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除 毛]
半空堂
·我被罚了款
·我和梅葆玖的一面之缘
·我们这一代人呀
·我“认识”了张约园先生
·我在上海的一对澳洲朋友
·吾国吾民和吾国吾猴
·悉尼的红灯区
·侠女江小燕和义士刘五
·想起了曹聚仁
·小孩和小事
·一对卖唱的老夫妻
·一个雷锋和千万个雷锋
·有钱买高粱 无聊读《红楼》
·张之先的荷花摄影
·新 薛 藩 诗
· 杨志卖笔
·“国治”和“家齐”邓散木的两个女儿
·哭 太 湖
·那次游故宫
·屌的呐喊
·想起了老干部杨石平
·《张大千演义海外篇》作者后记
·开幕式的一大败笔
·他乡演义
·题叶浅予先生“飞天”小画
·整理旧照片有感
·奇妙的“以怨报德”
·玩出品味来(相声)
·唉,上海女人
·有个死人叫张永辉
·游 洛 阳 记
·猪 是 不 知 道 的
·看中共究竟选落哪只棋子
·“秀色”“可餐”的 翠 蜓 轩
·读书杂感之一
·一 身 清 廉 说 斯 老——追忆孙道临先生三二事
·张大千的诙谐
·张大千的慷慨
·张大千的饕餮
·张大千的孝悌
·张大千的经济账
·乡关瘦马
·读书杂感之二
·读 书 杂 感 之 三
·谜 语 继 续 猜
·读书杂感之四
·读书杂感之五
·从谢晋之死谈传统妻妾制婚姻
·乡愿丁淦林
·读书杂感之六
·父亲凄惨的笑容
·狗 是 知 道 的
·读 书 杂 感 之 七
·写给胡锦涛看的故事之一——追究老鼠莫怪猫
·我在中国碰到的几个警察
·读书杂感之九
·12月26日——四十年前的今天
·我记忆中的外滩
·因果耶 报应耶
·为嫌根不长 差点把命丧
·毛泽东仇视知识分子钩沉
·我 的 意 识 流
·兩個胡適紀念館的觀感
·残荷败枝话隽永
·希望那本书重现人世
·爰翁九泉应含笑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从成都到映秀
·领导算什么东西
·明朝最后的那段路
·张大千和徐雯波的长子张心健之死
·两个国家培养出来的中国人
·难扶大厦既倾
·读书杂感之十
·读书杂感之十一
·读书杂感之十二
·读书杂感之八
·读书杂感之十三
·读书杂感之十五
·天呐,哪个杀千刀干的
·追 记 摩 耶 精 舍 ——兼追思台湾历史博物馆老馆长何浩天先生
·成全一堆米田共
·银 川 履 痕
·活该今日成化石
·向 花 旗 致 敬
·两个社会两件小事
·大风堂下说近生
·想 起 了 邹 容 烈 士
·大邑游
·故乡演义
·“解放”与“解手”
·我的姨妈施雪英
·人死了去哪里
·我亲身经历的一次民主
·梦醒说双亲
·張大千演義(海外篇)
·第一回 老友相逢歎浩劫 稀客來訪索荷圖
·第二回 遇故友訴述前事 聽和田預測未來
·第三回 紅袖添香傳佳話 灰箋畫梅寄子侄
·第四回 一瓣馨香祭甘地墓 幾番相思落大吉嶺
·第五回 居異國家山路遠 憶敦煌黯然神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除 毛

   
    ——王亞法
   
   新年節假,請衆友人喝茶聚會,有人發問:人類從猿進化到人的體徵變化是什麽?
    一時眾說雀起,有人説是直立行走,有人說是頭顱骨的變大和腦用量的增加,有人說是手腳的分工,引起四肢的變化……


    大家爭辯不下,突然一位朋友説,人類特徵的變化,主要是男性陰莖上刺粒的退化——
    什麽?在座的幾乎同時驚叫起來,人類在進化前男性的陰莖上曾經有刺粒?
    那位朋友讀書多,是大家公認的博學翹楚,於是也不爭辯,聽他侃侃談來:
    最近科學家通過DNA片段的發現,人類是從靈長類動物進化而來的,在漫長的進化歲月中,男性人類曾經同男性黑猩猩一樣,生殖器上曾經長過刺粒,但在進化過程中,為了讓大腦更好地發育,大自然把用於性交的能量轉移到大腦,於是男性陰莖上的刺粒便漸漸退化,這樣雖然男性性交的快感減少了,但是大腦能得到了更多的能量,充分發育,這種進化也有助於日后一夫一妻制的形成。
    有人調侃説,這種進化不是存性搗蛋,讓我們共和國的偉光正貪官不comfortabe嗎?
    大家一陣譁笑,聽他繼續講下去。
    這是美國斯坦福大學的大衛金斯利博士團隊的研究成果,他們把人類基因和靈長類動物的基因比較後,發現了人類男性陰莖上刺粒消失的基因片段,這項研究已經在《自然》雜誌上已經發表了—— 大衛金斯利博士認為,人類男性陰莖刺粒的消失,是有利於人類進化的,能夠產生更優質的後代,大腦也更為發達。不過,金斯利博士也說,並不是所有基因的消失都是有利的,比如有些基因消失後容易患上諸如關節炎、癌症、帕金森氏症等疾病。
    聽那位朋友說完,我接着說,你的話雖然有一定道理,但就體徵變化而言,只是在生殖器的一小部位上,真正變化大的是另一個。
    “是什麼?”那位朋友問。
    “除毛——”我的回答令那位朋友大吃一驚。
   “一百七十萬年前的元謀人,是生活在中國土地上最早的中國人。”我繼續說,“元謀人生活在舊石器時代,身上長滿毛髮,靠獵獲動物為生,茹毛飲血,今天我們稱他為古人類,是屬於人類的野蠻時期,而進化到今天的文明人類,已經幾乎脫淨毛髮,所以人類要從野蠻進化到文明,就必須除毛。”
   另一位朋友接口道:“不過不少元謀人子孫的身上,還有五種毛沒有除盡,諸如“頭髮、鬍子、腋毛、陰毛、肛毛,所以這些人還稱不上文明人!”
   聽他說罷,眾人擊案而大笑曰:“妙哉妙哉!”
   茶會在笑聲中結束。
   
   二〇一八年一月二日於食薇齋北窗
   
   
   
   
   
   
   
   
   
   
   
   
   
   
   •
(2018/0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