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曾节明文集
·习近平模仿毛泽东是找死
·刘强东变身“刘强奸”说明了什么?
·习近平不会再有三年
·中共批判吴小平、周新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德国的反穆斯林难民示威与特朗普种族歧视不同,不宜片面否定
·也评瑞典逐客事件
·应对瑞典方赤裸裸的种族歧视,中方当怎么做?
·与网友分享:普通人买什么车好?
·习近平为什么有胆将对美贸易战打到底?
·忠告旅泰难友:当前形势下,需冷静踏实,切忌投机取巧
·泰国梁山桥老先生健康恶化,生命垂危!
·特疯子靠吹牛造假保中期选举
·特朗普不是极权奴隶的解放者,而是自由世界的崩盘手
·再次挫败政变,习近平的新极权进入收宫阶段
·习近平狂刮共产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难奏凯
·中美贸易战前瞻
· 中美贸易战胜负如何?提纲式解析
·美国对华贸易战的本质
·美国为什么不愿意中共垮台?
·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双重标准”酿恶果:卡舒吉惨案重创美国的道义形象
·比起共产党,沙特王室堪称憨厚老实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
·沙特杀害卡舒吉的手法算不上凌迟,凌迟死刑简史(善本)
·英国的本质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毒贩子
·特疯子两年一塌糊涂,共和党中期选举必惨败
·特疯子或引爆朝核战争和台海战争
·中共反对普世价值的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政治正确”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
·中共保专制新毒计:以挺川的方式反普世价值(善本)
·评重庆两起“大妈惨案”:中共要的就是道德败坏
·要终结共产党,就必须打倒邓小平
·中南海内斗高潮再起,变天离不开外斗与内斗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东欧之所以能变天,是因为没有邓小平
·打压CNN记者开危险先例,美国的自由遭前所未有威胁
·美国记者“勇气”何来?川普非生助者而是打压者
·存在“噪音”虽为开明标志,打压“噪音”却是危险开端
·贼鞑子伪咸丰是毛泽东的老师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独立不等于自由,自由不等于独立
·汉族就是汉字族,汉字是中华复兴的绝世珍宝
·中共必亡于自己培养的脑残之手 ——苏州马拉松塞血旗事件的启示
·韓國瑜现象和台湾的宿命
·恢复汉服不是在排斥少数民族 ——驳胡平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的《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
·贼鞑子伪乾隆编撰《四库全书》,是在文化的源头下毒(善本)
· 学会了汉字的贼鞑子,比不会汉字的贼鞑子更坏
·台湾的前景——被中共国吞并
· 切身感受“川普”带来的变化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
·大汉奸金之俊灭亡了满洲族(善本)
·中共吞并台湾的具体手法
·台湾是亚细亚的弃儿
·习近平的唯一出路,是转向稳健的民族主义
·警告习近平:光镇压伊教不够,必须正视少数民族分裂的根源
·原子化的个人主义毁灭西方,中国传统家庭观念是世界之光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席风行全中国?
·李咏和二月河经典地印证了佛教因果报应律
·为什么满人以扁头为美的陋习,会风行全中国? (善本)
·警告习近平:必须严限非洲黑人来华,并尽快遣返非法滞留黑人
·梅伊的眼神落寂,因为英国人算不如天算
·特朗普难免提前下台
·在穆斯林冲击下摇摇欲坠的普世价值
·暴政痛苦中的希望:中国未来复兴的有利因素
·导致西方衰落和中国复兴的意外因素
·理学亡国的楷模:宋理宗与蒋介石
·哈耶克主义比法西斯主义更坏
· 柏杨、阎崇年为什么敢如此嚣张?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台海战争
·蔡英文渴盼习近平成为“习特勒”
·论李世民是霍去病转世,兼论军事天才共性
·名将的政治短板:霍去病之死与林彪之死
·中共还能统治多久?
· 雪夜修笔记本
·特疯子肆虐——美国和西方联盟遭到空前威胁
·案卷失踪案诡异,王岐山现司马懿之态
·透视杨恒均现象
·“见风就是雨”的盲目乐观危害中国反对派 ——兼评委内瑞拉局势
·“热血汉奸”是中共一箭三雕的高级黑战略
· 毛、蒋特型演员的命运反差,再次验证了因果报应律
·特疯子究竟是“里根第二”,还是特效美国进口维稳剂?
·习近平夫妇与毛泽东夫妇的惊人相似预示着什么?
·为什么习近平的高压收不到毛泽东的整肃效果?
· 吕布与杨康
·中共国的社会形态及其致命弱点
·共产党与纳粹的不同特质,决定了它们不同的灭亡方式
·川金会为什么会破局?金无赖没读懂特疯子造假之心
·俄国代理人特疯子,是美国旷世权奸小丑
·由孙权毒杀吕蒙,看统治者的核心利益
·由三十年代末蒋、汪的不同抉择,看中华民国的悲剧,以及民运的战略
·真要独立,也需要先倒共才行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诺贝尔和平奖,与其提名王炳章,不如提名秦永敏
·为什么有的同学群比南极还冷?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是习近平遇刺的预告
·作茧自缚、走入死胡同的中共历史观
· 为中华民国领有蒙、疆、藏地辩
·“六四”不会再来,中共灭亡方式将出人意料
·“六四”再反思:“六四”本来有胜机,机遇诉求宜分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东北被称为“满洲”,纯属以讹传讹
   
   
   
   


    中国东北的旧称“满洲”,至到今天仍有许多人认同,并不假思索地认为:“满洲”就是殖民中国两百多年的清朝统治民族——满洲族的老家本土,这种观念在异议的汉族人士中都大有人在。而今天东北的汉人,也普遍接受这样一种观念:东北原本就是满人的。
    因为这种观念,满独分子甚嚣尘上,以之为满洲复国的“法理依据”,老少满遗无不摩拳擦掌,梦想有一日能够以沈阳为首都,重建关外满清国。
   
   
    事实上,东北是“满洲”的观念大谬不然,完全是以讹传讹的结果。
   
    现今中国的东北,历史上根本不是满洲族的老家,满洲族也根本不是中国东北的土著民族,而是来自西伯利亚叶尼塞河流域的通古斯人。
    中国东北,历史上是多个民族的轮番栖居地,主要有:朝鲜人、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而满洲人,是移居中国东北的民族中资历最浅者。
   
    笔者在去年就通过比较满洲与金国女真的种种大不同,独立地悟出:满洲人与女真人毫无关系,而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北蒙古人。
   
    无独有偶,中国大陆民间学者李退山先生以多年翔实的考据,以及亲身实地考察,获得了与笔者惊人相似的发现:
   
    即满洲人与女真人无关,满洲人并非东北土著,而是来自西伯利亚叶尼塞和流域的通古斯人,与现今俄罗斯西伯利亚的布里亚特人同族。
   
    李退山先生在《事实胜于雄辩——满洲族祖源考》中,以丰沛有力的证据,证明了建立清朝的满洲族,来自西伯利亚的通古斯部落——布里亚特人,因为各个北亚游牧渔猎部落中,只有布里亚特部在人种、着装、宗教、习俗、饮食、神话、语言等诸多方面,与满洲族几乎完全一致。
    在读李退山先生的书之前,笔者去年也独立地观察到这个现象。对此,虚怀若谷先生反驳说:这是因为北蒙古/通古斯部族受了满清的影响。
   
    然而,迁入明朝东北(奴儿干都司)的满洲部族,从未能转身北向控制过西伯利亚的布里亚特人地区,努尔哈赤建立后金后,势力范围也远未能到达这一地区,1630年代之后,布里亚特人地区落入俄罗斯之手,直到今天。那么,满清何以能深深影响布里亚特部族,以至于布里亚特人诸多方面与满人几乎一模一样?这是说不通的。
    再说,远比布里亚特人临近沈阳和北京的科尔沁蒙古人,受满清的影响非常深(顺治的母亲孝庄,就是科尔沁蒙古人),为什么科尔沁蒙古人远没有布里亚特人与满洲人相像?且更临近的克尔克蒙古人(北蒙古人),也没有那么相像?这些都是为什么?科尔沁和克尔克受满清影响不是更大吗?
   
    答案只能是:满洲人与布里亚特人是同族,满洲人来自西伯利亚的叶尼塞河流域。
   
   
    根据李退山先生的考证和实地考察:元朝末年,西伯利亚通古斯人的一支斡朵里部向东南窜到黑龙江流域,依附于女真胡里改部,后来强大起来,斡朵里部酋长挥厚(即奴尔哈赤的高祖父),被元朝封为斡朵里万户;挥厚的治所在今天黑龙江省的依兰县;
    1372年,即朱元璋恢复中国四年后,挥厚一伙遭到来自北面外兴安岭的通古斯兀狄哈部的袭击,低敌不住,仓皇南逃,于1374年率斡朵里部向东南方向逃到朝鲜北部的阿木河(即今天朝鲜北部的会宁),1384年挥厚死去,其子猛哥铁木耳继位为酋长。
   
    通古斯斡朵里部以难民身份窜到朝鲜,生番鞑虏习性不改,一有机会就对朝鲜人烧杀掳掠,朝鲜李朝深以为患,兴兵进剿,贼鞑子猛哥铁木耳见势不妙,急忙投靠明朝,于1406年被只会厚黑并无远略的朱棣(即明成祖,迁都北京也是朱棣,等于为满清入主铺路,所以新大陆人称朱棣为“明败主”,是非常深刻的)册封为建州卫都指挥使,明朝等于是接纳了这个通古斯部族。
   
    朝鲜李朝闻讯大怒,调动大军,倾力来攻,贼鞑子斡朵里部抵挡不住,仓皇北逃吉林,在吉林又遭到“七姓野人”部落(另一南来的通古斯部落的袭击),猛哥铁木耳被杀,斡朵里部残部仓皇窜入明朝辽东(今天辽宁新宾地区),受到明朝当局的接纳与安置,满洲人这才结束了狼狈落魄的生活,此时已是十五世纪初叶。
   
   
    也就是说,满洲人十五世纪才定居后来其称为“满洲”的地方(实际指辽宁和吉林长白山一带),他们落脚东北的时间,以及居住东北的时间,大大晚于也少于朝鲜人、契丹人、蒙古人和女真人。
    如果说满洲人仅凭这点资历,就可以称东北为“满洲”的话,那么朝鲜人是不是更有理由称东北为“鲜洲”呢?
   
    可见称东北为“满洲”,纯属无稽之谈。
   
   
    称东北为“满洲”——宣称东北自古以来就是满人的故土,这是满清造的谣,当年清朝的满洲殖民统治者之所以这样造谣,是封禁东北,殖民统治汉族的需要;满遗满独分子之所以以讹传讹,是满独复辟清国的需要;而汉族人不自觉地相信“东北是满洲”的谣言,只能说是中计——愚昧可悲。
   
   
   
   
   
    曾节明 整理于2018.1.15丁酉癸丑戊申凌晨雪寒纽约州晚
   
(2018/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