团体到国际刑事法庭状告缅甸将军们
·缅甸人民恳求联合国:驱逐非法军政府!
·缅甸掸邦第四特区不任军政府宰割!
·反对军政府代表缅甸出席联合国2008年大会
·缅甸民选议员致函联合国与安理会
·缅甸教授与书生座谈“德先生”
·缅甸人民为何痛恨8——尤其8888?
·明天会更老还是更好?
·悲欢离合+生老病死
·秘方:马铃薯胡萝卜苹果三鲜榨汁
·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的过去与现在
·对温教授貌强合述缅甸史之补充-1
·缅甸是东南亚另一只经济小虎?
·为2010年大选,甘巴里再访缅甸
·缅甸军政府撕毁停战协定?
·联合国与欧美对风灾后缅甸改变策略
·缅甸东掸邦民族民主自治区岌岌可危
·看佤邦联军如何死里求生
·美国加州缅华移民思想言行录
·恸上世纪60年代南洋排华
·后溪穴治腰酸背痛近视眼花
·蹲功——改善糖尿血压心肺功能
·联合国须送缅甸将军们上国际刑事法庭!
·缅甸掸邦四大特区坚决保家卫邦
·缅甸17停战组织与民主联合党
·缅甸军政府对东北众土族磨刀霍霍
·中风要三小时内急救!
·KNU苏沙吉七访西班牙
·缅甸果敢特区被攻陷了!
·强烈谴责缅甸军政府对果敢人民的暴行!
·战争是缅甸军政府特意发动的!
·缅甸果敢,君知多少?
·缅甸佤邦联军枕戈待旦决战
·果敢已沦陷,下个受害邦该谁?
·赛万赛与貌强谈大缅族主义的民族压迫
·果敢彭家声与伊洛瓦底记者的谈话
·缅甸众土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来电为缅官白所成喊冤平反
·缅甸僧伽与学生要求军政府停止民族压迫
·缅甸果敢沦陷区昨晚的来电
·联合国的人权宣言,缅甸不用遵守?
·华夏人道主义救援队缅北来电实录
·缅甸反对势力在2010年大选前的动态
·缅甸反对党派反对2010年伪大选的联合声明
·缅甸新宪法判众土族死刑
·东帝汶总统对缅甸与联合国的疾呼
·旅美缅甸民主力量反对2010年大选
·看昂山素姬缅甸民盟如何进退
·速开缅甸三方会议
·缅甸将军们与众土族奇谋对奇阵
·缅甸十月29日的奇谋奇阵棋盘
·缅甸将军们这么快立地成佛
·赛万赛谈山姆叔叔访问缅甸
·由丹瑞大将斯里兰卡取经说起
·蘑菇——植物肉!上帝食品!
·脂肪肝如何自疗自养?
·缅甸布朗族革命47周年声明
·缅甸民族民主阵线NDF呼吁军政府士兵起义
·温教授针砭缅甸高等教育
·缅甸军政府管辖区鸦片种植激增
·由缅甸布朗毒品报告谈起
·祝贺缅甸克伦族革命61周年
·缅甸众土族要民主联邦制
·缅甸NDF谴责军政府的军事胁迫恫吓
·缅甸军政府与众土族谈谈打打
·缅甸反对派2010年选战观
·杨奎松谈新中国的贫富与等级制度
·由阿利教谈到缅甸中国佛教
·缅甸局势与NDF七中大会
·仰光爆炸案的背后阴谋
·姚色克在掸邦反抗日讲话
·悠游土耳其12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南洋伯谈骷髅头

   南洋伯 Maung Chan
   
   
南洋伯谈骷髅头

   
   
南洋伯谈骷髅头


   
   
    以上这些磨亮、雕花、佩戴犀牛角、象牙、珍珠、宝石、鸟羽、精雕、细作的骷髅头颅,都是印尼群岛古老猎头族的战利品或祭祀品,被妥善包装、装箱后准备瞒天过海,神不知鬼不觉托运到欧洲的。
    这些神坛古董走私货,被印尼海关的X光火眼金睛识别后,全部扣留、没收,现已安置于印尼博物馆。
   
    一见到这些令人毛骨悚然的骷髅头,各国民族与社群,都有不同的反应与联想:
   
    墨西哥人
    *墨西哥特诺奇蒂特兰人联想到他们的古都特诺奇蒂特兰城与其骷髅头神庙:一排排的木架上挂满了古代美洲用活人献祭后制成的骷髅头,头骨被钻两个孔,用绳索串连后一串串高高挂起。
    *墨西哥阿兹特克人则想联到他们的阿兹特克大庙骷髅头塔,那是用来敬拜他们的维齐洛波奇特利神——战争、太阳、神明三位一体。
    乐天的墨西哥人对骷髅头特有感情——在亡灵节,他她们至今头戴骷髅头,手舞足蹈欢乐游行。
   
    龙的传人呢?
    *古代中国人惊见骷髅头,就祭起“周公解梦”来演算“数理吉凶”,或翻通书查“宜”或“忌”——尽可能敬请古哲人古奇书指点迷津,同时本身也尽可能替天行道、行善积德、避凶趋吉。
    *现代中国人呢?迷信的当然还是翻通书翻日历查“宜”“忌”,看看今天是吉日还是凶日?宜出门纳吉或躲家消灾?事业、名誉、钱财、利益会得或会失?会多灾多难、倒霉倒运?还是长寿、少病、纳福、财源广进?
    *无神论的文革老三届,既不怕邪,也坚持 “一定要高山低头、河水让路”, “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去争取胜利”,“跌倒算什么,爬起来继续干”,“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勤俭执家、勤俭治国”,“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掉地一粒饭也要捡起,因世界上还有千千万万人吃不饱穿不暖”等等革命精神。
    他她们并不固步自封、抱残守缺,他她们拨乱反正、因地制宜、土法上马、洋为中用、卧薪尝胆、忍辱负重、韬光养晦、改革开放、与时俱进!终于让一穷二白的中国,起死回生、突飞猛进,跃居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与军事强国,现在已与事事强求“老子天下第一”的美国平起平坐。
    *谁说富二代富三代红二代红三代不破旧立新?不敢叫日月换新天?
    在和平新环境与新奇事物层出不穷的国际舞台前,他她们似乎也坚持——21世纪的“比、学、赶、帮、超”与“敢字当头,其乐无穷”!
    不信请看!他她们对 “卡诺纳死神辣椒、死神辣条”特别爱不释手,常指着外包装“骷髅头”图案,打哈哈说“死神”辣度是普通辣椒的220万度——世界最辣!会辣死所有病毒细菌癌细胞与牛鬼蛇神!人人怕,我们胆大包天,一点都不怕!
    可能“死神”企业还是他她们志同道合、既相互竞争也互助共赢的时代兄弟姐妹呢!不信?你看他她们在高呼:
    呼啦嘿哟!死神安全可靠哟!买一送三,买二送十,品牌直销,即使“三无”(没生产日期、没厂名、没厂址),也无所谓!不用现金,只要刷卡就行!
   
   
南洋伯谈骷髅头

   
   
   
    而生活在伊勒瓦底江、锡当江、萨尔温江等肥沃三角洲与广大鱼米之乡的缅甸各族人民对“骷髅头”如何反应呢?
    *有的联想到英军描述的上缅甸蛮荒山地,杀人取头颅挂屋前——显示战利品。
    *有的联想到拜鬼拜神灵的巫师巫婆——用骷髅头祭拜地方凶神恶煞,跪求指点迷津。
    *有的联想到在荒山野岭搭桥建路时,迷信村民爱用天真无邪的童男童女头颅,拜祭山神河神路神,跪求鬼、神、精灵共同护桥、护路、保大家出入平安。
    *据老一代人笑谈:英属印度军第一次到偏远山区作客,部落酋长和其手下随着战鼓声绕着一位魁梧印度Banchabi副将,死死盯着他的大块头啧啧称奇——惊吓得那印度副将前呼后拥、连夜逃下山。
   
    仰光大学与曼德勒大学毕业的高级知识分子,以及出国留学镀金回来的老学者们对A skull and crossbones(骷髅头和交叉的骨头)又怎么反应呢?
    *有的喝Myanmar啤酒,追忆罗伯逊漂流记小说内荒岛黑矮人的A skull and crossbones。
    *有的喝舶来品洋酒,追忆年轻时英文教科书金银岛里的Long John Silver船长与独眼Jack ,站在“骷髅头和交叉的骨头”旗下,远眺蓝天白云下的青山、绿水、木屋。
    *有的遐想北欧维京海盗红胡子们,驾“骷髅头和交叉的骨头”帆船在挪威、瑞典、芬兰、丹麦、德国、荷兰沿海一带面目狰狞地打家劫舍、嘻嘻哈哈地满载而归。
    *有的饮酒笑谈罗马尼亚“吸血鬼 The Vampire”传说与欧美全民狂欢的万灵节,高兴之余就戴起A skull and crossbones帽 ,仿The Vampire手舞足蹈翩翩起舞。
    *缅甸老知识分子们回味无穷的还有:When pirates blowing horn and rising the skull sail , it is the prelude of pirate boat sailing (当海盗们吹响号角,扬起骷髅头的船帆时,就是幽灵海盗开始作怪的前奏)······多令人遐想绵绵、百感交集呀!男女老知识分子们仿佛前后左右东西南北朦朦然老看到 A skull and crossbones在晃动。
    *罗兴汉、张奇夫、彭家声等果敢同窗学友熟读孙子兵法,深通阴阳八卦、奇门遁甲、奇经八脉,他们绝对知道死门、死穴、鬼门关就是A skull and crossbones。 到台湾留学过的果敢人,肯定听过台湾阿里山神吴凤“飞头颅”鬼怪故事······。
    而二战时期和中美英联军并肩抗日过的克钦野战军团,最肃然起敬的竟然是当年抗日中国远征军——虽战死异域、命丧野人山,skull头颅总朝向东方。
   
    现在且听南洋伯谈“蛮头”:
    *中国汉朝时就有石磨了。
    汉人把稻麦磨成粉,加水发酵,然后蒸制成粉面食品——统称“蒸饼”。后来这些无馅蒸饼在华北叫饽饽,在中原叫馍,在南方叫馍馍。
    *大家无限景仰东汉三国蜀汉军师诸葛亮吧!他身穿阴阳八卦衣借东风、建连环船、摆空城计、七擒七纵孟获——足智多谋、百战百胜,至今脍炙人口。
    他率军南渡泸水讨伐孟获时,当地习俗要求大军渡江须先以当地“蛮人头颅”来祭拜河神。诸葛亮不愿伤天害理、牺牲无辜的当地人,就以白麵裹肉蒸熟成“馒头”,然后投入江中代替“蛮头”来祭拜河神——这就是“馒头”代替“蛮头”的三国演义典故。
    *起初带馅或不带馅的都统称“馒头”,后来带肉馅或豆馅的,在华北叫肉馒头、豆馒头,在华南则称肉包子、豆包子。
    *至于中国远征军口中的“数馒头”,那是他们屈指数算他们吃了多少岁月的馒头早餐——因当年中国内战绵绵、民不聊生、一穷二白,远征军穿草鞋与破军衣旧军裤,早餐只有馒头充饥。
    *汉族不解宋祖英为什么爱戴一串串的墨晶雕刻成的骷髅头饰品。我曾在UNPO小联合国开会时和Hmong族祭司同桌几天,他说宋祖英也是他们Hmong族,和他一样是被黄帝打败的蚩尤后代。他们Hmong族敬鬼神、拜鬼神、爱戴神灵饰品。
    我想宋祖英的骷髅头饰品,可能是Hmong族的传统文化。后来才知道Hmong族就是苗族。

此文于2018年02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