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欢迎对号入座]
金光鸿文集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美国联邦在各州搜捕非法移民涉嫌违宪
·谁肢解了美国人民的持枪权?
·把在美国持枪的外国人遣返不是最好的办法
·我要是总统,一定要拿掉他们这个权力!
·大面积的枪案伤害,是控枪的结果…
·这美国民兵总司令就是我了……
·人民持有及携带武器之权利不可侵犯
·去核必去共
·任重而道远
·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准则,建议美国政府…
·移民局是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政府机构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最新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目前的形势和我们的策略及未来的方向
·卖国中共:你不行,就让位
·无论时日长短,无论天涯海角……
·什么样的民主才是我们所要的民主?
·關於未來民主中國政府如何解決中共出賣的領土回歸的問題
·高手過招……
·各省宣布独立的政治意义
·不要纠缠个人恩怨
·中华自由邦(United States of China)临时宪法大纲(草案)
·关于是否原谅中国共产党的问题
·道不同,不相为谋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对不起,我不能让您毁了日本(转)
·革命派要警惕了……
·习近平,你是中国人吗?
·关于对中共实施“斩首”行动的说明
·对中共要采用立体攻势--我的革命战略
·如何改变令人讨厌的大陆腔速成
·政治和经济是不能分开的
·目前的战略:斩首,层层斩首
·政府不行了就换掉!
·贸易是不能跟人权脱钩的
·各省必须独立建国
·你们是一个团队,是一个战斗小组…
·花人民的钱是要国会批准的!
·认清共匪假维护国家统一之名…
·大陆企业家的出路!
·斗勇更要斗智
·交税相当于资敌,无代表,不纳税
·铲除共匪,追究历任匪首决策之罪
·反省过去,是为了现在和未来……
·当今中国,谁不改变,谁滚蛋!
·全民抛弃共匪,迎接一个没有共匪的中国和世界
·人不治,天治,政府暴虐,人民自治
·强烈呼吁大陆人民武装自卫
·共产亡于共管,共管长治久安
·让侵略者在理性的战场上被我们征服 --以此纪念抗战胜利七十三周年
·国民追求真理,服从真理
·吴敦义要多读书
·秦朝速兴速亡与美国强大的原因
·百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豈可因一人之去留而廢國家大事
·未来中国将奉行“中国优先”的基本国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欢迎对号入座

欢迎对号入座
   
   金光鸿律师
   
   

   题记
   
   I cannot teach anybody anything, I can only make them think. --Socrates
   我没办法教给任何人任何东西,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引起他们思考。--苏格拉底
   
   Everything we hear is an opinion, not a fact. Everything we see is a perspective, not the truth.~Marcus Aurelius
   我们听到的任何事都只是一种意见,而不是事实;我们看到的任何事都只是一种观点,而不是真理。--马尔库斯 奥列里乌斯
   
   行之非艰,知之惟艰(知难行易)--孙文
   
   
   正文
   
   我自二零一二年十月,刚流亡到美国,就在博讯网(boxun.com)上开了一个题为“告别中共再造共和”的博客栏目,迄今为止,已发表政治时论、思想散论,以及个人政治、军事、文化、外交等政治纲领和主张,共计二百多篇,现在文章几乎全部转到另一个栏目“金光鸿文集”上去了,并且分了类。
   
   这两百多篇全是我半生所学,再加上人生阅历和平时的思考和积累所得,其中,有不少论及到人性的。
   
   正因为论及了人性,也就揭了某一类人的疮疤,招致了某些人的怨恨,也给笔者带来了些许的麻烦,有明里暗里较劲的,有EMAIL的,有留言的等等,不一而足……
   
   而且,在我看来,革命首先是人的革命,决不仅仅是现存制度的改良,而是从人的思维、语言到行为方式来改变人。
   
   说是改变,其实也不是改变,而是帮助人找到他们自己,这就是苏格拉底的“精神助产术”,或称“思想助长术”。我当年在厦门大学当老师时,反复跟我的学生讨论过这个问题,我告诉他们,教育的目的不是从外在改变人,强加给人什么,而是帮助人们发现他们自己,找到他们真正的自我。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人之所以能被改变,其实是他们自己想变了,人自己不想改变,神佛都没有办法,就说这意思。
   
   当年,同样深刻揭露人性的鲁迅先生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他采取的态度是“横眉冷对千夫指”,“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我跟鲁迅先生的风格不一样。
   
   我心里根本没有某些人,所以,也就不存在怨恨或者宽恕的问题,我也不会对谁来个什么“横眉冷对”之类的,也不会去刻意逃避等等。
   
   因为我是一个生活在自己世界的人,我不认为别人如何生活,别人怎么样跟我有多大关系,除非影响到了我个人,或者影响到了整个的公众利益,才会引起我的特别关注。
   
   即使是前一类,影响到了我个人,我仍然是小处入手,着眼于大处。
   
   而且,我从来关注的都是人类、国家和民族的整体命运,我想,革命家大体多是如此,如孙文,美国独立革命的先驱等等。
   
   因此,对其中的某个人的命运,或某类人的命运如何,说句不客气的话,我是不会特别有兴趣的,如果有人这样认为,我只能说纯属自作多情,我劝某些人还是把自己活好,该干什么还干什么,不要管我写什么,说什么,才是上策!
   
   另外,如果有人因为读了我的文章,而选总统不得,做生意赔本,夫妻失欢,朋友失和,甚至打了败仗,公司破产,报社关门,政府倒台,国家分裂……等等,本律师概不负责!
   
   李洪志先生不是说,人各有命吗?儒学经典《论语》上也说,“死生由命,富贵在天”,就是这个理。
   
   而且,我从来都是写自己的感想,写自己的心得,写自己的思考,从来不会去刻意针对某个人或某些人写文章,即使提某些人的名字,也还是在谈普遍的问题。
   
   人都是有脑子的,都会自己思考的。
   
   我写的东西是我的,如果谁读了,也接受了,就是谁的的了。如果更进一步,谁动了无名火了,或者谁照着做了,那后果都由各位读者自己承担的,须怨不得笔者的。
   
   那意思是,谁让你自己不注意,不独立思考,随便乱接受别人的观念的?!
   
   换句话说,既然你接受了,就是你的了,你的东西给你造成的后果不得由你自己来承担吗?干嘛找别人的原因,甚至找别人的茬子?!
   
   当然,如果你不接受,它仍然是我的,跟各位读者没有任何关系的,也不会影响谁什么,因此,你也不用跟我较劲,有不同观点,可以写成说理文章,公开探讨,而且,这也是受欢迎的。
   
   从前,有作者因为害怕读者读了他的文章,找他的麻烦,就在文章题头写上什么“本故事纯属虚构,谢绝对号入座,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之类的话。
   
   我的风格不一样,我是欢迎各位读者对号入座的。
   
   因为我关注的是人类整体的命运,如果读者不能对号入座,那说明我的文章毫无价值,我的观察和思考毫无所得!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也从来没想过我的文章会有多大份量。如果有份量,那都是读者朋友们的厚爱,如果各位读了我的文章有所启迪,也不用感谢我,你们去感谢李洪志先生好了,李洪志先生说现在修法轮大法要做三件事,其中一件就是讲真相。
   
   读者可能会问,这跟你的文章有啥关系呢?
   
   太有关系了!
   
   我当年在厦门大学教书的时候,就曾经跟我的学生戏说,我是贩卖知识的二道贩子,我在拾圣人牙慧。
   
   因为,我发现,很多时候,我想写文章的时候,得!一查资料,自己想写的,别人都说了。后来,就打定主意,平生不着一字。但后来修了李洪志先生的法轮大法,师训之一就是要讲真相,我想,我干点别的也不是不行,但这段时间不是身体在恢复过程中吗?因此,有点闲功夫,就侍弄了这些文字。
   
   因此,你们读了我文章,也不用感谢我,要谢就谢李洪志先生吧,说句实在的,要不是师训,我才懒得动笔呢,古人说,言不尽意,一动笔就刹不住,一篇文章说不清楚就得继续写,就说人类的语言太有限了,表达不了更多东西,所以,中国古人最讲悟性。
   
   但我还是想尽量讲清楚一点,但基本都是在拾圣人牙慧。
   
   不信,读者朋友就去把李洪志先生的四十多本书找来读一读,还有往圣的书,也找来读一读,便知究竟,我哪有什么新观点?!
   
   当然,也融会了一些现代社会科学心理学的知识,但那也不是我的,也是别人的研究成果,自己拿过来用的。
   
   有时,真想闷在肚子里,去大街上发传单,去拉横幅,去拉一去军队搞武装起义……
   
   因为,我认为,政治是事功的事业,不是写写文章就能做得了的,中国自古有“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说法,意思是书生一般多只有理性智慧,而少实践智慧,而且有些书读得不好的书生,连理性智慧都没有,所谓有知无识就是这类人,那可就真是“百无一用”了,只好在文字上讨生活。
   
   另外,写文章也不是我的专长,我唯一的兴趣就是安邦治国,其实,我还在武汉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是个行动派的人,意思是,有什么主意,就想付诸实施的那种人,治国那不就是这样吗?不过,于我而言,这也不过是修道之余事,正如庄子所说,“道之真以治身,其绪余以为国家,其土苴以治天下。由此观之,帝王之功,圣人之余事也,非所以完身养生也。今世俗之君子,多危身弃生以殉物,岂不悲哉!”(《庄子 让王》)也许我可以说,探索宇宙、人生的真理才是我唯一的兴趣。
   
   当然,写文章这种方法也是可以统一思想,凝聚人心的。国父孙中山先生不是有“知难行易”之说吗?就说任何事情都要观念先行的,毛氏中共亦有所谓“没有革命的理论,就没有革命的运动”之说,这也是毛氏中共能称雄中国一甲子的主要原因。
   
   而且,我还有一个想法,就是,我看到了中国人的国民劣根性,我想找办法来试着医治它。这一点,我跟鲁迅先生不一样,鲁迅先生看到了,但找不到出路,我比鲁迅先生好一点,因为我有师父在指路,师父那里有更高的真理。
   
   如果读者朋友觉得笔者的文章还有可读性,还有所启迪,就请感谢尊师李洪志先生吧!
   
   最后,值得跟读者朋友分享的是,虽说我写文章是因师训而起,但后来我自己也慢慢发现,它可以整理我多年到现在为止,对宇宙、人生、文化、中国时局和未来世界格局思考和探索,于是,就一路写了下来,除了文化、哲学心理学、人性和国民性的主题之外,还形成了我的一整套政见、政纲和兵法学习心得等。这些,都陆续与读者朋友们见面了,后面应该还会有,因为时局是动态的,它不会一直就是一个状态、一个局势维持不变,所谓世事如棋局局新。
   
   不过,说不定也不会有,我也不能把话说死了,因为什么事都有可能会发生的,好比如说,人一忙于世事俗务,就不太会有思考的功夫和侍弄文字的时间了。
   
   本文也欢迎对号入座!
   
   也欢迎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跟我一起,去策划武装起义,武装推翻中共的残暴统治,救民于水火。
   
   最后,我想要对读者朋友说的是,如果我们都能把问别人“他怎么能这样说(写/做)”,换成“他为什么会这样说(写/做)”,那这个世界会太平得多。
   
   前者是责怪,而后者则是思考和探索。
   
   另外,关于李老师要弟子讲真相的事,我还想多说几句。
   
   记得我第一次听到“讲真相”这三个字时,心理上不是很能接受,因为在我所学中,没有接触到这个词汇。但是后来忽然悟到,这其实是李洪志先生想助中国民主革命一臂之力。
   
   说是助一臂之力,其实,据我对先生的了解,如果先生自己来做这事的话,那真是弹指间,中共“灰飞烟灭”的。
   
   然先生乃化外高人,不耐俗务,也就是闲来调教几个不中用的弟子来陪中共玩玩,这个李洪志先生自己也有说过。
   
   比如,“九评”和“三退”两个项目,其对中共党心、军心的瓦解,意义非同凡响,这不正是我们从事民主革命的人孜孜以求的事吗?孙子兵法上说“攻心为上”,不就是这样吗?我二零零六年底到北京做律师,后来在二零零八年底开始接触法轮功案件,第一次听说了法轮功学员的“九评”,“三退”,作为一直心存一个民主中国诉求、且亲历八九的老民运,一直在作知识的储备和人生历练的我来说,记得我当时就眼睛一亮,大为赞赏,并对后来采访我的记者说,海外民运搞了二十多年,也没搞出什么像样的项目,法轮功真了不起!
   
   当然,法轮功还有其他的项目,其对中国的民主革命,乃至未来中国的影响也是不可估量的,一个是媒体,一个是神韵晚会,中共在其起家、发家生涯中,对媒体和文艺的宣传也是运用得炉火纯青的,这个就不多说了,还有别的更多的,读者朋友们自己慢慢观察,慢慢悟吧,不过,不太容易,因为,自古英雄好汉都是惺惺相惜的,所谓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你得在那个境界中,才能领会别人干的事情的意义的,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这样看来,法轮功与我们所有投身中国民主革命的仁人志士来说,二者的目的别无二致。本律师就借此再次传言,希望所有与我有共同想法的朋友们,抛弃派别之争、之见,跟我一起,来整合革命资源。其实,这也是自八九年学潮后,我在探索中国民主革命的征途中,早就存在的想法。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