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谢选骏文集
·19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9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2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谢选骏:莎士比亚是经营者而非创作者
   
   十九世纪的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曾经说过,莎士比亚是英国王冠上的最大的一颗钻石,其价值超过整个印度的价值——这一方面说明莎士比亚的作品不是个人创作,而是样板戏那样的写作班子搞出来了;另方面也说这是一颗个硕大无比的劣质钻石。因为,英国财力有限,在1911年以前,王冠上的宝石都是临时租用的,在加冕典礼之后,王冠上的宝石全都拆下来物归原主,下次加冕礼前再租。直到乔治五世(George V,1865-1936)加冕礼时,全部宝石才被买下,以后才可以继续留在王冠上。而这个时期,也正好是莎士比亚开始受到神化的时候——这难道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吗?事实上,莎士比亚是那个“英国样板戏写作班子”的经营者而非创作者。当然,已经文明开化了三百年的英国军头,其艺术造诣远远超过了第一代军头毛的写作班子。我这样说是比较中肯的,因为经营者还是需要眼光、嗅觉甚至改编手段的,就像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德伯格一类人物那样。
   
   《威廉·莎士比亚年表》(星汉文章 作者:中诗在左,英诗在右 2017-12-11)这样记载:

   
   ​1558年11月17日,伊丽莎白女王登基:​亨利八世和他的第二任妻子安妮·博林的女儿伊丽莎白接替了她的信奉天主教的姐姐血腥玛丽,重建了新教圣公会(安立甘教会。
   
   ​1564年4月26日,威廉·莎士比亚受洗礼。
   
   ​莎士比亚以Gulielmus filius Johannes Shakspeare(威廉,约翰·莎士比亚之子——小编注)的名字受洗礼,其事记录于斯特拉特福德的圣三一教堂的注册簿。虽然莎士比亚的准确出生日期未能得到确认,一般认为莎士比亚生于1564年4月23日。
   
   ​1568年9月4日,父亲约翰·莎士比亚当选镇长。
   
   ​莎士比亚的父亲约翰·莎士比亚,曾担任过若干本地的民政职位,1561年他出任区议员,1565年任市府参事,1568年任镇长。约翰同时也是斯特拉特福德的官方啤酒品酒师。
   
   ​1582年11月27日,莎士比亚的结婚许可证颁发。
   
   ​结婚许可是颁发给威廉·莎士比亚与沃里克郡的格拉夫顿的安妮·惠特利(Hathaway)的。
   
   ​1583年5月26日,苏珊娜·莎士比亚的洗礼
   
   ​苏珊娜是莎士比亚的第一个孩子,她在其父母结婚后仅六个月后就出世了。莎士比亚死于1616年,他将他的大部分财产都留给了长女苏珊娜。
   ​这对龙凤双胞胎的名字,使用的是莎士比亚的两个非常亲密的朋友的名字:面包师哈姆奈特·萨德勒和他的妻子朱迪思。不幸的是,儿子哈姆奈特·莎士比亚死于1596,时年11岁。
   
   ​1590年—1592年,莎士比亚写作了《亨利六世》的第一、第二和第三部分。
   
   ​虽然我们不知道这些写作内容的准确创作日期,但通常认为《亨利六世》三部曲是由莎士比亚于1590年至1592年夏天之间完成的。
   
   ​1592年3月3日,《亨利六世》第一部首次上演。
   
   ​根据剧场主菲利普·亨斯洛记录,1592年3月3日,“奇怪之人”剧团在玫瑰剧院上演了《亨利六世》第一部。
   
   ​1592年9月3日,罗伯特·格林尼死亡。
   
   ​格林尼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他于1592年出版的自传体作品Groatsworth of Wit中所写的攻击莎士比亚的话: “有一只暴发户乌鸦,用我们的羽毛美化了他自己,于是自以为他也能拽出一两行无韵诗来,而且简直跟你最好的作品能相提并论了:此人不过为一乡间杂役式人物,但在他自己的幻觉中,他居然是我国无人能匹的莎士比亚了。”
   
   ​1593年4月18日,《维纳斯和阿多尼斯》出版。
   
   ​《维纳斯和阿多尼斯》是莎士比亚以六行韵创作的叙事诗,由理查·菲尔德(1561—1624)出版。这首诗献给了莎士比亚的赞助人亨利· 里兹利,第三代南安普顿伯爵。
   
   ​1593年5月30日,克里斯托弗·马洛死亡。
   
   ​克里斯托弗·马洛,伊丽莎白的诗人和剧作家,在酒馆斗殴而被杀。有人认为,莎士比亚在《皆大欢喜》中曾这样评论马洛之死(3.3.11—12):“这死法比老死于窗牖之下更烈”。
   
   ​1594年,《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的第一个四折本出版。
   
   ​在1623年的的《第一对开本》出版之前,已经有三个《泰特斯·安德洛尼克斯》四折本出现。
   
   ​1594年5月9日,《鲁克瑞丝遭强暴记》出版:
   
   ​《鲁克瑞丝遭强暴记》是莎士比亚以五步抑扬格、王韵ABABBCC、七行诗节写作的长篇叙事诗。它曾在后来的几个四折本中得到再版。
   
   ​1594年12月28日,《错误的喜剧》的上演得到确认
   
   ​作为1594的圣诞节庆祝活动的一部分,《错误的喜剧》在伦敦的格雷酒馆上演。
   
   ​1596年8月11日,莎士比亚埋葬其子哈姆奈特
   
   ​如上所述,哈姆奈特·莎士比亚死于11岁。目前没有关于对他的死因或葬礼的记录。
   
   ​1596年10月20日,约翰·莎士比亚被授予纹章
   
   ​嘉德纹章官允许约翰·莎士比亚和他的子女们在衣饰方面展示其金色纹章,上有带银枪的黑旗。这纹章的拉丁语座右铭是Non sanz droict,可翻译为:并非无权。
   
   ​1597,《理查三世》《理查二世》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四开本版本出版
   
   ​《理查三世》第一版出版后,在其后40年,一共印刷出品了7个四开本版本。《理查二世》的四开本版本出版后,于1598年又有出了两个版本。1597年的初版四开本《罗密欧与朱丽叶》被认为质量不好,其后陆续出了4个版本。
   
   ​1597年5月4日,莎士比亚在斯特拉特福德置买房舍
   
   ​莎士比亚以60英镑的价格,买到了他的故乡第二大的一所豪宅。这豪宅的房龄当时已经逾100年,莎士比亚搬进去时,里面有10个壁炉,2个马厩。1892年,“莎士比亚出生地基金会”获得了这所曾经富丽堂皇的房产的存世部分。
   
   ​1598年,《爱的徒劳》和《亨利四世》第一部四开本版首印
   
   ​《爱的徒劳》四开本首印于1598年(不过也有证据说明,此剧在更早的未知日期就被印刷过)。1598年,《亨利四世》第一部的四开本版出版。
   
   ​1599年,环球剧院开张
   
   ​环球剧院建于1599,但在1613年,影院上映《亨利八世》时,由于演出时大量使用枪火,导致屋顶的茅草着火,影院毁于一炬。1614年它曾被重建,最后又于1644年被拆除。莎士比亚把他的很多剧目都拿到在该剧院来,或是亲自出演,或是亲自编排,他也是剧院的股东之一。
   
   ​1600年,《尤利乌斯·凯撒》首演
   
   ​托马斯·普拉特(Thomas Platter)的日记文件首次记录了莎士比亚悲剧的出品。普拉特是一位到伦敦来度假的瑞士旅游者,他写道,他看到“在茅草为顶的剧场里,约有十五个人参演,他们出色地表现了第一位皇帝尤利乌斯·凯撒的悲剧生平。”
   
   ​1600年8月4日,《皆大欢喜》被注册
   
   ​莎士比亚的剧组“张伯伦勋爵剧团”(The Chamberlain's Men)向亨利八世所设的御用出版垄断组织“皇家特许出版公司(Stationer's Company)注册了喜剧《皆大欢喜》,申明此剧不得任意被出版,这是为了防止文本被非法拷贝。
   
   ​1601年2月7日,《理查二世》首演
   
   ​莎士比亚的剧组“张伯伦勋爵剧团”受埃塞克斯伯爵之托,在“环球剧院”首演《理查二世》。次日,埃塞克斯伯爵带领党羽武装反叛伊丽莎白女王;一般认为,埃塞克斯的意图,是利用莎士比亚的这部戏剧以鼓噪和发动民畔。伊丽莎白本人对此事讽刺地说:“你不知道吗?我就是理查二世!”埃塞克斯伯爵于2月25日被处决。
   
   ​1601年9月8日,约翰·莎士比亚下葬
   
   ​约翰·莎士比亚是莎翁的父亲。我们不知道他死亡时的确切年龄,但当时莎士比亚的父亲大概是七十岁。约翰娶玛丽·雅顿为妻,至他死时,婚龄为四十四年。
   
   ​1602年5月1日,莎士比亚在斯特拉特福置业
   
   ​莎翁拿出320英镑的巨款,在斯特拉特福镇自原主威廉和约翰·科本手中买得107英亩的土地。六个月后,莎士比亚又在他斯特拉特福的私人住宅——名为“新居所”(New Place)——的对面购买了一处新宅。
   
   ​1603年,《哈姆雷特》首印
   
   ​哈姆雷特的首个四开本由伦敦书商尼古拉斯·凌和约翰·唐戴尔付梓。其后,此剧刊行了四个四开本,又被收入 1623年出版的《第一对开本》。
   
   ​1603年3月24日,伊丽莎白女王驾崩
   
   ​伊丽莎白女王对她的时代的戏剧和文学多有襄助,在她的嘉惠下,莎士比亚及他的同期诸多作家演员都得到了事业的长足发展。
   
   ​1603年5月19日,国王剧团组建
   
   ​伊丽莎白一世死后,苏格兰的詹姆士六世入主英格兰,成为不列颠的新主詹姆士一世。詹姆士一世也像伊丽莎白一样热爱艺术,而戏剧是他的钟情所爱。他到伦敦上任后,就命令将莎士比亚的原剧组“张伯伦勋爵剧团”纳入他的赞助之下。这个剧团后来就被称为“国王剧团”(The King's Men)。
   
   ​1603年2月,《特洛伊勒斯与克芮丝德》注册
   
   ​与《皆大欢喜》相似,《特洛伊勒斯与克芮丝德》也在“皇家特许出版公司”进行了注册,但并未即时出版。对戏剧进行注册是为了打击未经授权使用剧本,这也是当时防盗版的唯一途径。
   
   ​1604年,《奥赛罗》首演
   
   ​对于《奥赛罗》一剧的演出,最早的记录来自国王詹姆斯一世本人和他的朝廷。
   
   ​1604年12月26日,《一报还一报》首演
   
   ​《一报还一报》搬上舞台,最早的记录为国王詹姆士一世的朝廷,这一天是圣·史蒂芬日。然而,此剧有可能在这个日期之前就已经上演。
   
   ​1606年12月26日,《李尔王》首演
   
   ​记录显示,《李尔王》的首演, 发生在詹姆斯一世的王庭。莎士比亚的朋友、著名的同道演员李察·伯比奇出演了最早的李尔王。
   
   ​1607年6月5日,莎士比亚的长女苏珊娜出嫁
   
   ​莎士比亚的长女苏珊娜成婚,她嫁给了约翰·赫尔,一位著名的内科医生。这桩婚事一定让莎老极为满意,因为他后来将长女长婿指定为自己的遗嘱执行人。赫尔死于1635年,苏珊娜死于1649年。
   
   ​1608年5月20日,《泰尔亲王佩力克尔斯》(又译《沉珠记》)被注册
   
   ​尽管该剧1608年就向亨利八世所设的御用出版垄断组织“皇家特许出版公司“进行了注册,但直到1609年亨利·戈森出版两个四开本以前,它都没有得到发表。此剧也未被收录入1623年版的《第一对开本》,原因不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