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谢选骏文集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香港人能够逃避福建人的下场吗
·《中国文明整合世界》发表十五年之后
·香港政府为何害怕清真寺
·丘吉尔首相是中国偷渡者的先行者
·日本人到了巴黎为何丑态百出
·中国需要连坐法
·国民党共产党都是娘炮党
·眼睛不是灵魂的窗户
·笑里藏刀的人类
·国民党为什么败给共产党
·红二代方队将军方队就是吃饭的嘴
·蝴蝶效应就是一个鸡蛋的家当
·令人痛苦的不是强暴而是社会对于强暴的歧视
·老母鸡压不住小公鸡
·小日本强过大日本
·美国的无产阶级革命家被判终身监禁
·教育不是投资而是消费
·国籍就是现代人的卖身契
·好的和理非与坏的和理非
·纽约时报的强盗逻辑
·科学家只会事后聪明,政治家只会事前忽悠
·戴安娜是皇家宠物还是人民宠物
·为什么小日本可以战胜大中华
·发祥地为何总是最落后
·加州大火是自由派造的孽
·纳粹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进步
·万圣节的异化
·英国民主就是耍猴
·毛泽东集团不是骗子论,可以休矣
·第五个现代化是红二代的产品
·中国社会的超不稳定结构
·毛泽东比希特勒更邪恶
·考古学家不仅是盗墓贼还是盗猎者
·刘水推进了中国的文明化进程
·红一代断头,红二代断腕
·贵族处境的危险性
·孔子不是间谍就是叛国者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多数人是没有灵魂的
·人类将死于自杀还是他杀
·六四屠杀对东德崩溃的影响
·地狱不是无中生有的假新闻
·蜻蜓计划体现了自由主义和理想主义者的虚伪
·台湾民主是党阀民主和党主立宪
·美国政府刚知道中共不代表中国人
·没有奴隶就没有文明
·蒙古鞑子把岳飞的子孙变成了汉奸
·什么叫做夺路而逃
·美国的毛匪
·川普真能超越驴象吗兼论全球治理是打家劫舍
·港澳台与大陆人同享被捕下狱的权利兼论“压制与反制的历史力学”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全过程民主” 就是“从奴隶到将军”
·共产党自白为何支持川普连任
·纳粹主义也是人民民主专政
·从赛马的命运看英国土人是怎样灭绝澳洲土人的
·中国为何取消不了一党专政
·港澳台为何不同于共产党中国——先有隋炀帝,后来唐太宗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中国人为何不懂“转过脸去”
·新的南昌起义——战场经济催化军事化的全球赌博网站组织
·西伯利亚即将获得解放
·琉球人不是日本人
·死亡只是一个定义
·巴黎圣母院是个赝品
·澳大利亚只能算是个岛屿
·美国确实在向罗马帝国的方向演变
·完美的极权主义就是长河落日圆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刘文彩的原型其实是毛泽东
·他确实“抗争过”
·叔本华不知道自己的表象世界——思想
·四种沙门说明佛教就是沙门教、萨满教
·苏联,得到了太空、失去了地球
·人类的剩余价值就是逃离现代文明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谢选骏: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
   
   《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2018-01-04 转载 金融时报)说:
   
   我们已经来到了西方主导的全球化经济时代和冷战后“单极时刻”地缘政治时代的终点。这正是我一年前说过的。问题在于,这个世界将经历美国打造的二战后自由秩序的瓦解,从而进入去全球化和冲突时代,还是走向一个合作复兴的时代。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担任美国总统一年后,我们应该回顾这一问题。简单地说,瓦解的可能性甚至更大。


   
   
   过去一年的经历突显了特朗普总统任期的特性。他每天的所作所为都与世界对美国总统行为和态度的预期格格不入。但是,为个人利益利用职权、漠视真相以及攻击一个法治国家的制度,都是人们早该预料到的。只有参与者认可其他参与者的合法性时,自由民主制度才会存续。一位号召手下官员起诉昔日反对者的领导人是一名准独裁者,而非民主主义者。
   
   特性是一回事;行动又是另一回事。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主政方式主要还是一名传统的共和党“富豪民粹主义者”——一边向富豪输送政策,一边向愤怒的基础选民发表迎合言论。然而,在他对美国的联盟体系一贯唯利是图的态度以及狭隘的重商主义贸易论中,他的特性还有待观察。
   特朗普担任总统削弱了自由民主(建立在中立法治之上的民主)大业。在东欧的前共产主义国家,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治下俄罗斯“全民公决式独裁”(被委婉地称为“非自由民主”)风格吸引了崇拜者,鼓励着效仿者。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在围绕总统权力的公投中以微弱优势获胜,使土耳其朝着这一方向更进一步。
   
   然而,2016年的英国脱欧公投迄今并未在欧盟内部吸引效仿者。在法国,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遏制了民粹主义和排外浪潮。但德国大选削弱了该国呼应马克龙的能力,而即将到来的意大利大选可能会证明不仅对意大利、而且对整个欧圜区都具有破坏性。
   可以说,2017年最重要的政治发展发生在中国。在那里,习近平显然已确立了其对共产党至高无上的地位,并巩固了党对国家、国家对人民的最高权威。他已成为全世界政治强人中最强的那一个——一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的领导人。
   2017年,独裁政权还在崛起。“民主衰退”仍在继续。
   与此同时,全球合作又发生了什么?在这方面,我们也目睹了意义重大的变化。其中之一,是特朗普决定退出美国盟友们(尤其是日本)投入了大量精力打造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并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另一变化是特朗普政府决定退出《巴黎气候协定》。
   另一面我们看到了习近平为扛起全球化大旗频频发声。总体而言,反对合作的势力和反对民主的势力去年都得到了加强。当世界的领导国家出现一位将冲突视为常态的总统时,出现这种局面不足为奇。
   这些形势发展必须放在更长期的趋势下审视。最重要的是,如今高收入国家虽然仍非常强大,但地位正处于相对衰落之中。与美国相比,中国的军费开支正急剧攀升,尽管仍仅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自本世纪开端以来,高收入国家在世界产出中的份额按市场价格算下降了约20个百分点,在世界商品贸易中所占份额下降了17个百分点(见图表)。
   
   如下是上述形势发展的影响:
   首先,这些政治发展造成了西方作为一个意识形态一致实体的分裂。高收入国家之间的紧密合作过去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意志和权力的产物。这一权力的中心如今却在抛弃支撑这一理念的价值观和利益观念。这几乎会改变一切。
   其次,现代西方民主和自由全球市场的理想已经丧失了威望和吸引力——不仅在新兴和发展中国家,高收入国家自身也是如此。虽然目前还没有其他替代性经济体系占据上风,但仇外的民粹主义者和威权主义者(往往是同一类人)的吸引力已经上升。
   第三,管理世界经济、全球公域(特别是气候)和安全问题需要高收入国家与新兴国家(尤其是中国)之间的合作。领先的高收入国家作主导的旧时代已经结束。但在如此迥异的国家之间寻求合作极为困难。
   
   最后,正如哈佛大学(Harvard)的格雷厄姆•阿利森(Graham Allison)在《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中所言,美中之间的的确确存在爆发冲突的风险。乐观主义者会(合理地)辩称,经济相互依赖与核武器使战争行为变得十分愚蠢。悲观主义者将回应说,人类拥有在犯错中走向灾难的巨大能力。或许,特朗普身边的将军们将无法控制他不乱作为。或许,他们甚至会对朝鲜发动毁灭性战争。
   
   谢选骏指出:阿利森不能明白的是,不论“注定一战(Destined for War)”的结果如何,中国文明注定整合全球。因为,即使西方胜利了,那也是一种新的凯撒主义抬头并出而收拾残局,是一个新的中国也就是新的中央国家出面整合全球。而这个意思,是我在2004年发表的《全球政府论》里就阐明了的。
(2018/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