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苏明张健评论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扫黑除恶就是再次抢劫民财

    2018-01-29

   

   

   

   尽管说出这句话会使很多同胞们不爱听或感觉很难受,但是中国大陆的金融和经济确确实实已然崩溃在胡温当政的时期。不必去列举方方面面的数字和实例去做说明,但凡稍有头脑或稍有常识的人,稍微用心去观察一下社会上出现的种种现象,便不难明白,温家宝当政后期两次说出了“改革开放已走进了绝路和死路”的真实结果。

   习近平上台已五年多了。虽然经济工作会议由它主持召开了几十次,但都不过是喊喊虚拟出来的口号,根本见不到一条切实可行的政策或办法。显然经济这个庞然大物是习近平绝非敢去触碰的。

   但经济是国本,不比政治可以乌烟瘴气地任意胡闹。经济事关民生,人民要工作,要吃饭,要活着。且不提吃饭是为了活着,还是活着是为了吃饭,反正民生第一。所谓的改革开放快四十年了,农工商三大行业破产崩溃,政府债务累累,但省吃俭用的民间却永远有着一大笔的储蓄款,“常将有时当无时”始终是我们民族的优良传统。可是在共党拉帮结伙后至今,民间储蓄的这笔巨大的私人财富,却多少次地成为了共党为解决它的财政困境的财源。

   从湖南的痞子运动,到江西的井冈山,山东的沂蒙山,湖北的大别山,陕西的延安,都有历史资料可查。共党不但把当地的每一户人家的资产搜刮得干干净净,更是制造名堂去杀戳稍有不满的农民。还要把青壮年抓走去为共党当炮灰。毛泽东早就把当土匪的好处用几句话归纳了出来,那就是“没有钱可以有钱,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

   共党进城后便进一步发扬土匪作风:土改抢土地;公私合营抢工商业;文革就更是理所当然地去抄百姓的家。即便到了改革开放伊始,赵紫阳发明了国库券,表面上说是要全国人民自愿购买,为的是支援国家经济建设,实际上国库劵年年发行,逐渐变成了强迫性的政治任务。不但挨门挨户地销售,竟然还直接从职工每个月的工资中扣除。

   1989年北京民运期间,中国人民银行的职工揭发,多年来强迫人民买国库券,却有六千个亿销售国库券的钱不在总行的账目上。三十年前的六千亿,足以折合现在的二、三十万亿。可见共党贪污从来都是从人民的口袋里搜刮钱,视作是理所当然的事。

   1月24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通知》,其内容是“要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其目的是“要聚焦涉黑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要依法及时采取查封、扣押、冻结等措施,综合追缴、没收、判处财产刑以及行政罚款等多种手段,铲除黑恶势力的经济基础。”

   至此,我们就明白了这个专项斗争的目的,仍然是抢钱。既然这个通知是对全大陆发的,那么就是说习近平要搞第二次文革的决心已定。至于规模有多大,打算抢多少钱,黑恶势力的定义是什么,又将制造出多少冤假错案乃至杀良冒功等等,人们还不知道。这显然又是一场群众运动。既然国家有法,又口口声声喊叫要依法治国,怎么又搞群众运动呢?

   从前三十年的多次群众运动中得出的经验教训,无一不是一搞就左,越左越好。博得了上头的满意,民间却遭了大殃。看来大搞唱红打黑的薄熙来虽被判了刑,然而在目前万般无奈的境况中,习近平也不得不采取这一招了。从不完整的资料上来分析,薄熙来当初打了近两万人,至今仍有不少人上访告状,要讨个说法。有人推测,薄熙来在那一、两年间,足足抢到了几千亿元。但上缴中央和留给重庆市政府运作的钱,加起来不足一千亿。

   薄熙来为了政绩,据说用这笔钱修了几条路,盖了几座大楼,又在全市都种上了梧桐树。即便如此,所花费的仍然有限。那么,绝大多数的钱都到哪去了呢?薄熙来被判刑的罪状之一,是收受贿赂几千万元,而民间盛传的是他在美国有六十亿美元存款。至于在其他国家又有多少钱,则成了迷。

   另外有多少中央的官员和重庆的地方官员参与了分赃,则又是不可告人的党国机密。在共党整个体制全面腐败的趋势下,每一块钱都被上万只贪婪的眼睛盯得死死的,被上万只贪婪的手抢夺着。近百年肆无忌惮抢劫民财以自肥的保护伞,除了共党以外,还会有谁?这六、七十年来,中国大陆上的黑恶势力,除了共党以外,还会有谁?

   许多人爱听过年的吉祥话,于是久而久之就习惯于吉祥话,而忘却或根本就不顾眼前不吉祥的现实。“连续多年经济高速增长”,“国力增强”,“世界老二”等等共党欺世盗名的谎话,已经成为了不少同胞的顺口溜,甚至信以为真。可是事实就是事实。大约一个月前,已经有独立学者透露,大陆上31个省、市、自治区中的25个处于严重的财政危机,导致各个大中小地方政府没钱运作。甚至还有几个省区自爆其丑,公开承认连续多年在GDP上造假,其中的水分分别高达20%到40%。自爆其丑的目的,无非是向中央政府要钱。而中央政府已是除了债务,也实在没钱下拨了。

   《天涯网》报道,仅2016年一年间,中国大陆的外逃资金高达7,250亿美元。把这笔美元折合成人民币,就是5万多亿。各地方政府的财政危机当然与共党狗官们携款外逃关系匪浅。至于产品和房市的库存积压,以及制造业的无出路和股市的衰落,自然而然地形成了破产崩溃的大趋势。

   这个专项斗争通知的出现,正是说明了习近平对目前一派破败的乱象毫无办法,于是祭起了共党传统的法宝去搜刮民间百姓的钱包,把财政危机转嫁到国民的身上。各个地方政府对这个通知当然是持欢迎立场,因为这里的空间非常大。扫黑除恶可以无限扩大化,有多少无辜的民众倒霉,他们是从不在乎的。

   至于搜刮来的钱完全可以瞒报或少报。对于和上级如何瓜分这笔钱,其手段和方法则是多种多样的。任何一级政府的干部们,只要自己的欲望满足了,谁又会去顾及国家和人民呢?另外,为本地政府的运作留多少钱,同样就更是个小问题了。地方政府的干部借机大捞一把,然后卷款外逃,是热门的做法。谁又愿意在那种政权下过提心吊胆的日子呢?

   体制的全面腐败,钱可以买出路,鬼可以去推磨,花钱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这就是习近平的经济学思想。习近平曾为自己造过神,但失败了。它也曾表现出要搞第二次文革的迹象,但显然没有人去买它的账。但是习近平毕竟是共党的这潭污泥浊水浸泡出来的人,它知道当初毛泽东想搞文革,中央里没几个人支持。但是毛仍然一意孤行地按自己的打算,一步一步地发动了那场大浩劫。于是习近平就有样学样,仿造毛的套路,先在舆论上制造极左的气氛。

   前一个多月,一位在中国人民大学马列学院任教的教授,在《求是》杂志上发文称,“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这是公开地与普世价值的“私有制神圣不可侵犯”的理念唱反调。更是预示着每个大陆上的公民的私有财产,随时会被共产党人抢走充公,或变成共产党人的私有财产。

   其实共产党人的私有财产也随时会被共党扣上各种罪名而充公,所以它们要把财产转移外国,去享受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就在这位教授发表这篇言论前后,又有一批犬儒大叫反对三权分立,痛批司法独立,反对军队国家化。习近平以为极左舆论造出来了,极左的气氛就形成了,这场对民间的大抢劫形势就具备了。

   殊不想想,五十年前的中国人和五十年后的中国人大不相同了。国门打开了近四十年,再想关上就没有那么容易了。虽说对国民的愚化和灌狼奶取得了巨大的成就,那也仅仅是一帮活着是为了吃饭因而勇于出卖自己的人格和灵魂的犬儒、捂毛、篾片和帮凶们受益。绝大多数的国民对这种极左宣传,除了嬉笑怒骂以外,结合切身受损的权益只能是更恨共党。

   这场专项斗争的预演则是驱逐各大城市的所谓低端人口。至今低端人口们似乎毫无动静,习近平就以为通向专项斗争的第一步胜利了。它怎么就不想想,这群庞大的人口,难道不痛恨对他们的暴力驱逐,更痛恨把他们扣上所谓低端人口帽子的侮辱。他们或许会加入地方的黑社会组织,各个帮规堂口都崇尚一个“义”字。所谓“盗亦有道”,共匪团伙是做不到的。

   新时代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把成亿的国民推向贫穷,推向反对现政权,推向黑社会。于是中国大陆就强大了,人民就幸福了,习近平的中国梦就实现了。估计这就是新时代习近平思想。

   经济是个庞然大物,需要有真才实学的人去研究它,去掌握它的规律。即便是崩溃了的经济,也有起死回生的机会。美国的川普总统用了仅一年的时间,采取了减税、创造就业机会、提高国民收入,吸引投资在外国的美资回国,打击利用自由贸易占尽了美国便宜的国家,使道琼斯指数上升七千点,国力增强了五万多亿美元。

   喉舌们说习近平的学识渊博,又懂中国文化,所以反对西方的价值理念。既然如此,不知习近平能否读懂《战国策》其中有段话是:“欲富国者,务广其地;欲强兵者,务富其民;欲王者,务博其德。三者皆备,而王随之矣。”

   现在看起来,习近平所走的路,则是古人的另一个定论,那就是“其父盗,子必行劫,其流弊然也。”

   共党的接班人一代比一代更混蛋,所以中国人就一代比一代更苦。共党是积弊难返,中国人就该考虑变革、革命、起义,推翻这个强加在我们头上的肮脏政权。何况颠覆政权不是罪。人民有权力去颠覆政权,这是人民天经地义的权力,也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力。

(2018/0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