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贵州公民论坛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贵州公民论坛]->[欧阳小戎:夫妇携行,奔走卫人权——吴玉琴与廖双元]
贵州公民论坛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标被警方带走后半年来与家人失去联系
·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要求彻查薜明凯父亲的死因
·吴玉琴——民运的中坚赵常青及一些民运人物的印象
·我们是公民权利及其尊严的捍卫者/贵州人权研讨会2014新春致辞
·贵阳市解放军四十四医院,新生儿死亡,家属讨说法遭特警驱逐
·一个民运人的政治情怀——浅述陈西
·卢勇祥——致陈西
·廖双元——强烈呼吁废除内人事福字[1959]740号文件
·吴玉琴 廖双元——社会不公是导致社会矛盾激化的重要因素
·对雍志明遭受第二次拆迁灾难的声援
·卢勇祥——“维稳”背后的三大罪恶
·贵阳公交车燃烧事故:最小遇难者仅4个月
·贵州沿河警察暴力强征 打伤数十人抓捕多人        
· 贵州贵阳区长带队强拆 打伤3人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遭到公安骚扰
·贵州陈西身体出现严重问题,家属六四期间被带走
·贵州人权捍卫者“六四”期间遭“旅游”软禁
·贵州人权捍卫者吴玉琴夫妇“六四”软禁期间遭殴打
·贵州异议人士六四被“旅游”及殴打 武汉秦永敏家被陌生人潜入搜查
·对雍志明家的声援并不顺利
·贵州安顺政府暴力征地致4人重伤
·卢勇祥——中共的信仰危机
·吴玉琴——拒绝遗忘,抗议暴力打压——纪念“六四”25周年
·贵州纳雍村民维权被镇压
·维权人士雍志明被非法审讯、辱骂、殴打
·贵州人权研讨会——沉痛哀悼中国民主党人王荣清先生
·贵州赤水上千国企工人连日罢工集会
·卢勇祥——政治迫害贯穿我的整个人生
·卢勇祥——习近平的卑劣骗局
·卢勇祥——中国人在自相残杀
·/卢勇祥——国民大逃亡
·贵州遵义数百村民示威被镇压数十人被拘
·贵州遵义数百水库移民县政府维权 当局派警镇压数十人被打伤抓捕
·贵州六盘水数百医护罢工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雍志明一家被强拆表示抗议和谴责
·“贵阳小河案2周年研讨会”会场遭破坏 律师遭殴打
·14名律师集体绝食抗议警方暴行 要求立即释放黄佳德
·贵州人权研讨会关于贵阳当局殴打维权律师的严正声明
·组图:众律师开冤案申诉研讨会 多人被打、被抓
·敬请国际社会关注贵阳市市西路发生的特大恶性暴力打死人事件
·2014小河案研讨会全体律师对贵阳警方的公开声明
·蔡瑛律师——关于贵阳便警涉嫌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的控告状
·雍志明——贵阳政府在拆迁中乘机霸占市场用地
·雍志明——我家房屋被强拆
·沉痛哀悼唐荆陵先生母亲
·“贵州人权研讨会”周五相聚庆祝双十国庆节
·场面震撼 贵州数万人上街 围堵政府(组图)
·贵州三穗连日示威 政府叫停合并建市
·贵州王家寨1300多户失地农民举报政府强征
·贵州化工厂污染再夺命 两个月7村民死亡
·雍志明——土匪政府土匪法院还我家财产来
·紫电——自由的力量——贵州民间第十届人权研讨会上的发言
· 贵州人权研讨会就诗人王藏被捕及受虐待的严正声明
·贵州煤化工泄毒气 40村民紧急送医学校停课
2015年贵州民权活动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杜和平——敏感之节——“六四”25周年与“人权梦”10周年
·李金芳——冲破奴役的枷锁——关注狱中的贵州人权捍卫者陈西
·紧急呼吁:陈西狱中病危当局禁止保外
·陈西狱中病情恶化 拟申请保外就医
·维权人士陈西狱中身心倍受摧残,保外就医无果
·紧急关注:贵州民主维权人士莫建刚被指发文声援王藏被带走并抄家
·贵阳警方滥用职权 不许莫建刚及其家人离开贵阳
·贵州人权研讨会每周聚会艰难 异议人士莫建刚被警抄家及禁足
·紧急关注:贵州莫建刚被警察骗去领电脑后失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莫建刚被拘留15天
·雍志明——2015年贵州省“两会”被截访
·王维先——贵州省瓮安县检察官蔡成明欺压百姓
·贵州毕节杨家湾镇纪委书记带人暴力殴打残疾访民(图)
·悼念季风先生父亲张宗绪老人
·季风——告亲朋好友书——代讣告
·王德邦——高原上的人权擎旗手——记贵州人权研讨会创始人陈西
·紫电——贵州民间人士坚持举办民主、人权与维权研讨会
·贵州地区(人权研讨会成员)近年来人权状况专题报告
·隋牧青律师——趋向沉静、谦抑的王藏——会见王藏通报
·贵州毕节杨家湾镇官员再次暴力殴打残疾访民(图)
·中国公民致加拿大国人民的感谢信
·六四将近,贵州人权研讨会全体成员被软禁失踪
·贵州省安龙县龙广镇安叉村的陈龙转发6.4帖子被拘留十日
·糜崇标的儿子起诉贵阳公安局对父母的非法拘禁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雍志明——土匪政府不顾百姓死活围剿取缔集贸市场
·吴应霞——冤 民 血 泪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明遭行政拘留10天
·贵州雍志明被贵阳国保及便衣若干强行绑架
·实名举报贵州政府财政1.7亿元儿童救助金不翼而飞
·吴玉琴——燃烧的火焰——有感于唐荆陵律师在法庭上的自我辩护
·贵州人权捍卫者糜崇彪被关黑监狱三年多,时常遭酷刑(图)
·关于要求释放被长期非法关押的贵州糜崇标的声明
·著名政治犯陈西、李铁狱中境况艰难 呼吁各界继续关注
·贵州贵阳数百业主围堵住建局至少8人被抓捕
·65岁贵阳徐国庆遭特警疯狂施暴,徐呼吁社会关注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旅游获释” 黄燕明仍下落不明
·世界人权日前夕:贵州人权研讨会十多人被软禁
·贵阳“基督教活石教会”今遭当局查抄、被强行取缔(图)
2016年贵州民权活动
·贵州、江苏公民网上发言被警查 网络管控无死角
·贵州上千教师罢课抗议克扣奖金 连续维权一周无果
·6000教师被克扣奖金 贵州仁怀数百校罢课抗议
·贵阳活石教会两周被罚十余万 牧师李国志被逮捕
·贵州镇宁村民抗议村官私自卖山遭300警察镇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欧阳小戎:夫妇携行,奔走卫人权——吴玉琴与廖双元

   
   
   
   作者: 欧阳小戎
   


   
   
   (“《零八宪章》十周年:知行合一”征文)
   
   欧阳小戎:夫妇携行,奔走卫人权——吴玉琴与廖双元

   
   
    吴玉琴、廖双元(右)和陈西
   
   
   吴玉琴与廖双元是对摄影迷,虽然没有专业器械,但每到一处,必以摄影自遣,来打发常年受监控与软禁生活的苦闷。有了这爱好,他们走到哪里都兴高采烈,乐在其中,仿佛不是天天要和强权势力周旋的政治管控对象,而是一对四处旅游的夫妻档。
   
   
   数来数去,其实他们并没有旅游去过多少地方,却天天象是在旅游中。对他们来说,从家门口走到几百米外的菜市场,便是一场堪比新马太的自助游,还不用花钱。老廖是贵州乃在全中国“最资深”的一批政治异见人士,曾经参与过1978年由贵阳启蒙社发动的“民主墙”运动,至今已近四十年。那一批红中国最早的政治反对派,继续在国内坚持抗争者已寥寥可数。天长日久地坚持,将自己的青春和白发都掷入其中,那需要数十年如一日,坚持抗争的决心和意志,譬如正身陷囹圄,音讯隔绝的秦永敏先生。要么就是象老廖和莫建刚这种,视政治异见如茶饭山水,乐在其中,逍遥快活之辈。
   
   
   据老廖自己说:起初吴玉琴并不支持他从事人权活动,为此还“天天跟我吵架”。后来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吴玉琴决心“干一个给他瞧瞧”,于是吴玉琴也走上了人权捍卫者的道路。这个家很快又变得热火朝天,其乐融融。我完全相信是老廖这个家伙对吴大姐施了“激将法”,因为他经常对其他人施以此类招数。
   
   
   他们家狭小而简朴,有一间卧室,一个客厅+饭厅+书房的“多功能厅”,外加一个阳台改装成的厨房+晾衣间。加起来大约有20多平米。因为位于七楼的缘故,屋顶的产权似乎也是他们的。老廖原本在屋顶上铺上土,冬天保暖,夏天绝热,还可以种点蔬菜。后来七楼的住户们纷纷在顶楼搭简易房,老廖也“搬了些砖”来。(真的是搬砖哪,而且是搬到相当于八楼的顶楼。)
   
   
   老廖是位不可思议的天才,他憨憨的外面、笑眯眯的眉眼下,隐藏着深不可测的“小聪明”。砖头、泥灰等一应建筑材料,似乎是和附近工地上施工队那里要来的——他很擅长和陌生人套近乎,而同病相怜的劳苦之众们,也经常愿意帮他的忙。随后他自己动手也盖了间房子,出租出去补贴一点家用。他的房客嘲笑他,经常被警察骚扰得鸡飞狗跳,大概还说了一些:“廖双元,你这种人来干反革命么?反革命的事怕是没得多少前途。”一类的话。老廖也不着急动气,笑眯眯地激他道:“你莫笑,你也来试试嘛,你试试就晓得我也很厉害呢。”对方回答说:“我肯定比你厉害!”于是老廖又成功地为贵州人权研讨会争取到一位支持者。
   
   
   他们家坐落在一个半坡上,沿着曲里拐弯的爬坡小路,需要穿过迷宫一样“民工市场”和似曾相识的旧式楼房们。一旦错过一个路口,外乡人可能会迷失在迷宫之中无力自拔。我虽然去过他们家好几次,独自一人前往仍时有迷路。他们两口子告诉我,若是来他们家,便不必事先联系,只管径直来敲门便罢。
   
   
   要说起老廖的“狡黠”,那真是花样百出,一言难尽。他们夫妻二人时常被软禁在家中,而老廖又是个闲不住的尖屁股,一有空闲就忍不出要出门去溜达。对他们的软禁通常是这样的:派两个精壮高大的年轻人,把他们家大门把住,不让出门。因为楼道太过于狭窄,连张椅子都摆不下,“门神”们根本没有活动的余地。到了夜里,两个门神便靠在墙上,把腿蹬住对面墙,两人交叉成“X”型,封住楼道。夜间不知不觉,两位门神迷迷糊糊睡去,老廖便走出家门,轻轻拍拍那两个打瞌睡的警校实习生:“诶,小伙子,给让下路嘛。”那两人一激灵醒过来,赶紧站直了,让出一条通道给他溜之大吉。
   
   
   和贵阳的大多数人权捍卫一样,他们夫妇出门经常有人尾随。有时候是暗盯梢,有时候来明的。老廖经常动员那些盯梢他的人说:“你跟着我多麻烦,我走到哪你就要跟到哪,你不如去打麻将玩一天,等我回来时候再给你打电话,你再跟着我回来嘛。”
   
   
   这些招数时常奏效,在外,老廖虽然充满了机智,在内,却又是个大大地外行。尤其是操作电脑一类的事,基本都得靠着吴玉琴大姐。有一天我去敲敲他们家的门,半天没有动静,但我我好象嗅到里面有人。便继续守在门外,时不时让敲门声保持最大的礼貌和善意。
   
   
   一会功夫,吴姐在里头低声急促问:“哪个!”我回答:“吴姐,我是小戎。”她把门扒开一缝:“哎呀!小戎啊!你吓死我了!这几天警察一直在敲我的门,我也不敢开。”把我放进去之后,她掩上门大释了一口气:“哎呀!小戎啊!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盼来了!”
   
   
   原来她的电脑已经罢工好几个礼拜,我赶紧坐下来给她处理。“每次你来一次,我们的电脑就能好用个把月,然后大家见面就说:‘小戎还不来啊!’家家都在头疼自己的电脑。”
   
   
   老廖很“鬼头”,或者说是很“明智”,这些事情他做不好,所以干脆不闻不问。吴大姐一个电脑盲,总要想方设法对付,她居然能对付过去。她总是充满热情和活力,凭借开朗外向的性格,不知不觉在四处奔走时,每到一处便将热情一并带去。不知道她掌故的人,几乎无法想象她曾做过乳腺癌手术。她总是帮助人,并设身处地地站在他人的角度来考虑问题,兢兢业业处理她力所能及的一切。如果哪位朋友家有事,她就奔前跑后地去帮忙,还不忘把老廖也一起拽上。
   
   
   有她出现的地方,总是充满欢笑和轻松。有一天她要留我在他们家住下,让我和老廖睡在他们两口子的双人床上,她自己跑到小沙发上睡。说是因为那个小沙发太短了,只适合她那样的矮个子。那时并非冬天,还要把空调给我们俩打得暖哄哄的。
   
   
   老廖一倒头,呼噜呼噜便人事不省,而我却被他抑扬顿挫的呼噜声折磨得半宿没睡着。第二天,我缩着脖子,贼者眼神笑嘻嘻不怀好意地问:“吴姐,你平时怎么睡啊?老廖那个呼噜打起来象潮起潮落一夜到亮。”
   
   
   她哈哈大笑起来:“简单得很了,我用自己的呼噜盖过他!让他睡不着,我就好睡了!”
   
   
   在这个家里,人们很难感受到那种因政治迫害带来的低迷情绪,仿佛从事人权活动,是文艺青年们的惬意旅行一样。他们俩经常被一群大汉扭将起来,因为动过手术的缘故,吴姐很害怕警察扭揪时,因挣扎伤到刀口。只要警察一上手,她就选择不动,一边又感到不做挣扎乖乖就擒好象是某种羞辱。因此才会有“小戎,你吓死我了!”这么一出,她需要尽量努力避开那些场合。我没有统计过他们被扭揪过多少次,连带的抄没电脑、相机、手机一类的财物,也给他们本不宽裕的生活带来了更多的困扰。
   
   
   他们需要一次次地从逆境里走出而不被打倒,这对夫妻档,看起来并不起眼,在人权之路上,他们相互扶持,互为慰藉。亦扶持他人,与他们互为慰藉。家庭,是我们最坚实的堡垒。
   
   
    来源:民主中国
   
    2018年1月1日
(2018/01/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