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張大千和孟小冬]
半空堂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 少儿社那代人的几个绰号
· 幸虧張大千沒有留下
·謝门四杰遺韻千秋
· 食薇亭記
· 半空堂說夢
·文人打法官及其他
·説 期 望
·上海話“小斗亂”的出典
·畫 魂 乃 似
·買雞蛋時的聯想
·林 沖 爆 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張大千和孟小冬

   
   
    ——王亞法
   
   在家養痾,閑來翻閲台灣國立故宮博物院出版的《張大千先生詩文集》,在卷五第十四頁,見先生為京劇名伶孟小冬女士寫的輓聯,聯文為:


    魂歸天上譽滿人間 法曲竟成廣陵散;
    不畏威劫寧論利往 節概應標烈女篇。
   後題:杜夫人孟令輝捐幃,十年前女士在香港,暴徒入其寓,欲劫持之以往大陸,叫囂彌日,恫嚇萬端,女士嚴辭絕之,若輩知不可屈,忽出港幣百萬為壽,托言允為錄音錄影。女士私嘆曰:“是危幫,不可以居也。”即逕來台北,大義凜然,求之遠古已不易,喜可敬也。張爰拜輓。
   張大千先生一生為親友寫輓聯無數,然而加跋語的不多,語氣如此激烈的更為少見。他為幾十年老友于右任寫的輓聯也僅是:
   四海一髯傷心系天下;
   九州萬劫無淚哭先生。
   短短十八個字,言簡意賅,沒加後跋。可見大千先生和孟小冬女士的感情是很深的。
   孟小冬在往昔的京劇舞臺上有“冬皇”的桂冠,她和梅蘭芳,一个是伶界大王,一个是坤伶须生泰斗,名極一時,迷倒一代戲迷。她和梅蘭芳淒婉的愛情故事,在《梅蘭芳》的影劇中已有所交代,她和杜月笙的婚姻結局,在網絡和小報上也已廣為傳播,然而她和張大千的深厚情誼,卻鮮為人知。
   早年訪台,我曾聽歷史博物館老館長何浩天先生提起,六十年代初,曾有人潛港,欲擄孟小冬女士回大陸……因其時何館長年事已高,且葉落歸根,在諸暨鄉下置了房產,他僅透露寥寥數語,不便詳述,我亦明其難處,不便追問,於是在大小不便之間,此事也就不了了之。
   數年後,我與孫家勤先生閑聊,故意提及此事,意欲拋磚引玉,誘取詳情。
   孫先生是北洋軍閥,五省大元帥孫傳芳將軍的哲嗣,也是大千先生的親近弟子,侍奉大千先生多年,經常聽老師擺龍門陣,所知軼聞甚多。可是孫先生也只說,曾聽老師說起過,孟小冬因受此次驚嚇,才搬回台灣居住,但孟膽小,怕惱怒強擄,從不願在公開場合提及,老師也很少在外人面前提起,只是孟逝世後,才在輓聯中公開其事……
   孟小冬六十年代曾遭強擄劫持一事,目前只有在大千先生的輓聯中得到證實,無奈孤證,徒呼奈何,希望有知情者補拙文之闕。
   筆者聽葉淺予先生說過,張大千抗戰前借居頤和園聽鸝閣作畫,其時由于非闇的撮合,認識了唱大鼓書的楊宛君,娶回作了三房姨太。楊宛君因拜過余叔岩,會唱老生,謝稚柳先生生前也數次和我談及,贊她嗓音極好。綜上分析,因余派的師門關係,張大千和孟小冬有通家之誼,就自然而然了。
   筆者數年前參觀香港藝術博物館,見大廳中懸掛六尺對開的四條屏張大千畫給孟小冬的墨荷,空靈飄逸,酣暢淋漓,滿紙生風,可謂神品。據台灣小報記載,孟小冬息影前的最后一次清唱,是在香港專門唱給張大千聽的。
   孟小冬又名若蘭,領輝,大千先生在輓聯的後跋中之“領輝捐幃……”一語,“領輝”是孟小冬的別名,孟自嫁杜月笙後,不用“小冬”舊名,而用“領輝”自稱,“捐幃”是對女士死去的婉辭,古時也叫“捐床帳”,可見他倆的友誼之深,“法曲竟成廣陵散”,是指一九四七年,孟小冬在上海中國大戲院演出《搜孤救孤》一劇,以致萬人空巷,五十元的戲票,在黃牛手裡漲到五百元,京津巨賈,不惜重金乘飛機來觀看,買不上票的戲迷,就買收音機在家欣賞,一時商店的收音機竟被搶購斷檔。當時的小報將此次演出喻作“廣陵絕響”。
   孟小冬過世後,筑塋於台北樹林區的淨律寺,與王雲五、程滄波、郎靜山……等文化名人為鬼鄰。孟小冬的碑文是張大千寫的:“杜母孟太夫人墓”落款為:“張大千敬題”,字跡蒼勁,法度嚴謹,是典型的張大千晚年書法。
   我和淨律寺的住持釋廣元法師為忘年交,每次赴台,必欲拜訪。告別法師後,我總會去冬皇墳前靜坐片刻,默思老一輩名士,戰亂後的離鄉愁緒,逆境不屈的棱棱風骨,堅守傳統文化的士大夫精神……懊惱自己沒緣趕上那個大師頻出的民國時代……
   聽廣元法師介紹,杜月笙的女兒杜梅霞女士的先君金元吉先生的墳塋,就在孟墓的旁邊,每逢清明,杜女士必來兩位墳前祭掃。杜美霞女士是杜月笙四姨太姚玉蘭的女兒,孟小冬回台後,她和姚玉蘭每日去陪伴,她呼姚玉蘭“娘娘”,呼孟小冬“媽咪”,孟小冬待他視若己出,感情很好。
   廣元法師答應,下次我去台灣,他將介紹我採訪杜美霞女士。到時或許能知道強擄劫持孟小冬的細節了,如採訪順利,我一定另寫小文,補殘修缺。
   在本文行將結尾時,我突然接到人在紐約的遠房表兄,晏量為二哥的通話。他知道我正在譔寫此文時,說他有一張大千八公和雯波八婆和孟小冬女士在台灣的合影,是八公大千從臺灣寄往大陸給母親的,願供我作為本文的插圖。同時傳我的,還有一篇張大千在香港《大人》雜誌登載的口述文章,是張學良女兒張閭英的夫君,陶鵬飛先生做的筆錄,文章敘述了張氏昆仲,在民國二十年前後認識余叔岩的經過,以及他昆仲合作《玉虎丹山圖》送余叔岩的經過,殊為佳趣,是研究張大千昆仲的難得史料,可惜全文較長,不容在此摘錄,容待下次譔文另表。
   晏量為二哥的尊人叫晏衛聰,是畫家晏濟元的姪子,母親張心素是張善子的長女,在張家長房排行老三,我輩叫她三姑。三姑是大千八公最喜歡的姪女,早年曾跟隨大千住在網師園和青城山,知道老一輩的故事最多。八十年代初,我曾聽過她講述過許多張家的往事(我已在一九八七年未來出版社出版的《張大千演義》一書中作過描述)。晏衛聰先生我稱呼他晏姑爹,出國前他和我聯繫頻繁,有許多書信往返。他能畫荷花,頗有張大千墨荷的神韻,他曾送給我好幾張,其中一張我還請謝稚柳先生題了跋,今次一併附在文中。晏二哥還傳來了一封上世紀七十年代張大千給他母親的家書,全信六百五十八個字,是張大千家書中最長的一封,行文聲情並茂,一氣呵成,讀之令人動容。遺憾的也是因篇幅之故,不能詳述,無奈只能容待筆者下次專文交待。
   譔文至此,理該殺青,就此打住,最后感謝量為二哥提供的寶貴資料,為拙文添彩,頓首再三!
   
   二〇一八年一月七日於食薇齋北窗
   
   
   
   
   
(2018/01/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