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Х磐 毕汝谐(纽约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纽约作家觅女知音
·降将之死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是党内腐败的天字第一号受益者!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的一次绝无仅有的离奇艳遇 毕汝谐(纽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就“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的悲剧结局”敬答诸君 毕汝谐(纽约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戏答西岸、香椿树二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国必将蹈30年前日本的覆辙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历史如此重复,中国的好运到头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鹤力挺中兴 有两点不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文革至今50年,单兵毕汝谐始终战斗在自己的岗位上 毕汝谐(作家
·习近平、金正恩拥有与生俱来的先天优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民运江湖的性罪错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妈妈走了! 毕汝谐
·刘鹤赴美处于两难境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中国无芯,中南海无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踢馆,习近平应一展攘外长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骑手失误 狂鞭骏马也枉然 毕汝谐(纽
·情诗一束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厉害了,金氏政治经济学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亲节的思念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世界警察是要有薪给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川普挥双刃剑刺向中国经济的软肋 毕汝谐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北京连下两着外交错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中兴股票大涨是风向标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习近平敢不敢下令大屠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从太阳看美中之差异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作家毕汝谐的政治预言为何远远超过职业政治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卡舒吉为言论自由和爱情献出生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清查五·一六轶事(中国文学独一无二的清查​五·一六题材的小说) 毕
·旧金山大学终身教授毕克茜博士是寡廉鲜耻的大骗子! 毕汝谐(作家
·果然被毕汝谐不幸而言中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7个铁证 池 慧
·毕汝谐是独一无二的华人作家的18个铁证 池 慧
·答五步蛇网友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刘鹤之父刘植岩因一本色情日记被动承受文革的悲惨结局 毕汝谐(作家
·川习会是试金石——川普是政治家还是资本家? 毕汝谐(
·洞房私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爱子步克的一封信(关于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级浪”的稿费) 毕
·请中共华丽地退出中南海 毕汝谐(纽约作家)
·罗援将军要三思 毕汝谐(纽约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孟晚舟案的致命要害是断送了中共权贵的后路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脸乎?链乎?二者只能择一,无法两全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谢天谢地,我躲过上山下乡一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北京从美国之妻沦为美国之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假如周永康叛逃,周习必定双赢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 自由,你好!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杨洁篪等是文革年代的工农兵留学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1967年初夏北京文革咄咄怪事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美帝对毛泽东及中共大特务的历史恩情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给体制内第一个高呼打倒习近平的人画像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严家祺老师大力提(毕汝)谐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的阶层自卑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请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从不冒犯别人父母做起! 毕汝谐( 作家
·下等人家子弟邱国权(巴山老狼)不是男儿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华人是这样在政治上相互侵害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全国政协其地其委员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人性是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2019情诗一束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十三至二十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二十五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一至三十六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三十七至四十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三至四十八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四十九至五十四 毕汝谐(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五十五至六十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一至六十六 毕汝谐( 纽约)
·几十个字能够道尽文革的可怕、毛泽东的魔力 毕汝谐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六十七至七十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爱的宣言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三至七十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七十九至八十四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八十五至九十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一至九十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九十七至一百零二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 回击嘎拉哈之一百零三至一百零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地下文學著名小說<<九級浪>>,发表于“史料与阐释”(陈思和王德威主编)总第5集。
   四十七载,漫漫长路!
   查看后发现两处遗漏——
   开篇引罗曼.罗兰的话:


   生命是一张弓,
   那弓弦就是梦想,
   箭手在何处呢?
    罗曼.罗兰《箭手》
   1970年深秋,七亿中国人民抬手动脚必先引用毛主席语录,而毕汝谐公然以罗曼.罗兰语录取代毛主席语录,其叛逆性由此可见一斑!
   结尾:
   1970年深秋 整整20岁 录此为念
   
   “九级浪”是如何传开的——
   我的老哥们张祥龙(文革期间以一篇文章“论新思潮”闻名北京)是第一读者;看完后,他以一种仿佛能够剜肉的尖锐眼光盯视我,道:这个小说能够给你带来一定的声誉;当局不会给你判刑;但是,在任何一个单位,都是大批判的好材料。
   此君组织人力分章抄写“九级浪“,这是社会上那些手抄本的总源头。
   几个月后,我在全聚德碰见张祥龙,他喜滋滋地道:好多人夸奖你写得真实、深刻。
   后来,我与张祥龙通过不同关系先后向老哲学家贺麟求教;张祥龙而今是北大哲学系一级教授,专攻海德格尔哲学。
   进入21世纪,我与张祥龙通越洋电话,他带出明显的幸灾乐祸的意味道:你的才华显露很早,后来却写不出东西了。
   我道;非也!我又写了很多东西,用了100多个笔名;历史终将证明,毕汝谐是一条大鲨鱼!
   我们哈哈大笑。
   站在21世纪的高度回看“九级浪”,其文学价值不足挂齿,而政治意义空前绝后!
   
   毕汝諧借小说主人公陆子之口道:"我们讨论否定之否定定律是否正确,
   
   据此,某些历史现象会不会一再出现";这是一个政治预言:文革否定了十七
   
   年,未来中国否定文革而形成否定之否定;未来中国具备十七年的主要特征,
   却是十七年的更高级的阶段!今日中国的政局,证明毕汝諧的判断完全正确!
   
   1970年深秋,文学青年毕汝谐的这一远见卓识,超越当时全中国所有第一流的大政治家——
   
   1970年深秋,毛泽东执迷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乌托邦理论,至死不悟;
   
   
   1970年深秋,林彪的真实的政治理念,至今不为世人所知;
   
   
   1970年深秋,周恩来以妾妇之道迎奉毛泽东,唯唯诺诺;
   
   
   1970年深秋,邓小平流放江西南昌,龙困浅水,无暇虑及未来中国的政治远景;
   
   1970年深秋,蒋介石执迷于反攻大陆的梦呓,至死不悟。
   
   毕汝谐何以神机妙算?
   毕汝谐亦不知也。
   
   
   
   附件:
   
   祝贺毕汝谐
   胡平
   
   查建英:七十年代,你读过哪些书?请举几本给你震动最大的。那是不是你的现代文学启蒙教育?
    北岛:我最早读到的手抄本有毕汝谐的<<九级浪>>,当时对我的震动很大。
   ————《八十年代访谈录》
   
   
   
   
   
   
   
   毕汝谐复胡平:
   
   
   
   
   谢谢。
   
   
   
   
   我早已见到此文,只是,北岛将我的名字写成“毕汝邪”,而非社会上普遍的“毕汝协”;窃以为标志着正统对邪统的深刻敌意。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2018/01/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