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谢选骏文集
·拜登只是冰山一角
·加拿大司法体系养兵千日容易用兵一时艰难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民运领袖怎能临阵脱逃
·强人就是懦夫
·俄罗斯的废垃是怎样炼成的
·废垃用最为恶意的方式互相对待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消灭了无产阶级就消灭了专制独裁
·共产党员欢呼川普的征税
·刘鹤不死美国就输定了
·小王子就是王八蛋
·第二次抗美援朝终于打响了
·川普惨被朝中轮奸
·川普被奸非川普之过也
·美国人心目中的华人是由台山人定义的
·贸易战就是垄断对抗垄断的全球内战
·加税就是“走向合作的唯一成果”
·贸易谈判就是制度保卫战
·欲控制川普必先控制美股
·川普在为六四屠杀赎罪
·决斗厮杀就是“相向而行”
·抓牧师与拆教堂
·共和国不如新王国
·六四亡魂三十年归来了
·莫言恶搞中国农民
·不是公猪也不是母猪那是什么猪
·刘宾雁真是一个缺德鬼
·中国高铁整合世界
·做官要做中国官
·价值观是人多势众的产物
·自由派在中美联合绞杀之下的最后哀鸣
·有钱能使法庭变成演唱会
·论同种国家与同文国家——中美争霸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德国人欢呼中美贸易战
·中国学生都是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吗
·德国人比法国人更懂中美冲突是在建立全球政府
·六四屠杀是共产党的天鹅之歌
·学生领袖都是吃人血馒头的吗
·俄罗斯是个僵尸国家
·甲骨文公司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为何华人喜欢入室盗窃
·华尔街补给中国大陆的人血馒头
·战场经济开始显灵
·为爱犬取名“公安”、“书记”、“主席”该当何罪
·川普是共产党的学生
·支持国际自由、镇压国内自由
·第三个三十年已经过了十年你们刚刚知道
·美国创新秘笈——全球唯一的移民国家
·斯金纳为何像个种族主义者
·民主国家无法推行秘密外交
·专制国家绝对不能遵守和民主国家达成的协议
·不能整合全球的就不是中国文明了
·反美不如融美
·第二次上山下乡不用强制动员了
·《丧尸未逝》影射毛泽东僵尸策划六四天安门屠杀
·严家其就是魏京生
·台湾的独立二次获得共产党七十年担保
·党天下不如新王国
·习近平批判毛泽东愚蠢
·中国已经称霸世界了
·创新能力岂能耳提面命
·蛇鼠不能同窝
·红毛人民桀骜不再
·中国人民不仅可以吃草还可以吃虫了
·安全第一还是速度第一
·日本人喜欢僵尸妻子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贝聿铭把卢浮宫变成养鸡场
·养老院就是看守所
·三权分立变身两权对峙——国会有权纵容总统犯罪
·专制审查就是绑匪行为
·亚洲和平是原子弹造就的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巩俐没有葫芦娃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华为是一个军工单位
·天子观念是如何被篡改的
·大家只能围观中美恶斗
·快乐和满足于简单的生活就会被人奴役
·不要为了治病而冥想
·与时代脱节的川普 年轻人提到他只是摇头
·荆轲比祥林嫂更加失败
·移民最反对移民
·移民最反对移民
·富人往往是贱人
·从洗脑到洗肺
·美国永远不会排外
·中国为何不能学习日本处理对美关系
·福音派是自由派的预备科
·福音派是敌基督的冲锋队
·电脑病毒是不是电脑公司迫使用户升级的利器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中央红军是投靠陕北根据地的丧家犬
·落后挨打领先也要挨打
·华为原来是党的大锅
·1989年的“共产党内乱”
·川普不懂得地球暖化
·六四以后的反美情绪源于一种被出卖的感觉
·官二代如何变成红三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谢选骏:大众民主与白痴总统
   
   《特朗普身边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是个白痴》(MICHELLE GOLDBERG,2018年1月5日)说:
   
   特朗普总统对定于周五出版的一本新书感到十分愤怒。 Doug Mills/The New York Times


   
   在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f)关于唐纳德·特朗普白宫的煽动性新书《炮火与怒火》(Fire and Fury)中有不少令人震惊的轶事,其中最惊人的一件涉及FBI前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解职。可怕的不是特朗普的动机。沃尔夫说,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和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担心科米在调查特朗普家族财务状况时可能会有所发现,因而感到“愈发恐慌”和“狂乱”。这实际上是在暗示他们两人有罪,但这并不令人惊讶。可怕的是,根据沃尔夫的描述,特朗普悄悄绕过了助手们,他们中的一些人还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他。
   
   “在那天的大部分时候,几乎没人知道他决定亲自动手,”沃尔夫写道。“在关于总统的历史记载中,解除FBI局长詹姆斯·科米的职务可能是一位现代总统在完全自行其事的情况下所做出的最重大的举动。”现在想象一下,如果特朗普以同样的方式下令轰炸朝鲜,会是什么后果。
   
   沃尔夫这本粗率的新书将于周五出版——由于媒体的狂热,它的出版速度加快了——不过我提前拿到了书稿。它已经产生了重要影响,导致总统与他的前首席战略师史蒂夫·班农(Steve Bannon)愤怒决裂。因为班农对沃尔夫说,小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 Jr.)为获取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的黑材料而与俄罗斯人会面,是“不爱国”的“叛国”行为。周四,总统的律师们向沃尔夫的出版商亨利·霍尔特(Henry Holt)发了一封停止侵权通知书,要求停止出版该书,并提出了诽谤和侵犯隐私等罪名。这个举动如果不是那么荒唐,简直算得上法西斯主义(尽管有人对沃尔夫的写作方式提出质疑,但Axios网站报道称,他有很多个小时的采访录音)。
   
   这本书中有很多引人入胜的细节。我们了解到,特朗普政府对所谓的“DOJ女性”,也就是在司法部(Justice Department)工作的女性,有着特殊的敌意。沃尔夫写道,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发生白人至上主义骚乱后,特朗普私下里给“为什么有人想加入3K党”找理由。书中还提到,在沙特阿拉伯发生政治清洗后,特朗普吹嘘,他和库什纳策划了一场政变:“我们把自己的人安插到了高位上!”
   
   但最重要的是,这本书证实了一个已被广泛了解的事实——特朗普完全不适合担任总统,而且他身边的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贯穿《炮火与怒火》的一个主线是他的亲属、机会主义者和官员们试图控制和引导总统,但大都遭到失败。正如沃尔夫基于此书在《好莱坞报道》(Hollywood Reporter)上发表的文中所说,在过去的一年里,特朗普身边,“所有人——百分之百——都开始相信,他没有能力胜任自己的工作”。
   
   据沃尔夫说,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和前幕僚长雷恩斯·普利巴斯(Reince Priebus)把特朗普叫“白痴”。(媒体大亨、福克斯新闻[Fox News]的老板鲁伯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也是,但他先是用了一个更粗俗的说法。)特朗普的首席经济顾问加里·科恩(Gary Cohn)把他老板的智力比作大粪。国家安全顾问H·R·麦克马斯特(H.R. McMaster)认为他是一个“笨蛋”。有报道说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称特朗普“蠢货”。对此,他本人刻意拒绝明确否认。
   
   但这些人继续支持这种对总统的恶意嘲讽,或者为之辩护。沃尔夫对特朗普圈子里的人的动机做了一些揣测。伊万卡·特朗普显然怀有跟随父亲脚步问鼎总统宝座的可怕梦想。沃尔夫写道,另一些人告诉自己,他们可以帮助美国免遭他们所服务的这位总统的破坏:“混乱可能会对国家,进而对你自己的口碑造成严重损害。如果你被认为是能够凭借能力和专业行为控制混乱的人,这种情况也许会得到克服。”
   
   这种错觉的荒谬程度堪比特朗普说《走进好莱坞》(Access Hollywood)的录音是伪造的。部分军方人士试图在特朗普总在异想天开、反复无常的情况下维持美国外交政策的稳定性,他们也许会为了大局牺牲自己的名誉,采取一些低调、得体的措施。但特朗普竞选团队和特朗普政府的大部分成员不过是一些背信弃义的人而已。野心、怨恨、玩世不恭和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等原因交织在一起,以至于他们宁愿让所有人和孩子们的生命都处于危险境地,也不愿告诉全美民众,自己对于这个在Twitter上夸耀手中“核按钮”大小的老笨蛋有什么样的了解。
   
   也许此刻,特朗普圈子里的人正洋洋得意,因为一年已经过去了,这期间没有发生任何重大灾难,除非你把波多黎各大约1000人的死亡算作重大灾难,但他们可能不会这么想。“谈话要点备忘录”(Talking Points Memo)网站的乔希·马歇尔(Josh Marshal)最近说起了一个老笑话。这个笑话描述的正是我们目前的处境:一个人从一栋50层高的楼上坠落。经过25层的时候,有人问他感觉怎么样。“目前还不错!”他说。
   
   我们最终会一头撞到地面。如果美国要挺过来,就应该有一种惩罚,能令让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和其他恶魔所受的制裁也相形见绌。沃尔夫的爆料显示,特朗普没有履行行政职责,不具备处理信息和衡量后果的能力。指望他维护国家利益无异于要你的猫刷碗。他的支持者没有任何借口。
   
   谢选骏指出:总统白痴并不罕见,当年“伟大的里根”就是一例,他入主白宫的时候已经患有老年痴呆症,经常口不择言,好在他善于掩饰,蒙混了八年,而且运气奇佳,竟然因为信口开河吓傻了比他更老更傻的苏联领导人,并且因此拖垮了苏联,但是他退休之后,很快就不省人事了。总统白痴并不罕见,破坏规矩谋求连任的罗斯福甚至死在第四任期的头一年。总统白痴并不罕见,因为,这是大众民主的必然产物。因为人民并不喜欢一个智力比他们高出很多的人。1988年上演的电视政论片《河殇》,由于杀青的时候我没有过目,所以出现了非常荒唐的错误,例如竟然有这样的“白痴言论”:“民主政治的特点应该是透明性,民意性,科学性。”——事实上,你可以说“民主政治的特点应该是透明性,民意性”,但是,注意了,它与“科学性”毫不相干的。把“民主与科学”生拉硬扯在一起的,是“五四新文化运动”,这个白痴运动最后导致了“民主集中制和科学社会主义”,导演了文革闹剧,推动了中国社会的野蛮化过程。《河殇》为何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因为除我一人之外,其余作者都是共产党员!不过,他们都是党性不强的,后来都被一一清除出党。否则,我这个连团都没有入过的真自由人,可真算是羊入了狼群了。感谢上帝。
(2018/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