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铮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曾铮文集]->[難民申請艱辛路 The Harsh Road of Asylum Seeking]
曾铮文集
·张丹红事件解析 (下)
·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总理侯选人坦博
·新闻简评:墨尔本市长苏震西退出澳洲政治舞台
·三千万与四百二十亿的不同遭遇
·评新华网《卫生部等5部门制定三聚氰胺限量》
·教育经费-压在中国百姓身上的一座大山
·中国能救澳洲吗?
·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我看澳媒对悉尼留学生坠楼案之报道
·澳洲昆士兰大学生采访曾铮并制作揭露迫害法轮功短片
·瞧瞧人家的"问责"!——兼议三聚氰胺限量
·视频:评澳洲新反恐法生效后被捕的第一名嫌疑人哈尼夫案
·此报告非彼报告
·视频:北京奥运绕不过去的两道坎
·视频:胡锦涛面临的内外交困
·澳总理陆克文执政周年“小结”
·我对澳洲人民进行了爱国主义教育
·视频:【澳媒观察】APEC与澳洲的“外交洗牌”
·图片游记: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一)
·图片游记: “往日的美丽”————游世界上最大个人古董级茶壶收藏馆
·游Goulburn:啤酒中的“阴谋”和秘密——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二)
·视频:【澳媒观察】西澳百年老屋被拆引起的争议
·永不会“饿死”的Goulburn地主以及…… ——游澳洲最老内陆城Goulburn(三)
·视频:【澳媒观察】中国人到澳洲旅游遭遇的陷阱——准备到澳洲旅游的朋友看过来!
·视频:【澳媒观察】联邦大选 鹿死谁手
·澳洲的离婚及孩子"共同抚养"问题
·视频:【澳媒观察】联合国的腐败和堕落
·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一)
·曾铮今天申请成为中国过渡政府新公民
·组图:大雪美景·极品泰山(二)
·杨师群被告密,原来是为法轮功和九评!
·申请成为过渡政府新公民之补充说明
·视频:【澳媒观察】大把撒钱的競選
·视频:【澳媒观察】维州警官泄密丑闻引起的震动
·视频:【澳媒观察】工党获胜分析及展望
·视频:【澳媒观察】气候变迁:澳洲Vs中国
·视频:【澳媒观察】从一次州葬看澳中维权者的不同命运
·视频:【澳媒观察】山西黑窑奴工最新内幕
·视频:【澳媒观察】小医生打败大政府的故事
·澳媒聚集中国“农民土地革命”  
·悉尼歌剧院及其设计者之“世纪恩仇”
·视频:迟来一百多年的道歉
·视频:澳洲和日本的“鲸鱼”之战
·视频:从中国雪灾看澳洲的灾害应对
·视频:评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政策
·视频:澳洲卧龙岗市女官员性贿赂丑闻
·CHINA IN 2008
·视频:澳洲人关于北京奥运的二十个和一个
·组图:圣诞前夜的悉尼
·组图:悉尼圣诞橱窗装饰集锦
·澳主流杂志邀法曾铮评08年中国大事
·视频:想结婚吗?先拿个学位
·视频:澳洲媒体热议“克文诤友”
·图片游记:可在树梢上散步的悉尼伊拉娃娜公园
·(中国聚焦第57期) 高校中的“反革命”事件
·视频:澳洲2020精英高峰会
·视频:印度司机“闹事”给澳洲带来的贡献
·比比澳洲的真精神病与中国的假精神病
·视频:澳洲施“休克疗法”应对气候变迁
·澳警击毙少年将引发骚乱吗?
·视频:四川地震带来的挑战
·视频:发展不是硬道理
·视频:曾铮为澳媒点评中国大事
·视频:色情还是艺术?
·今日完成向中国过渡政府纳税程序
·视频:儿童色情泛滥带来的隐忧
·视频:澳洲的部长不如中国的城管
·望子成龙缘何招致“飞来横祸”?
·由两岁孩童“狂涮”艺术界想到的
·视频:澳洲的的马与中国的人
·《九评》点中中共死穴
·视频:澳洲及西方如何处理办公室恋情
·视频:澳洲版三峡工程的命运
·视频:从排污交易看民主决策
·“返乡的单程票”
·视频:澳洲的色情犯与中国的杨佳
·视频:澳媒报道奥运看穿开幕式“玄机”
·澳洲国庆日话“澳洲精神”
·视频:中国造月亮即将并着陆
·视频:秋江水冷鸭先知
·澳门赌王在澳洲“豪赌”引发的争议及联想
·视频:选民用脚投票 澳政坛“变天”时代到来
·雷鸣般掌声中,关贵敏对我的“伏击”
·盛世大国崛起 最令人毛骨悚然世界第一
·视频:比比中澳两国的义务教育
·视频:澳洲政坛新贵、“史上最富”自由党领袖坦博
·视频:澳洲是否会陷入美国式经济危机
·中鋁收購澳礦業巨頭為何阻力重重?
·神韵在美国有多震撼 眼见为实!中英 视频
·春晚小品更新囧版(视频)
·视频:悉尼奥运村盘活项目引发的争议
·“地狱烈火”熔炼澳洲精神
·
·望“全球的人们”立即执行凤凰台“砖家”的建议
·“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澳洲人
·视频:瞧瞧人家的“问责”
·视频:赵本山宋丹丹新小品《下岗工人谈两会》
·想移民澳洲的看过来——陷赤字危机 澳“关国门”保就业
·组图:纽约.圣诞节
·中铝公司在澳大利亚的“游说”之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難民申請艱辛路 The Harsh Road of Asylum Seeking

   Yesterday I accompanied a fellow Falun Gong practitioner to her refugee application interview, and acted as her interpreter(verbal translator). And this is what I wrote after the 4 hour long interview:
   昨日陪一名法輪功學員去移民局參加難民申請面試,並擔任她的口譯員。四小時的面試結束後,頭暈腦脹的我在臉書上寫下以下文字:
   I need some entertainment and relaxation now、、.
   我現在急需放鬆一下精神……
   To interpret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back and forth continuously for 4 hours was so exhausting, especially when most of the conversation was about the very bad persecution my fellow Falun Gong practitioner had suffered、、.It felt like that I had to live through all the process together with her one more time、、.


   四小時的連續中翻英、英翻中的工作太艱苦了,腦力一直高度緊張,幾乎沒有半分鐘可以休息的時間,因爲我要麼是在翻譯,要麼是在全神貫注地聽移民官和被「審問」的同修講話,並力圖一字不差地記住她們講了什麼,以免漏翻錯翻。而對話內容大部分是很殘酷的迫害經歷,同修哭,我也想哭,但情緒上還必須控制……同時還要不斷的、下意識地替同修擔心,擔心她答不好,擔心她不理解移民官的問題,然後又知道自己只能乾著急,因爲按規定,我只能翻譯她的話,也不能替她講或增添任何內容……真是一場艱苦的心理和精神鏖戰……
   Seeking refugee isn''t fun at all, truth be told. If there weren''t for this cruel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the elderly lady I helped today would be enjoining her comfortable retirement in China now, instead of being questioned so sharply and sometimes harshly for 4 hours、、.
   同時不免想感慨:這難民申請真不是人該幹的事……如果沒有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我今天幫的這位老太太,明明可以在家安享晚年的……而現在,她卻不得不逃到人生地不熟的異國他鄉,被一個比自己女兒還年輕的後輩小女像審什麼似的「審問」……當然移民官的工作就是「懷疑」、「審問」,以確定這人是不是真的是難民。她對自己的工作負責,問的問題必須,也必然會尖銳甚至很難整……對這點,我沒有什麼可抱怨的。只是,我在保持了翻譯上的「專業」、「客觀」、「公正」和「中立」的同時,情感上,卻不由得因同情受難者而倍受折磨……
   Anyway, my friend said she was very grateful that I had been there. My translation was excellent and right to the point; my mere presence and my way of handling everything gave her huge, huge mental support. Glad to know this、、.Glad that she didn''t feel my distress、、.
   好在我很好的隱藏了自己的情感,沒有讓同修看出來。相反,她覺得我很平靜,處理事情很妥當,翻譯很到位、很精準,並說我給了她很大的精神安慰……
   
   網友We-e Liao爲此賦詩曰:
   
   【善念席捲 除邪早】
   ~~~~~~~~~~~~~~~~
   磨折苦痛 鍛剛撓 血腥虐儕 悴心焦
   真義覓現 展情操 靜水流深 善願高
   揪心翻譯 好煎熬 祈佑同胞 脫虐牢
   華夏人本 掀天濤 善念席捲 除邪早
   ~~~~~~~~~~~~~~weel
(2017/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