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谢选骏文集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谢选骏:欧美日本哪有北京这样的县城
   
   《美国华人眼中的北京:从大村庄到大县城的转变》(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08日 来稿)说:
   
   九十年代初一家英文报纸撰文指出,北京像一个大村庄a big village,一个主要标志是郊区农民赶着马车进城贩卖瓜果蔬菜,反映出城市发展中多方面的问题。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北京有了明显的变化,但是离国际大都市的自我定位还有很大差距,姑且称作大县城。本文首先指出大县城的几个主要标志,希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文章最后谈作者写此文的初衷。


   
   
   自行车
   
   如果说大村庄的主要标志是马车进城,那么大县城的主要标志是每天上下班高峰期的自行车大军。当然,同时还能看到大量的公共汽车。美国也有极少数人骑自行车上下班,也有少数人坐公共汽车,但是没有北京这么多。说明北京地铁和私家车在交通中所占的比例偏低。汽车不普及说明多数人还比较穷,地铁不普及说明城市还比较落后。
   
   市容市貌
   
   按照美国大城市的标准来看,北京破旧肮脏。先说破旧,近年来虽然修建了一些地标建筑,但仍然有很多居民楼,学校,机关,商店破败不堪。美国大城市也有破败的区域,主要集中在唐人街和黑人区,但是没有北京这样普遍。其次再说肮脏。 由于沙尘和雾霾,北京的建筑看起来灰蒙蒙的。街道上也有很多灰尘,下雨天变成泥水,弄脏鞋面和裤腿。裤子可以洗,鞋面上接缝处的泥没法去除,从美国回去的人会难以忍受,临走只好扔掉。
   
   雾霾长期困扰北京。形成的原因有多个,但是最主要的原因是烧煤取暖——不像美国用天然气或电——因为烧煤便宜。雾霾中的有害物质随着降水进入水体和土壤,最终污染水源和食物。北京人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肺就像一张空气过滤网,胃就像一个垃圾箱。有的人浑然不知,自得其乐。有的人知道又无可奈何,得过且过。只有从美国回去的人才担惊受怕,想早日离开。
   
   大量的“低端人口”也是大县城的一个标志。首先,把人划分成高低端本身就不是一种文明的做法。其次,“低端人口”集中的城乡结合部的存在,显示出大县城的一个本质特征。第三,这些人的大量存在,说明北京的发展还主要依靠劳动力,而不是技术。这是县城的又一个标志。
   
   日常生活
   
   北京缺乏廉价高品质的生活用品——从奶粉尿片到化妆品护肤品,从锅碗瓢盆到内衣外衣。北京人到美国探亲旅游,临走时扫货的情景让人联想起越南人和蒙古人到中国的场景。说一个具体例子:一个熟人,北京白领,年薪40万人民币,来美国旅游。临走时在T.J.Maxx购物800美元,你可以想象买了些什么。
   
   北京缺乏公共服务设施,比如公园,医院,游泳池,体育场馆,图书馆等。不是说没有,而是说到处人满为患。有人说这是因为北京人太多,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设施太少,所以造成人的集中。如果按照美国的标准,修建多种设施,并且每种设施的数量都比较多,那么每个地方的人就会少。这是个简单的除法题。
   
   北京的公共建筑——学校,医院,机关,餐厅,商店等——设施差,很少有中央空调和地毯。公共厕所不免费提供手纸,洗手液,热水,烘干机或擦手纸。这些在美国习以为常的东西,到了北京成为高档场所的标志。
   
   心语
   
   大县城的标志还有很多,不能一一列举。这些标志,不是只有我才看得见,它们存在于北京人每天的生活中。但北京人习以为常,视而不见。北京的问题,不是北京一个城市的问题,而是整个国家的问题,反映了中国所处的发展阶段:即已经摆脱了极端落后,但是还不能说发达。写这篇文章的目的是指出问题,希望北京不断进步。那里有我的亲人,我希望他们生活得更好。
   
   更重要的是,我希望我唯一的孩子有一天去北京探亲旅游时,能够喜欢北京,更进一步喜欢中国。我希望他能认同他的父母所来自的国家,认同父母的文化。当然,我并不奢望他把自己当成中国人——他将认为自己是美国人,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我只是希望他不要象很多华人孩子那样否定自己的传统,因为我担心否定自己的传统可能会对他的自我意识产生负面的影响。当然,我知道,他怎样看待中国,并不完全取决于他自己的主观意识,问题的另一面是中国能否赢得美国华人的认同感。一个各方面都很落后的国家,无法赢得第二代华人的心。北京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祝北京成功。最后加一句,县城只是一个比喻,并非歧视。
   
   谢选骏指出:我走过一些地方,没有发现欧美日本拥有北京这样的县城。只有以色列才有这样的县城。当然,那是在阿拉伯区域,而非犹太人区域。显然,以色列的“一国两制”是邓小平的先师。尽管有人批评那是种族隔离。但阿拉伯人和中国人的这个共同特点,其实是费拉社会、废垃民族的散漫性质和专制暴政的奇特组合所致,不是经济发展水平能够解决的。换言之,这个问题,会拖累经济发展,使之进入“拉美化”“菲律宾化”的长期陷阱。欧美日本没有北京这样的县城,因为他们没有北京这样的县民和县长。而有了北京这样的县民,即使在欧美也会发展出臭烘烘的唐人街,并选出中国特色的议员。这并不单纯像大陆人批评的台湾的那样,是民主选举制度的问题——台湾立法院里的胡闹和新闻里的名嘴嚼舌,都是因为选民喜欢瞎起哄、观众喜欢看热闹。
   

此文于2018年01月0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