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旧作新帖:曾大军、吕易、周育田搞垮社民党的“571”计划!]
小平头夜话
·广西柳州的贪官、、、、、、、、、、、、(柳州)莫老情
·宝马与大发-丹麦买车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一)
·丹麦炒票记 (丹麦轶事系列之二)
·足球运-我的世界杯之缘 (丹麦轶事系列之三)
·我在丹麦当跑堂 (丹麦轶事系列之四)
·狗权的差异 (丹麦轶事系列之五)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一)
·待到茉莉花开时——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 (二)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三)(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四)(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五)(配图)
·一个政治流亡者的海归宣言(六)(配图)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下)
·权力、性及“打江山坐江山”(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地打发日子(多图)(上)
·寄自格陵兰岛的家书——我在丹麦如何打发日子(多图)(下)
·寄自“世界尽头” 的明信片——挪威北角游记
民运谍影
·敬请关注 精彩连载《民运谍影——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
·民运谍影之楔子:洛杉矶交锋(一)
·民运谍影之柏林大会李震偕姘头登场(二)
·民运谍影之“5.19” 柏林“特务门”事件(三)
·民运谍影之盛雪、费良勇为“共特”“保驾护航”(四)
·民运谍影之“共特”情报小组当众曝光(五)
·民运谍影之柏林花絮:二女对决(六)
·民运谍影之李震“共特”背景(七)
·民运谍影之江湖神棍与盛雪唱双簧(八)
·民运谍影之布达佩斯探李震老巢(九)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与“和统会”(十)
·民运谍影之统战部“一号小组”现形记(十一)
·民运谍影之布鲁塞尔大会(十二)
·民运谍影之民阵" 绿皮红心" (十三)
·民运谍影之德国警方抄家(十四)
·民运谍影之盛雪露峥嵘(终结篇)
·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
·ZT冬虫夏草:评费良勇的助手邹海霞的赤膊上阵
·一个人的网络追寻――民阵半岛电视台事件再探
·盛雪现象的深度分析——兼谈中共特务的新策略
· 遇罗锦:海外中共特工的生活
· 费良勇、盛雪与王万星都是一伙的!(有图为证)
·暗战过招,“共特”现形之吕易篇——社民党二届二中全会亲历记 (一)
·黄钟的“无间道”可以休矣!——社民党与国安特务黄钟过招实录
·黄钟,感谢你重提共特李震的陈年糗事!
“共谍”盛雪
·致友人的一封信 (图)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上)
·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中)
·盛雪“共谍”证据链大起底(下)
·“共特”做东费记民阵布达佩斯会议(图)
·盛雪保护的中共特务李震出现在CCTV(7图一视频)
·共特李震在匈牙利总统府欢迎李克强的视频截图
·李震“特务门”事件和布达佩斯会议的真相——驳斥张晓刚R
·李震“机票门”始末
·ZT:盛雪面首阿海接受公安部傅政華指示在香港出書陷害薛蠻子(两图)
·盛雪诡异的两次入境香港行(完整版、图)
·刘劭夫 :关于盛雪与中共记者李学江微妙关系的备忘录
·刘劭夫:谁是特务?——致民阵理监事会的公开信
·刘劭夫:盘点盛雪中共特嫌疑点
·盛雪助共纳共的真相(多图)
·张弛乌龙现形记——盛雪特线团伙通共铁证(多图)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之驻港特务陈榆林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中)之“九头鸟”国安曾大军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下 )之盛雪是"高瞻第二"
·盛雪"垂帘听政",用林"台前傀儡"——澳洲风云之一(图)
·外逃贪官用男妓搞掂盛雪——(澳洲风云之二)
·刘晓东在微信群遭遇女特务侯欣骚扰
·盛雪网特微信乌龙穿帮记(微信音频,史料价值,赶紧收藏)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八图音频完整版)
·国安“微信搭台,盛雪唱戏”穿帮记 (全新完整版)
·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盛雪(上)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中)
·盛雪是不是民运第二个”女谍“高瞻?(下)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关于盛雪特线问题——致老乡熊炎的一封信
·唐校长如此跳脚就显得小家子气了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上)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中)
·起底民运特线赌城"圆桌会议"(下)
·欢迎秦晋同志归队——剖析赵家伪民阵新布局(多图)
·赵岩的“流泪”痛斥极其李伟东、盛雪等同党挺韦众生相
·总参与国安携手,打遍天下无敌手!
剥下盛雪的伪装面具
·邮组通信:我靠,盛大娘竟敢连昔日交恶的刘晓波都借光揩油!
·赖昌星给盛雪的五万美元民运捐款是“子虚乌有”吗?
·张小刚,请不要蔑辱广大读者的智商!(老魏信截图)
·盛雪团伙毫无道德底线——我的声明(3图)
·从赖昌星事件,看中共掌控民运的运作及民运走向的前瞻(图)
·红黑通吃的双面人张朴(图)
·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图)
·盛雪到底有没有资格搞募捐?——有感于加人的贴而发
·盛雪肯定怒斥小张子:糊涂,愚蠢!你哪壶不开提哪壶!!
·换了马甲自称老夫的马二,夸起盛雪还是春心荡漾(图)
·盛雪,你是“六四”的见证人吗?(图)
·ZT:惊爆盛雪已被大陸策反多年 現正被加情報机關調查
·盛雪爱五毛 ,爱六(陆)毛,就像老鼠爱大米
·齐墨和李震不是“叛变”,而是“归队”!(图)
·简介阉人黄河边(高冰尘)(图)
·晒晒死保共特李震究竟是些什么人?(链接有图有视频)
·热议:“谁包装了盛雪?”
·盛雪团伙的黑帮套路
·盛雪与王国兴往来信件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旧作新帖:曾大军、吕易、周育田搞垮社民党的“571”计划!


   一.王希哲致曾大军
   
   读了大军兄过去策划“成立特委会”罢免刘国凯信件的几点感想
   过去这些信件好像哪里已经见过。没在意。因为事情已经过去。只是对大军兄在策划中,强调毛泽东的“心之官则思”(《学习和时局》)以及“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战则已,战则必胜”!和林彪的“四快一慢战术”,打锦州经验等,印象特别深刻。觉得曾大军这样的策划人才,高于林立果。民运中真是没见过的。太难得了!又知道了他是高干子弟,这一切显然有家世传教在,所以,非常珍视大军。

   
   但现在再看到信件,感想是:
   大军并非真的是那么“死忠”刘国凯的。在他认为的社民党大是大非关头,他是连刘国凯主席都是敢秘密策划干掉的,而且部署沉着周密。其实我从来不主张对任何人“死忠”,包括对刘国凯,只应该死忠我们认定的事业。那时的刘国凯是否已经到了正义在大军一边而应该被干掉的时刻了?现在不必深究,只说明大军不是如他现在扮演的似乎是不辨是非,只知“死忠”的人,必要的时候,是能策划571的人。
   
   也说明,过去的事不要纠缠了,为了社民党团结统一,大家只向前看,一切从今天开始。若要纠缠,大军这样的“内幕”,纠缠得完吗?
   
   从大军这些策划信来看,他是很有计谋心机的。这次忽然粗口连篇破口大骂草庵等,不像是他的修养所致,冷眼观察估计还是他的计谋,他就是要用这种粗口大骂的办法,挑动和刺激草庵、因全们的神经,激起他们对骂,相互再算起旧账,一纠缠起来,全党就搞不清现在就事论事,到底谁是谁非了。最后大家一团漆黑,一拍两散。大军就成功了。草庵似乎有点中计了,所以,希哲一开始就在给国凯的信中说过,一名主帅,一定要能忍得住激将,千万不可“一触即跳”。果然。
   
   只是,大军策划“倒刘”那时的信里,立场与今天截然不同的,是很在意和力求维护社民党的不分裂的。他说:
   
   “如陈志辉、梁斌等,赵有男没准都有可能被国凯拉过去!一旦分裂成两个党,非但于民运大局不利,在社会党国际和几个与我们有联系的欧洲兄弟党哪儿更没法解释!”
   “成立特委会需三思再三思,要审时度势地想想整个民运圈和社会党国际成员的反应!”
   
   为什么今天就天天喊叫要赶人家出去“分裂成两个党”,就不怕“整个民运圈和社会党国际成员的反应!”和“在社会党国际和几个与我们有联系的欧洲兄弟党哪儿更没法解释!”了呢?是不是很明白社民党一旦分裂,其实很快就会什么都没有了,因此,也就什么影响都不必怕,也不必向任何人“解释”了呢?
   
   大军兄是个大人才。希哲希望他回心转意,重新对社民党前途,负起责任来。
   
   XZ
   30/6
   凌晨
   
   -------------------------------------------------------
   
   草庵致曾大军
   
   
   大军:
   
   本来,本居士对你是留有面子的,既然你天天讲谎言拿出来,摆出了一幅贼喊捉贼的面孔,那么我只有拿出证据说话,让全党同仁看看谁是正在幕后想“搞垮他妈个X的社民党”,同时也请你拿出本人讲过此话的根据。本居士早就说过,社民党不是你个人的,也不是刘国凯个人的,无论按照政党理论还是美国法律,这都是公共的。你想分裂党,也需要符合法律和党章,你敢全党公决吗?
   
   另外,本居士不会耍流氓,更不会用谩骂的方式与人争论,更不会无中生有进行人身攻击。本居士有一分证据,讲一分话。不要以为旁观者都是傻瓜,谁是谁非,旁观者看得清清楚楚。
   
   本居士一向讲道理,用证据说话,请诸位和国凯看看下面的信件,看看是谁不在党内按照正常程序讨论争论,是谁在背后企图成立社民党特委会,试图动用非程序手段开除刘国凯:
   
   -------------------------------------------------------
   
   曾大军致吕易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CC: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谋定而后动!不打无把握之仗。战则必胜!
   Date: Tue, 10 May 2011 23:07:38 -0400
   
   
   吕易:
   
   欣知你有此等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心!但是,“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要重视敌人”! 我昨晚跟育田计算人头,香港那俩油子按兵不动,草庵态度不明,因全是否肯定会支持你呢?这些都要搞清楚!
   
   “不打无准备之仗,不打无把握之仗”。“不战则已,战则必胜”!所以希望能看到一个预期支持你的和支持那两条恶狗(其实是拍国凯的)中委名单。须知,他俩的优势一是国凯包庇“大树底下好乘凉”;二是许多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知不对,少说为佳。看国凯的眼色,抱国凯的粗腿!所以,我认为,我们一方面要坐实自己的票仓,另一方面也让这俩疯狗再多咬一些人。没见他们正跟沉舟干得欢吗?多多益善啊!
   
   此外,我早就说过,“ 责令二人公开向受害人吕易及其他被诬蔑的同志道歉”这段不要。否则,一旦国凯觉得形势不好,令这两条疯狗以屈为申,徐图反攻。导致恶狗一“道歉”,主子一说和,这事就不好办了!而后两条,即便“罢免二人的党内一切职务(还要加上“撤销中委资格”)”后,即便国凯提出折中“保留党籍,以观后效”,也无所谓了——没毛的凤凰不如鸡——没有中委投票权的党员什么都不是!
   
   林彪有个著名的“四快一慢战术”即:准备要快,前进要快,扩张要快,追击要快。一慢,对于已完成防御准备的敌人总攻击开始的时机要慢,必须要准备充分之后才能发起攻击。 “四快一慢”最能体现林彪指挥的风格——谨慎。“四快一慢”的重点在于“一慢”,一定要准备好再打!还没准备好的时候,上级怎么催促、下级怎么抱怨都不打,宁愿失去战机也不打。林彪是这样说的,也这样做的,打锦州前和毛打了半年的“口水仗”,就是体现了这一慢——反正没准备好我不打。
   
   所以,请你跟育田再谈谈。这事不在乎早几天或晚几天。关键是要“不战则已,战则必胜”!须知你的对手不是那两条狗,而是刘国凯!切切!
   
   大军
   
   -------------------------------------------------------
   
   曾大军致吕易及诸位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CC:[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要审时度势地想想整个民运圈和社会党国际成员的反应——万万不能感情用事!
   Date: Sun, 15 May 2011 16:00:35 -0400
   
   吕易及诸位同志:
   
   草庵提议我已表态,按下信顺序回答吕易提出的问题:
   1、需要我表态表态时请告诉我一声。
   2、劝驾信今晚一定发出。
   3、国凯的确是明显没有公道,但他的本质跟小便还不一样,而是和斯大林、毛泽东那样,是一种病态!
   
   中医认为“心之官则思”(《孟子·告子上》),心主思。在日常生活中,老百姓也有“遇事好好想想”、“要多长个心眼”等口头语。这些话的中心意思都是一个:心是人体主管思维的器官,既要把握全局,考虑身边的大事;又要调控七情的发生与变化,使人在波澜翻滚的思潮中正常生存。心的这一功能正常,人就表现出聪明、理智、敏捷、灵活,健康长寿的机会相对就多;反之,人就会表现出愚笨、粗鲁、迟钝、固执,疾病和灾难的发生率相对就要高些。实践证明,心的这些功能里,包括了大脑的某些功能。把心与脑的一些功能混淆在一起,不能片面理解为古人认识上的局限,更要挖掘其中存在的必然联系。在现代临床上,一些心脑疾患发病机制上的相关性和对心脑疾病同治收到的理想效果,越来越使人们认识到心与脑关系的不可分割性。
   
   何况他下面还有一些同志并非小便那样的坏人,如陈志辉、梁斌等,赵有男没准都有可能被国凯拉过去!一旦分裂成两个党,非但于民运大局不利,在社会党国际和几个与我们有联系的欧洲兄弟党哪儿更没法解释!还是要能拉一把拉一把。尽量做工作,指出一条善始善终,保持晚节的生路。
   
   四-1、还是要立足于分化瓦解刘小便。不到仁至义尽,先不要提罢免国凯,尤其是不能由金秀红提出!这是明摆着授人以柄——她没有党员资格啊!“名不正则言不顺”为达一时的目的,不顾一切,于舆论不利,于长远不利!
   
   2、成立特委会需三思再三思,要审时度势地想想整个民运圈和社会党国际成员的反应!
   
   大军
   
   -------------------------------------------------------
   
   二.王希哲致曾大军
   
   大军兄,
   劝你不要纠缠历史混战了。你说的“我一直坚持“清君侧”,坚决反对任何借机搞“宫廷政变”以“篡党夺权”的野心家!”不是这样的情况吧?那时你大军兄说的很清楚,你的计划“是“清君侧”而后才是是“逼宫篡位””的。而且你“本人特殊角色定位等均已有数”的。
   大军,我是爱才的。真是仁至义尽。希望你为社民党大局不要执迷下去了!
   
   请看: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CC: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RE: 吕、曾二兄,育田我没问题,开弓箭,战必胜!
   Date: Wed, 11 May 2011 15:58:02 -0400
   
   吕易兄:
   
   午餐前与育田兄电话交谈半个多小时,直到因全来电请他赴宴。重要问题,如我们的票仓和本人特殊角色定位等均已有数,毋冗赘言,唯有一事提醒:此役性质是“清君侧”而后才是是“逼宫篡位”,除非昏君坚决要同东西厂同赴黄泉!老皇帝这块招牌还有用场,他的平台也完全可以用来大显我们的身手。届时我建议他去写书。此外,战斗打响之前,还是尽可能多地商议设想意外情况,多考虑一些应急方案为好。
   特此专嘱!
   
   大军
   
   -------------------------------------------------------
   
   周育田致吕、曾
   
   From: [email protected]
   
   To: [email protected]
   CC: [email protected]
   Subject: 吕、曾二兄,育田我没问题,开弓箭,战必胜!
   Date: Wed, 11 May 2011 07:12:41 +0000
   
   二兄,放心
   
   必要时我还有其他的战法预备!
   最坏的情况我想的比你们多,你们是乐观派,但我现在信心满胸,志在公义,战就夺胜!
   让他们开眼看看,谁是真正的反共斗士!首先废除刘国凯,树立我们铁三角。
   握你们的手!
   
   育田
   
   -------------------------------------------------------
   
   三. 王希哲致周育田
   
   育田先生:
   
   我对你的“生气”感到很奇怪。
   
   承蒙社民党老朋友们的信任,希哲本愿尽力做些社民党矛盾的调解工作,基点是:过去的事就暂时过去了,一切先向前看,从现在开始。没有这样的态度,纠缠不休,怎可能恢复团结呢?除非下定了决心就是要分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