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从一首诗看大外宣的狰狞]
孙宝强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一首诗看大外宣的狰狞

   孙宝强:从一首诗看大外宣的狰狞
   
   最近,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理事王刚的一首诗在网上火了,烈焰高窜,红透半边天了。“歼机弹射起,航母纵横驶,东风摄魔王,温酒定乾坤”。
   好一个东风摄魔王!好一个温酒定乾坤!谁是东风谁是魔王?什么是温酒?如何定乾坤?此厮在癫狂得意中,一不留神,和盘托出了主子的狼子野心。
   窃取西方世界的高科技,研发中共的歼击机以武力炫耀;摔下真金白银,购买退役的航空母舰以威慑世界,这就是中共的撅起;用蓝金黄的“温酒”,灌醉西方政客,祭出大外宣的破幡,用渗透搞一带一路;用孔子学校,用成百上千的侨团,用华人媒体来腐蚀澳洲的意识形态,占领舆论高地以话语权来定“乾坤”。


   从大外宣出笼到南海扩张,从达尔文港被租到澳中共享军事高科技,中共蚕食澳洲的阴谋正一步步得逞、、、、、、
   据有关人士透露:“近期,中共派了很多人来,动员潜伏力量,想挽回局面。今年下半年可能联邦大选,中共决定挺工党反自由党。历史上,总是在自由党执政时发生麻烦。今年,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挺共。”我的顾客告诉我,上周侨领来拜访她父母,寒暄后再三恳求她父母大选时,一定要把选票投给时工党。当我把中共政治献金及工党议员受贿的事告诉她时,她这才如梦初醒。
   据有关人士透露:中共已经撕下“韬光养晦”的遮羞布开始了新一轮的“磨刀霍霍”。近期,以窃取高科技为翘首的华为,为了一洗“光缆”之辱,正在招兵买马挖掘人才。它开出及其丰厚的薪资,吸引澳洲的留学生回国任职。我朋友的女儿等一批留学生正扛着行李返回中国。
   近期 ,侨团在和统会的指令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红色渗透。一期美其名曰“中国风”或“中国行”或“中国梦”的节目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他们不但要在澳洲上演“红色娘子军”的新版本来腐蚀澳洲,他们还能领取澳洲政府给予的一万澳元的赞助。哇塞!既能张目又你敛财,一箭双雕一举二得,这是中共政治和经济的双赢;这就是成百上千侨团的使命。
   去年七月三十一日,在悉尼又上演了“爱和平,战友情”的节目。在节目单上,清一色的经典歌曲和传统舞蹈。但是在节目单的下面印了一行小字:节目以当晚演出为准。当时我的直觉就是“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果不其然,红彤彤的大幕拉开后,红通通的“红色娘子军”挾着红旋风扑面而来。满舞台的刀光剑影,满舞台的杀戮之气。在中国,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如瘟疫遭到有识之士的抵制,但是在澳洲竟然隆重上演,这究竟是华人的荣耀还是澳洲的耻辱?
   
   据华媒报道:“南太平洋岛国所罗门群岛准备铺设一条逾4000公里的海底光缆到雪梨,原本与华为海洋网络有限公司谈好合作,这笔修建光缆项目价值7800万美元,谁料澳洲跳出来,一边指责华为"从事间谍活动",一边向所罗门群岛施压要将项目揽到自己麾下。”当我看到这条新闻时,我忍不住跳起来:it is good! Australia's Liberal government.
   “所罗门群岛一发言人透露,澳洲评估团队最近访问该国,并且该国对利用开发援助共同为这条光缆融资的提议表现出"强烈兴趣"。澳洲已私下表示,不会为华为项目授予光缆登陆权,而且准备自己为这个的项目出资。报导称,澳洲决定出资表明,中澳围绕对南太平洋关键基础设施影响力和控制权的角力加剧。澳洲对中国在其"后院"日益增强的影响力予以抵制。此前,华为已被美国和澳洲禁止竞标某些国家合同。面对这些指控,华为一直否认自己从事过间谍活动。”
   不管中共外交部如何否认扩张,不管华为如何否认自己从事过间谍活动,但事实胜于雄辩。看一看下面的文字就可以看到中共的庐山真面目,看到和统会会长及会员的“潜伏的力量”。
   “澳洲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的主要任务:一)广泛联系海外华人华侨及相关社团,促进两岸的交流合作,共同推动中国和平统一大业;二)促进和加强澳洲同中国以及世界各地的交流,发展民间社团的桥梁作用;三)推动和实行有数据奥中两国关系发展的扶贫计划和慈善事业;四)在实现上述任务时统一策划和协调各分会的活动。”
   够了,表演的够淋漓尽致了。从奥运会火炬的几万华人参与到3000个血卡拥有者的上街游行;从四个华人女议员在八一建军节的扭腰肢到和统会付会长转发抵制给自由党选票的微信,这样的表演连盲者都嗅到了浓重的火药味,这样的躁动连聋者都感觉到异样声响。最近,和统会理事王刚的一首诗,一首臭名昭著的诗,一首杀气腾腾“剑出鞘”的诗,一首向普世价值宣战的诗,把主子的司马昭之心,明明白白,确确凿凿地昭告天下。
   敢冒下之大不违,是可忍 ,孰不可忍!
   2018/1/10
(2018/01/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