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江中学子
·王明58
·王明59
·王明60
·王明61
·王明62
·王明63
·王明64
·王明65
·王明66
·王明67
·王明68
·王明69
·王明70
·王明71
·王明72
·王明73
·王明74
·王明75
·王明76
“一千块”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一千块”监控1
·“一千块”2
·“一千块”3
·“一千块”4
·“一千块”5
·“一千块”6
·“一千块”7
·“一千块”8
·“一千块”9
·“一千块”10
·“一千块”11
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王氏之妻)1
·女失业2
·女失业3
·女失业4
·女失业5
·女失业6
·女失业7
·女失业8
·女失业9
·女失业10
·女失业11
·女失业12
·女失业13
·女失业14
·女失业15
·女失业16
·女失业17
·女失业18
·女失业19
·女失业20
·女失业21
·女失业22
·女失业23
·女失业24
·女失业25
·女失业26
·女失业27
·女失业28
·女失业29
·女失业30
·女失业31
·女失业32
·女失业33
·女失业34
·女失业35
·女失业36
·女失业37
·女失业38
·女失业39
·女失业40
·女失业41
·女失业42
·女失业43
·女失业44
·女失业45
·女失业46
·女失业47
·女失业48
·女失业49
·女失业50
·女失业51
·中共收买女失业人员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52)(图)
吴氏失业夫妇(低保户)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图)吴氏失业夫妻1
·失业夫妻2
·失业夫妻3
·失业夫妻4
·失业夫妻5
·失业夫妻6
·失业夫妻7
·失业夫妻8
·失业夫妻9
·失业夫妻10
·失业夫妻11
·图中共当局严密监视(一)
·监视(二)
·监视(三)
·监视(四)
·监视(五)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作者:邹引娇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图)邹怀刚:你全家都会死在这里,不晓得怎么个死法

    祖父邹××(人称“昌生师傅”)系抚州一带有名的木匠,外祖父吴××(人称“细仔师傅”)擅长雕刻、油漆手艺,在宜黄颇有名气。父亲邹时智子承父业也成为木匠。父亲有一兄,在国民党年代,兄弟俩必须抽一人去当兵,为求自保,父亲当了八个月保长。解放后,父亲因当过保长厄运不断,文革前遭人陷害入狱八年,出狱后在文革期间又遭到迫害,母亲和兄长在文革期间也受到牵连遭到迫害。大姐邹雪娇早已嫁人,父亲入狱后,二姐邹莲娇不久也嫁人,当教师的兄长邹怀川成了家里的顶梁柱,当时教师收入微薄,为了养活一家老小八口人,兄长放弃教书从事祖传的木工、雕刻、油漆手艺,请他做事的人很多,活忙不过来叫我当助手。几年后,兄长病情日渐严重,我开始独自接活干。我白天在客户家里干活,晚上带花板回家雕刻,经常忙到深夜。谭坊综合厂见我手艺好能独当一面,派人叫我去厂里干活,我在谭坊综合厂干了几年,直到68年下放。69年兄长病故,嫂子改嫁异乡,留下三孤儿:长女邹桂花3岁、长子邹自由1岁、次子邹自新(也叫邹牛仔,当时尚未出世,宜黄称“遗腹子”)。大弟邹怀光小学没毕业就辍了学,经常将绳绑在竹竿上套人家放养在外的猪玩;用镰刀削木枪、竹弓、陀螺……兄长生前经常教育他应该好好读书,他从来不听还骂兄。兄离世时大弟邹怀光16岁,又矮又瘦,连锯也拉不动。小弟邹怀刚13岁,在读小学。兄弟俩经常拉母亲衣角吵闹要肉下饭,家里养的鸡长到几两就进了他兄弟俩的肚子。我68年下放谭坊中渡大队大兴福生产队,73年与生产队签《搞副业合同书》,收外甥唐绍明为徒,在外做手艺。当时宜黄从事雕刻、油漆的艺人很少,兼之我手艺好,四面八方请我做事的人很多,所得收入除上交生产队外,全部用于补贴家用。邹怀刚读书读到二十三岁,几次参加高考均名落孙山,79年落榜后跟我学雕刻、油漆手艺。邹怀刚嫌雕刻、油漆又脏又累,向父母要钱买了一架照相机,趁赶集人多时用没装胶卷的相机游说人来照相骗取定金。不久就被人识破,邹怀刚只得中止照假相赚钱的计划,连买照相机的钱也没赚到。邹怀刚后来安排入县综合厂上班,收入微薄,几年后因超生离厂。邹怀刚1956年10月10日出生,兄离世时他才13岁,自己都要家人照料,根本不可能赚钱养家。可见,邹怀刚四处吹嘘他本事大,兄长离世后他干活赚钱养活全家,完全是吹牛皮。
   
    1981年父母资助完邹怀刚建房还剩下几千元,邹怀刚夫妻花言巧语将父母几千元养老钱骗到手,便对父母冷若冰霜。大弟邹怀光和二弟邹怀刚因赡养父母发生争吵,大弟邹怀光说不赡养父母也不要父母财产。邹怀刚得到父母财产但又不愿赡养父母。我当时位于县城小南关19号房屋尚未完工,在黄陂镇(离县城68里)张家做事,邹怀刚亲自到黄陂叫我马上来宜黄和父母一同吃住。父亲生病期间,邹怀刚不出药费,叫我拿处方去买药。父亲病故,邹怀刚不出丧葬费,我出了一部分钱,大姐邹雪娇、二姐邹莲娇搭车送来钱和一些青菜、米、米酒、干柴,亲友送来唁金,才勉强将丧事办完。我房屋建成后,我搬到自己房屋住。母亲和侄子邹自由、邹自新虽然还住邹怀刚家,但一直和邹怀刚分灶另过。邹怀刚不承担赡养义务,母亲便带着侄子邹自新一起做豆浆、豆腐、豆腐皮和养猪。侄子邹自由在外求学期间,母亲将辛苦赚来的钱供他读书。母亲不识字不会汇款,叫邹怀刚帮她汇了几次款给邹自由(母亲去世后,邹怀刚往自己脸上贴金,吹嘘他出钱供邹自由读书)。尽管母亲和侄子邹自新自食其力,邹怀刚夫妻仍想方设法赶她和侄子走。邹怀刚当着母亲的面指桑骂槐边骂猪边踹放养的猪,把母亲养的猪踹得嗷嗷直叫。母亲知道邹怀刚想赶她和侄子走,气得边做豆腐边哭。李金珠经常故意拿我母亲的牙刷刷她女儿的脏鞋子,有一次被母亲看到了,母亲叫李金珠赔她新牙刷,李金珠不但不赔反而和我母亲大吵大闹,还动手打我母亲。当时邹怀刚坐在客厅,一声不吭装做没看见,任凭老婆打老母亲。七十多岁的老母亲被打得呼天喊地痛哭流涕。直到我从外面回来听到哭喊声赶过去拦腰抱住李金珠,李金珠才住手。母亲这次伤透了心,说不想再和李金珠见面,执意要搬到侄女邹桂花公公的北门路18号老屋去住,叫我帮她砌做豆腐的灶。母亲和侄子搬离邹怀刚家后,邹怀刚夫妻不理不睬从未看望。我帮母亲砌了灶,也经常看望母亲,劝母亲气消后搬回去住,母亲潸然泪下,说不愿回去看邹怀刚夫妻脸色过日子。不久,母亲因中风在医院医治了一段时间,请救护车送回邹怀刚家,李金珠见我母亲从救护车上抬下来,幸灾乐祸喜形于色,连声说:“扛死尸来啦!扛死尸来啦……”
   
    邹怀刚因超生离厂后,与人合伙卖电瓶、电鱼机,因邹怀刚为人刁钻,不久就吵架散了伙。邹怀刚失业在家,生活窘迫,进了一些电瓶、电鱼机在家卖,却又门可罗雀。李金珠无业,家庭妇女,邹怀刚叫李金珠上街摆小摊卖电瓶、电鱼机,李金珠才卖了几天就和顾客吵架,只得收了摊。母亲中风瘫痪在床后,邹怀刚夫妻未喂过母亲一餐饭,未洗过母亲一件衣服,全靠侄子邹自新悉心照料。李金珠不但不服侍我母亲,还经常不怀好意冷嘲热讽。邹怀刚石上蚯蚓没处钻又打起了我的主意,叫我上街摆小摊卖电瓶、电鱼机吸引顾客到他家里为他招揽生意。母亲中风瘫痪在床那几年,为了母亲和侄子邹自新有口饭吃,我上街摆了几年小摊为邹怀刚招揽生意,侄女邹桂花夫妻也经常帮我照看摊子。当时宜黄河里鱼很多,卖电瓶、电鱼机的全县仅有几家,邹怀刚那几年生意非常红火,发了一笔横财。时至今日,许多熟悉邹怀刚的人都知道邹怀刚这几十年只发了那几年横财。母亲去世后,我便收了摊在县物资局旁开店做别行。邹怀刚夫妻财迷心窍,腰缠万贯却一毛不拔。母亲看清了邹怀刚夫妻的为人,为使侄子邹自新日后有一安身之处,母亲生前决定将她谭坊老屋交由邹自新继承。1987年母亲叫邹怀刚亲笔写了一张《关于谭坊房屋继承书》,内容如下:“谭坊有房屋一栋,大约地面积壹佰来平方。此房屋本属我父邹时智遗产,其有三子,长子邹怀川已故,遗留二男。现根据我母意愿,将此房屋判归长子邹怀川二子所有,本兄弟二人均无异议,特立此据,以备后查。立据人:邹怀光、邹怀刚,1987·5·29。”母亲去世后,邹怀刚见利忘义翻脸不认帐,亲笔写的《关于谭坊房屋继承书》成了一纸空文,截至目前为止,仍未兑现。侄子邹自新在邹怀刚家干了几年活(邹怀刚维修电瓶时他当助手),邹怀刚也未给分文工钱。1997年邹自新结婚,亲友有的送庆金,有的送东西。邹怀刚夫妻不但不送钱,还克扣侵吞邹自新兄邹自由从广东寄来给邹自新用于结婚的六千元。我当时在县物资局旁开店,手头比较宽裕,我无偿资助邹自新1200元。后来,邹自新跟我学会油漆手艺去广东打工。此外,我还帮助过其他亲戚:二姐邹莲娇做小生意,我借给她1000元;大姐邹雪娇长子唐绍明做生意,我经常帮他销货;大弟邹怀光长子李自彬去广东创业,我借给他2000元;侄子邹自由在广东开公司,我夫妻俩借过钱给他也出过力帮他……
   
    邹怀刚不但纵容李金珠打老母亲,也曾粗暴对待父亲。父亲年老后喜欢打牌。有一次,邹怀刚兄弟俩因父亲打牌的事和父亲吵架,兄弟俩自作主张拿来绳索反绑父亲双手,将父亲推出门外。父亲当时住在谭坊,年近七十,猝不及防被推出去脚下一时站不稳,一个趔趄摔倒在地……后来,邹怀刚自己也喜欢打牌,有时赌通宵,但待遇却比父亲好得多,没人敢说他。邹怀刚对父母尚且如此,其他人更不放在眼里。邹怀刚既自私自利又自命不凡,喜欢听奉承话,倘若有人说的话、做的事不合他的意或不照他说的去做,他便将双眼瞪得像铜铃一般大,怒目圆睁满脸凶相。年长的也经常被他骂,年少的有时还被他打。邹怀刚骂人口头禅有:“蠢货”、“废物”、“吃去死”、“滚出去”、“死开”、“打坑埋”、“埋掉都要扔掉镢头”……大姐邹雪娇、二姐邹莲娇等都挨过邹怀刚骂。我县城小南关19号房产被邹怀刚私自登记在他名下一事,我这几十年来先后跟数十位亲戚说过,请他们说和此事,大姐邹雪娇、二姐邹莲娇等怕被邹怀刚骂,都说不敢去跟邹怀刚说。年长的都不敢管,年少的更是噤若寒蝉。大弟邹怀光和邹怀刚一个鼻孔出气,叫我不要分证(办理土地证、房产证更正登记),欺骗我说:“办证也没啥用,办不办都一样。我的房屋、店面两个证(土地证、房产证)都没办。”后来,大弟邹怀光有一次拿出他房屋、店面的土地证当众给别人看。显然,邹怀刚兄弟俩在合伙骗我。李金珠多次当众说我县城房屋是她的,叫我滚回黄陂去。邹怀刚听到后竟然一声不吭。我还找邹怀刚大女儿邹卫群(现年36岁)、二女儿邹卫华(现年34岁)谈过此事,问她们是否知道我现在住的房屋是我自己的。但结果却出人意料,邹怀刚大女儿、二女儿均表示“不知道”,并推脱说大人之间的事她不管。邹怀刚大女儿、二女儿在我家隔壁住了二十多年,竟然不知道我现在住的房屋是我自己的,可见,邹怀刚夫妻为侵占我房产早已开过家庭会议交待女儿怎么说。我有苦无处诉,百般无奈之下,我只能上网说。
   
    邹怀刚之前谎称1981年建房的几千元钱是他自己做油漆和照相赚的。邹怀刚翻墙浏览海外网站发现谎言被我戳穿后,便又四处撒谎说是向岳父李标齐借的,邹怀刚出尔反尔谎话连篇由此可见一斑。事实上,按李标齐当时的家境来说,不要说几千元,就是几百元李标齐也拿不出。李标齐有二男三女(长女李金珠,次女李龙珠,小女李惠兰)五个子女,老婆宁某某,无业,家庭妇女。当时,李标齐在县搬运队干扛麻袋等活,工资微薄,家里穷得当当响,时常借钱过日子,全家住在祖上留下的几间又旧又破的老房子里。李标齐长子李某某当时已结婚,婚后共生育二女一男,因经济拮据无钱建房,一家五口只能蜗居一间逼仄阴暗的老屋内,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直到2002年左右攒了一笔钱,又向亲戚借了一些钱,才在县城郊区建了一栋房屋。李标齐中风去世数年后,小儿子李建华结婚,婚后又在破旧的祖屋内住了十多年,直到2009年和二姐李龙珠、三姐李惠兰(现任宜黄县凤冈镇人民政府镇长)及二名亲戚集资将祖屋翻建为一栋五层楼房。综上所述,李标齐1981年根本不可能借给邹怀刚几千元。邹怀刚信口开河混淆是非的能力非同一般,堪称“故事大王”,编此故事的目的是企图独占父母县城房产。2014年7月1日上午,县物资局黄局长上门和我谈相关事宜。关于邹怀刚夫妻非法侵占我房产一事,黄局长说:“你父母去世时都没留下遗嘱,从法律上来说,父母遗产(邹怀刚位于县城小南关19号的房产)子女都有份。”我说:“按民间传统来说,父母遗产一般传子不传女。邹怀刚不但未赡养父母,反而纵容老婆李金珠虐待甚至殴打我老母亲。像这种无情无义之人,父母遗产确实不该由他一人独占。我父母有三个儿子,长子邹怀川、次子邹怀光和小子邹怀刚。兄邹怀川早年病逝,留下长子邹自由和次子邹自新。母亲中风瘫痪在床那几年,全靠侄子邹自新悉心照料。所以说,父母遗产大弟邹怀光和侄子邹自新都有份。如果按民间‘补长’的习俗,侄子邹自由也有份。邹怀刚独占父母遗产既不合理也不合法。”黄局长听了频频点头,说我讲的话很有道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