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民主不是一个球]
谢选骏文集
·第九章民族精神的结晶
·第十章反思的余论
·附录援引书目和参考书目
·五色海引言
·五色海第一卷:春天的书
·第一章痛苦的零
·第二章文化史定律
·第三章历史的天空
·第四章弱者的力量
·第五章被压制的德
·第六章民族与思想
·五色海第二卷:夏天的书
·第一章文化的本体论
·第二章压制与反击
·第三章心灵界域的暗礁
·第四章社会界域的困扰
·第五章生命界域的喧嚣
·第六章无机界域的浪潮
·【附录】八十年代被检查机关从上述著作中删除的手稿
·五色海第三卷:秋天的书
·第一章二十世纪的悼词
·第二章二十世纪的遗产
·第三章全球化的病态
·第四章边缘国家的悲哀
·第五章后现代社会
·第六章半开化的尴尬
·第七章社会主义的变态
·第八章中国与世界
·第九章历史中的现在
·五色海第四卷:冬天的书
·第一章零点时分
·第二章世界是圆的
·第三章理解之圆
·第四章宿命论
·第五章生存歧路
·第六章尽性论
·第七章简单的感情
·第八章“○”的故事
·第九章虚无之君颂
·五色海第五卷:思想的太极
·思想的太极●开篇
·第一章●思想的性格
·第二章●英雄时代
·第三章●文化运动
·第四章●理解与对话
·第五章●拷问《传道书》
·第六章●生命与自由的还原
·第七章●梦想与现实的妥协
·第八章●天人之际的气韵
·第九章●太极之神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主不是一个球

   谢选骏:民主不是一个球
   
   《他来到美国,感叹在中国太难推动民主了》(2018-01-27 美国之音 2条评论)报道:
   
   曾5次入狱、共度过了16年多牢狱生涯的中国异议人士张林,星期五晚抵达纽约,与已经在美国4年半的两个女儿团聚。他告诉记者,20年来受到的苦难使他意识到,民主在中国几乎难以推动。


   
   张林抵达纽约肯尼迪国际机场时,受到了女儿张安妮、张儒莉,她们的美国监护人利特尔约翰夫妇,以及前来接机的人权组织、民运人士的热烈欢迎,一块标语牌上写着“欢迎张林来到自由世界”。
   
   激动得一夜没睡
   
   现年54岁的张林在机场接受采访时说:“我非常激动。实际上来的前夜就是想到要见女儿和这里的很多朋友,激动得一夜没睡。”
   
   4年半前,只有10岁的张安妮,被中国安徽公安剥夺了在蚌埠上小学的权利。父女俩的维权抗争曾引起全国范围的声援。跟父亲分开这么久的安妮和儒莉,见到张林时会说些什么呢?
   
   即将升入高中的安妮说:“爸爸我好想你啊!好久不见,你一点都没有老。这4年我真的想你,每天晚上都会为你祈祷,总想总有一天你肯定会来的,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再见到你的。”
   
   现在加州任房地产推销员的张儒莉说:“希望他能够享受这里的生活,因为他之前受了这么多年的苦。所以他来到这边我替他感到开心。”
   
   自2013年9月张安妮和张儒莉来到美国后,作为监护人的利特尔约翰夫妇一直悉心照料她们,特别是年龄还小的安妮,帮助她适应美国生活。今天,利特尔约翰夫妇带着安妮从马里兰驱车6小时来纽约接机。
   
   瑞吉·利特尔约翰是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的创办人,她说:“见到张林我非常高兴。这对他、对我们家、对中国人权都是个好日子。我有过三次拥抱,第一次是陈光诚,第二次是安妮和儒莉,第三次是张林。今天真是个好日子。”
   
   民主在中国难以推动
   
   20年前的1998年,当中国签署了《联合国公民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后,当时张林来美国才一年,刚获得美国政治庇护,有了合法身份,为了测试中国是否真正落实公民权利他闯关回国。但等待他的是牢狱之灾。20年后张林承认,民主在中国难以推动。
   
   张林感概地说:“当时回到中国就是感觉到我一生的命运就是要让中国人自由,希望中国能实现民主,所以怀着这种强烈的愿望,当时是潜入中国的,想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但是经过这20多年的苦难遭遇使我意识到,中国是一种特殊的状况,几乎是难以推动的。”
   
   作为一名资深民运人士、异议作家、维权人士,张林来到海外后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他说:“我来了以后还是准备多多学习、多多观察,目前还没有为自己更好的设计。”
   
   不过张林说,可以肯定,他会为不受关注的受迫害者尽责。他说:
   
   “我会努力地尽到自己的责任,会更多地关注一些受迫害的人,我特别难以忘怀的是像杨天水先生,他已经去世了,以及类似这样的遭受了很多很多苦难、但是在中国大陆仍然不受到关注的人。”
   
   在至少三家人权组织:女权无疆界、中国妇权、对话基金会的努力下,以及美国政府的介入,张林经过第三国,最后搭乘阿联酋阿提哈德航空公司航班重返纽约。他来美的经济担保人、中国妇权创办人张菁说,由衷为他感到高兴。
   
   “他受了这么多苦、坐那么时间的牢,其实都是为了一个理念、为了一个理想。从今以后一家人可以安安心心的生活了。”
   
   从1989年的民主运动到现在,张林总共被判刑入狱或劳教5次,在狱中或劳改营度过了16年多。
   
   网民评论:
   
   1
   
   ccei 28分钟前可怜幼稚的书呆子,给西方民主宣传洗脑了。 民主是现代版宗教,是西方用来独裁世界的意识形态工具。 所有宗教都以信仰为基础,经不起科学实践检验。 美国的民主是虚伪的, 美国是世界上最血腥的国家,美国的民主推销战争造成了世界各国成百上千万人的死亡和难民。美国的民主选举是金钱选举,有钱人玩的游戏。西方民主吧个人利益置于全民利益之上。当代美国民主社会没有一个政治力量能够代表全民利益,造成无休止的派性争端,全民分裂对立。随着中国的崛起强大, 民主制度的神话正在全世界范围走下神坛。
   
   2
   
   哈娃娃 49分钟前江总抓了他,胡总关了他,习总放了他。所以说习总最宽容。呵呵。
   
   
   谢选骏:民主不是一个球,不是用来“推动”的,民主是一种习惯,是用来行事为人的。习惯于家族主义的中国人没有社会民主的习惯,不仅习惯号令天下或者被人使唤,而且二者往往还是合于一身,奈何?
(2018/01/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