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张杰博闻
[主页]->[大家]->[张杰博闻]->[大师们是如何在文化大革命中活下来的?]
张杰博闻
·为什么张阳将军一定要上吊?
·绥靖政策完败 五种情况会发生对朝战争
·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
·大国关系转换及其对民主的影响
·北京西单商场砍人事件与歧视外来人口
·习近平、王岐山为何要设连环计陷害孙政才?
·民国宪法学家张知本
·书生本色--法学家王宠惠先生
·审判“四人帮”是法律审判还是政治审判
·关闭人生的手机
·习近平的幸福观:斗字当头
·论首席仲裁员应具备的办案能力
·我所经历一次重要接待活动
·2018年春节中国社会忧郁症爆发
·习近平总书记,不改革开放请你下台!
·安邦被接管 吴小晖入狱 邓小平家族命运堪忧?
·空气真凉
·心是一条河
·不悔
·习近平修宪取消主席任期 中国要返回皇权时代吗?
·任期制在我国宪法中的规范意义 ——纪念1982年《宪法》颁布35周年
·为什么新华社英文编辑要提前将习近平的修宪丑行曝光?
·中共第三次会议为何不提修宪?习近平的终身制完蛋了?
·三中全会为何不提修宪 习近平狸猫换太子的戏演砸了?
·雄起!人民代表能打一场破灭习近平皇权梦的阻击战吗!
·三中全会内幕流出:取消主席任期已铁定 代表签名表忠心
· 民国法学家李祖荫的《比较物权法》手稿被发现
·人大遭遇表决门!宪法修正案表决方式为何改变? 金瓶掣签游戏重演?
·习近平修宪隐藏着一个更大的企图:香港、台湾危险了!
·没有人大代表何谈通过修宪建议 习近平吹响中共崩溃集结号
·习近平怕刀 蓝衣女记者向谁翻了白眼?
·习近平、王歧山要干哪八件大事?终身制还是世袭制?
·总理记者会暮气沉沉 李克强为何要尴尬留任?
·中共领导体制巨变 习近平脚下已是万丈深渊
·习近平与王岐山的真实关系和最终结局
·习近平与毛泽东,彭丽媛与江青会是相同的结局吗?
·谁是金正恩的中国恩师?茅台酒有毒?
·李克强向习近平交权 党领导经济的灾难重演
·为什么中共害怕《圣经》传播?迫害基督教的后果是什么!
·大多中国人并不反对共产党 改变中国的是否已不可能?
·中美贸易战是一触即发还是偃旗息鼓?
·博鳌论坛风云突变 习近平要开启改革开放新时代吗?
·"内涵段子"英年早逝 新新人类与习近平狭路相逢
·江青会被平反吗?从当红女星到红都女皇再到白骨精
·国航CA1350航班发生劫持事件 外科手术式新闻管制将成新常态
·朝鲜为何突现改革龙卷风 金正恩要成为邓小平吗?
·别了,郭文贵先生!
·板门店金正恩握手文在寅 高调和平背后隐藏着什么?
·王毅外长为何急于访朝 美朝峰会的地点确定在中国?
·上万武汉特警保卫习近平竟与一件往事相关
·中共罕见痛批鲁炜 习近平和川普期待同一样东西
·张杰博士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的公开信
·为什么北大校长林建华应该辞职?不是读错词而是有更严重的问题
·中共祭拜马克思迫于无奈 真实的原因难以相信
·习近平、金正恩大连会面的玄机 美朝谈判中朝鲜的谈判底牌
·吴称谋对《张杰致北京大学林建华校长公开信》的修改建议
·习近平身边潜伏的“两面人”军团
·司法腐败根本挡不住 今夜律师无人入睡
·朝鲜变脸不复杂:金正恩大连隔空喊话,川普竟然没听懂
·王沪宁正在为习近平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毛泽东的文革大民主是人民的狂欢还是灾难?
·翟桔红教授反对修宪因言获罪 中共拉开新反右运动序幕
·美朝峰会危机重重 习近平到底向金正恩说了些什么?
·当国家精神分裂病入膏肓时,中国的天就快亮了!
·习近平为何放过“电力一姐”李小琳,而不放过吴晓晖?
·一篇被网信办封杀的短文:中美贸易战,击碎了多少谎言!
·王岐山见普京有重要使命 美朝峰会川普先输金正恩一局
·郎遥远:中国人不敢讲真话 中国梦就是噩梦
·法制晚报40余名记者集体抗议辞职 教育部2018年花33亿买外国留学生
·陶醉于权谋的中国如何与现代文明世界相处
·习近平黑厚兵法诡诈 李源潮差点为修宪祭旗
·从跪地上课到跪地讨薪 中国教师的根本出路在哪里?
·读北大24岁才女《卖米》泪流满面 共产党真对不起中国人
·红拂:一口六安黑锅和一个精神分裂的中国
·为什么安邦集团吴小晖上诉会带来杀身之祸?
·中国腐败已融入血脉,最小的贪官年仅13岁!
·严家祺:悼念“六四”二十九周年,我们应该做的三件事
·王永敬:税务律师有话要说:崔永元别多话,范冰冰有马甲!
·范冰冰出走 冯小刚躲避 崔永元爆料引发中共高层对文艺界扫黑除恶
·习主席,我们不会为你去打仗
·中国经济冰川正在崩裂 海啸随时会席卷而来
·货车司机雄起 习近平峰会尴尬 星星之火何以燎原?
·刘路新:中华民族最需要的是思想解放而不是伟大复兴
·川普与金正恩握手言欢 “全面,可核查,不可逆转”弃核任重道远
·中共走向不归路的三个关键点
·美朝声明与雅尔塔宣言的惨痛教训 川普与金正恩具有的共同性格
·暴风雨Z:一场暴雨 曝光了整个中国的良心
·暴风雨Z /中美贸易战:中国掀桌子,老百姓的利益散落一地 作者:
·中国变革风暴袭来,要与人民站在一边
·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使中国变得越来越坏
·中国启示录:正在到来的溃败和难以避免的分裂
·易中天:不进行制度变革 中国教育和足球都没有希望
·金正恩访华核心一件事 王岐山魔咒将在朝鲜应验
·孙立平:当前中国必须解决的三个问题: 国家的方向感、精英的安全感、老百
·从银行行长到律师 心灵觉醒的震撼历程: 一篇在网络上流传的博士论文后记
·老兵喋血镇江 习近平船破又遇顶头风
·上海外国语小学惨案 令人悲愤的不仅是幼小生命的凋谢
·暴风雨来临 海航董事长王健为何蹊跷死在法国?
·弱女子董瑶琼泼墨单挑习近平 中国男人在哪里?
·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 习近平惧怕的对手不是川普
·中美贸易交战 金正恩火线出击 谁能终结金家王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师们是如何在文化大革命中活下来的?

   大师们是如何在文化大革命中活下来的?

    文革中,哲学家冯友兰被造反派批斗,群情激愤,冯在心中默念“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文革中,工宣队进驻北大,很多教授被隔离审查,俗称“蹲牛棚”。教授们一切听指挥,早请示晚汇报都要排队,排队时必须报数,同时要报自己的政治帽子。冯友兰个头较高,排头第一个。他喊道:“报数”我叫冯友兰!是——是反动学术权威。“红卫兵说:”不行!重报!你这是避重就轻!你是反动学阀!“冯便改口:”我是反动学阀。“哲学家洪谦由于害怕,怕也说他避重就轻,就跟着喊道:”我,我叫洪谦,反动学阀!红卫兵说:不对,你还不够格,你是反动学术权威!。哲学家冯定一看洪谦被训斥,就赶忙自报自己是“反动学术权威”,红卫兵说:你不就是写过一本《平凡的真理》么?你还想往反动学术权威里钻!你是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
   在思想改造运动中,冯友兰多次检讨交代,甚至对自己上纲上线,但是就是过不了关。金岳霖由于素与政治无涉,在运动中过关较快,不久还被树为积极分子,组织上让他到冯友兰家去做工作,帮助冯友兰进步。冯友兰,字芝生。金岳霖一进门就大声说:“芝生呀,你有什么对不起人民的地方,可要彻底交代呀。”然后,扑上去和冯友兰抱头痛哭。冯友兰在牛棚里受折辱,但他饭照吃,觉照睡,其早餐是一窝头,两大碗玉米面粥,一分钱的咸菜丝。咸菜不少,一般人都吃不完,唯冯友兰不够吃。于是冯壮着胆子向红卫兵要两分钱咸菜。红卫兵生气了,训斥道:人家一分钱咸菜吃不完,你还吃两分钱的,你怎么吃这么多?冯有点结巴,说:“我——-我个大,吃得多。”
   
    1973年10月,掀起批林批孔活动,在全国政协学习会上,人们逼着梁漱瞑对批林批孔表态。81岁高龄的梁漱溟就像当年在北京大学讲坛上授课那样侃侃而谈。他从阐述中国文化入手,肯定孔子在中国文化史上的历史地位和学术上的成就,并说:“林彪是不是要走孔子的路、行孔孟之道?我不敢相信。我不认为林彪是受害于孔子。”所以,“我的态度是:不批孔,但批林。”他的这番话,完全是跟中央文革唱反调的。于是,全国政协的批林批孔发展成了批梁漱溟。从1974年3月至9月,大小批判会开了100多次。他每会必到,认真倾听。他处之泰然,会议的间隙他居然还打太极拳。到了9月底,政协开了一次总结性的批梁漱溟大会,他被要求谈谈对批判会的感想,他只说了一句话: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让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文革后期,曾有一首顺口溜在民间悄悄流传,“挖不完的敌人,清不完的队;做不完的检讨,请不完的罪。”夏衍根据清代一首《剃头歌》改写的《整人歌》所说:闻道人须整,而今尽整人。有人皆须整,不整不成人。整自由他整,人还是我人。请看整人者,人亦整其人。
   
    1966年8月章乃器被一群红卫兵拉到王府井,参加批斗大会,由于他拒不认罪,态度恶劣,被打得皮开肉绽,献血淋漓。红卫兵把他的家抄个精光,还当着他的面,把新夫人王者香活活打死。一个蹬三轮的车夫,见他还有一口气,便把他拖上车,拉回了家。谁见了,都说他活不过三日。可章乃器不愧为是条硬汉,靠着气功和意志,居然活了下来。民建中央和全国工商联的那些干部,没有一个理他,同情他。倒是原来粮食部的一个司机,隔几日便悄悄在他家门口,放上一屉热馒头。他就是这样挺了过来。
   
    文革期间,千家驹自杀未遂,摔断一条肋骨,不给医疗,第二天就拉去批斗,因为“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批斗会上,千家驹挂上五块牌子,还要自己布置会场,打扫卫生。开完会,经批准,正式停职反省,成了专政对象,天天扫院子,强迫劳动。后来抓叛徒盛行,千家驹又因为1928年被捕过,从而定为“叛徒”。他回家对长子抱怨:“我平生犯的最大错误,就是青年时代一度参加了中国共产党”。没想到的是,这句话竟然被其亲生日子揭发,为此他又增加一项罪名和惩罚,规定天天劳动前,要向毛主席请罪。
   
    文革中,社会上到处是红卫兵、造反派、街道的人,人们的一举一动都被监视。俞平伯想吃点嫩豌豆,又怕邻居发现。老两口想了个办法,晚上蒙着被窝里剥(bao)豌豆,夜里把豌豆壳用手搓成碎末,掺和在炉灰里,第二天倒了出去。结果,还是被检查垃圾的人发现,又挨了批斗,骂这个反动学术权威还继续过着资产阶级的生活。
   
    马一浮是中央文史馆副馆长,他的家在文革中被搜罗一空。抄家者席卷而去之前,他恳求道:“留下一方砚台给我写写字,好不好?”谁知得到的却是一记耳光。此时,马已84岁,他不久即死去。
   
    马三立对老年人的保健很有心得,他说,健身要因人而异,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采取不同的锻炼方式。“我早晚共走一千六百步,坚持搓脸、嗑牙、搓头发;每天用手摸脚面,用脚踢屁股,扭腰转身,拍打前胸后背。”文革时,马三立在牛棚每天坚持搓脸、嗑牙两次,每次10分钟。他偷着嗑牙时,被人发现了,硬说他对党“咬牙切齿”,于是,大会批、小会斗,他才中止了嗑牙。
   
    1971年9月下旬,著名作曲家李劫夫,他曾创作知名革命歌曲《我们走在大路上》《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他从偷听的外电中得知,中国有一架飞机飞到外蒙时坠毁了,中国内部出了事,毛泽东病重了。到了10月国庆,李又看到北京没有像往年那样举行庆祝,便胡猜可能毛泽东病重,已由林彪接了班。于是,他便又来了创作歌曲的瘾,想提前草作一首庆祝林彪接班的歌,于是在一张纸上写出了《紧跟林主席向前进》的歌曲题目,他的妻子张洛进来看见了,说:你现在写这个干什么?赶快别写了。林彪都摔死了。
   
    傅雷先生是翻译家,致力于法国文学的翻译介绍,翻译作品多达三十余部,如我们熟悉的法国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多夫》以及巴尔扎克的主要作品。因1958年12月傅聪从波兰出走英国;红卫兵在其家里搜到一面印有蒋介石头像的小镜子和一张登有宋美龄照片的旧画报,傅雷被划为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右派分子。1966年9月1日深夜,傅雷夫妇决定结束屈辱的生活,他们给内弟写了一封遗书。遗书这样写道:“只是含冤不白,无法洗刷的日子比坐牢还要难过。何况光是教育出一个叛徒傅聪来,在人民面前已经死有余辜了!……委托数事如下:一、代付九月份房租55.29元;四、旧挂表(钢)一只,旧小女表一只,赠保姆周菊娣:十、现钞55.30元,作为我们的火葬费。使你为我们受累,实在不安,但也别无他人可托,谅之谅之!”然后,夫妇一起上吊自杀。他们的脚下是厚厚的棉被,因为他们怕尸体掉下来惊扰他人。
(2018/0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