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包庇逃犯张五常
·毛泽东猪头不知鲁迅滑头
·”党是领导一切的“砸了华为的锅
·早知华为今日,何必苹果当初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川普是华为的救命神器
·二世而亡是个普遍规律
·王小东挖坑让习近平跳,对领导何其毒也
·没有喝醉的普京总桶是什么样子的
·中国崛起使得反对运动水涨船高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中国文明缺乏自由基因
·明太祖朱元獐兽面兽心的来历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1000万加元的保释属于温水煮青蛙吗
·博士与逃犯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招待上级比本职工作更加重要
·和平占领德国的土耳其示范中国移民
·川普出卖了美国的法治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思想主权控制了互联网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文化主权高于国家主权
·墨菲定律全是胡扯
·帕金森定律与帕金森症都是“老化的结果”
·彼得原理不知自己来自福音书的启示
·请客吃饭就是中国式行贿受贿
·使美国伟大的是司法体系而不是个人权力
·小孩都知道川普是白痴
·共产党中国奉承美国是统一世界的秦始皇
·孟晚舟显然比马云更高等
·电信诈骗政治犯家人真缺德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李登辉真的是个打鱼的
·5G间谍是全球统一的先锋部队
·帝王热还是禽兽热,凌解放的劫匪军
·十月革命是地地道道的反革命政变
·反腐运动就是让罪犯审查罪犯
·法律战是国际争霸的文化战之一
·茅于轼为何说习近平糊涂
·话语权不是抢占的而是创新的,也要有专利
·总统的噩梦是社会的缓冲
·救美国就是揪美国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决定的
·为何营救华为负责人成了共产党中国的国家任务
·千人计划和孔子学院都是豆腐渣工程
·阿尔巴尼亚人是欧洲野人
·“六四”在震荡中改造了全球世界
·中国的房屋价格是由共产党政府任意决定的
·反黑英雄都是黑帮分子吗
·“反革命暴乱”万岁——迎接“六四”三十周年!
·共产党任凭强者蹂躏
·炮舰政策与强权意志
·投资人不是施恩不求回报的恩人
·2018年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晚餐
·邓小平白痴不懂所有制决定分配制
·逃离中国还是逃离共产党控制区
·米歇尔·奥巴马出卖了她自己的女儿们
·荧屏能够改变基因吗
·华为可能成为统一全球的先驱部队吗
·楚怀王成全了秦始皇
·共产党没有恩赐、马列主义并非中国教师爷
·马化腾睡不着怪床
·回头路的责任其实不在习近平
·欧洲建军侮辱美国
·文革的正当理由
·世界历史会有“决定时刻”吗
·皇帝才是最大的贪污犯——朱元獐劣迹斑斑
·基因战争也是文化战争的组成环节
·经济萧条与政治改革
·向松祚的国家体制改革就是改朝换代
·大西洋文明与大西洲传说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中美达成贸易协议就是邓小平亡魂的归来
·2020年中国很穷还是20年后中国很穷
·朱镕基之子说人类只有两千年历史
·博士学位害死了人
·川普是为中俄看家护院的吗
·牛弹琴指桑骂槐习近平
·政府是多余的寄生虫吗
·美国历届总统都是百年马拉松的运动健将
·丧心病狂的西方真理崇拜者
·地产商修边境墙
·法国应该学德语还是学英语
·北美世界日报此地无银三百两
·穆斯林为何允许庆祝圣诞节
·过把瘾就死的歌唱家
·苏联本来就不该诞生
·人官与狗官
·全球政府的雏形正在美国出现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港独其实在怀念君主制度
·改革开放的叙事本来就是伪造的
·政府关门就无法弹劾法办川普总统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谢选骏: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
   2016年9月6日,FT中文网说:美国大选令人不安 希拉里接手烂摊子——
     卢斯:民主党重新控制参众两院的希望渺茫。无论希拉里以压倒性优势胜出还是仅仅险胜,她都将接手一个烂摊子。
     选举的好处在于最终会分出胜负。分歧仍然存在。但就目前而言,由谁执政的问题已经解决。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即将成为一个例外。即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选举人团投票中以巨大优势胜出,这也将是历史上最勉强的压倒性多数。
     很多美国人会接受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说法:大选结果受到操纵。支持希拉里的很多选民只会不情愿地支持她,因为什么都比特朗普当选总统强。她将不享有“蜜月期”。她几乎一上任就要面临她只会当一任总统的猜测。


     任何质疑这点的人应记住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的命运。如今总统任期已近尾声的奥巴马,在过去6年一直未能说服对他有敌意的国会采取行动。从年度预算到早教立法,他的几乎所有努力都毫无结果。他最重要的遗产(医疗改革和华尔街监管)都是在他任期的头两年实现的,当时民主党占国会多数席位。尽管这两件事已订立为法律,共和党人仍发誓一有机会就会废除这两部法律。今年,奥巴马甚至无法促使国会同意对寨卡病毒(Zika)肆虐的地区实施紧急援助或是在一系列屠杀事件后略微收紧枪支安全管制。这还是在不面临竞选连任压力的情况下。希拉里能有多大机会呢?
     答案取决于两点。首先是民主党能否在今年11月重新获得国会控制权。他们有很大的机会重新在参议院赢得微弱多数——大概是51席(民主党)对49席的局面。但拿下众议院就比较困难了。因此,民主党重新攻下两院(这是在当前情况下执政的必备条件)的机会颇为渺茫。
     其次是共和党人如何解读特朗普的失败。他们会不会承认将该党变成一个“人口大帐篷”(big tent)的时刻已终于来临?如果是这样的话,希拉里或许能够找到足够多的中间地带推行大规模改革,例如税收改革和移民改革。抑或以特德·克鲁兹(Ted Cruz,这位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在共和党初选中是特朗普的劲敌)为首的强硬保守派会不会看到复活茶党(Tea Party)时代国会边缘政策的机会?在这种情况下,希拉里的议程将很难有见光的机会。
     我赌会是后一种情况。当然,特朗普的惨败将鼓励务实的共和党人就该党在加州的命运发出警告,在这个非白人占人口大多数的州,共和党现在已成为永久性少数党派。
     加州的现在就是美国的未来。那里出现的情况可能预示着共和党在整个美国的衰落。但是,这是改革派在2012年共和党上一次失败后提出的观点——当时改革派敦促共和党停止针对同性恋以及女性生育自由的偏狭言论,并向拉丁裔美国人伸出橄榄枝。共和党基层显然对这一剖析并不买账,因为他们提名了特朗普。
     目前很难看出共和党的务实主义者会如何说服特朗普愤怒的支持者——他们认为希拉里在大选中作弊——放弃其最坚定的信念。另一方面,克鲁兹是一位非常聪明的政客,他不会让他们这么做。特朗普落选会大大增加克鲁兹2020年赢得共和党党魁的机会。对于所有厌恶美国大选周而复始的人,我有一些令人沮丧的消息:大选确实是永不停息的。下一轮选战已经开始。打响选战第一枪的地方是特朗普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代表大会,克鲁兹在会上拒绝为这位共和党提名总统候选人背书。相反,他敦促选民在11月“本着良知投票”,这几乎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一致嘘声。
     克鲁兹不为特朗普背书是一出戏剧性的政治秀。等特朗普败选后,人们回过头来看这件事,会认为此举颇具先见之明、甚至颇具勇气——正如克鲁兹所愿。相比最大的潜在对手——众议院议长保罗·瑞安(Paul Ryan),克鲁兹占得先机。瑞安在与民主党人的立法妥协上谨小慎微的尝试,使得他在保守派中间失去了光环。
     克鲁兹相比佛罗里达州参议员马尔科·鲁比奥(Marco Rubio)也拥有优势,后者能否在11月获得连任面临极大不确定性。
     不管怎样,竞赛正在进行。善待希拉里的人会被认为应该出局。阻止她的各项计划将被视为可堪重任的凭据。大多数共和党选民称希拉里不诚实——少数民主党选民也这样认为。
     一切政治趋势都有完结的时候。对于希拉里来说遗憾的是,美国严重的两极分化——以及共和党的分裂——还在继续。特朗普获得提名很可能延长了这一痛苦的过程。因为他采取了非正统的立场(包括支持当前的福利社会保障水平和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支出),保守派可以说:“我告诉过你们:提名一个不道德的纽约大富豪让我们偏离了自己的原则。
     这将是克鲁兹的说辞,也将令希拉里头疼。无论她大胜还是险胜,她都将接手一个两败俱伤的烂摊子。 
    (英国《金融时报》专栏作家 爱德华·卢斯,译者/何黎)
   ……
   这篇文章给人传达的信息似乎是:“民主的含义就是选出倒数第二的领导人。”因为只有两个候选人,这就意味着其中一个必然“胜选”。
(2018/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