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谢选骏文集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西方文明是自掘坟墓的快手
·钢筋水泥的囚笼即将瓦解
·性格由不得自己而是时代的产物
·新冷战不是旧冷战
·毛泽东死狗不是革命者
·炒掉鹰派准备投降
·中国的主权太太太脆弱了
·种族混合导致平均智商的下降
·911恐怖袭击是共产党中国的最后崛起日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比尔·盖茨比爱泼斯坦还要黑
·沙特阿拉伯是全球黑暗势力的大本营
·鸦片战争反伤英国
·进化根本就不是进化——进化论不如周易
·西西弗斯为何拒不罢工——希腊人的愚蠢
·人类灭绝之后地球续存反而减轻了人类的压力
·伟大思想为何都反社会甚至反人类
·太专业了反而弄巧成拙——完美成为玩没了
·战胜义勇军进行曲的血肉长城
·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中共在美国建立了血汗工厂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爱国汉奸考
·台湾只需要一个邦交国
·佛法就是魔法,佛就是魔
·郭台铭急流勇退真聪明
·西方国家为何喜欢和魔鬼打交道
·北京老炮儿宣扬了日本武士刀
·墨西哥人口过剩入侵美国
·没有假学历办不成大事
·华国锋的亲戚禁止国民评论国事
·共产党中国的好运气又来了
·反美武装维护了美国的新闻自由和尊严
·英国人学习了寄生虫天赋——英国的殖民策略就是运用黄蜂的生存方式
·台湾的希特勒——刑场上的婚礼
·美国喂肥了中共
·满鞑子为何不嫌弃死人住过的故宫
·毛泽东是苏联的儿主席
·科技发展揭开文盲新时代
·自由高于金钱——斯诺登如果真的热爱自由……
·谬种流传的人工授精
·卖球鞋的人才需要走一万步
·中国没有私营公司
·中美两国互相干涉内政
·留学就是赌博
·毛泽东是废青也是害人虫的祖宗——曱甴王
·终身制为何迷人
·中国干涉美国内政还否认关岛为美国领土
·川普不是窝囊废而是卖国贼
·从开放社会到全球政府
·拜登也不是个好东西
·梁漱溟晚年沉迷佛教、崇拜毛泽东
·枪杆子里面出议会
·川普要练法轮功
·愚公移山是破坏大陆生态环境的魔鬼计划
·二维码也是中国发明的了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谢选骏:澳洲出卖自由恢复劳改传统
   
   《“沉默入侵”疑受中国干预澳书商延迟出版》(2017年11月13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澳大利亚学者韩密尔顿今天透露,他即将发行的书因指控中国干预澳大利亚国内活动,澳大利亚出版商因担心北京当局采取法律行动,决定延迟出版。
   
   据中央社引述法新社消息,澳大利亚查尔斯斯特大学(Charles Sturt University )著名学者韩密尔顿表示,他的著作「沉默入侵」(Silent Invasion,暂译)在即将出版之际,上周被出版社艾伦和恩温(Allen & Unwin)即时喊卡。


   
   韩密尔顿告诉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说:「这是第一例我们所看到的……是一间西方大出版商决定在自己国内审查有关中国共产党内容。」
   
   韩密尔顿补充说:「我认为如果我们在奥地利屈服于这件事,那么我们已经输掉一场试图捍卫我们在这个国家基本权利、特权和自由的战役。」
   
   他向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展示一封来自出版社的电子邮件,显示艾伦和恩温担心法律威胁,邮件显示出版社是北京当局影响力的明显目标。
   
   据艾伦和恩温出版社今天表示,公司对这名学者有极大尊重,但在考虑法律意见的同时仍决定延迟出版。
   
   该出版社并表示,韩密尔顿不愿延迟出版,并要求恢复他的权利,他有权这样做。
   
   据澳大利亚新闻报道,韩密尔顿的著作「沉默入侵」仔细审查了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活动。而韩米尔顿教授说,律师们已经对这本书进行了大量编辑。
   
   韩米尔顿教授与Allen&Unwin合作出版了八本书,并且因为对公开辩论做出贡献而获得澳大利亚勋章。韩密尔顿说,出版商的变化是“关于中国遏制言论自由的争论的分水岭”。
   
   该报道说,这本书被取消出版,恰逢澳大利亚正在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进行激烈辩论,包括政界人士和公职人员纷纷公开警告,有必要保护言论自由。
   
   谢选骏指出:澳洲是一个劳改犯人组成的国家,后来好不容易淡化了一点,但是至今多数人的祖先依然劳改犯出身——这样一个史无前例的“劳改罪犯联邦”。
   
   《秘密血河:英国20万罪犯流放澳州的“致富史”》(南方朔2014年5月27日)报道: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此前澳大利亚人都不太愿意碰触,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疮疤,也是英国的黑暗痛史。只有到了近代,谈论的才多了起来。
   
   人类历史上,族群之间,有过太多的迫害与黑暗,今天存在的族群,他们的一些祖先也许会有沾染鲜血的双手,这些黑暗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而且最好是由加害者的后代自己写出来。
   最近我读了两本关于澳大利亚历史的著作,深为感动并获启发。一本是澳大利亚女作家凯特•葛伦维尔(Kate Grenville)所写的小说《我的秘密河流》,另一本则是历史学家罗伯•休斯(Robert Hughes)所写的《致命的海岸:罪犯遣送澳大利亚史》。
   
   英国在18世纪时仍落后而野蛮,当时伦敦人口约为八九十万,犯罪者即有11.5万,占伦敦人口的1/10,伦敦娼妓有5万,占人口的6%。最初这些犯罪者有许多被卖到美洲的维琴尼亚和千里达殖民地,陆续卖了大约4万人。1770年库克船长发现了澳大利亚,于是英王乔治三世决定将澳大利亚作为集中的罪犯流放地。1788年1月26日,一个由11艘船舰组成的舰队将548名男罪犯和189名女罪犯送到澳大利亚,一直到1840年,澳大利亚一共送了16万名罪犯。罪犯的小孩由于不在记录中,人数不详,估计全部罪犯及小孩,约在20万人以上。
   在澳大利亚成为罪犯流放地之前,当地的原住民估计有500至900个部落。这些原住民乃处于游牧和采食阶段,他们只有长矛,没有弓箭,对野兽的狩猎和追踪很有本领。这些原住民乃是最原始的公社社会,没有酋长。当这种原始社会邂逅到了白人罪犯的社会,两者的生存竞争必然特别的惨烈。
   
   因此,18世纪末到19世纪中叶的英国与澳大利亚那段不人道的历史真是充满了血泪。英国的下层阶级和犯罪阶级几乎完全重迭,犯罪者形同奴隶,孤儿及犯罪者子女被当作奴隶,可以买卖﹔犯罪者被流放到澳大利亚,生存考验极为严峻,有些犯罪者很上进,拼命要成为自耕农,他们占领原住民长期活动的地区,他们成了原住民的掠夺者,双方的生死存亡斗争遂各展开。澳大利亚的早期罪犯登陆地点如雪梨湾,靠近雪梨的霍克斯布里河流域,范迪门地区及澳大利亚的东部及南部海岸,遂成了“致命的海岸”。
   
   这段悲惨黑暗的历史,此前澳大利亚人都不太愿意碰触,它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疮疤,也是英国的黑暗痛史。只有到了近代,谈论的才多了起来。罗伯•休斯的著作即是代表性的作品。
   
   而女作家葛伦维尔的《我的秘密河流》则是更精彩的救赎之作。她是被遣送到澳大利亚的犯罪者后代。她为了寻根,一直调查她的家系,发现到她的九世祖因为在伦敦码头偷了一点木材,就被判决流放澳大利亚,并在澳大利亚成为自耕农,因而发迹致富。但她一路追踪,最后发现九世祖的勤劳固然是致富的原因之一,但他掠夺原住民土地,杀害原住民,那才是更大的原因。所以她旧地重游,完全按照以前的生活方式,去揣摩祖先辈的生活情境,将祖先的生活和罪恶重现。《我的秘密河流》这个书名出自著名的澳大利亚人类学者史坦纳(W.H.Stanner)的名言:“在澳大利亚历史上,有一条神秘的血河,也就是由白人与原住民间的关系所构成的鲜血之河。”
   
   《我的秘密河流》从她的先祖在伦敦的苦难及伦敦开始说起,到他被流放到澳洲雪梨,而后到雪梨北边的霍克斯布里河圈地,占领原住民土地,引发冲突,最后白人杀戮原住民,将土地永远占领的故事一五一十全部写出来。这是澳大利亚文学史上从未有过的赎罪之作。
   人类历史上,族群之间,有过太多的迫害与黑暗,今天存在的族群,他们的一些祖先也许会有沾染鲜血的双手,这些黑暗的历史都必须被记得,而且最好是由加害者的后代自己写出来。加害者主动地去记得,比受害者的后代说出来更有意义。加害者的后代主动去发掘,去记得,代表了良心的觉醒和对罪恶的反思。今天澳大利亚对原住民的政策,在全世界是相对比较好的。这和白人对罪恶知道反省有着密切的关系!
   
   谢选骏指出:这个罪犯联邦现在又在出卖自由了这,一点也不奇怪;即使澳洲准备恢复劳改传统,迎接大批贪官入境,人们也不必拍案惊奇。因为,即使澳大利亚劳改联邦的妈妈英伦三岛,也在进行自我审查了。“中国文明整合世界”,似乎势不可挡。
(2018/01/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