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忽然想起(1)……]
罗列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忽然想起(1)……

    贺卫方、茅于轼等知识分子的禁声,使我忽然对历代知识分子的心灵历程感起兴趣来:

    秦焚书坑儒后,除李斯法家牛逼哄哄外,似乎没看到别的什么,然而李斯却失败于宦者手里;汉罢黜百家,一些儒家也曾庙堂昂昂乎一阵子,据说中国历史是“儒表法里,剂之以道”的,但对于一般百姓,似乎以儒家骗他们,以法家对付他们——中国百姓是吓怕的,不是儒家感化的。一直到今天,也是如此,比如北京的蔡奇先生一声去低端,弄得整个北京城低端人口狼奔豕突,如果没有华涌先生的冒险,也就烟消云散了。偏偏这个时候,现代媒体作用大大,华先生的视频,使整个世界明白,极相似于希特勒先生的排犹运动的实事的排华运动,竟在中国堂而皇之的出现,如果不是在YOUTUBE上看到蔡奇先生的“刺刀见红”“真刀真枪”的语句,我真不相信,这话出自21世纪的自称自己“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共产党高级官员之口,可蔡先生确实说了,以致后来迫于压力,他到低端人口家问是否有居住的地方,我都对他发自内心的生理的恶心,“妈逼的真能装”,难怪习先生封闭国外媒体,原来他用的竟是罔顾国计民生的酷吏,听说蔡先生是习在福建的老部下,仿佛记得北宋蔡京也是福建人,估计蔡奇先生与蔡京有血缘关系。

    想来现代的自由知识分子,只能学魏晋知识分子的放浪形骸优游林下了,另一条道路,逃亡欧美!

    魏晋时代,司马懿杀何晏,司马师杀夏侯玄,魏晋名士大多死于看的太清而且多嘴,书呆子是也,今日书呆子少了,但也不是没有。

    现在习主席时代,重判七零九律师和吴淦等人,其实是给整个中国知识界看的,不要有嘈杂的声音,这架势与毛整胡风和1957年反右似有异曲同工之妙!

    ——2018年1月8日

(2018/01/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