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思想主权论038
·思想主权论039
·思想主权论040
·思想主权论041
·思想主权论042
·思想主权论043
·思想主权论044
·思想主权论045
·思想主权论046
·思想主权论047
·思想主权论048
·思想主权论049
·思想主权论050
·思想主权论051
·思想主权论052
·思想主权论053
·思想主权论054
·思想主权论055
·思想主权论056
·思想主权论057
·思想主权论058
·思想主权论059
·思想主权论060
·思想主权论061
·思想主权论062
·思想主权论064
·思想主权论063
·思想主权论065
·思想主权论06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四书五经合辑是朱熹小子的乱伦行动

朱熹是一个大胆狂徒,寡廉鲜耻至极,因为他竟然敢把“四书”放在“五经”前面,这岂不是乱了纲常?!用“四书”去诠释“五经”不是绝不可行,问题是怎能把“子书”放在“经书”之上?因为五经六经乃是诸子百家的源头,不是任何一家(例如儒家)可以独占的。用儒家的四书去独占中国的五经,这简直是一个儿子霸占了一堆子女的父母,而且还骑在父母头上——不仅乱套乱伦,而且毫无常识。就是基督教的圣经,也没有把“新约”放在“旧约”前面。就是回教的可兰也是基于阿拉伯人的野蛮状态,而孔孟时代的中国并不是穆罕默德时代的阿拉伯世界那样的没有经典的野蛮社会(所以阿拉伯人才会勉强听从一个文盲的洞中梦话)。
   
   何况,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四部书编在一起,本来就不伦不类。这个四书虽被认为分别出于早期儒家的四位代表性人物孔子、孟子、曾参、子思,但毕竟不是统一体裁……这个所谓的 “四子书”,完全是朱熹自己的私意汇编,只是在元明清的这些强盗政权的卵翼之下,才在中国流毒将近千年——
   
   朱熹分别为这四部书作了注释,其中,《大学》、《中庸》的注释称为“章句”,《论语》《孟子》的注释因为引用他人的说法较多,所以称为“集注”。值得注意的是, 朱熹所编定的《四书》次序本来是《大学》《论语》《孟子》《中庸》,是按照由浅入深进修的顺序排列的。后人因为《大学》、《中庸》的篇幅较短,为了刻写出版的方便,而把《中庸》提到《论语》之前,成了前年通行的《大学》《中庸》《论语》《孟子》顺序。由于朱熹注释的《四书》既融会了前人的学说,又有他自己的独特见解,切于世用;又由于以程颢、程颐兄弟和朱熹为代表的“程朱理学”地位的日益上升,所以,朱熹死后,朝廷便将他所编定注释的《四书》审定为官书,从此盛行起来,到元代延佑年间(1314—1320年)恢复科举考试,正式把出题范围限制在朱注《四书》之内。明、清沿袭元制,衍出“八股文”考试制度,题目也都是出自朱注《四书》。《四书》不仅是儒学经典,还是每个读书人的必读书。可以说,朱熹的乱伦得逞,正是宋朝灭亡的原因之一,难怪元朝会沿袭并且扩大了这一乱伦结果,为空前黑暗的明清两朝做了铺垫。

   
   ……
   
   可悲的是,到了民国以后,《四书》还被编入小学教科书,可见那时的中国还没有完全脱离死去的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泥潭,尚未步入第三期中国文明的起飞阶段。
   
   正是为了反击朱熹小子的这一狂乱悖逆的强盗行为,我在写作《论语翻新升级版》的时候,也把我写的《翻新升级版》放在孔门写的《论语》前面——让《翻新升级版》骑在《论语》头上——用的就是朱熹小子的这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狂乱悖逆的强盗方法,以毒攻毒,以便给它消消毒。
   
   正如我在《三哲论——个性的锋芒》(Three Philosophies - the Edge of Personality)一书中指出的,子书属于“个性的锋芒”,就是个人挑战传统,其体现之一,就是个人哲学挑战传统宗教,这其实也是思想主权在质疑并修正国家主权——这是在耶稣基督诞生之前几百年就已经开始了的。这个“轴心时代”的奥秘就在于文字的普及,文字首次记录了个性的脉动,从而揭开了哲学的篇章。例如印度的《奥义书》、欧亚的《诺斯替福音》、中国的《庄子》,可以分析印度、欧亚(欧洲和中东)、中国这三个地区的独特哲学。儒家也不例外于上述,“四书”不过是子书,不可置于经书之上;退一步讲,即使把四书这些子书升格为经书了,也不可置于五经之前——否则就是典型的强盗行动了。
   
   现在,是还原“四书五经”这一排列组合的“强盗行动”的本来面目的时候了。
   
   
   《三哲论——个性的锋芒》
   (Three Philosophies - the Edge of Personality)
   
   全书总序:个人挑战传统
   
   第一部
   导论:思想陷阱《奥义书》
   第一章:千年不衰的奥义书
   第二章:奥义书的种类
   第三章:奥义书宗教哲学
   第四章:评《五十奥义书》
   第五章:“梵我一如”的演绎和意义
   第六章:《奥义书》书中的轮回和业
   第七章:《奥义书》中的美论和美的形态论
   第八章:吠陀奥义书对佛教和婆罗门教的影响
   第九章:早期佛教的基本教义与奥义书思想
   第十章:结合佛教谈谈《奥义书》中的轮回思想
   第十一章:佛教与婆罗门教的“心识”观念比较
   第十二章:奥义书与大乘佛教中相关思想比较
   附录1:依沙奥义书
   附录2:歌者奥义书
   附录3:羯陀奥义书
   附录4:曼都卡奥义书
   
   第二部
   第一章:诺斯替主义
   第二章:基督教的诺斯替主义
   第三章:新柏拉图主义与诺斯替
   第四章:诺斯替主义与摩尼教
   第五章:诺斯替神话体宇宙论
   第六章:诺斯替、存在与虚无
   第七章: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第八章:“天下何思何虑”是虚无主义的极致
   第九章:只有虚无主义可以安慰我们
   附录:诺斯替福音之一
   附录:诺斯替福音之二
   附录:诺斯替福音之三
   附录:诺斯替福音之四
   附录:略论犹大福音
   
   第三部
   前言:超越庄子
   第一章:庄子与柏拉图的《斐多篇》
   第二章:庄子哲学与禅宗
   第三章:释迦牟尼与庄子的学说有何异同
   第四章:《庄子》与印度的寓言譬喻相似性研究
   第五章:“天道”之为“圣道”
   第六章:从思想主权看《庄子·内篇》之得失
   第七章:从思想主权看《庄子·外篇》之得失
   第八章:从思想主权看《庄子·杂篇》之得失
   第九章:庄子学园大概更受欢迎
   后记:庄子的恶意
   
   全书后记:三哲论的由来
   全书附录:三经论及心经的翻新升级
   
   书名
   三哲论——个性的锋芒
   Three Philosophies - the Edge of Personality
   
   亚洲26年印象记
   Asia 26 Years Impression
   
   作者
   谢选骏
   Xie, Xuanjun
   
   出版发行者
   Lulu Press, Inc.
   
   地址
   3101 Hillsborough St.
   Raleigh, NC 27607—5436
   USA
   
   免费电话
   1—888—265—2129
   
   国际统一书号
   ISBN:
   
   定价
   US$
   
   2018年1月第一版
   January 2018 First Edition
   
   谢选骏全集第九十一卷
   Complete Works of Xie, Xuanjun Volume XCI
   
   
   谢选骏:四书五经是朱熹小子的强盗行动
   
   四书五经是四书、五经的合称,泛指儒家经典著作。
   
   四书指的是《大学》《中庸》《论语》《孟子》,五经指《诗经》《尚书》《礼记》《易经》《左传》。《礼记》通常包括三礼,即《仪礼》《周礼》《礼记》。《春秋》由于文字过于简略,通常与解释《春秋》的《左传》《公羊传》《谷梁传》分别合刊。四书之名始于宋朝,五经之名始于汉武帝。
   
   《大学》《中庸》《论语》《孟子》合称为四书,为儒家传道、授业的基本教材。几百年来,“四书”在我国广泛流传,其中许多语句已成为脍炙人口的格言警句。 其中,《论语》、《孟子》分别是孔子、孟子及其学生的言论集, 《大学》、《中庸》则是《礼记》中的两篇。首次把它们编在一起的是南宋著名学者朱熹。不过,在朱熹之前的程颢、程颐兄弟已经大力提倡这几部书了。他们认为,《大学》是孔子讲授“初学入德之门”的要籍,经曾子整理成文;《中庸》是“孔门传授心法”之书,是孔子的孙子子思“笔之子书,以授孟子”的。这两部书与《论语》《孟子》一起表达了儒学的基本思想体系,是研治儒学最重要的文献。正是根据这样的观点,朱熹把《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这四部书编在一起。因为它们分别出于早期儒家的四位代表性人物孔子、孟子、曾参、子思,所以称为 “四子书”,简称即为“四书”。朱熹分别为这四部书作了注释,其中,《大学》、《中庸》的注释称为“章句”,《论语》《孟子》的注 释因为引用他人的说法较多,所以称为“集注”。值得注意的是, 朱熹所编定的《四书》次序本来是《大学》《论语》《孟子》《中庸》,是按照由浅入深进修的顺序排列的。后人因为《大学》、《中庸》的篇幅较短,为了刻写出版的方便,而把《中庸》提到《论语》之前,成了前年通行的《大学》《中庸》《论语》《孟子》顺序。由于朱熹注释的《四书》既融会了前人的学说,又有他自己的独特见解,切于世用;又由于以程颢、程颐兄弟和朱熹为代表的“程朱理学”地位的日益上升,所以,朱熹死后,朝廷便将他所编定注释的《四书》审定为官书,从此盛行起来,到元代延佑年间(1314——1320)恢复科举考试,正式把出题范围限制在朱注《四书》之内。明、清沿袭元制,衍出“八股文”考试制度,题目也都是出自朱注《四书》。《四书》不仅是儒学经典,还是每个读书人的必读书。在近代,《四书》还被编入小学教科书。
   
   《大学》
   
   《大学》原本是《礼记》中一篇,在南宋前从未单独刊印。传为孔子弟子曾参(前505年—前434年)作。自唐代韩愈、李翱维护道统而推崇《大学》(与《中庸》),至北宋二程百般褒奖宣扬,甚至称“《大学》,孔氏之遗书而初学入德之门也”,再到南宋朱熹继承二程思想,便把《大学》从《礼记》中抽出来,与《论语》《孟子》《中庸》并列,到朱熹撰《四书章句集注》时,便成了《四书》之一。按朱熹和宋代另一位著名学者程颐的看法,《大学》是孔子及其门徒留下来的遗书,是儒家学派的入门读物。所以,朱熹把它列为“四书”之首。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先治其国,欲治其国者,先齐其家;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欲修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诚其意;欲诚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诚,意诚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修,身修而后家齐,家齐而后国治,国治而后天下平。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此谓知本,此谓知之至也。
   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此之谓自谦。故君子必慎其独也。小人闲居为不善,无所不至,见君子而后厌然,拚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视己,如见其肝肺然,则何益矣。此谓诚于中形于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曾子曰:“十目所视,十手所指,其严乎!”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子必诚其意。诗云:“瞻彼淇澳,绿竹猗猗,有斐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瑟兮僩兮,赫兮喧兮,有斐君子,终不可煊兮。”如切如磋者,道学也;如琢如磨者,自修也;瑟兮僩兮者,恂栗也;赫兮喧兮则,威仪也;有斐君子,终不可煊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诗云:“于戏!前王不忘。”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此以没世不忘也。康诰曰:“克明德。”大甲曰:“顾是天之明命。”帝典曰:“克明峻德。”皆自明也。汤之盘铭曰:“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诰曰:“作新民。”诗云:“周虽旧邦,其命维新。”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诗云:“缗蛮黄鸟,止于丘隅。”子曰:“于止,知其所止,可以人而不如鸟乎?”诗云:“穆穆文王,于缉熙敬止。”为人君,止于仁,为人臣,止于敬,为人子,止于孝,为人父,止于慈,与国人交,止于信。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无情者不得尽其辞,大畏民志,此谓知本。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