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谢选骏文集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谢选骏: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
   
   网文《谁写了莎士比亚?)2013-11-11写道:
   
   Emerson在论莎翁的一篇文章里说,莎士比亚是他自己的唯一传记作者,so far from Shakespeare’s being the least known, he is the one person in all modern history fully known to us. 然而,就是因为人们从戏里看到的东西太多,才开始怀疑他的身份。戏里的很多东西,如法律、医学、树木、花草、自然史、哲学、历史,还有一大堆拉丁经典作家和作品,以及不同的生活和宫廷场景——多半儿是“对不起”莎翁本人的,因为他似乎没有那么系统的学习和那么多样和高贵的生活。而那会儿恰好有一个Francis Bacon,什么都懂,什么都写;更重要的是,人们从他的作品里发现了4000多处与莎剧“平行”的东西——所以,自18世纪末以来,就有人怀疑莎剧是培根写的,到19世纪,支持所谓Baconian theory的人更多了。马克吐温、尼采甚至数学家康托尔,都相信那个写剧的莎士比亚就是培根。


   
   最近买了些Kessinger Publishing的旧本重印(rare reprints),有十多本关于莎翁的,其中就有几本研究“莎翁问题”。George C. Bompas的小册子,Problem of the Shakespeare Plays,列举了15个莎剧的疑点(此书网上有更好版本的pdf,我就不抄了),结论是,不论从道德还是学问来看,那些戏都不可能是老莎写的。In these plays, the genius of Bacon is manifest; they bear the stamp of his character, they reflect his intellect, they speak his language, they mirror his life.
   
   后来又出现一种Oxfordian论,说莎剧的作者是牛津伯爵Edward de Vere。Hamlet的故事就很有Edward的影子。牛津论近百年来很流行,它的主要“证据”是在伯爵的生活与莎剧的场景之间找平行,而对其他证据都采用“阴谋论”的策略:没有证据正是最好的证据,因为真正的证据都被篡改了。
   
   “真莎翁”的候选者还有很多,其他人我都没听说过。原以为这个“疑案”已经解决了——至少莎剧的专家们不会去玩儿那样的考证了,结果不是。莎剧问题还在争论着。1991年,大西洋月刊以“The Ghost of Shakespeare”为题刊载了两派人物的论战,后来战场转向网络,令一些人感叹它在Wikipedia的出现,简直令那些“标准的资源”蒙羞(puts to shame anything that ever appeared in standard resources)。
   
   2007年4月,Shakespeare Authorship Coalition发表了合理质疑莎翁身份的宣言(Declaration of Reasonable Doubt About the Identity of William Shakespeare),征集大众的意见,这样在莎翁400岁时(2016年)他们“将被迫承认”质疑莎翁是有合法根据的(will be forced to acknowledge that legitimate grounds for doubting Shakespeare's authorship exist)。
   
   前些时候买过哥伦比亚大学的莎翁专家James S. Shapiro写的Contested Will: Who wrote Shakespeare是大专家第一次考察这个问题。他把牛津论的复活归结为水门事件以来的阴谋论的文化环境——是这样吗?
   
   谢选骏指出:上文作者发问说“谁写了莎士比亚?”他不知道,谁也没有写莎士比亚!莎士比亚不是写出来的,是拼凑出来的——所以内容极为庞杂,成色十分不一。那是“大全”,就像神学大全一样,不过是“人文大全”罢了。就像巴尔扎克的《人间喜剧》,演绎了但丁的《神圣戏剧》(神曲)。
(2018/01/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