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曾节明文集
·请问那些要清算“基层党委书记”的有关民运人士
·温家宝的政改发飙推动中南海急骤分化
·热烈祝贺刘晓波先生荣获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
·由民运中痛心疾首于刘晓波获诺奖现象想到
·驳“刘晓波获奖导致中国倒退”论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 旅泰中国异议人士热烈庆祝刘晓波获奖
·旅泰民运人士祝贺民运老兵孙树才八十七岁寿辰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一)
·论中国政局的最新演变及反对派的策略(二)
·对江泽民、胡锦涛的总评
·效法叶利钦是江泽民的最佳出路
·十七届五中全会分析及前瞻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满清比中共容易立宪吗?再论满清性质
·断不能以血统论“正统”
·简论儒家短长
·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只有社民主义才能救中国
·呼吁国人网上投票评议、罢免中共领导人
·愿你成为中国的昂山素姬——致庞晶的公开信
·对诺奖颁奖前后时局的观察和思考
·腐败和政权的关系——兼论民运的着力点
·从崇祯帝的失败看儒家理学的荒谬性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 致奥巴马总统的公开信:如何与中国共产党打交道
·中国只能采取共和制政体
·清亡百年感怀
·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
·最适合中国国情的政体:长任期总统制+大选总理制
·冷眼看日本:日本民族为何如此优秀?
·中共窃据中国大陆的三大外因
·埃及革命与中国“六四”运动的最重要区别
·试析苏东革命、埃及革命和八九民运
·就中国民主化前景问题与郭国汀先生商榷
· “计生”政策真是保护环境的需要吗?
·从曼谷到纽约(一)
·呼吁江泽民顺天应时成就旷世伟业
·拉登伏法有感
·我感谢的人(一)
· 我感谢的人(一)
·希特勒是神经病患者的三大证据
·我感谢的人(二)
·胡正日同志,有种你封了腾讯、封了电信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内蒙古戒严是胡锦涛拉萨经验治国的延伸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三)——袁红兵先生
·我感谢的人(四)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
·我感谢的人——刘国凯先生(修正稿)
·顽固派抬出“反腐”铡刀,温家宝已无退路
·评《最後的晚餐—寫在大崩盤前夜》
·时局观察:胡锦涛重用胡春华的信号
·时局观察:薄熙来在扮演刚毅角色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和谐社会”的本质是什么?
·犹太人是不是上帝的选民?
·胡锦涛紧锣密鼓谋继“太上皇”位
·我感谢的人——吴弘达先生
·江泽民“死去活来”反映出什么?
·胡锦涛实施捆绑超限战,中国变天势所难免
·现在礼求胡锦涛极不妥当
·胡锦涛别动队散播新“出身论”为哪般?
·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我感谢的人——梁山桥老先生和阿兰女士
·爱的罗曼史——(一)
·警惕:胡锦涛别动分子要搞垮中国社民党
·胡锦涛正在滴水不漏地筹备着对自己的清算
·金载沣、赵尔丰去,胡锦涛、张德江来
·金复新思想的可取之处
·专制独裁人治(帝制)崇拜癖
·“八一九”事件二十周年的感与问
·中国的“崛起”和西方的衰落探源
·时局观察:赖昌星难圆胡锦涛的太上梦
·纽约州考驾照有感而评
·林彪死于毛泽东的定时炸弹谋杀
·试析中国人的仇日与仇美
·人权死角阴暗中的屈辱与惊惶
·检验温家宝的历史时刻即将来临
·秋上安大略
·秋风秋雨怀秋瑾
·就同性恋合法化问题与金复新商榷
·天净沙——秋思(图片集)
·就孙中山、辛亥革命等问题与陈泱潮先生商榷
·众寡头集体转向,胡记师朝鲜路终
·初次领略美国警察的阴暗面
·中国去共产党化的最佳方案
·中国历史上两次亡国的真正原因
·中国人之满洲化歪风劣俗略考
·红朝隐现“三分天下”之势
·以秦人比当代中国愚民不恰当——与荆楚商榷
·中国民主化唯有适应国情才能成功
·中国足球崩溃的深层原因
·中国社民党关于广东陆丰乌坎村事件的声明
·三分天下汪洋占先
·组织性是获胜的保证——乌坎村事件的启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背弃昊天上帝而血泪斑斑,神呼唤中国人归正!
   
   
   
   


   
    自秦以后的两千多年里,中国人的主体——华夏汉族,就如同弃儿一般,无家可归,颠沛流离,每到历史大转折关头,都落得最悲惨最屈辱的结局,而且每况愈下:“五胡乱华”、“靖康之耻”、蒙古征服、满清入关、赤魔入寇、、.莫不如此。
    日本有神风掀翻元朝战舰;俄人有密林遮挡蒙古铁骑;法人有瘟疫阻挡英国进攻、、.我华夏汉族为何无神护佑,如同弃儿,在世界各民族中特别多灾多难呢?因为我们背弃了从前在东非昆仑山上创造我们(古埃及人/周人)的昊天上帝。
    玄学有云,神和魔都属灵,魔乃恶灵,人须信神,才能得到神灵的保佑,这就像电器通电方能运作的道理一样。
    然而人却又选择的意志自由,人若不信,则神也无可奈何;人若不信神,而容易滑落魔口;人若拜鬼,则“上帝无言兮,百鬼狰狞!”
   
   
    先秦周朝时期,华夏人保有昊天上帝的信仰,在祭祖的同时,也祭拜昊天上帝,无论官民,家中设有敬拜昊天上帝的神龛。
    昊天上帝传授给上古华夏之道,称“中道”,这归纳起来就是:
    不拜偶像,不拜鬼,不行邪,严禁活人祭祀;
    作风仁厚,忌残忍,不留无辜人之血——即孔子所崇尚的“周风”;
    文武并重,不偏执一端;
    建都取“应乎中”的原则(即在河南、关中建都的传统),不偏居一隅。
   
    然而秦始皇统一后,厉行僭越,悖离古华夏的“中道”,悍然称“帝”,一反夏商周君主只敢称“王”的传统,嬴政并烧毁昊天上帝创造华夏文明的古书典籍,以追求皇帝的至高无上。
    秦始皇垄断华夏宗教信仰,禁止民间祭拜昊天上帝,汉朝统治者继续这一政策,导致华夏民族对昊天上帝的信仰逐渐淡漠,而民间偶像崇拜和行邪泛滥,而信仰歪风,又和佛教的偶像崇拜弊端,以及萨满等魔鬼邪教陋习混合在一起。
   
   
    就统治者而言,则是对昊天上帝的信仰越来越粗略,越来越抽象化,教义尽废、、.到明朝的时候,“昊天上帝”简化成了“天”,昊天上帝的祭拜之所,简化成了“天坛”,昊天上帝不再具有丰富的神格,而是抽象成了物质的“天”!
   
    由于宗教信仰越来越淡漠,中国的君主们,在私欲的驱使下,就越来越离经叛道、没有底线:
   
    为保赵姓的天下,赵匡胤兄弟全然不顾“文武并重”的古华夏立国传统,一边倒的重文抑武,结果令中国军队第一次丧失了对抗北胡的能力,酿就“靖康之耻”和蒙古征服;其结果是,华夏文明受到的毁伤,远远大于唐朝时的武将内乱,蒙古征服之后,华夏文明前所未有地陡然跌落,一蹶不振;
   
    朱元璋为保朱家天下,重文抑武比宋朝走得更远,且完全抛弃宋朝的开明作风,“以猛治国”,甚至继承蒙元把凌迟惨刑入国家正刑的做法;朱元璋还把执于一端的儒家理学,作为科举考试的唯一内容,导致大批毫无实际能力的腐儒当官,中国社会更加文弱,也更加病态。
    朱元璋至少三方面背离了昊天上帝所授的古华夏传统。
   
    从周朝开始,中国正统王朝无不建都河南、关中,因为这样符合“应乎中”的古华夏传统,建都中原,可以获有八百公里的北向战略缓冲屏障,避免中国遭北胡一举征服。
   
    东晋、南宋建都江浙,是北胡逼迫下的无奈,朱元璋建立明朝后,一度准备迁都西安,但因偶然因素搁置,朱元璋之后,朱棣却违背古华夏建都传统,把明朝首都迁到长城脚下的幽燕,等于把国都迁到游牧蛮族的虎口边上,从而埋下了满清入主的祸根。朱棣为了一己自私,剑走偏锋的做法,教训异常的深刻。
   
   
    而蒋介石在假洋鬼子宋美龄的影响下,不认昊天上帝,却去信奉基督教,认犹太人作主人、认古犹太人作祖宗,全身心地把自己交托在犹太人的神耶和华手里,把黄俄当兄弟,对魔鬼讲恕道——“以德报怨”,单方面允许赤魔在国统区办报、设组织、、.结果蒋介石的大陆民国,被耶和华的左手(苏联)和右手(英美)合力送进赤魔的血盆大口中!
   
   
    随着蒙古的征服,华夏的文明迅速地劣质化;满清入关后对汉人采取剃头毁衣冠、闭关锁国禁海、抽删毁改古书大兴文字狱、阉割儒家、大倡伪学(理学)诱骗汉人精神吸毒这四大暴政法术,诚可谓挖空心思,刻毒狡诈倍至!于是乎,在通古斯满洲人长达两百六十多年、远比蒙古人阴毒卑鄙的暴政统治下,汉族人普遍忘本、民族意识淡漠,甚至把荼毒中国的满妖贼鞑子当自己人、认贼作父不遗余力、不以为耻——曾国藩、李鸿章、骆秉章、叶名琛、、.都是以当满人奴才为荣,争相以汉族同胞人血染红顶子的二鞑子!
   
    而在赤魔汉族虚无主义的专政下,汉族人普遍忘记了自己是一个民族,甚至争相冒充少数民族以获得“民族政策照顾”,如今一盘散沙呈粉末状!在针对汉族实施的“计划生育”三十多年的摧残下,汉族年轻人口雪崩,少子化老龄化严重世所空前,汉族正急速地滑向弱小民族之列,面临前所未有的亡族危机!
   
   
   
    目睹自己的亲生儿女的斑斑血泪、弥天屈辱,昊天上帝在云中垂泪,TA一遍一遍的呼唤华夏儿女,认主归正吧,不要再流浪了!
   
   
   
   
   
   曾节明 于2018.1.1丁酉壬辰癸巳傍晚通灵于积雪纽约州
(2018/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