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苏明张健评论
·李嘉诚撤资,我们也要自保
·宪政,只能使中国越来越好
·中国特色的老路真的能走下去吗
·中国的事该由中国人来决定
·“制度自信”的实质
·城镇化只能把农民赶上绝路
·草菅人命的共党
·共党是个无人性的政权
· “富强”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谎言
·不要再被共党愚弄了
·整党要学朱元璋
·只有宪政民主,民族才能复兴
·中国的出路在于政治制度的变革
· 相信造命在天,不如立命在人
·该是中国人警惕的时候了
·中国大陆的三大崩溃不可避免
·共党们都是衣冠禽兽
·中国大陆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
·关于布达佩斯召开的全球民主论坛大会(2012年)
·中国人不做共党的梦
·共党的党老板一届比一届昏庸
·腐败就是罪恶
·中国人该知道“强国”的真相
·共党连存在的合法性也丧失了
·在国际社会中,共党政权没地位
·人民决定国家的前途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
·马列毛的主张使得共党只能破坏,不会建设
·习近平的九号文件,究竟是什么内容
·中国人民不该允许共党苟延它的政权
·三中全会仍将使人绝望
·共党的立场就是与人民为敌
·人民、共党,究竟应该谁怕谁
·除共打鬼势在必行
·毁我中华民族的三大祸害之一是共党
·只要共党仍在,中国就没有前途
·共党的话,绝对不能信
·习近平的三个自信,其实是无自信
·国安会的成立是衝着谁来的
·关于共党的合法性问题
·经济崩溃,苦难深重的是中国人民
·习近平究竟要把枪口对着谁
·钱是买不到真朋友的
·越是乱世,人民就越是要有理性 越是乱世,人民就
·共党如此胡作非为,人民该怎么办
·打铁还需自身硬
·结束共党政权,天下幸甚
·用人文科学的理论去认识共党
·在共党极权下,中国人无法幸福
·蛇年不是好年头
·最后的大疯狂
·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追求自由的历史
·中国的现状,该是中国人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人性必将战胜兽性
·共党的这个国,已被共党败光
·政治改革,必须是政治制度的改革
·危机重重的中国大陆
·面对如此腐败,习李怎么办
·民主的动力是人民
·中国人创造出的财富,都到哪里去了
·没有人权和自由的民族,就不会有国家和民族的尊严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习近平
·除共就是治本
·共党改革已死 全民革命当立
· 党祸不除 民族何以复兴
·理性地看待中国大陆的现状
·腐败的共党要保党
·政治改革应是政治制度的改革,而不是体制内改革
·政治家、戏子、土匪?
·十八大结束了,该是中国人行动的时候了
·习近平居然敢接这个班
·冥顽不灵的共党
·习近平难道不撒谎、不贪腐吗?
·中国人对2014的希望该是什么
·藏人继承遵循民族文化又何罪之有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大陆的现状
·全民革命的目的是建立新制度
· 绝望的共党要召开十八大
·毁国害民,破坏一切的共党统治该结束了
·中国大陆成为了外国的殖民地
·理性的文化和共党的垂死挣扎
·共党的谎言究竟有多大
·究竟哪一天应该是中国人的国庆日
·腐败与迁都
· 当人民要革命的时候,对象就是共党
·共党政权的倒台是必然的
·共党对人类的毒害是从幼儿开始的
·中国人和当今人类没有不同
·为什么胡锦涛担心会亡党亡国
·对日开战、春节晚会、和民族复兴
·粮荒就是经济崩溃的徵象
·由大陆的高房价说开来
·共党的保密法,为共党造假开方便之门
·清共是为了国泰民安
·乱象横生还开什么会
·大老虎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共党煽动民粹主义是为了转移国内矛盾
·好吹嘘的共党高官为什么要逃亡
·银行的低利率与高物价
·九成以上的中央委员是外国人
·共党贪腐有术,搞垮中国经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习近平的这种政权,唯有坚决革命

    2018-01-05

   

   至今仍记得多年前读《历代剑仙传》中才一句话:“自古燕赵多侠士。”当时颇有感触。近日在一本书中又读到了这句话,立时引起我更大的感触。

   那是在我中华文化处最繁荣、最鼎盛的礼乐文化时期,各派学说争鸣,尤其出现了一大批的远离权力的隐士、处士、侠士、方士,专心地研究自己所开发的新学科和新理论。他们闭门谢客,更不愿去关注凡俗的世事,所以才有了后来的孟子的天爵和人爵的伟大论述。之所以称其为伟大,就是因为这个论述在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仍然完全适用于哲学、社会、道义乃至人的涵养的修行。

   正是这一批又一批的隐士、半隐士们,成为了开创中国的天文学、自然科学、物理科学、社会科学、人文科学,乃至地理、医药、冶金、数学等等的始祖。侠士们也就是后来的剑仙,自觉担负起了维护人间道义的社会职责。他们除暴安良,拨乱反正,却又不留姓名、不图报答,事成后则悄悄隐身而退。于是这也成为被后来的孟子用以教导世人的浩然之气。这一流派也与其他各学科和各流派一样,逐渐归併为《易经》学系的道家学术思想之中。所以道家学术被世人公认为是“博大而繁杂”的。

   侠士们的内部有一句密咒,只在立志为侠的人之间口头相传。直到剑侠们又精进到剑仙,才由剑仙中透露了这十六个字的密咒是:“天心正大、吾法正直、荡涤邪秽、肃清一世。”这是何等的胸襟,又是何等的浩然之气。当时尚不知道这十六字密咒的孟子,就已发出了浩然之气的论述,足见英雄志士所见略同。

   习近平嚎叫民族复兴,其实仅仅是句口号。至于复兴什么,怎样复兴,它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来。政治宽松,思想自由,无需任何人去领导或引领,文化复兴随既即至。这反而是习近平最恐惧的。

   伊朗人民走上了街头,理由是物价上涨,政府贪腐,没有人权和自由。原来伊朗的政治体制和共党的一样,行政首脑之上,还有一个伊斯兰教的教士阶层。它既高于政府,又高于国家。对民众的抗议行动所说出的话,与共党的陈词滥调一模一样:又是外国敌对势力的破坏,又大骂手机互联网,更大骂别有用心的人的挑唆;甚至说出了参加抗议的民众会被判处死刑。宗教可以指挥法律,岂不又是与马主义一模一样了吗?!

   在以前的评论中我曾说过,任何宗教乃至主义都千方百计地要与权力相结合,目的是由此可以强制民众成为它的信徒,对不信者和反对者可以用它的私刑处死;其二则是利用科学,同时反对科学,歪曲被它利用的科学,以证明它的合法性。同时打击、污蔑所有的科学,怕的是科学的论证、论据,随时可以揭穿它的虚伪、罪恶和野心。

   正所谓“轻薄口齿,肆其雄黄”,又怎敌演绎、归纳两大思维方法。中国人信佛的人多,但懂得“心佛众生,三无差别”的人少。认识“南无阿弥陀佛”六个字的人多,能正确读出这六个字发音的人少。两千五百年前的普贤如来的唵、啊、吽的三字根本咒,知道的人稀,能读出这三个字发音的人几乎没有。后来观世音菩萨又发明了唵、嘛、呢、叭、咪、吽的六字大明咒,后又被称为观世音的六字真经。想必知道者几稀,能读出来者更稀。

   信教要懂教义,要去追根溯源,弄通全部再决定信与不信。但追根溯源就躲不过原本书中的古文、古字。共党破坏文化,简化正体字,自然使得几代中国人读古书有下地狱之感。中国大陆上的人文状况已是低下已极,于是才有毛泽东的自我造神运动风行十年。即使至今近半个世纪过去了,一帮毛太阳的愚蠢信徒们仍然以为真理在握。所以文革后的几十年间,民间也有样学样,各地纷纷冒出了不少的活人装神弄鬼。最妙的是几乎个个成功,信徒成群。

   习近平大受启发,为了权与威,再行毛的活人造神的故技。殊没料到的是共产的马主义实在臭遍了世界,虽然在一帮所谓的忠诚分子及捂毛篾片的起哄下,人却还仍是人,神是做不成的。现在的中国大陆人所谓信仰,其教义不过是现代白话文的简化字,且又内容肤浅,更不失东拼西凑之嫌。自知难以服人,所以也弄出几个字作为咒语或几字真经。陈义高却经不住推敲,骗骗中国大陆人或外国人似乎绰绰有余。殊不知误人子弟罪莫大焉。值此中国大陆乱象横生,变革在即。大有愿求一滴杨枝水,洗尽人家老婆禅之感。

   古希腊的大哲学家苏格拉底曾说:“知识就是美德。”同时还说:“无知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明朝的大儒舒拉说:“未有神仙不读书。”无非是告诫人们,想去成仙了道,也必须首先把读书放在第一位。言外之意,就是不能读书明理,即便信神信佛,有了信仰,终不免陷入老婆禅的荒唐无味,或者干脆深陷邪说邪教而不知。

   信仰如此,那么对于中国大陆地区的当前政局的分析判断同样如此。虽说看法各异、众说纷纭是理所当然的现象,但此时此刻,已不是太平时期,容得人们茶余饭后坐以论道的清谈时刻了。博讯作者陈维健先生写道:“中国遭受共产革命之苦已有半个世纪之久。随着习近平的倒行逆施,改革之路已经完全被堵住了。不想革命的革命,不愿革命的革命,害怕革命的革命,被迫革命的革命。顺天应人势在必发。”

   能说出这段话的人如不是饱学之士、深明大义且有深明时势之人是不会有如此明断的见解的。尤其在国破民亡的关键时刻,这段话以直截了当的明确观点,驳斥了改良主义、妥协主义、理想主义等等脱离实际的态度和看法,革命就是当务之急的必要手段。

   共党是匪类,永远不能把它们看做是人类。共匪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金银的霸道已经持续九十多年了。近二、三十年不但未见任何收敛的迹象,反而气焰越发嚣张地公开抢劫和杀戳民命。共党在走绝路,国民退无可退。以暴易暴、吊民伐罪的全民大革命,就是全体国民的唯一选择了。

   神佛不救共党,同样也不救人民,因为正教教给了人民自救的道理和方法。以中国道、佛两家的学术思想,都是直接告诉人们,要做到心出世而身入世,所以佛家才有“看天下人都苦”的大慈悲心理。心在修行着到达彼岸的工作,而身在做着除恶务尽便是对大众行善的工作。同样,每一位良知道义尚存的中国人,拔刀相助除恶向善的天性不会变,而且这样的血性男儿永远是绝大多数。否则我们就不会有务农知礼之邦的美誉,和勇敢的民族的赞誉。

   传统的必须要保持,更是不以人的意志而在发展,发展的过程中就必有创造,而任何一个创造又是出自人的心灵。这是定而不移的道理。

   2017年12月26日,709事件的当事人吴淦先生被非法判刑八年。他就此发表声明说:“在专制国度,能被专制政权授予颠覆国家政权罪名这个荣誉,是对一个公民最大的肯定,证明了这个公民没有做专制的帮凶,没有做奴仆,起码他去捍卫争取了权力。、、、、、、有了互联网,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为专制独裁送终的队伍会越来越壮大。、、、、、、暴政是因为缺乏自信心。专制结束的时期还会远吗?”

   这是多么錚铮铁骨的一番表白。足见吴淦先生是一位心怀磊落的坦荡君子,一位真正的自由主义者。在被判刑后的这番表白,将激起多少正义男儿的志气,义无反顾地投身推翻共党,建立宪政民主政治的大事中去。

   著名法学家袁红冰教授在近期出版的一部新书中说:“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已经成为二十一世纪国际政治的主题曲,而反制中共极权主义全球扩张的国际同盟逐步形成。”这段话完全符合了哲学中有反动必有正动的观点,也符合了中国民间的一句俗话:“邪不侵正。”

   12月28日《纽约时报》一篇题为<观点与评论>中,以中共向西方的手伸得太长为题,指控“中共在世界上的民主国家里压制西方价值观,破坏那里的自由的全球努力,已给人们敲响了警钟。”文中举例说,习近平的一带一路已面临巨大阻力,更是引起巴基斯坦、缅甸的怀疑。在拉丁美洲,中共的所谓基础设施建设已被叫停,在非洲面临抗议,在斯里兰卡面临抵制。

   文中说,“2018年很可能会看到应对来自中国挑战的新势力,更可能会看到促使亚太四国加强安全合作。”文中提到的亚太四国是指美国、日本、印度和澳大利亚。共党把周边的邻国都得罪了。在东南亚已有个东盟十国结合在一起对抗共党,现在又出现个亚太四国对共党行围剿局势,其中的美、日、澳是世界七强中的三强。共党在国际社会上确实是穷途末路了。

   国内的情形有目共睹。既有自信、又发明特色思想的仅习近平一个人而已。有人说,习近平至少还没有杀人。言外之意,似乎是没杀人就是好人。但这五年多来,多少同胞死于习政权的这个制度下。制度杀人,难道不是这个制度的负责人在杀人吗?喜欢做梦的习近平,根本无能力去理解“梦幻空花,回头是岸”的禅境。至于马主义、莎士比亚,它又能懂多少?也实在令人怀疑。

   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竟然拥有法律和经济两个博士学位,就更令人怀疑。如此的无知无识之竖子,竟然开创了一个新时代。这个玩笑也实在开得漫无天际。对于庸人、狂人的唯一办法,或监狱或神经病院。对付一个庸人、狂人的唯一办法,就只有全民大起义、全民大革命了。

(2018/01/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