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文学博
[主页]->[新会员区]->[文学博]->[邪教法轮功李洪志所说圆满的背后,法轮功人员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 ]
文学博
·美国评论艺术家:关于“神韵”的五点看法
·Footloose and Falun Gong
·American Review Artist: Five Points on "Shen Yun"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美国《外交政策》:神韵演出满场政治教化
·Shen Yun and the Falun Gong Cult
·美国女作家:“神韵晚会”是邪教年度演出
·大骗子李洪志
·莫纳什大学新闻网:“神韵晚会”夹杂着过多的政治色彩
·美国心理学家:请慎重购买“神韵晚会”门票
·美国《外交政策》:自不量力的法轮功
·自不量力的法轮功企图通过神韵晚会推翻中共
·Foreign Policy Magazine:Footloose and Falun Gon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不要让假冒中华传统文化的“神韵演出”浪费你的银子
·“神韵演出”只不过是一场刻意隐藏邪教背景的政治宣传
·“神韵演出”为何受主流社会唾弃
·“神韵”演出淋漓尽致地暴露了法轮功不真不善不忍的邪教本质
·神韵晚会又遇到大麻烦了
·神韵,请别借娱乐之名,行宣传邪教之实!
·如此一个造谣机器他的结局终将是什么呢?
·且看“神韵”演出屡屡受挫、频遭呛声的那些事儿
·神韵艺术团是一个邪教组织的提款机
·神韵演出遭恶评揭示出法轮功被西方主流社会抛弃的事实
·神韵演出如此亵渎“中华传统文化”,当然被唾弃
·神韵演出屡遭抗议观众哄台到底是因为啥?
·神韵演出广告严重误导并欺骗观众
·拙劣的演技到底还能神多久?
·真正的中华传统文化是“神韵演出”根本无法企及的
·这样充满欺骗和政治宣传的“神韵演出”,你还会去看吗?
·娱乐的外表下尽显邪教底色
·绚丽浮夸的表演背后是一场虚夸的政治秀
·小心别上当,“神韵演出”是假冒中华优秀文化的冒牌货
·为何“神韵”屡屡受挫,频获差评
·李洪志对待死亡骨干的三种做法
·面对疾病,李洪志对信徒的洗脑三步曲
·你还要忽悠我们到啥时候?
·如此坑人害人,世上少有
·世界骗子冠军李洪志
·致那些被冤死的“法轮功”骨干们
·原来篡改生日是为了神化自己
·为何四十多名法轮功骨干都是病亡?
·听李洪志说:我是如何被“活摘”了阑尾的
·谁能走出弟子越精进,下场越悲惨的怪圈
·李洪志的圆满说
·法轮功正在加速败亡
·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到底是个什么人!
·主佛不爱财!主佛敛财手段还挺高
·李洪志到底有多少弟子死亡!
·李大忽悠的造假风波
·满嘴谎言的李洪志
·外国友人是怎么评价神韵的
·鼓吹自己神通的李洪志
·大骗子李洪志
·“全能神”的三次洗脑过程
·且看“全能神”有多邪
·“全能神”传教不择手段
·“全能神”家庭的悲情女人
·“全能神”邪教祸害儿童
·澳大利亚外交部再次驳斥“法轮功”活摘谣言
·新西兰“格洛里亚”宗教社区头目死于癌症
·揭露美国邪教FLDS的七部纪录片
·尼日利亚巴耶尔萨州州长签署反邪教法令
·“全能神”人员恶意使用难民申请滞留韩国
·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 李洪志自身劣迹斑斑,还自称宇宙“主佛”
·李洪志宣称的“神通”
·扒一扒“主佛”的房产
·法轮功藐视法律
·“风流主佛”李洪志
·邪教之邪,邪在哪里?
·为何要取缔法轮功,是在挽救那些被洗脑的痴迷人
·听信邪教之言,后悔莫及
·天安门自焚案是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根源
·卖国贼邪教法轮功李洪志
·芦淑珍之死戳破“主佛”谎言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四)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三)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二)
·邪教法轮功在华盛顿遭华人社团抵制(一)
·中国专家:对"活摘"谣言非常气愤
·李洪志公然歧视残障人士(图)
·麻原彰晃等多名日本“奥姆真理教”邪教骨干被执行死刑
·奥姆真理教死刑犯手写忏悔信《直面罪行和死亡》
·海外华人必上的六个海外中文网站(转)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一):“法轮功”修炼者拒绝看医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二):李洪志对“法轮功”的领导控制是专制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三):李洪志有鼓励信徒们寻求迫害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四):许多西方评论家故意忽视李洪志荒唐的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五):“法轮功”操控维基百科涉“法轮功”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六 ):“法轮功”是一个大肆渲染精神战争
·《法轮功:精神战与殉葬》(摘编七):解读“1.23”自焚事件
·黄洁夫将担任世界卫生组织人体器官组织捐献与移植特别委员会名誉主席
·以大爱之名——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中国华章
·美国邪教NXIVM已停止活动
·美媒:十种迹象表明你可能已身陷邪
·追问让“全能神”邪性毕露
·“全能神”邪教破坏宗教三宗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邪教法轮功李洪志所说圆满的背后,法轮功人员天安门集体自焚事件


   2001年1月23日14时41分(中国农历除夕),正当中国人民喜迎新世纪第一个春节之时,7名来自河南省开封市的法轮功人员在天安门广场集体自焚,造成2人死亡,3人严重烧伤,全世界为之震惊。
   
     自焚参与人员
   

     刘春玲 女,36岁,无业,住河南开封市苹果园东区6楼中单元4层,自焚时当场死亡。
   
     刘思影 女,12岁,开封市苹果园小学五年级学生,1999年 3月随母亲刘春玲练习法轮功。刘思影全身烧伤面积达40%,头、面部四度烧伤,双眼睑外翻,呼吸困难,颜面、双手基本毁损。刘思影因烧伤引起病变及心脏病变,于2001年3月17日死亡。
   
     郝惠君 女,1953年12月生,1974年从河南大学艺术系毕业后分配在开封市回民中学教音乐。陈果的母亲。1996年习练法轮功。
   
     陈 果 女,1981年5月生,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99级学生。1993年曾因专业成绩突出,被中央音乐学院附中推荐参加中央电视台银河艺术团赴新加坡访问演出。1996年开始练法轮功。2001年1月23日在天安门广场自焚,全身烧伤面积达80%以上,深三度烧伤近50%,头、面部四度烧伤,形成黑色焦痂,同时处于休克状态。
   
     目前郝惠君和陈果母女,已经完全丧失了生活自理能力,需要24小时的护理。
   
     王进东 男,1951年1月生,河南开封市矛盾集团退休工人,1996年开始练“法轮功”。他在救治中还说:“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
   
     刘葆荣 女,1947年12月生,开封市色织厂退休职工,1984年因工伤离职在家,从1995年10月开始练习“法轮功”,自焚未遂者。
   
     刘云芳 男,1947年12月生,住开封市龙亭区五粮庙街5号,原是开封市一家工厂的工人,后下岗,靠修理电器、打零工生活。1997年开始迷恋“法轮功”。他是自焚未遂者,对此他解释说:“我不自焚,那是因为‘师父’想要留下我,留下我这张嘴来说话。”
   
     薛红军 男,1952年3月生,开封市龙亭区人民医院医生,1996年开始练“法轮功”,自焚事件的制造者之一。
   
     2001年8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刘云芳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王进东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判处薛红军有期徒刑10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判处刘秀芹有期徒刑7年,剥夺政治权利1年;判处刘葆荣免予刑事处罚,予以训诫。同年11月7日,王进东、刘云芳和薛红军被送到河南省郑州监狱服刑。
   他们为什么自焚
     李洪志教导弟子说:
   
     “修炼的最终目的就是得到圆满。你圆满了就修成了一个很大的神佛。”(《转法轮》)
   
     “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只是个人。”(《法轮佛法(在美国讲法)》)
   
     “我想在你们圆满的时候给人类带来一个壮举,叫所有大法弟子不管要不要身体的,都带着身体飞上天,不要身体的在空中虹化掉,然后飞走。”(李洪志《法轮佛法(在欧洲法会上讲法)》)
   
     进入21世纪,几乎所有法轮功人员都在关注一个时间:圆满时间。李洪志告诉他们:10年圆满。如果从1991年算起,李洪志可以在2001年前后让所有法轮功人员圆满——成为佛道神。
   
     在这个重要时期,李洪志先生发表了3个重要文章,法轮功称之为“经文”,意即所有法轮功人员的行为准则。它们是:
   
     2000年6月16日发表的《走向圆满》。在这篇“经文”中,李洪志要求:弟子们等待着圆满,我也不能再等下去了。顶着压力走出来证实法的弟子是伟大的。在全面最严厉的检验中走过来的弟子也为大法在世间确立了坚如磐石的基础与大法在人间的真实体现,同时圆满了自己最伟大的位置。众生,将来的位置是你们自己选择的。
   
     2000年8月12日发表的《去掉最后的执著》。在这篇“经文”中,李洪志要求:其实这也是到了放下最后执著的时候了。作为一个修炼者你们已经知道了、也做到了放下一切世间的执著(包括人体的执著),从放下生死中走过来了。
   
     2001年1月1日发表的《忍无可忍》。在这篇“经文”中,李洪志要求:“如果邪恶已经到了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那就可以采用不同层次的各种方式制止、铲除。”“但是从目前邪恶的表现来看,它们已经人性全无、正念无存,就不能再容忍其邪恶对法的迫害。”“要放弃常人中的一切执著”。
   
     李洪志“经文”传递者一个信息是:死亡是圆满的最佳方式。于是,王进东、刘云芳等人选择以自焚的方式“圆满”。
   戳穿谎言
     自焚人员不是法轮功人员吗?
   
     自焚事件发生次日,法轮功的新闻发言人声明:自焚人员不是法轮功人员。并称:从不提倡自杀。
   
     自焚事件发生后,法轮功组织组织开动旗下各种宣传媒体,谎称天安门自焚事件是中共制造自焚惨案。如以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名义发表题为“中共制造自焚惨案,新华社造谣陷害法轮功”文章,进行狡辩;拍摄“伪火”碟片,进行造谣宣传,诬蔑中共杀人灭口:自焚发生的时候,刘春玲的脑后结结实实挨了一闷棍,然后她才应声倒地……与其说她是被烧死的,不如说她是被打死的!
   
     其后,法轮功组织还利用宣传媒体,对参与自焚的法轮练习者,进行人身攻击。如撰文否定自焚中的王进东(王进东的三张对比照片证明自焚是伪案)。
   
     谎言漏洞:
   
     法轮功组织虽然发表声明,声称法轮功不提倡自杀,自焚者不是法轮功人员。但是,法轮功却秘密组织人员对自焚人员的身份进行调查。
   
     法轮功人员冯海军、司美娥查明,自焚人员确系法轮功习练者,他们把调查结果通过电子邮件提交给了明慧网。法轮功组织对此只字不提。
   
     2002年4月3日,来自北京的中外记者对王进东和薛红军进行了采访。
   
     有记者问王进东:“到天安门广场自焚,你是出于什么样目的?”
   
     “为了圆满,因为练法轮功的最高层次是圆满。现在看来李洪志所说的圆满都是骗人的,自焚达不到‘圆满’、‘升天’,更害了我自己。”
   
     “出于什么目的练上法轮功的?”
   
     “强身健体,目的很简单。但后来李洪志说人类有大劫难,法轮功可避免,法轮功实际已经超越了健身本身。”王进东说。
   
     有记者问:“境外的法轮功组织说你不是法轮功弟子,还说自焚是政府组织的。”
   
     王进东平静地说:“这些我都听说了,事实已经很清楚了,这是别有用心的人的造谣。”
   
      坐在一旁的薛红军说:“我与王进东是几十年的好朋友。那时,都说法轮功是个好东西,我就托人从外地购买了一本《转法轮》送给他,以为这是一件好事,谁知害了他,我一生都后悔。”
   
     策划天安门自焚事件主谋之一的薛红军,对自已当初如何与王进东等人密谋到天安门广场自焚记忆犹新。他说:“当时我与王进东等一批法轮功弟子练功一年多了,从来没有出去过‘宏法’,李洪志不断在网上发来指令,要法轮功弟子放下生死,走出去‘宏法’,求得最后‘圆满’。这时,对于许多功友来说,到天安门广场自焚求‘圆满’已经是大势所趋。”但薛红军后来没有去天安门广场。他说:“自已没有去,原因是自已层次比起王进东低,去了等于没去,没有一点意义。当通过电视看到天安门广场自焚那惨烈的一幕时,我惊呆了。所谓‘圆满’不过是王进东等人被烧伤的惨状,这就是法轮功的真面目。”
   
     有记者问王进东:“有人说你的妻子和女儿是假的,是‘临时组织’的,就连你脸上的皮都是化妆的。”王进东忿忿地说:“谁要是不信,可以摸摸我的脸,看看是真还是假”。
   
     说着,他拿起随身带来的一本相册,让记者看。上面有他与家人和妻子、女儿的照片。“我们结婚都二十多年了,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法轮功。”
   
     2005年8月,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安排下,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新社、香港文汇报、美联社和CNN等中外媒体联合组成的采访团,于18日在郑州监狱采访了王进东、刘云芳,以及自焚事件组织者之一的薛红军。
   
     摆脱了李洪志精神控制的王进东、刘云芳和薛红军三人,提起4年前的情形,仍悔恨交加、义愤不已。王进东说,对李洪志和“法轮功”我的内心里只有一个“恨”字。
   
     他现在仍旧心悸当初自己竟然对“法轮功”痴迷到自杀乃至杀人的程度。“法轮功就是愚昧的代名词。”同样在李洪志精神控制下积极参与自焚事件的刘云芳回忆说,“当我即将把打火机点着的一瞬间,不是警察救我我也完了,也像王进东、郝惠君、陈果那样面目全非了。”提起自焚事件发生后,李洪志矢口否认他们是“法轮功弟子”的事情,薛红军表示,“说我们是假的,天理不公,我们修了多少年啊,我从1994年就开始练。”
   
     噩梦醒来的王进东,不但自己摆脱了昔日沉重的精神枷锁,还积极帮助其他“法轮功”痴迷者走出梦魇。用他自己的话说,“清醒后的我,有责任也有义务。”由于严重烧伤,王进东入狱时指缝粘连。2004年6月份,在政府的关心下,通过手术剥离已经恢复功能,他把手伸给记者看,“现在活动自如。”61岁的刘云芳心怀歉疚,“我比他们更痴迷,所以我觉悟最难。上次外国记者来时,我还没有醒悟过来呢。”但他对“2003年9月27日”这个日子记得清清楚楚,他说这是他与“法轮功”邪教彻底决裂的日子。想起了郝惠君、陈果母女,薛红军感慨自己“非常幸运”。得知陈果母女被政府安置照顾得很好,他说自己“内心平安些”。
   
     王进东说自己在劳动之余,喜欢看点书,写点文章。采访中得知,由于王进东等三人在狱中改造较好,已被依法减刑。心理已趋平静的他们对未来的生活充满眷恋和期盼。薛红军告诉记者,他和王进东、刘云芳三人经常见面,谈论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将来的生活计划。他说,“保持身体健康很重要。”
   
     “政府和社会对我的关心和爱护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王进东的话代表了他们三个人的心声。
   
     2001年2月5日《时代周刊》报导:“法轮功这个非法精神团体的一个北京分部坚持说这些抗议者是法轮功信徒。我们听到师父的召唤,让我们加强与邪恶战斗,一名北京的法轮功成员说。”但是,几个小时后,“法轮功”纽约中心却与这个行动保持距离:“这个所谓的天安门自杀行为跟法轮功学员没有关系,因为法轮功的教导禁止任何形式的”。
   
     王进东他们是当着CNN两个记者的面自焚的,CNN记者详细地描述了他自焚时的情况,连烤肉的气味,脸上的严重烧伤都描写了。事实是,CNN一直坚持说自焚的是“法轮功”成员。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