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学科·内篇第十九章、我的著作充满“错误”
·思想主权第二部下“学科·外篇”:第一章
·学科·外篇:第二章、人活着不是为了“认识世界”
·学科·外篇:第三章、不同的种族只能彼此灭绝
·学科·外篇第四章天子是种族与文明的“原生细胞”
·学科·外篇第五章文化方案的基因限制
·学科·外篇第六章动物和人都是思想的产物
·学科·外篇第七章“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
·学科·外篇第八章、人的思想远比上帝的思想来得贫乏
·学科·外篇第九章印度、中国、希腊,原创哲学
·学科·外篇第十章、无意义的世界为何存在
· 学科·外篇第十一章文明除了自身没有其他目的
·学科·外篇第十
·学科·外篇第十三章、刘邦这个淮夷后代的遗风
·“学科·外篇”十四章、革命的千年至福学说
·“学科·外篇”十五章、慈善可以让人健康长寿
·“学科·外篇”十六章、全世界的黑暗也不能扑灭一支蜡烛的光辉
·“学科·外篇”十七章、不能触发思想的地理起点,毫无意义
·学科·外篇十八章、利玛窦没有完成信仰核心的完整移植
·学科·外篇十九章、一枕黄粱、南柯一梦,也是一种人生
·学科·外篇二十章、牛顿的宗教观点影响了他的科学研究
·学科·外篇二十一章、生命活着的时候才会觉得悲苦
·学科·外篇二十二章、“自然的客观”也是“人类的建构”
·学科·外篇二十三章、黑人的天主教与众不同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谢选骏:科学的诺斯替主义
   
   《我们都是星尘——来自卡尔萨根女儿的回忆》说:
   
   ——卡尔萨根(Carl Sagan,1934—1996)的女儿撰文回忆一个伟大的科学家如何向自己的孩子解释死亡。卡尔·萨根出生在一个俄罗斯裔的犹太移民家庭,曾任美国康奈尔大学行星研究中心主任,被称为“大众天文学家”和“公众科学家”。他对人类将无人航天器发送到太空起过重要的作用,在行星科学、生命的起源、外星智能的探索方面也有诸多成就。他主持过电视科学节目,出版了大量科普文章和书籍,其《伊甸园的飞龙》曾获得普利策奖,电视系列节目《宇宙》在全世界取得热烈反响。主要作品还有《宇宙联结》《宇宙》《布卢卡的脑》《被遗忘前辈的阴影》《暗淡蓝点》《数以十亿计的星球》等。


   
   “假如你的父亲是卡尔·萨根,你的第一堂关于死亡的课,不会包着甜蜜的糖衣,但却亲切而富于同情心。”卡尔的女儿——萨沙·萨根(Sasha Sagan),在她最近为《纽约》杂志所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卡尔是一名科普作家和天文学教授,他始终忠于自己对世界的理解,不管在什么时候——哪怕在他年幼的小女儿提出“他是否还能再见到死去的父母”这样的问题时。
   
   “……他慎重仔细的考虑了良久。最后,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比再见到爸爸妈妈更想要的事情了。但是,没有任何理由和证据,能证明“人死后还能继续活着”,所以他不能臣服于这个诱惑。
   “为什么呢?”
   接下来,他非常温和地告诉我,仅仅是因为你想要一件东西,而去选择相信它的存在,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你不对自己和他人发出质疑——尤其是对权威,那么你将会受到欺骗。他告诉我,真相必须经得起推敲。”
   这堂关于死亡的课程,并不完全充满了失望和黯淡的色彩。文章中,萨沙描述了她父亲试图让她明白,活着就是奇迹。她写道:“我父亲曾说过一句有名的话:我们都是星尘。他确实让我这么觉得。”听起来,卡尔萨根真的是一个伟大的老师,工作中和生活中都不例外。
   “‘这一刻,你活着。这是一件了不起的事。’他说。当想到人的出生需要经历近乎无限多种分岔的可能性,你就会对此刻,你能成为你自己,而心生感激。想一想,假如你的曾祖父母没有相遇,你就不可能出生。你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呼吸着空气,喝着水,享受着最近的那颗恒星的温暖。你的DNA世代相传——回溯到更久远的时空,从宇宙的尺度来说,你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组成你的细胞的所有元素,都诞生于一颗恒星的熔炉中。”
   悲伤的是,不久之后,萨沙不得不真正的直面这个死亡课题——卡尔在她14岁的时候去世。
   
   《卡尔·萨根去世后,他的遗孀安·德鲁彦回忆萨根时的一段文字》说:
   
   “我丈夫去世的时候,由于他并非信徒,并以此而闻名,许多人跑过来——现在仍有人偶然会跑过来——问我,卡尔最终有没有改变信仰,相信死后的世界。他们还常常问我,相不相信自己还能再见到他。
   卡尔以不屈不挠地勇气来面对死亡,从未在虚幻中寻求过慰藉。悲剧的是,我知道我们不可能再相见了。我从未期盼过与卡尔重新团聚。但是,美好的是,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在近20年的时间里,我们对生命的短暂和宝贵一直满怀感激。我们从未轻视过死亡的分量,假装这并非永诀。我们活着并且在一起的每一个时刻,都是奇迹——不是无法解释或者超自然意义上的奇迹。我们知道我们是巧合的受惠者……那种纯粹的巧合是如此慷慨和如此仁慈……你知道,就像卡尔在《宇宙》中如此美妙地写道,我们能够在广袤的空间和无限的时间中遇到彼此……正是这些事情支撑着我,它的意义要大得多……
   他对待我的方式和我对待他的方式,我们照顾彼此和我们家庭的方式,在他还活着的时候。这要比有一天我还会再见到他的想法重要得多得多。我不相信我还会再见到卡尔。但我见到过他。我们见到过彼此。我们在宇宙中找到过彼此,这美妙极了。”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萨根是一位“科学的诺斯替主义”,一个科学的真知学者。但是如何能肯定没有死后的生命呢?仅仅因为活人没有见过?我觉得,对此存疑是可以的理解;但对此否认就未免坐井观天了。看来,无神论也是一种信仰,所以需要另类的“奇迹”和另类的“感恩”。如果说,科学家不该是有神论者,那么他也不该是无神论者,而应该持有中立的不可知论才对呀!因为,死后,那不是经验中的世界啊。
(2018/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