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另类的游击战争]
谢选骏文集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苏区、匪区、红区、解放区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独裁可使专制国家避免迅速崩溃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周立波分不清楚华北和西北
·神职的邪恶
·中国现在依然是苏联的势力范围吗
·中国的国库已经被掏空了
·网络民主还是网络主权
·圣女贞德与纽伦堡审判——《审判圣女贞德》是对纽伦堡审判的反思吗
·最初的社会化就是吃螺丝钉、就伴随着杀机
·三国演义和三国志哪个更真实
·蚂王在蚁国如此操纵蚁民的生死
·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真冒险与假冒险
·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中国不可以说不
·中国为什么不会崩溃
·美国开始红色恐怖的进程了吗
·国家公园是剥夺土著人生存的法宝
·马来西亚硬不起来
·没有基督教就有个人崇拜
·李大钊双手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
·没有皇帝,哪来帝师
·吴国光不懂毛泽东的王八道
·日本不对慰安妇道歉因为没有基督教化
·朱军与芮成钢一丘之貉
·外国学者是地震海啸前夕率先颤栗并逃走的动物
·蛮力巧计将计就计
·胡鞍钢成了坏人的代号
·樱花是日本人的公共生殖器就像是艺妓
·老龄社会的颤栗哀鸣
·马恩列斯毛都是眼神催眠大师
·普京饥不择食还有牛郎羡慕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类的游击战争

   谢选骏:另类的游击战争
   
   有个报道称:《用自拍累死FBI: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说的是:
   
     2002年至今,Hasan Elahi 拍摄并上载了逾8万张“自拍照”,平均每天约20张。


     Elahi 不是自恋狂,每张照片里都没有他的样子,只有他以第一身视角看见的事物,例如他在中餐馆吃着的那碟炒饭、准备使用的浴室马桶、机场候机大楼的询问处、商场一角等等。
     多年来,不少人浏览 Elahi 的自拍照网站,但大概很快被那些重复而沉闷的照片赶走,只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探员日复一日地检查照片,以追踪 Elahi 的一举一动。
     Hasan Elahi自从被 FBI 误认为是恐怖分子后,他拍了大量的自拍及生活照来告诉FBI自己在干什么,他称自拍是反恐战争时代的艺术。Hasan Elahi个人网站截图。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震惊全球。美国社会陷入恐慌,政府加强反恐监控,FBI宁枉勿踪,将不少人都列入监控名单,其中包括身家清白的 Hasan Elahi。
     FBI 探员很快就发现,指证 Elahi 涉及恐怖主义活动的情报并不正确,于是还他清白,将他自监控名单上除名。不过,由于 Elahi 的名字曾被写入数据库,要除名需要经过一连串繁复的官僚程序,而且不是每位探员都会随时更新资料。结果此后数年,仍有探员认定 Elahi 就是恐怖份子;于是,Elahi 不断被监控、追捕、扣留、审问、释放,永劫回归。
     最终,Elahi 决定“自动献身”,每天拍下大量自拍照向 FBI 通报行踪,主动地“被监控”。 Elahi 每从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都会拍照,无论是离境外游,还是从家中到附近的加油站,甚至只是从睡床走到浴室。
     我知道他们(指 FBI 探员)有检查我的照片,我能从我的服务器找到他们的登入记录。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年代,他们疯狂地检查,在奥巴马上任后则较少。
     无端增加了每日检查大量自拍照的沉闷差事,FBI 探员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他们招惹的 Elahi并非泛泛之辈。Elahi 是孟加拉国裔美国学者兼多媒体艺术家,专研科技、媒体对社会的影响,其中最感兴趣的范畴,恰好包括“监控”与“反监控”的权力互动。
     “不要再将‘监控’看成用来对付我们的工具,而应将它视为创造‘反监控’的条件: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Hasan Elahi 解释:“这是‘监控’与‘反监控’之间的范式转移。今天,重获隐私的最佳办法就是彻底放弃隐私,拥抱‘监控’,过着一种绝对透明、公开的生活方式。”
     他认为在资讯年代,已经没可能维护过去那种老旧定义的“隐私”,面对无处不在的监控,只能反击。
       Hasan Elahi自从被 FBI 误认为是恐怖分子后,他拍了大量的自拍及生活照来告诉FBI自己在干什么,他称自拍是反恐战争时代的艺术。其中充斥了“Hasan Elahi 拍摄的马桶”。因此,Elahi 的自拍照网站经过“精心设计”——其实就是完全没有设计,大量的自拍照杂乱无章上载在一起,没有清晰的时间、地点标注,也不按拍摄的先后次序编排,网站没有便利浏览者的分页,令检查照片的人必须消耗极多时间、精神才能找到特定照片。
     他说,网站的布局,其实是资讯爆炸时代数据库的缩影。庞大且持续高速增量的数据库,反而令搜寻、分析以取得有用资讯变得极其艰难。这就如 Elahi 的大量自拍照,模糊了政府、FBI 探员等监控者的视线;这些自拍照似乎曝光了 Elahi 的一切隐私,但事实上又没有透露任何关于他的有用资讯。
     如今,人们公开地生活以维护他们的隐私。
     2014年,Elahi 与非牟利组织“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合作,将大量自拍照组成装置艺术作品“Thousand Little Brothers(编译:千个小兄弟)”,于美国纽约展览。作品名称对照的,自然是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名著《1984》里经常出现的标语:“老大哥在看着你。”
     Elahi 指,历史上每当出现重大冲突,都会催生新的艺术思潮,例如一战时的达达主义(Dadaism)、二战后的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越战时的普普艺术(pop art)等等,他认为“自拍主义”(selfism)在“后911监控年代”中兴起和普及绝非偶然,也具有独特的艺术性质。Elahi 还戏言,相信FBI 的探员已经看过展览中的所有自拍照,但还是希望他们能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再去观赏一遍。
     另外,Hasan Elahi 忆述他上载自拍照之初,朋友看见那些炒饭、马桶的照片都感到惊奇,但现在日常生活中其实所有人都在做类似的事,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行为不再让人感到奇怪。今天,所有人都随时随地发布关于自己的讯息,在 Twitter 发文、在特定地点‘打卡’(check in)、在 Facebook 发布照片甚至直播短片等等。”Elahi 说:“如今,假如有人说他要以‘不被连线’的方式生活,别人才真的会感到惊讶。”
     110 万人:
       美国当局的监控名单分多个类别。据《华盛顿邮报》引述 FBI 资料,在2001年“911恐袭”前,其中一份“禁飞名单”(no-fly list)上只有16个可疑人物,但至2014年名单急增至约64,000人。而在2014年,被当局列入“综合恐怖分子名单”(consolidated terrorist watchlist)的约有80万人,列入“已知或怀疑恐怖分子名单”(known or suspected terrorists)的更多达约110万人。
     大规模监控:
     Mass surveillance,也称为大规模监视或大规模监听。是一种针对全体人口或大多数人口的复杂监控,其目的是监控民众的行为。大规模监控通常是由政府或是政府所属的情报机构进行的,此时可强调为“大规模政府监控”;但除了政府,大型企业集团也可能自主进行,或是受到政府支持而进行这样的监控。因为各国的法律和司法系统不同,大规模监控的合法性与需要的法律授权也有很大的不同。大规模监控常以打击恐怖主义、避免社会动乱、保护国家安全、打击儿童色情以及保护儿童等理由被提出,提出者认为这是达到上述目的必要手段。相反的,大规模监视也经常因为侵犯隐私权、限制公民的政治权力和自由、违反法律或宪法而被批评。目前的担忧认为,大规模监控可能会带领国家走向“监控国家”和“电子警察国家”……不但公民自由受到侵犯,而且政治异见者可能会被棱镜之类的计划暗算,这种国家也可称之为极权国家。
   ……
   在我看来,如果“监控国家”和“电子警察国家”就可以被叫做“极权国家”,那么“极权”就可能需要重新定义了。因为许多民主典范也会被归入这个范畴了。
   而这样一来,“用自拍累死FBI: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岂不等于成了“另类的游击战争”?
   确实的,现在的政府,也许已经落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当然,这个战争运用的武器不是火器,而是电器,是摄像机,是“摄像机镜头出政权”。
(2018/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