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另类的游击战争]
谢选骏文集
·纽约时报想吃朝鲜的免费汉堡
·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印度人的难言之隐
·借助于中国传统的力量
·小国掌握了大国的命运
·川普可能告别帝国革命
·帝国革命需要积极的国际主义
·莫迪—习近平对决2022年!
·中国人是一个绝望的民族
·林子健的苦肉计是否连环计
·我的房间进了哥伦布、麦哲伦
·危险的国家创造历史
·白人至上与伊斯兰国
·美国会不会发生军事政变
·俄国对中国的秘密战争
·香港学运领袖改判监禁、污蔑犬儒
·警惕新疆的“以色列化”
·我不是左派但我被她感动
·四派勘误
·中国人的模因就是利害得失
·什么人离开白宫就活不下去
·国民党的“去死人化”
·解放军需要大批尿布
·川普总统走上反美前线
·什么是假新闻
·川普总统的亚父范增终于走了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南朝台湾与北朝大陆的同化
·班农逃离家族政治
·《战狼2》展现一带一路的流血冲突
·中国军舰游弋泰晤士河
·灭鼠队长毛泽东
·“儒教中国的瓦解”是一个误解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七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八
·论习近平主义之二十九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一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二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三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四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五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六
·论习近平主义之三十七
·蒙古人杀害汉人不必抵命
·香槟分校运用华人减轻自己的赔偿责任
·中国军舰何时巡逻英国泰晤士河
·“镇压反革命”就是“镇压继续革命”
·为何世界上最幸福的穆斯林生活在新疆
·阿拉伯人为何比中国人还要离心离德
·中国的货物价格是美国的五倍
·第四美国与第四危机
·300万字的《资治通鉴》浓缩成这一句话
·拥抱俄国与拥抱恶魔
·中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地方
·“欧洲制造”=“超级赝品”
·进化论、超人哲学、世界大战、极权主义
·她为何欺骗自己的父亲
·威权主义俄国与极权主义中国
·德国人为何会崇拜朝鲜
·黑猫白猫与病猫癞猫
·微信是罪犯朱冬们的天堂
·谢选骏:中国的穆圣、活的洪天王
·新的社会组织正在“传销”中诞生
·鲁迅是匿名写作的第五纵队
·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官迷的哲学
·气候到底有没有暖化
·洪秀全父子的黑暗故事
·中国人为什么精神失常
·龙与象都不是肉食的老虎
·反腐的要害是争夺最高领导权
·龟眼看世界,千年如一日
·自己捐款给自己是慈善还是洗钱
·一句话主义
·论“言论主权”
·全球政府取代主权国家的矛盾一体论
·一个中国与一个欧洲都是假的
·彻底的绝对的独断近乎谬误
·灭绝中国的毒计
·大家都知道中国贪官有钱
·征服普什图人就能建立全球政府
·解放军沦为豆腐渣工程
·“第三个三十年”没有思想脊椎
·缅甸的“去伊斯兰化”
·甲午战争是第二期中国文明的内战
·美国人与犹太人
·福建女孩死于日本虚无主义
·黑人歌手为何煽动“抢劫华人”
·默克尔毁了欧盟毁不了欧洲
·中国什么时候赶得上日本
·反腐就是反党,文革就是自宫
·未来的世界孕育在我们现在的思想中
·四个死刑处决一人还是处决四人
·中国的法律是看人下菜
·盲目社会的天眼工程
·最后通牒的起源
·俄罗斯煽动缅甸暴乱
·穆斯林纳粹与穆斯林共产党
·清真寺里为什么经常丢鞋
·穆斯林没有前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类的游击战争

   谢选骏:另类的游击战争
   
   有个报道称:《用自拍累死FBI: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说的是:
   
     2002年至今,Hasan Elahi 拍摄并上载了逾8万张“自拍照”,平均每天约20张。


     Elahi 不是自恋狂,每张照片里都没有他的样子,只有他以第一身视角看见的事物,例如他在中餐馆吃着的那碟炒饭、准备使用的浴室马桶、机场候机大楼的询问处、商场一角等等。
     多年来,不少人浏览 Elahi 的自拍照网站,但大概很快被那些重复而沉闷的照片赶走,只有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探员日复一日地检查照片,以追踪 Elahi 的一举一动。
     Hasan Elahi自从被 FBI 误认为是恐怖分子后,他拍了大量的自拍及生活照来告诉FBI自己在干什么,他称自拍是反恐战争时代的艺术。Hasan Elahi个人网站截图。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911恐怖袭击”,震惊全球。美国社会陷入恐慌,政府加强反恐监控,FBI宁枉勿踪,将不少人都列入监控名单,其中包括身家清白的 Hasan Elahi。
     FBI 探员很快就发现,指证 Elahi 涉及恐怖主义活动的情报并不正确,于是还他清白,将他自监控名单上除名。不过,由于 Elahi 的名字曾被写入数据库,要除名需要经过一连串繁复的官僚程序,而且不是每位探员都会随时更新资料。结果此后数年,仍有探员认定 Elahi 就是恐怖份子;于是,Elahi 不断被监控、追捕、扣留、审问、释放,永劫回归。
     最终,Elahi 决定“自动献身”,每天拍下大量自拍照向 FBI 通报行踪,主动地“被监控”。 Elahi 每从一个地点转移到另一个地点,都会拍照,无论是离境外游,还是从家中到附近的加油站,甚至只是从睡床走到浴室。
     我知道他们(指 FBI 探员)有检查我的照片,我能从我的服务器找到他们的登入记录。在小布什(George W. Bush)年代,他们疯狂地检查,在奥巴马上任后则较少。
     无端增加了每日检查大量自拍照的沉闷差事,FBI 探员也只能自认倒霉,因为他们招惹的 Elahi并非泛泛之辈。Elahi 是孟加拉国裔美国学者兼多媒体艺术家,专研科技、媒体对社会的影响,其中最感兴趣的范畴,恰好包括“监控”与“反监控”的权力互动。
     “不要再将‘监控’看成用来对付我们的工具,而应将它视为创造‘反监控’的条件: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Hasan Elahi 解释:“这是‘监控’与‘反监控’之间的范式转移。今天,重获隐私的最佳办法就是彻底放弃隐私,拥抱‘监控’,过着一种绝对透明、公开的生活方式。”
     他认为在资讯年代,已经没可能维护过去那种老旧定义的“隐私”,面对无处不在的监控,只能反击。
       Hasan Elahi自从被 FBI 误认为是恐怖分子后,他拍了大量的自拍及生活照来告诉FBI自己在干什么,他称自拍是反恐战争时代的艺术。其中充斥了“Hasan Elahi 拍摄的马桶”。因此,Elahi 的自拍照网站经过“精心设计”——其实就是完全没有设计,大量的自拍照杂乱无章上载在一起,没有清晰的时间、地点标注,也不按拍摄的先后次序编排,网站没有便利浏览者的分页,令检查照片的人必须消耗极多时间、精神才能找到特定照片。
     他说,网站的布局,其实是资讯爆炸时代数据库的缩影。庞大且持续高速增量的数据库,反而令搜寻、分析以取得有用资讯变得极其艰难。这就如 Elahi 的大量自拍照,模糊了政府、FBI 探员等监控者的视线;这些自拍照似乎曝光了 Elahi 的一切隐私,但事实上又没有透露任何关于他的有用资讯。
     如今,人们公开地生活以维护他们的隐私。
     2014年,Elahi 与非牟利组织“开放社会基金会”(Open Society Foundations)合作,将大量自拍照组成装置艺术作品“Thousand Little Brothers(编译:千个小兄弟)”,于美国纽约展览。作品名称对照的,自然是英国作家奥威尔(George Orwell)的名著《1984》里经常出现的标语:“老大哥在看着你。”
     Elahi 指,历史上每当出现重大冲突,都会催生新的艺术思潮,例如一战时的达达主义(Dadaism)、二战后的抽象表现主义(abstract expressionism)、越战时的普普艺术(pop art)等等,他认为“自拍主义”(selfism)在“后911监控年代”中兴起和普及绝非偶然,也具有独特的艺术性质。Elahi 还戏言,相信FBI 的探员已经看过展览中的所有自拍照,但还是希望他们能从艺术的角度出发,再去观赏一遍。
     另外,Hasan Elahi 忆述他上载自拍照之初,朋友看见那些炒饭、马桶的照片都感到惊奇,但现在日常生活中其实所有人都在做类似的事,且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的行为不再让人感到奇怪。今天,所有人都随时随地发布关于自己的讯息,在 Twitter 发文、在特定地点‘打卡’(check in)、在 Facebook 发布照片甚至直播短片等等。”Elahi 说:“如今,假如有人说他要以‘不被连线’的方式生活,别人才真的会感到惊讶。”
     110 万人:
       美国当局的监控名单分多个类别。据《华盛顿邮报》引述 FBI 资料,在2001年“911恐袭”前,其中一份“禁飞名单”(no-fly list)上只有16个可疑人物,但至2014年名单急增至约64,000人。而在2014年,被当局列入“综合恐怖分子名单”(consolidated terrorist watchlist)的约有80万人,列入“已知或怀疑恐怖分子名单”(known or suspected terrorists)的更多达约110万人。
     大规模监控:
     Mass surveillance,也称为大规模监视或大规模监听。是一种针对全体人口或大多数人口的复杂监控,其目的是监控民众的行为。大规模监控通常是由政府或是政府所属的情报机构进行的,此时可强调为“大规模政府监控”;但除了政府,大型企业集团也可能自主进行,或是受到政府支持而进行这样的监控。因为各国的法律和司法系统不同,大规模监控的合法性与需要的法律授权也有很大的不同。大规模监控常以打击恐怖主义、避免社会动乱、保护国家安全、打击儿童色情以及保护儿童等理由被提出,提出者认为这是达到上述目的必要手段。相反的,大规模监视也经常因为侵犯隐私权、限制公民的政治权力和自由、违反法律或宪法而被批评。目前的担忧认为,大规模监控可能会带领国家走向“监控国家”和“电子警察国家”……不但公民自由受到侵犯,而且政治异见者可能会被棱镜之类的计划暗算,这种国家也可称之为极权国家。
   ……
   在我看来,如果“监控国家”和“电子警察国家”就可以被叫做“极权国家”,那么“极权”就可能需要重新定义了。因为许多民主典范也会被归入这个范畴了。
   而这样一来,“用自拍累死FBI:监控那个监控你的人”,岂不等于成了“另类的游击战争”?
   确实的,现在的政府,也许已经落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当然,这个战争运用的武器不是火器,而是电器,是摄像机,是“摄像机镜头出政权”。
(2018/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