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魏紫丹
[主页]->[百家争鸣]->[魏紫丹]->[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魏紫丹
·Mr jin 回复佳作奖(2)
·以文祭友悼思源
· 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 关于成材的教育学思考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四部曲)
·第一部(定稿):樂天派少年周遠鴻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3章【3】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4、5章【4】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6、7章【5】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8、9章【6】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0、11章【7】
·周遠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2、13章【8】
·学习与传承先生的学说“民生史观”
·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4、15章【9】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6、17章【10】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特意敬告读者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特意敬告读者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章【1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6章【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章【1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8章【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章【21】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0章【2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章【23】
·周远鸿的生命故事第一部第32章【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章【2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4章【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章【2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6【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章【29】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8章【3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章【3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0章【3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1章【3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2章【3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3章【3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4章【3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5章【3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6章【3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7章【3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8章【4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49章【4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1章【4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0章【42】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就反右派运动真相问题与王绍光博士探讨
·秉承诚实与良知纪念反右派运动60周年 —兼评王绍光博士颠倒反右历史
·首发 魏紫丹: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
·大老粗与大老细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52章【44】 晚餐之緣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3章【45】周遠鸿痛斥楊茂森的“屁股論”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4章【46】清水衙門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5章【47】重整旗鼓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6章【48】鬥貪污犯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7章【49】鐵證如山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8章【50】余波蕩漾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59章【51】鬼門關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0章【52】 服刑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1章【53】蹚《實壅摗返牡乩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2章【54】越《矛盾论》的雷池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3章【55】十九層地獄在招手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4章【56】漫天紅霞朝陽升
·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走!跟着毛澤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18、19章【11】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0章【12】
·周遠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1章【13】
·周远鸿生命故事第一部第22章【1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3章【15】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4章【16】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65章【57】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5、26章【17、18】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7、28章【19、2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29、30章【21、22】
·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1、32章【23、24】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3、34章【25、26】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5、36章【27、28】
·周远鸿生命读故事第一部第37、38章【29、30】
·周远鸿生命的故事第一部第39、40章【31、3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魏紫丹 :泛反共主义论


   
   
   
   

   当今社会,一个正常的人,他人性的现实性底线就表现在反共这一点上(参看附录1)。只要是坚持了人性底线的人,我们就要广泛地团结起来。中国人“人咬人”的劣根性,务必剔除。
    “当今”是个什么样的“社会”?
   在国际社会,共产主义绝大部分已经寿终正寝、进入坟墓。在东亚社会,中共习氏和朝共金三胖的极权主义已步入了登峰造极、物极必反的階段。也就是说,作为尚未进入坟墓的部分,他们正在拼命地自掘坟墓,累得满头大汗也顾不得揩去,用尽吃奶的力气在掘出最后一铣土,免得功亏一篑、死无葬身之地。当年马列毛诅咒资本主义那一套恶毒谎言,歪打正着,恰好可以用在“当今”共产主义身上。共产主义正处于腐朽、没落、垂死的階段,正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他們在“中国梦”中想再开几大,以便竖立墓碑:“祸害百年、遗臭万载”。虽然中共的最终结局是不得好死,但人们也不能乐观得太廉价了,毕竟是鸡子临死还要蹬三蹬。有道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何为“正常的人”?
   一般说,就是身心健康、人格健全的人。起码说,不是傻子,不是狂人;只要能生活自理,还具备人之常情者,就算正常的人。一个正常的人所具有的做人底线是什么呢?就是反共。这是仲维光先生的观点,对此观点我曾举双手表示赞成,并写过一篇专文略加展开:《对仲维光“做人底线”之论证》(即附录1)。
   正本清源谈“反共”
   以1957年为界,之前我是个青年教师,在中学教数学,并且还是数学教研组组长。之后,我以同情储安平“反对党天下”的右派言论被打成右派。以情节特别严重,性质特别恶劣,被打成极右派、死硬派,卒被处以第一号处分:开除团籍、开除公职,送劳动教养。……直到1978年暑期后才被改正错划、恢复教职。
   以上共四句话,每句话都足以写一部长篇故事。。。。。。不堪回首忆往年。不叹妻离子散、九死一生,唯幸青山犹在、有柴可供内中烧。我的义愤填膺蓄势待发、遂诚于中而形于外。教委领导找我谈话:“人家改正后,都表示感谢党给予第二次政治生命,要再努力为党好好工作几年。哪像你那样耿耿于怀、满腹牢骚!”我耐着性子解释道:“邓小平、胡耀邦都教我们要说两句话,要把问题说全,可是,这些被改正后的右派们欢呼雀跃之余,却都是一言以蔽之,曰:“感谢党给了第二次政治生命”;然后就戛然而止,闭起尊口。而我憋不住要说的,是第二句话。”
   “你说,你的第二句话是什么?”
   “我的第一次政治生命哪里去了?”
   这位教委领导气急败坏,不正面回答问题,反而指责我:“你右派本质未变。”我这个未变的右派本质是什么呢?就是:反对党天下,反对共产党绝灭人性的党性。在当时给我(其实是所有全部右派)定的罪名是“反党”。不言而喻, “党”专指共产党,不及其余;其实就没有其余,党外无党。或有人大大地不以为然;毛主席不是还专门说过“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吗?岂不知,原来只有亲近毛的人知晓他好肆无忌惮地大放臭屁,后来才逐渐国人皆知:谁也比不过毛放屁更响亮、更放肆、更自由。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反正都是由着他说。我敢说,他说话完全等于放屁。这绝对不是骂人,而是基于累累事实。(附录2)也罢,而今我们,为了表述精准起见,特郑重其事、直截了当地将“反党”、正本清源为“反共”。
   “反共”,怎么能成为“主义”?
   根据孙中山先生的解释,主义就是思想——信仰——力量。反共就是我们的思想、信仰,并且,以此为动力我们要、也必然会发出一种力量。反共不是反对共产党员,也不是反对共产党组织,而是反对共产党的主义——共产主义、极权主义。郭文贵说:“共产主义就是乌托邦主义,就是骗子主义,就是撒谎主义。”有人卖弄说:我们现在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社会。郭文贵说,中国特色就是、他撒谎还要逼着你相信。至于说社会主义社会,那就更是离题万里了。两个“社会”夹着一个“主义”,看似重视社会,其实是国家把社会挤压得再无存身之地了。说成是毁灭社会的主义,倒还差不多。所以我们把“反共”就定为我们的纲,实际上它业已成为20、21世纪之交的国际社会的共同政治纲领。这和如今的反恐是一个性质,因为共产主义非他,就是实施国家恐怖主义,就是国家压跨社会的主义。反共,在中国,其要义就是反祸国殃民的毛泽东思想。毛泽东思想的纲领是什么?根据毛泽东的说法,是“二纲”:一曰“阶级斗争为纲”——为反对邓小平的“以三项指示为纲”,他说:“阶级斗争是纲,其余都是目”。“其余”,到底包不包括“路线”呢?此处出现了逻辑混乱,即,他又二曰:“路线是个纲,纲举目张。”有人为毛打圆场说:“路线斗争就是阶级斗争”。可周恩来在阶级斗争最为火烈的文革环境中说:“不能说犯了路线错误就是反革命,路线错误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其实,毛逻辑混乱不止这一处、多去了,信手拈来皆成例证。(参看附录3)是不是只能有一个纲,其余都是目呢?倒也不是。历史上封建社会所谓的“三纲五常”,源远流长。三纲是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五常是仁义礼智信。传到文革时期,便有“二纲五常”。二纲是阶级斗争为纲、路线斗争为纲,五常是打砸抢抓抄。
   根据毛太祖遗训,应该说,反贪仅是目。习近平却以选择性反贪为纲,因为当今天下无官不贪、制度性贪、系统性贪、史无前例地贪,而以贪反贪、以黑反贪、以警反贪,虽手段违法,但从效果上讲,反一个准一个、把政治对手打得落花流水,习家军高唱极权主义凯歌、旗开得胜。而这样的所谓反贪腐,卒致越反越贪、越反越腐者何也?盖因共产主义者,贪腐之温床也,万恶之源头也。按照马克思主义的逻辑:政治是经济的集中反映。经济上的共产主义:先化私为公,即化私产为共产党产,也即所谓“公有”;然后再化公为私,让红色家族得而私也,一代、二代。。。世代相传。这在政治上的集中反映就是无产阶级专政,超越法律暴力夺权、暴力掌权、暴力谋财害命,并且绝对不与外人分享公权力。结论自然而出:共产主义=极权主义=盗国主义。所以共产党无官不贪既是现实、又合逻辑,是基因使然。所谓反贪,也只能是选择性反贪,争权夺利的狗咬狗;只能是大狗咬小狗,大贪台上作廉政报告,小贪台下戴手铐脚镣,大贪官反小贪官、红色血统贪官反草根血统贪官;也就是说只能是非法反贪,制造骇人听闻的冤假错案,而反出的脏物又尽入反贪者腰包,人民则是屎壳郎撵屁一场空喜、毫无获益。这就使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你要反贪、必先反共。因为共产主义就是不受监督的极权主义,必然形成盗国主义,所以是贪腐的制度根源。这是历史提供的反共、灭共的摧枯拉朽的契机,是转换基因的必由之路,是摆在国人面前的唯一正确选择。
   古人子墨子曰:“非人者必有以易之,若非人、而无以易之。。。其说必将无可焉。”(《墨子.兼爱下》)
   由此可见,毛泽东 “破字当头,立在其中” 的立论,实不足为训也。因而我们要更加明确无误地确认:“破和立,需要同時兼备、二者并举,绝不会单打一、而另一即在其中也”。这是事实认识;关于价值认识,谚语说得好:“能坏不能成,人家称你大狗熊(毛泽东算一个);能成不能坏,人家称你老奶奶(想不出谁可对号入座);能成又能坏,人家称你是大元帅(蒋经国可以当之无愧)。”这里的“坏”就是“破”、破坏;“成”就是“立”、成立。
   按我的意思就是,把毛的话“非”之,而“易之”为:“破字当头,立字当脚”。当头要“破”的是共产主义,是毛泽东的“二纲”;脚踏实地要“立”的是三民主义,是反共为纲。当然,我们也听到过异议的观点:说立三民主义是不与时俱进。但我们认为,三民主义之所以具有生命力、能与时俱进,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在于,它既适合普世价值(如林肯说的民有、民治、民享),又合乎中国国情,同時如台湾三民主义社会已经实现的那样,把容忍异议的观点视作自己题中应有之义;不似马列毛的共产主义视自己为宇宙绝对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只此一家别无分店。再从我们亲身的经历来讲这回事,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绩,老百姓的说法是:“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其实远未回到解放前,只是把三民主义当做救命汤喝了几口、沾了点边儿,就赢得了“改革开放总设计师”的美名、取得了经济有所发展的实效。要是学样蒋经国先生领导下的三民主义模范省台湾呢,就更会像他创造了世人有口皆碑的“亚洲四小龙之首”的奇迹那样;邓也将完全可以预期,会创造出“全世界N条大龙之首”的奇迹。
   怎样定义“泛”?
   泛者,广泛也,泛爱众而亲仁。仁者人道主义也,人性也。只要是有人性的人,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我们就要搞五湖四海,广泛地“爱”、广泛地“亲”。
   我们反共、反党,因为共产主义党性是反人性最高、最集中的表现和产物,是与人性不共戴天的。对具有人性的共产党员及其领袖人物,我们不仅不反、反而要泛爱。对他們,如赵紫阳、胡耀邦,若加以排斥,就缩小了“泛反共”概念的外延。这样进一步延伸至国际,如俄国的戈尔巴乔夫、美国的班农也可以被“泛”进来。至于对不论国内、海外的华人,更是要反共一家亲、同进一家门了。
   或有人曰:有些媒体明明是中共的狗腿子,却也发表一些反共、批共的言论,据说是因为不如此便会断绝稿源、断绝受众。我认为这是一个反共真假的问题,倒可以作如是观:假反共的出现,就证明真反共的胜利;就证明真反共得民心、合民意,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至于假反共,我预料它的最终归宿必然是二者择一:或者弄假成真,或者身败名裂、同中共偕亡。
   与此相反,也有的人发誓热爱党,例如贫下中农,高歌“天大地大没有共产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毛主席亲。”刚刚土改后不到两年,毛主席号召合作化,我经过深入调查了解,断定90%以上的贫下中农愿意单干、反对走合作化。同理,资本家敲锣打鼓庆祝公私合营、跑步进入社会主义。我确信他们心口不一,骨子里都在反党。宁信谚语所云:“赌咒不灵,放屁不疼。”地富反坏右,特务叛徒走资派,臭老九,也大都在拍着胸脯声称:“竭诚拥护共产党!”对他们,“泛反共主义”论者应取如此态度:“我理解你的声称,更誓死保卫你有声称的权利!但把你“泛”进来,也是我的愿望和权利,更合乎实事求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