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谢选骏文集
·18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8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9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49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9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所以,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宗教矛盾,仍是埋在印度社会中的一颗“不定时炸弹”。
   
     印度的伊斯兰极端分子
     4 统一
     帕特尔:“松散的人口羸弱不堪,团结起来就会变成千钧之力。”
   在内争外斗中前行
     将一个“大陆”整合成一个国家绝非易事。
     在印度宣布独立时,有近半的国土处在五百余个土邦王公的统治之下。在历史上,还从没有过一个政权能够直接管理整个印度,这对新生的独立印度更是一个不小的挑战。将土邦并入印度这一进程主要以和平的方式进行。
     时任内政部长的帕特尔是一位颇具个人魅力的劝说家,他在与土邦王公的谈判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既注意安抚他们的自尊和情绪,也不失时机地运用了一些强迫手段,最终成功地将绝大多数土邦纳入国土之内。
     但海德拉巴是一个例外,统治着这个土地最广、人口最多的土邦的穆斯林君主不肯放弃自己的独立地位,试图继续做次大陆中的国中之国。
     “铁人”帕特尔此时展现出了他强硬的一面:“当你的善意成为成功的阻碍,请让愤怒冲破你的双眼,用坚实的双手去做斗争。”
     他策划了对海德拉巴的武装入侵,经过一个星期的战斗,最终将这二十余万平方公里土地纳入印度政府的管辖之下。
     除英国外,法国和葡萄牙也曾经在次大陆的海岸上建立了几块殖民地。
     50年代,经过法国政府的同意,印度通过居民公投收回了法属印度的所有地盘。
     而控制着海滨城市果阿的葡萄牙人则不愿意轻易离去,1961年,尼赫鲁决定动用印度军队解决问题。通过与果阿内部的解放运动组织内外联合,印度军队在一天之内便占领了果阿全境,葡萄牙军投降。
     至此,西方殖民者被彻底赶出次大陆。
     1975年,锡金公投(一场印度精心设计的政变)加入印度联邦之后,印度所控制的国土就基本固定了下来。
     这片土地上的居民的复杂程度令人咋舌:共有数百个不同的民族,其中有22种语言被列入了印度官方语言的名单(其中印地语是国家层面的官方语言,英语则是第二官方语言)。要令所有这些民族都产生对印度的国家归属感,似乎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这也是为什么西方观察家不看好印度建国的最重要原因。
     不可思议的是,时至今日,印度居然基本做到了这一点。
     据印度本土学者的分析,在一个不算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之下,如此复杂多元的印度能保持统一,主要依靠的是文化的力量。
     传承数千年的史诗、神话与英雄传说构成了绝大部分印度人民的共同文化背景,独立运动时期建立起来的国族观念也已经深入人心,而宝莱坞的电影、音乐则更是加深了印度人之间的情感纽带。
     流行文化在提高印度国家的吸引力方面厥功甚伟——在印度东北部分离主义者所控制的山区,尽管武装分子严令禁止宝莱坞电影和音乐,“走私”的电影碟片和音乐磁带仍在当地居民中大受欢迎。
     在与印度人的交流中,即便是那些对政府非常不满的异见分子,也没有分裂国家或者颠覆政府的想法。他们争议的焦点大多在于如何划分各邦的边界、如何惩治腐败,以及最重要的,下一次选举应该投票给哪个政党、哪位领袖。
     也就是说,印度共和国作为一个政治实体,作为印度文明的继承者,已经在人民群众中基本扎稳了脚跟,其政权的合法性(或者说认受性)比一般人原来想象的要高很多。
     印度的政治统一也经常受到严重的威胁,至今,曾三次走向分裂的边缘。
     东北部的部落民、西北部的锡克教徒以及克什米尔的穆斯林都曾武装反抗中央政府,谋求独立建国。
     另外,试图武装夺取政权、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政府的纳萨尔派运动也在印度腹地开辟出一条“红色走廊”,在其鼎盛时期,一度波及了四分之一的国土。
     这些武装反抗运动大多被印度政府用军事和谈判成功化解:
     锡克教分离势力基本消失,如今锡克教徒已成为印度国家自豪感最强的群体之一;
     东北部部落民和纳萨尔派武装斗争的热潮也已经消退,影响力被限制在极少数交通不便、人迹罕至的山区丛林之中;
     克什米尔的情况最为复杂,印度在当地使用了近乎军事管制的镇压手段,处于弱势的穆斯林武装分子只能靠恐怖行动反击政府。
     但是,分离主义和极端主义(以及要求建立属于自己的邦的示威活动)仍是当前印度的极大不稳定因素。
     5 平等
     安贝德卡尔:“英国不应该奴役印度,同理,一群印度人也不应该奴役另一群印度人。”
     为“贱民”争取人权
     印度宪法的主要起草者安贝德卡尔一直没有加入国大党,在独立运动的大多数时间里,甚至是国大党重要的竞争对手——出身“不可接触者”群体的他一直是为“贱民”争取权益的代表人物,他对国大党和甘地对“贱民”权益的忽视感到极度不满。
     在独立前的两年,安贝德卡尔专门写了一本书《看看国大党和甘地对贱民都做了些什么》与对方论战。在书的扉页上,他引用了修昔底德的名言:“你们固然高兴做我们的主人,但我们不情愿做你们的奴隶!”
     尽管如此,在尼赫鲁和国大党政府接管印度之后,因为欣赏安贝德卡尔的法律才能(留学英美双博士),还是坚持让他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的主席。
     宪法是一个国家最根本的组织原则,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其政权合法性的有无。安贝德卡尔认为,独立后的印度想要在道义上站住脚,就必须消除种姓制度,尤其是对贱民群体的歧视。
     因此,在宪法中的第三部分,他明确列入了一条——禁止一切形式的基于种姓的歧视——希望能开启印度社会平等的新局面。
   
     印度宪法序文
     然而,三千年的文化传统很难被一条法律条文所改变。在独立后的印度,对低种姓的压迫与歧视依然十分普遍。
     以学校生活为例,安贝德卡尔小时候就曾经被同学扔下放学后搭乘的牛车。在独立后的印度,“贱民”家的孩子也经常被剥夺在学校内和其他同学一起进食、玩耍的权利。
     在农村地区,针对贱民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贱民的基本人权往往得不到保障。
     对这种法律与现实之间的差距,印度著名法律学家纳尼评论说:“印度是个拥有一流宪法的三流国家。”
     为了用更直接的方式改变“贱民”群体的弱势地位,安贝德卡尔在宪法中特地规定,允许政府为“贱民”群体制定特殊条款进行照顾。
     于是,在政府公务员的聘用、高等院校招生中,印度的中央及地方政府都根据人口比例,为这两种弱势群体设定了共22.5%的“保留名额”,以求为他们提供更平等的教育和就业机会。
     这一政策立竿见影地改善了“贱民”群体中不少人的社会地位。独立后,印度涌现了大量出身“贱民”的成功企业家、法官和学者。至今,已有过两位“不可接触者”当选为印度总统。
     恶魔依旧在人间
     当这一“保留名额”制度的适用范围进一步扩大时,问题就出现了。
     1990年,当时的印度政府为了争取更多低种姓选民的支持,决定对一部分非贱民的低种姓群体也给予“保留名额”的优惠政策,从而将名额的总份额升到了49.5%。
     这一决定激化了印度内部的种姓矛盾:
     一方面,高种姓群体坚决反对“保留名额”制度,认为这违反人人机会平等的原则,是对高种姓的逆向歧视;
     另一方面,中低种姓群体为了被纳入“保留名额”的名单之中而争破了头。
     一时间,印度各地都出现争当低种姓的奇特现象。
     近日在孟买发生的50万马拉塔人的游行示威,一个主要的诉求就是逼迫政府为他们制定“保留名额”。有些讽刺的是,马拉塔人实际上长期是印度中西部的强势族群,一直以自己刹帝利(王公种姓)的血统而倍感自豪。
     在印度神话中,有一只恶魔名叫Raktabīja(意为“血种”)。他在与正义女神的战斗中,留下的每一滴血都会变成一个新的恶魔。因此,恶魔越战越多,令女神十分苦恼。
     印度的种姓问题与这只恶魔有些类似,运用行政手段强制推行平等,往往不但难以解决旧的问题,还制造出许多新的矛盾。神话中的女神最终通过慢慢吸干恶魔的血液而将其消灭。
     种姓问题的完美解决,也许只能靠渐渐改变人们的思维模式,最终完全去除种姓这一身份维度。
     但是,这又谈何容易?
     6 尾声
     印度梦仍在路上
     经过70年,四位建国元勋的“印度梦”仍然“在路上”——用一句印度人很喜欢说的话来来说就是“Fiftyfifty(喜忧参半)”。
     如果将国家比作人,那么,今天的印度已经成长为一个朝气蓬勃、踌躇满志但却患有严重的先天疾病的青年——虽然已经没有了夭折的危险,但是否能够健康地发展下去、成就一番事业,仍然难以预料。
     总之,印度没有本国政客吹嘘的那么好,也没有我们在网络帖子里看到的那么差。
     印度,是一个我们无需畏惧、但必须正视的对手。
   
   谢选骏指出:作者没有意识到,“神话中的女神最终通过慢慢吸干恶魔的血液而将其消灭”的结果,是女神自己也变成了魔鬼。除非,有一个更高的神来,径直灭掉这个恶魔。依照欧洲的先例,那就是基督教降临,印度和其欧洲兄弟一样,化为“印度联盟”二十几个国家平等相处。否则,印度永远也发展不起来的。因为印度没有中国这样的中央帝国传统。
(印度有能力分成二十多个强国吗?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8/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