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谢选骏文集
·川普是坏人Trump is the bad guy
·“特朗普”与满洲人
·“特朗普”与满洲人
·Ian Buruma的玩世不恭
·伊恩·布鲁玛的玩世不恭
·古希腊戏剧这样讽刺川普
·柏拉图的无知
·柏拉图的无知
·小国时代的明星金正恩
·美洲印第安人的“青铜文明”
·四万八千岁的中国
·“梁启超说佛”之迷误
·王弼老子指略、老子注批判
·康熙的无知
·耶稣基督不是犹太人
·“关公像”充斥的华人社会,为何忠义却荡然无存
·隔代继承与昭穆制度
·(中共统治进入晚期)的理论提出
·阴阳语法和阴阳观念
·圣经与思想的主权
·三民主义为何不成气候?
·小国时代的特大号代表
·十年文革 百年反思 获奖作品
·为了做什么而做什么的“家”
·怎样成为舞台的奴隶
·钱钟书围城上厕所
·加拿大是罪犯的乐园
·杨绛的“大学”与“中庸”
·纪念六四与纪念祖先
·可以生产“名记八酒六肆”
·解放军没有子弹
·台海两岸都不是国家
·“台海两岸”只是一个诈骗集团
·[email protected]平民王小石,就是何新自己
·当代中国人是不诚实,还是贫贱?
·汤因比为何败于一个电台播音员
·靖康之耻的文化原因——“缠足战略”的缘起
·平反六四冤案可能需要84年
·两宋之间的改朝换代(“缠足战略”的历史背景)
·中国人可从英美学到更多东西
·黑死病的进步意义
·陈志武的榆木脑袋
·怎样才能赢得超限战?
·中国不会有新加坡式纸牌屋
·雅利安人从来不是文明的创造者
·英国脱欧再证马克思主义荒谬
·苏格兰没有英国活得下去吗
·英国脱欧公投缩小了贫富差距
·一切都会过去的,包括死亡
·英国脱欧,白种人的最后挣扎
·索罗斯老了,卖不了钱了
·自己任命自己的“新中国”
·以毒攻毒的超级霸王车
·上帝之城的摩尼教思想
·应该表扬一下习近平
·托夫勒“第三次浪潮”之伪
·共青团中央的犯罪分子
·百度比谷歌更像杀手
·天人之际与超理神秘感
·零点哲学·圆形世界象
·历史之穹·秦人楚魂说
·荒漠甘泉·文化本体论
·生命之谷·上下求索录
·世界怎么可能是客观的呢
·你的财产其实不是你的?
·美国深陷社会主义化的危险
·西方文明重蹈复活节岛绝路
·韩国顶级白富美借种草根男
·中共无理也可不理南海裁决
·中国怎样才能领导知识革命?
·中国能不能与美国开战
·中共中央协助共产党员移民美国
·包公黑人考
·洪秀柱承认“中华民国”已经终结了?
·小国菲律宾玩弄大国吸金
·林中斌把习近平当成了火烧罗马的尼禄大帝
·“生物进化”与创业成功、发家致富
·中国官员自杀研究
·为什么生活是肮脏的
·中国革命与少数人犯罪
·北欧人和雅利安人都是食尸者
·人的身体怎么能是上帝的殿堂呢
·华人大众为什么容易上当受骗
·外戚专政的起源
·政府是条社会寄生虫
·当你自由的时候
·霍金是英联邦垂死的哀鸣
·香港是高等华人
·香港的“高等华人”是否接受“民族同化政策”
·导致郭川失踪的又是中国制造吗
·从读书运动到窃国运动
·应该不应该欢迎中国的崛起
·俄罗斯本身就是一个极端组织
·再说明朝是一个文盲缔造的空壳社会
·格林斯潘为何导致金融危机
·人生如意不如意
·奥巴马送给共产世界最后玫瑰
·“硬汉”海明威的文与人
·两种死法请取其一
·这就是专制独裁的下场
·三个代表告别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谢选骏:雅典和罗马一样野蛮,召唤野蛮的中国
   
   阿那克萨哥拉(Anaxagoras,希腊语:Αναξαγόρας,前500年-前428年),伊奥尼亚人,古希腊哲学家、科学家,他首先把哲学带到雅典,影响了苏格拉底的思想。他是米利都学派的哲学家阿那克西美尼的学生。
   
   在雅典人战胜了波斯人之后,他被老师带到了雅典。他是第一个把哲学介绍给雅典人的。由于他否认天体是神圣的,因此被控亵渎神圣,幸亏伯里克利的调解才得活命。公元前 464年来到雅典,居住了30年。他是雅典奴隶主民主派领袖伯里克利的朋友、老师和政治上的积极支持者。他是著名的自然科学家,认为太阳是一团炽热的物质,月亮和地球一样也有山谷和居民,陨石是从太阳掉下来的石头,雷由云彩的撞击而产生,闪电是云与云之间摩擦的结果。由于这些违反传统宗教和神话的主张,被人攻击为宣传邪说,以“不敬神”的罪名被驱逐出雅典。后来他回到伊奥尼亚,隐居于朗普萨柯。


   
   阿那克萨戈拉是一个典型的伊奥尼亚学派哲学家,神秘的理性主义者。他主张地球是一个圆柱体,相信天体和地球的性质大体上是同样的,否认天体是神圣的和主张“精神”(nous)是生命世界的变化及动力来源。
   
   他把一切运动都归之于心灵或灵魂的作用。
   他认为太阳是一块烧得又红又热的石头,比希腊大不了多少。他很仔细的观测过天象,认为月亮和行星也和地球一样,月亮上面也有山和居民。他是第一个提出月光是日光的反射的人,也是第一个用月影盖着地球和地影盖着月亮的见解来说明日食和月食的人。
   
   主要学说“种子”说
   
   阿那克萨戈拉深受伊奥尼亚学派唯物主义思想影响,但他又不满足于用某一种具体物质或元素作为万物本原的主张,因为这不能解决一和多的关系问题。他提出了自己的种子说,认为“种子”有各种不同的性质,数目无限多,体积无限小,是构成世界万物的最初元素;种子具有各种形式、颜色和气味,它们的结合构成了世界上千差万别的事物,头发是由头发的种子、血是由血的种子、金子是由金子的种子构成的,在世界伊始这些所有的种子都是混合在一起的一个巨大的混沌物,而世界万物的构成是通过分离运动来形成的,他提出一个漩涡的理论模型,就是指这个巨大的混沌物通过旋转,然后产生的离心力,将万物甩了出去,从此万物也就开始分开了, 从而构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万事万物,这于现代的星系诞生理论十分相似。但他还提出了一点即认为万事万物都是不可能被完全分离开来的,总是会带有一些微量的其他种子,比如雪,虽然可称为白色但其中也必然包含少量黑色种子而只是因为白色种子占绝大多是罢了。
   
   “努斯”说
   
   阿那克萨戈拉认为种子本身是不动的,推动种子的结合和分离的力量在于种子之外的一种东西,他称之为“努斯”。他认为,宇宙原是无数无穷小的种子的混合体,由于奴斯的作用,使原始的混合体发生旋涡运动,这个运动首先从一小点开始,然后逐步扩大,产生星辰、太阳、月亮、气体等等。这种旋涡运动的结果,使稀与浓、 热与冷、 暗与明、干与湿分开,于是浓的、冷的、湿的和暗的结合为大地,而稀的、热的、干的和明的结合为高空,从而构成了有秩序的宇宙。
   在希腊文中,“努斯”本义为心灵,转义为理性。阿那克萨戈拉以此来表述万物的最后动因。他认为,努斯和任何个别事物不同,它不和别的事物相混,是独立自在的;努斯是事物中最稀最纯的,它能认知一切事物;努斯是运动的源泉,宇宙各种天体都是由奴斯推动的,过去、现在和将来的一切东西都是由努斯安排的。
   
   学说意义
   
   阿那克萨戈拉的“种子说”克服了恩培多克勒“四根说”的局限性,他的“努斯”一词被后来的苏格拉底、柏拉图、普罗提诺,一直到G.W.F.黑格尔说成是精神的实体。
   
   不仅如此,诺斯替哲学也被认为源自阿那克萨戈拉。
   
   实际上,诺斯替主义在哲学上的最早代表人物是阿那克萨戈拉(Anaxagoras 约公元前500—前428),他是地中海东部小亚细亚地区的克拉佐美尼人。在他的故乡,阿那克萨戈拉曾经被作为不信神的人而遭到放逐。晚年他回到小亚细亚,隐居于朗普萨柯。
   
   但是,作为一位小亚细亚东方哲学家,他是希腊半岛的哲学之父。据说阿那克萨戈拉在公元前464年前后来到雅典,他把小亚细亚源远流长的东方古代智慧传授给了雅典人,于是后来雅典才有了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也就是说,阿那克萨戈拉是把小亚细亚哲学引向西方的希腊半岛的启蒙者。
   
   可以认为,阿那克萨戈拉的诺斯替学说是苏格拉底、柏拉图的精神教父,也是对于早期基督教和东方哲学具有深刻影响的柏拉图主义和后柏拉图主义的源泉。
   
   阿那克萨戈拉的主要哲学思想是关于“诺斯”学说。他认为一种神秘的“诺斯”(nous,旧译为“努斯”),是宇宙及生命世界的变化及动力之源。“诺斯”在希腊文中本义为心灵,转义为理性。诺斯的理念后来演变为柏拉图的“意谛”(IDEA,理念原型论)学说。
   
   现在传世的阿那克萨戈拉著作《论自然》的残篇中,有第12则讨论诺斯问题(小亚细亚哲学著作的残篇可能都来自13世纪初西方十字军焚毁和劫掠的君士坦丁堡图书馆)。
   
   阿那克萨戈拉认为,宇宙万物并非由神所创造,而是由某种种子构成的。这种子是灵性的,非物质并无形,是永恒的、无始无终的、不可变的存在,是宇宙万物的基本实体和形成原因。诺斯以一种最细小的状态弥漫分布在整个宇宙中。它不同于其他物质实体,不仅在程度上,极细、极轻、极灵活,而且在本质上,只有它以其自身的运动,有目的地推动其他元素运动,其目的性我们可以在世界秩序中发现。
   
   出于对行星世界井然有序秩序的研究,阿那克萨戈拉与赫拉克利特一样强调宇宙存在客观秩序(逻格斯)。宇宙按照既定目的而有秩序地运动,这是对自然最早的目的论的解释。由此论证,价值概念(即美和善),在人类生活领域里也被当作解释的原因。苏格拉底和柏拉图的哲学即由此发生。
   
   柏拉图在《斐多篇》中说,苏格拉底欣赏阿那克萨戈拉提出诺斯作为事物的动因。亚里士多德在《形而上学》第1卷中说﹐阿那克萨戈拉以诺斯解释事物必然存在的原因。
   
   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认为诺斯是纯粹精神性的实体﹐是认识主体“理性”所依归的终极。黑格尔也说诺斯就是“绝对观念”﹐是世界的灵魂和内在本性﹐是构成世界万物的基础和前提(《哲学史讲演录》第一卷)。
   
   谢选骏指出:人们都说雅典是欧洲文明的发源地……但是从雅典一贯喜欢杀害哲学家的的劣迹来看,这是一个相当野蛮的暴民城邦,和嗜血成性的罗马共和国不相上下,甚至更加过分。雅典先是准备谋杀阿那克萨哥拉,后来真的就杀害了“世界四大哲人”之一的苏格拉底。“民主的雅典”不过是近代欧洲人杜撰出来的一个乌托邦。我在雅典观察卫城,高高悬崖上耸立着一个魔鬼般的神殿,相当令人震撼……但是毕竟,这个城市后来还是创造了辉煌的文明,于是我伤感地想到——喜欢屠杀思想家的现代中国,这个野蛮的中国,会不会像野蛮的雅典和罗马一样,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第三期中国文明呢?
(2018/01/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