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悠悠南山下
·學者評說中越邊界戰爭和卅年後
·卅年,一场大痛 --- 一篇中國人的網文\ZT
·回想1979年2月17日之夜
·1979年之戰,誰之責 ?
·一場牌局,四名玩家
·前越南軍官述評中越邊界戰爭
·對越戰爭卅周年隨想
·從新華社報道文章中看越中關係
·兩場戰爭之教訓
【 黃沙海戰四十週年、中越邊界戰爭卅五週年文章專輯 】
·1974黃沙海戰之虛與實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35週年和中國的默然
·1979年為何中國攻打越南?
·越中邊界戰爭中的鄧小平
·中國為“解救胡志明”遣兵越南
· 卅五年前的北方邊界戰爭(修改版)
· 越南評議1979年中國對越戰爭
·會晤邊界對方的人
·會見被驅趕離越的人
2.第二次印度支那衝突 ( 越南戰爭 1964 - 1975 )
·戰爭的反思
·對越戰與中越關係的反思
·越戰歷史的最後一幕
·卅年後越戰陰影仍籠罩美國政壇
·越戰終幕的內秘
·戰後民族和解﹐ 難於上青天 ﹖ --- 越戰的巨大損失
·越戰時期之中蘇爭鬥
·有關前南越總統阮文紹在越戰結束前後的問題
·為阮文紹運走黃金事件現身辯護
·越戰時期越共外交風雲
·越戰時期蘇越關係之轉變
·有關美國干涉越南事務的研究新書
·美國人對越戰問題至今仍有分歧
·美國人對越戰的新解釋 --- 波士頓越戰討論會
·甘迺迪曾為解決越南問題嘗試與蘇聯接触
·李光耀驚人之語﹕ “ 越戰對亞洲有利 ! ”
·越戰中鮮為人知的間諜
·一個完美無瑕的間諜
·亨利-基辛格的罪行 ( 一 )
·北越“並沒有對美國戰艦攻擊”
·一九七三年巴黎協議簽訂35週年
·越戰中的“秘密”蘇軍戰士
·1968年戊申新春順化戰役演變和後果
·美國在越戰中曾三次擬定使用原子彈
·約翰遜總統與越戰的錄音解密
·越共政治局內對戊申新春戰役的爭論(一)
·越戰視頻片段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1)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2)
·越戰美軍拍攝的南越西貢(3)
·看美國是如何出賣越南和台灣
·尼克松對西貢逼簽1973年巴黎協議
·前南越駐美大使對最近解密尼克松資料的表述
·越戰“美萊大屠殺”軍官首次道歉
·南韓關於越戰的爭議
·越戰紀錄片(視頻)
·關於越戰間諜大師的新書出爐
·美國的“越南教訓”
·美國名導演約翰-福特越戰紀錄片《越南!越南!》
·美國人帶你遊歷西貢今與昔的旅程
·尼克松和基辛格越戰時期的反間計
·北韓兵士和越南戰爭
·1973年巴黎協定卅九年後
·美國人筆下的巴黎和平協定
·美國錯估1968年前中國對越的援助
·‘河內之戰爭’
·中共大使奠祭越戰陣亡中國士兵
·重現越戰(圖輯)
·1975-4-30:勝利或罪過
·為何要逃離和平?
·美國越戰紀錄片:1968年新春西貢順化戰役
·日本紀錄片:胡志明小道
·美國和1961年美國派兵抵越的問題
·越戰最後一名CIA情報員離世
·1975年4月:南越瓦解
·各方領袖與越戰(圖輯)
·從水門事件至西貢崩潰
·一名美國中央情報局人員在越南
·珍-芳達後悔無限
·為何北越可以勝戰?
·戊申戰役英文新書與美國讀者見面
·4-30:未完成的勝利
·關於越戰情報資料解密
·1973年巴黎協議:南北越皆有叻矗�
·“第三力量希望為越南帶來和平”
·南北韓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真相
·最新出爐美國紀錄片:越南戰爭
·《越南戰爭》:“讓越南人了解過去的機會”
·向越南道歉:南韓推公民戰爭法庭,追究韓軍的越戰屠村黑歷史
·轟炸河內:尼克松可否達到其目的?
·越戰春季攻勢50年:黎筍與毛澤
·1968年戊申戰役:四點須知
·書評書介:越戰記者回憶錄
【 紀念越戰結束卅五週年文章 】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一)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二)
·CIA與南越的將領們(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一七二六年,雍正接納大學士兼軍機大臣鄂爾泰(滿族)的建議,開展了晚明以降最大規模也最殘酷的削土司行動。《清史稿·鄂爾泰列傳》這樣記載其中的一次行動:「五月,鄂爾泰遣兵三道入,破三十六寨,降二十一寨, 改土歸流。、、.師進,焚苗寨十三。遣游擊何元攻急羅箐,殺三百餘,降一百三十餘。、、.破寨,盡殲其眾、、.殺二千餘、、.。鄂爾泰檄雲南提督張耀祖(漢族)督諸軍分道窮搜屠殺,刳腸截脰,分懸崖樹間。」(注八)
   
   滿漢中土政權對待邊民的手法,和列强侵華時比,殘暴有過之而無不及。土司制於1952年由中共完全結束,但今天中國那「一國」壓縮香港這「兩制」,手段越來越專橫,無疑是近古皇朝改土歸流傳統的延續。
   

崛起與盛世

   
   從秦、漢、隋、唐一直到滿清,中土政權管治有一明顯的三相週期律,就是「分裂、統一、擴張」,周而復始。傳統史觀也講週期律,但只提「亂」(分裂)與「治」(統一);這個二相週期律卻對緊隨「治」而來的擴張諱莫如深。然而,秦侵嶺南、唐征高句麗,乃至清代「康乾盛世」全方位擴張 — 包括併吞台灣,皆顯示了此二相周期率說法的不足。
   
   我們可以此三相週期律比照當下中國。「大國崛起」,不少大陸人認為中國已進入「盛世」,或者起碼是到了「治」的階段。對於這個想法,大家不必費神爭拗。史上的皇朝,只要無大規模戰亂,人民有飯吃,經濟有增長,貪污不太過,就可算達到「治」的標準,要求並不高,而且頂多是兩三個皇帝的光景就完結。民主自由那些東西根本不在標尺之內不用說,論文化學術,往往也不是在「治世」最發達。漢統治權力達到高峰,漢武帝即罷黜百家獨尊儒術(不是儒學);「康乾盛世」的百多年裡,中國的文字獄空前嚴重。這都是皇權膨脹、統一、達治的自然結果。反而,中國學術思想的黃金時代出現在春秋戰國的亂世。便是近現代,民國分裂亂世三十八年的學術成就,也遠超中共的統一達治罷黜百家獨尊馬列毛習的六十八年(後者在很多方面其實都倒退了)。所謂「治」,不過如此。
   
   如此,說文革、八九六四之後的中國進入「治」相,也無不可。事實上,同期間,世界上大部分發展中國家如印度、印尼、巴西等,也可按同樣標準稱「治」;所不同者,就是中國達「治」之後,就進入第三相,要擴張,所以近年大家經常聽到的,就是「XX為舊中國之有」那句話的現代版。現實如此與歷史若合符節,我們可以從中得出什麽啓示?這裏提一個看法,概括爲短短一句話,無疑過分簡單,但更能刺激思考。這個概括就是:中共即中國。
   

中共即中國

   
   本地不少民主人士認爲,黨不同國、中共不代表中國;中共可惡,但國家還是可愛的。但這說法有問題,需要商榷。若把中共與歷史上兩個統一的、擴張性的專制皇朝 — 秦和清 — 作比較,會發覺共同點是主要的。如果我們承認秦清二朝就是當時的「中國」,也把它們的歷史放在二十四史的脈絡上一爐共冶,那麼中共不應是例外。把中國定義為只包含美好的東西,把邪惡如中共者都剔除在外,其意可嘉,卻並不合理。
   
   其實,黨國不可分,古今皆如是。在傳統中華體制裏,皇帝家族及其委任的官僚體系就是一個黨(可稱作帝黨)。後儒說的「忠君愛國」,實與今天中國由「姓黨」的一家專政、對人民提出的「愛國愛黨」要求雷同。
   
   上述隋唐一旦達治便向外擴展,理由就是一句「XX為舊中國之有」,這與中國「崛起」以來的黨國行爲和用語何其相似!再要說中共不代表中國,便又多了一分困難。
   誠然,在一些文化思想方面,中共逆反傳統;例如儒家的中庸觀念與中共的馬列毛極端主義傾向迥然有異。但儒學自春秋以來就不是中華真政治裏的正統,而衹是儒者小群體裏的道統。此道不行,孔子知道得很清楚,後來的歷史更予以不斷證明;兩千多年來,儒學衹能以「卷而懷之」作歸宿,隱約存在於民間、遠野、海外甚或別國的知識人圈子裏。這在什麽朝代都一樣,包括今天。
   
   承認中共是中國歷史脈絡的延續,承認它今天代表中國,不任意把歷史割裂、把中國美化,我們反可以在同一個歷史脈絡裏看清楚香港和中國從古到今的完整關係。
   

今天香港:「後期法式殖民地」

   
   兩千多年前的「香港」,是以一場中土政權發動的侵略戰爭的戰利品的屬性進入中國版圖的,是秦朝中國的殖民地。這裡說的中國,不是只在民主人士心目中存在的那個純美中國,而主要是歷史真實裡的那個對內專制、對外侵略的中國。這樣的中國,自古以來一直維持未變 。
   
   1997年,香港脫出英殖地位,第三次歸入中國版圖,成為中國領土一部分,其歸入的方式,可比擬漢代趙佗接受招安那一次,即是在形勢比人強的情況底下,以和平方式「歸順」中土政權。其後香港的政治地位每況愈下,自治權逐漸削弱,中國打壓日甚。如此,可以說香港既是中國領土的一部分,同時也是一個殖民地嗎?答案是可以的。
   
   歷史上的殖民地有多種。「回歸」之前,香港和澳門的殖民地性質就不同;澳門是葡國領土一部分,澳門人是葡國公民,可持一般葡萄牙護照,但香港卻不一樣,港人最多只能拿另類英國護照。同樣,日治時期的台灣和朝鮮,兩者地位不等;當時的台灣是日本領土,台灣人是日本公民,出境拿日本護照,故日治台灣的地位類比葡屬澳門;當時的朝鮮則不是日本領土,朝鮮人不是日本國民,地位類比英屬香港。
   
   後期的法國殖民地,屬性等同葡屬澳門或日治台灣。現今香港,政治地位最堪比擬今天的法屬新卡里多尼亞(New Caledonia,澳洲東北外海的一個島嶼)。這個地方,歷史上是法國殖民地,今天技術上而言卻是法國領土的一部分,其民不論種族都是法國公民,拿普通法國護照;它實行一國兩制,1945年以來一直使用與法國不同的貨幣CFP franc,當地的土司勢力很大,而且已與法國中央政府達成協議,將於今年舉行合法獨立公投。既是法國領土,也是歷史上、實質上的法國殖民地,現行一國兩制,也取得了合法的民族自決權。
   
   按此,殖民地可分兩種,一種是名實一致(如日屬朝鮮),一種是有實無名(如新卡里多尼亞)。若要歸類,九七前的香港屬於前者,今天的香港屬於後者。中國喜歡說:「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領土」,但更準確的說法顯然是:「香港自古以來就是中國殖民地」。
   
   然而,無論是哪種殖民地,要自決獨立的話,都需要三個條件,即有本身的獨立意志、宗主國的認可或默許、國際上的支持。其中,充分的獨立意志是首要。有足夠堅强的獨立意志,其他兩個條件可以轉化,從無到有。沒有強大的獨立意志的話,是不是殖民地也無出路 — 以前或今天的香港便是例子。獨立意志通常是宗主國倒行逆施的產物,這也是歷史上不斷重複證明了的。
   
   
   2018年1月6日於多倫多
   
   
   
   注一:《淮南子·人間訓》確指出秦侵百越是爲了掠奪:“又利越之犀角、象齒、翡翠、珠璣,乃使尉屠睢發卒五十萬,為五軍,一軍塞鐔城之嶺,一軍守九疑之塞,一軍處番禺之都,一軍守南野之界,一軍結餘干之水,三年不解甲弛弩,使監祿無以轉餉,又以卒鑿渠而通糧道,以與越人戰,殺西嘔君譯吁宋。而越人皆入叢薄中,與禽獸處,莫肯為秦虜。” 《史記·秦始皇本紀》記秦始皇三十三年殖民嶺南:“發諸嘗逋亡(逃亡)人、贅婿(奴婢)、賈人(商人)略取陸梁地,為桂林、象郡、南海,以適遣戍(放逐犯人戍守)。” 《史記·南越列傳》詳述了趙佗南越國的興亡。
   
   注二:葛劍雄教授文章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統一分裂與中國歷史餘論>。
   
   注三:歐立德(Mark C. Elliot)教授的文章是<傳統中國是一個帝國嗎?>
   
   注四:這一節引用的資料詳見北京大學歷史系馬思宇的文章<愛恨交織的“帝國主義”>。
   
   注五:何炳棣與匹茲堡大學歷史系教授羅友枝(Evelyn S. Rawski)關於滿清統治階級的漢化問題的討論可參考沈宇斌的<海外滿清史研究力作>。
   
   注六:引自《冊府元龜・帝王部・親征第二》唐太宗貞觀十九年二月段。
   
   注七:中華帝國五服模型見《尚書・禹貢》最後部分、《國語・周語上》「夫先王之制」段、《禮記・夏官司馬》「大司馬之職」段。
   
   注八:見維基文庫《清史稿》卷二百八十八鄂爾泰列傳雍正三年、七年正月兩段。
   
   
   2018年1月6日,轉載自《立場新聞》
(從歷史角度看香港地位屬性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
(2018/0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