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共谍郭汝瑰]
雷声
·高文谦:习近平内无官心外无民心,志大才疏要做亡党之君
·习近平的盲点与误区
·习近平者,“截颈平”也,“斩首”作名,真是天意
·八一鬼节
·需求不振 7月中国制造业全线告急
·海外华人为争取中国退休金的公开信
·唐僧给孙悟空的信
·中国首富习近平家族
·张欣:刺刀不会带来股市繁荣——论“恶意做空”罪名之荒谬
·当代贫寒子弟不宜从政
·魏京生:父亲与毛泽东江泽民的来往
·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张木生
·红海:李铁映认为,习近平是混乱之源
·老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搏斗
·总有一种力量骗得我们泪流满面
·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出现断崖式衰退
·杨连宁:何必左手制造贫困,右手再来扶贫呢?
·克鲁格曼:中国皇帝的新装,一触即破的大泡沫
·习近平惊天动地是他最大缺陷
·张木生:谨防经济断崖式崩塌
·财政收入萎缩猛烈,多省负增长
·中共是法西斯,习近平是希特勒/余杰
·团团伙伙是一切政党不能避免的根本的性质!/孙丰是也
·习近平红卫兵外交在吉受挫
·习近平在外交场合的无知与瞎说/山野村夫
·制造业大转移:富士康50亿美元印度建厂
·习大帝的心病挫败和疯狂/张洞生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干政”说的片面性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顾伯冲"人走茶凉"文章的片面性/松林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习近平家族经万达家库通国库
·印裔再次完胜华裔 在美华人工程师怎么了
·习近平应该向全国人民道歉/王翔、徐涛
·习近平泡沫已灭,市场青年吃亏
·程干远撰写回忆录揭开中共统战部黑幕一角
·亲历南京受降:"冈村宁次的手一直在抖"
·报告:中国空气污染每天导致4000人死亡
·习近平家族家库通国库
·余杰:习近平有陆克文想像的那么聪明吗?
·高耀洁:骗者获胜,中共自吹抗战功绩
·经济学人:中共掠夺历史为现下野心找借口
·把蒋公换毛贼,中共篡改历史
·关键时刻 “竟无一人是男儿”!
·北戴河会期结束 共识:清理周令徐郭余党 分歧:经济怎么辧
·揭示中共抗战不打日军专打国军的真相/辛灏年
·天津爆炸,何人所为?
·开罗会议期间毛贼东在干什么?
·中国民联呼吁问责习近平与成立民间调查小组
·病中李鹏不忘9.3登天安门阅兵
·中国夜莺岛是如何送给越南的?
·历届国家军委主席:何人任期最长
·中共又篡改抗战《陆军作战史》
·这才是一个国家崛起的真正秘密
·中国模式已走到尽头
·反美却奔美?看看咱有多少“反美斗士”移民美国
·夜莺岛(浮水洲岛)秘密“移交”越南始末
·希特勒爱阅兵的公开秘密
·以色列拍片感恩上海庇护犹太人 内塔尼亚胡:谢谢
·黨治必定腐敗
·江泽民胡锦涛不参加阅兵 岂不正落人口实
·郝柏村:还原抗日真相,才会赢得两岸人民掌声
·国力悬殊 战力何在?抗战前中日军备对比
·邓颖超透露周恩来去世真正原因
·反法西斯还是法西斯的胜利?长平观察
·鬼扮神----评9.3阅兵
·将碧血撒向蓝天——记抗日战争中的中国空军
·红卫兵习近平和十字军的战争
·何清涟:黄梁梦醒:中国并非拯救世界经济的“诺亚方舟”
·李敖的父亲:最货真价实的汉奸
·“保阅兵蓝”与法西斯/郑义
·91岁孤寡独居抗战老人称:长沙百姓被日本兵吓得没一个敢放鞭炮庆祝胜利
·罗斯福后人等赴台北出席抗战纪念活动
·阅兵前中共应向抗日国军道歉谢罪!
·互联网封锁是如何升级的?
·怠工潮像山火一样在国企和地方政府中蔓延
·斯诺登终于把自己弄成了国际大笑话
·赴日考察报告和博导中国农村报告
·毛贼东的特供生活
·建议中央撤销习近平总书记的职务
·国军抗战对二战战局的贡献
·87岁田华复出,家中四人患癌,中国环境怎么了?
·许小年:中国经济萧条至少5年 最坏时刻还没到
·八年抗战八路才打死851日军?
·习近平6大错误,建议撤职
·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選載4
·中国第一村“南街村”神话破灭
·罗援的感概与齐奥塞斯库的下场
·张宏杰:中国历史上的皇帝梦
·普京下令建政治迫害纪念碑
·赵旭:一个地主家庭的悲惨人生
·越南入TPP,将大力政改
·为牺牲在共军枪口下的国军抗战英烈立传 时不我待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抗日老兵韩声涛:“不抵抗”命令是张学良自己下的
·中国人为啥欢呼TPP?
·江任总书记前,夫人抱头痛哭
·义勇军全部是被共产党消灭的历史事实
·抗战中流砥柱,看击毙日军数
·中国抗日战争中的二类汉奸中国共产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谍郭汝瑰

内战中的共谍郭汝瑰
   
   在整个三年内战期间,郭汝瑰传递重要军事情报100多次,将他能搞到的蒋介石作战的最高机密都及时泄漏给共党。经常是作战厅开会一结束,作战方案就被送到毛泽东手里。毛泽东“胸中自有雄兵百万”的节节胜利,直到把蒋介石赶到台湾,郭汝瑰“功不可没”。
   1949年后,郭汝瑰待遇按投诚将官处理,中共没有公开郭汝瑰的身份,只给了他一个相当于副局干部的职位,党员身份也没有恢复。“肃反”中,郭汝瑰被怀疑为国民党潜伏特务,遭关押审查,此后各种政治运动迫害,都没有放过郭汝瑰……
   

   郭汝瑰,四川铜梁人,毕业于黄埔五期。1928年,经中共地下党员袁镜铭介绍,郭汝瑰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30年4月,蒋介石调郭汝瑰部到湖北驻防,郭汝瑰暗中筹划组织兵变,因联络差错,郭汝瑰控制的三营被红军消灭大半,郭汝瑰身负重伤。蒋介石因此起了疑心,命令郭汝栋彻底“清共”。郭汝瑰逃往日本,与中共组织失去联系,进入日本士官学校进行系统的军事训练。
   
   淞沪会战国民革命军的一个机枪阵地(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抗战爆发后,郭汝瑰参加淞沪大会战,作为42旅代旅长,他在数十架日机狂轰滥炸下,率部坚守阵地。每当士气不振,他就冲出掩护部督战,战局临危,他留下遗书,亲临84团指挥作战。该旅与日军冲杀七天七夜,保住了阵地,8,000多人只剩2,000余人,自此郭汝瑰名扬军界。战后不久即被陈诚任命为54军参谋长。在武汉会战中,郭汝瑰提出的保卫武汉、又不战于武汉的全新防御方案,更是获陈诚赏识。
   
   1945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渐渐跻身国民党军政高层的郭汝瑰,意外和中共特工任廉儒重逢。在任廉儒的安排下,郭汝瑰与董必武秘密会面。郭汝瑰希望重新回到共党,董必武劝说郭汝瑰继续潜伏,为共党提供情报。此后每遇到一些重要战役,郭汝瑰就会将制定好的作战方案报送蒋介石的同时,同时复制一份交给任廉儒。
   
   1946年9月,郭汝瑰先任国防部第五厅副厅长主管部队编制,旋升任陈诚的总参办公厅主任,不久复任五厅厅长;1947年3月,又任作战厅厅长。这样,郭汝瑰利用他的身份,为中共搞到更多情报。
   
   1947年5月12日下午5时,郭汝瑰接到蒋介石侍从室主任俞济时的电话:“今晚8时30分,请到总裁官邸出席晚宴并汇报。”郭汝瑰与二厅(主管情报)厅长侯腾同时到了蒋介石官邸。刚刚坐定,陈诚与刘斐也先后来到。此时,山东军情紧急。郭汝瑰同侯腾分别汇报战地形势。归纳众将的意见之后,蒋介石作指示,以汤恩伯兵团攻营城、沂水,以欧震兵团攻南麻,王敬久兵团攻博山。郭汝瑰将此一一记下。回到家,迅速把当晚的作战部署重新抄录一份。刚抄完,任廉儒就来了。他把作战部署交给任,并再三嘱咐:“张灵甫的整编74师,全部美式装备,要特别当心。”
   
   郭汝瑰的情报起了巨大作用。在孟良崮战役中,解放军因为知己知彼,仅仅4天之后,全歼74师,击毙师长张灵甫。郭汝瑰所起的作用不亚于十万雄兵。
   
   1948年10月,淮海战役前夕,何应钦责成郭汝瑰制定作战方案,送蒋介石审批。方案尚未下达到国民党军队,就被郭汝瑰报送给解放军指挥机关。以后,徐州剿总决定坚守蚌埠,郭汝瑰又诱使蒋介石改在徐州外围作战,增加蒋军在移动中被解放军分割围歼的机会。日后原徐州剿总副司令长官杜聿明在《淮海战役始末》一文中说:“这时,我心忐忑不安,觉得上了蒋介石的当,并认为蒋介石、顾祝同是完全听信郭汝瑰这个小鬼的摆布,才造成这种糟糕局面……”
   
   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以后,蒋介石几百万精锐部队已丧失殆尽。郭汝瑰决定引咎辞职,准备到解放区去。但共党仍叫他留下来继续搞垮国民党,叫他掌握一支部队,待解放军进军大西南时举行起义。蒋介石不久即任命郭汝瑰为72军军长,要他重建部队开往四川。郭汝瑰很快就招满两个师的兵员,加上同为陈诚派系的罗广文拨给的一个师,72军就拥有了三个师一个团,成为四川境内的四个机动主力军之一。郭汝瑰回四川组建72军的同时,单线联系指挥郭汝瑰的任廉儒也以重庆川盐银行高级职员的公开身份来到四川秘密会见他,并带来解放军二野联络部的赵力钧。为便于进行活动,郭汝瑰委任赵力钧为72军重庆办事处的办事员。
   
   解放军进入湘西准备向四川进军时,蒋介石飞抵重庆,亲自召见郭汝瑰,询问他的部队作战有无把握。当得悉解放军已经进入贵州,由贵入川时,蒋介石又叫国防部电令郭汝瑰为第22兵团司令,直接指挥21军、44军、72军和三个独立师,作为防堵解放军进入四川的前哨兵团;并要求72军在长江、沱江布防,以便蒋介石将其主力集中于成都附近,与解放军决战。
   
   而此时,郭汝瑰已经剪除72军中所有拥蒋人员,解放军刚一入川,郭汝瑰就在宜宾地区通电起义,破坏蒋介石固守大西南的计划。
   
   蒋介石到台湾后,曾经十分痛心地说:“没有想到郭汝瑰是最大的共谍。”当时台湾有报纸写道“一谍卧底弄乾坤,两军胜负已先分”。蒋介石肯定也没想到,还有更大的共谍随他到了台湾!
   
   郭汝瑰背叛蒋介石,冒着生命危险,把国军对共军作战的最高机密都给了毛泽东,使毛成功窃政,为中共取天下立了丰功。
   
   中共建权后,郭汝瑰没有军衔,仅得到川南行署交通厅长一职,相当于一个副局干部。
   
   1956年,在肃反运动中,一个教员编造假坦白材料,诬陷郭汝瑰是“特务”,于是郭汝瑰成了“国民党潜伏特务”,被关押审查。郭汝瑰认为“肃反”无法无天,在一份材料中他写道:“一些无耻之徒希图过关,假坦白,攀诬好人。一时满城风雨,鬼影憧憧,逼得悬梁的悬梁,投水的投水。”后来郭汝瑰讨得一命,遭关押审查,肃反后当教员。
   
   1957年整风,郭汝瑰在一次座谈会上说:“刘邦入关,约法三章;李世民尊贤纳谏,从善入流,所以才能将政权巩固几百年。我们要力行民主法制才能长治久安。”为此他被定成右派,发配到农场被监督劳动改造。
   
   郭汝瑰也没有躲过“文化大革命”,作为“学术权威”,他被拉出来批斗,抄家游街,备尝屈辱。
   
   肃反、反右、文革等运动,郭汝瑰一次也没落下,劳动改造、文革批斗、抄家游街等是家常便饭。(网络图片)
   
   郭汝瑰在回忆录中曾写道:“我日坐愁城,万念俱灰,想到八年抗战,怀着马革裹尸的雄心,出入枪林弹雨没有皱过眉头,解放战争时期,没有留恋国民党的高官厚禄,毅然投入革命阵营,没想到反落得一身不白之冤!”
   
   1978年,71岁的郭汝瑰终于讨得了一个说法:他不是国民党特务,组织同意其加入中共。
   
   郭汝瑰在北京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时,国家主席杨尚昆请他和邓兆祥吃饭,郭汝瑰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部队无论如何不能经商。国民党军队就是因为军官敛财,丧失了战斗力。”
   
   晚年郭汝瑰无钱无权,但他联络当年各方战友,编写了两本600余万字的巨著《中国军事史》和《中国抗日战争正面作战战记》,道出了一个与中共宣传不一样的历史事实:自1937年7月至1945年8月之间,中华民国政府军发动大型会战22次,重要战斗1,117次,小型战斗28,931次。陆军阵亡、负伤、失踪321万1,419人。空军阵亡4,321人,毁机2,468架。国民党是抗日的,蒋介石先生是抗日的。其中的潜台词不言而喻。
   
   1997年,郭汝瑰说过这样一句话:“不为国家、民族利益着想,而徒谈忠义,只会助长专制独裁,阻碍社会进步。”内中涵义让人不胜感慨。当年郭遭遇车祸横死。
   
   评述:
   作为“党和人民作出巨大贡献”的红色间谍,郭汝瑰的遭遇并不是特例。
   
   1949年后,大批前地下党员被查、被抓,尤其是打入国民党内部、为中共立下过所谓“汗马功劳”的大特务,几乎都遭到残酷整肃,没完没了地批斗、写检讨交代,被以各种名义抓捕关押,凄惨离世。潘汉年死后竟不可以用自己的姓名立碑;赵荣声被宣布为“反党分子”,后来被补划为“右派分子”,全家被下放到山东整整18年……
   
   这些人的遭遇都是因为中央内部一个秘而不宣的政策:即中央对地下潜伏党员的处理方针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这鲜为人知的十六字方针,对于那些出生入死,要把自己一辈子都献给中共的特工来说都是难以置信的。
   
   潜伏在美国情报机构长达37年的金无怠,是被周恩来1944年就吸收的中共间谍。1985年,金无怠被捕后,承认向中共传送尼克松总统希望与中国建交的机密文件。他呼吁中共与美国谈判,让他获释回国。但中共拒绝承认金无怠是其属下特工,导致金无怠完全绝望后自杀。
   【阿波罗新闻网 2017-08-03 讯】作者:大纪元特约作者默认
   
   ---------------------------------------------------------------------------
   
   
   
   
   
   皖南事变 毛泽东的陷阱:除掉心腹之患项英
   【阿波罗新闻网 2018-01-10 讯】默认
   中共新四军政委项英与毛泽东有不解之仇。在中共红军时期,他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团,毛诬陷他是AB团的后台。后来他反对带毛长征,预见到毛要伺机夺权。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对毛的批评态度不改,甚至嘲弄毛、、、、、、毫无疑问,毛不想为新四军解围,毛要蒋介石-消灭项英他们。这样莫斯科才可能批准他打全面内战。同时,他也一箭双雕,除掉项英这个心腹之患。
   中共新四军政委项英与毛泽东有不解之仇。在中共红军时期,他想制止毛用血腥暴力打AB团,毛诬陷他是AB团的后台。后来他反对带毛长征,预见到毛要伺机夺权。在抗日战争时期他对毛的批评态度不改,甚至嘲弄毛。
   
   项英的总部有一千工作人员、八千部队,驻扎在云岭,在以多变的云彩和奇诡的石峰著称的黄山之侧。一九四零年十二月,项英的总部是新四军唯一在长江以南的部队。毛把百分之九十的队伍都已调到江北,组成了江北指挥部,由毛的盟友刘少奇负责。项英管辖的新四军不到百分之十。
   
   项英与毛泽东合照
   
   项英与毛泽东合照
   
   毛有意把项英的孤零零的总部送给蒋介石的部队去杀戮,逼蒋介石开第一枪,促使斯大林同意打全面内战。这年七月,蒋曾下令新四军北上去华北,把长江流域让给国民党,毛曾置之不理。现在,毛令项英过江到长江以北。
   
   过江有两条路,一条直接北上,渡口在安徽东部的繁昌、铜陵,另一条朝东南方向走,在长江下游江苏南部的镇江渡江。十二月十日,蒋介石规定项英走皖东路,因为镇江一带国民党韩德勤部正在和新四军打仗,他怕项英部队去参战。他给名义上是项英上级的国民党长官顾祝同发电报说:"查苏北匪伪不断进攻韩部,为使该军江南部队,不致直接参加对韩部之攻击,应不准其由镇江北渡,只准其由江南原地北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