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曾节明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曾节明文集]->[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曾节明文集
·计划生育理论的邪恶性与马克思主义相同
·也论为什么苏联解体模式在中国行不通?
·满洲成为中国领土,是满清封禁的必然结果
·辛亥革命中的各省“独立”与港独本质不同
·真正“港独”志士是慷慨支援大陆民主化者
·晚清同盟会式的暗杀将会再现
· 美国大选前瞻:孤立主义回归,世界剧变在即
· 黄兴国落马反映出王岐山别有用心
·徐水良狂抓特务决非性格问题
·“绿化”:另类的彻底的征服
·代发:南京抽茧剥丝严查,三名国民党(大陆)党员被抓!
·代发:体制内最新消息:王岐山、范长龙或发动政变
·红朝行将覆灭,但不是2017年
·泰缅“金三角”地区决不能用作反对派基地
·中日战争,中国变天的风向标
·中国变天在即,海外反对派的应对策略
·中国不可能象前苏联那样和平演变
·为什么中共和习近平都已绝无可能走党内民主的道路?
·中共的统治,正将中国推向四分五裂的境地
·经过一年多的征询,一个最有共识的方案
·中国天价房价的真正真相——政府对老百姓的战略性掠夺
·王铮至宪党的活动,并不表明左派比“右派”争气
·现阶段反对派的行动大方向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
·国内推墙者不管打什么旗子,民运都应该支持
·比照辛亥革命,反对派应有震撼人心的口号
· 五星红旗与青天白日满地红的相克关系
·我很穷,因此我支持特朗普
·我为什么转向共和党?
·邓小平能被反对派哄住吗?兼论习近平的本质
·由麦克阿瑟将军遗恨朝鲜说起:特朗普将重振美国!
·警惕中共迫害流亡异议人士的新手段——“组织偷渡罪”
·与轮椅老兵聊政治
·雾霾愈演愈烈,预示着习近平的全面失控
·中共没有满清的好命,这一轮变天将是大屠杀
·中共国的崩溃,从东北开始
·观美国2016年选战有感:评战与选战一样不容易
·2016年美国大选开危险先例:在职总统干预选举
·2016年大选日见闻
·美国大选的计票制度不是“漏洞”,而是天才设计
· 以数术预测2016年美国大选历程
·当今文明世界的主要威胁是穆斯林的征服
· 中国明天的最大威胁及应对法
·“胜不离川,败不离台”的玄机 ——大陆民国与水山蹇卦
·穆斯林“疆独”势力为什么不顾西方嫌恶也要坚持恐袭?
·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为什么公有制与宪政民主不相容?
·婚姻自由优于一夫一妻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 中国为什么亟需重树儒教为国教?
·煞星乍现:国民党已近弥留
·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彭明的死因及其得失教训
·曾节明:桂河华军墓修建者梁山桥
·习近平“反动复辟成功”是一个伪问题
·中共最怕什么样的民运?
·时局前瞻:集权和毛左化,习近平最后的疯狂
·彭明不朽,但其冒险主义教训沉痛
·“政治化”才是维权的出路
·喂养中共的不仅是“白左”,还包括共和党建制派
·难民风涌,中华文明滑向南宋格局
·中共近亡玄学征兆其二:首无水,王入常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正引发民权运动
·中共气数已尽的玄学征兆
·习近平复辟计划经济,中共决不会打朝鲜
·济南“1.4”事件反映出习近平的毛共新趋向
·中共习近平政权为什么必然回归毛泽东?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敢死恐袭,仇恨之根在哪里?
·中国将以南方为中心建国
·中共改抗日八年为十四年,意在抢救政权合法性
·习共重操毛共株连术,覃夕权女友母女流亡处境堪忧
·蒙古的毒雾霾反衬出计划生育的超级荒谬
·彭明之死的新细节
·中国民运没有失败——告余志坚
·人生如浮冰
· 反对派决不应为毛左上街而欢呼——告余志坚
·西方左派是过分自由主义的必然产物,是穆斯林的突破口
·“二战”前的英国暗合道家
·中共覆灭前是持续的倒退,再不会改良
·效鲧治水——评习近平突出“安全”的最新指示
·中共国的不治之症:癌瘤般膨胀的公务员队伍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赵匡胤开启了中国亡国的大门
· 对宋朝,过份贬低和过份赞美都是错误的
·危及宪政文明的“政治正确”,才是政治不正确!
·驳胡平反“禁穆令”的狡辩
·宪政失衡也会走向反面:评川普入境新政受阻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一)
· 反川黄左赛昆的脑残奇观(之二):林彪不会打仗!
·透视王林之死:中共当局杀人灭口的新手法——“取保”死
·蒋介石国际战略大错,错失保存大陆民国的最后机会
·“二战”后美英为何把中国大陆推落共产火坑?
·内心认同蒋介石的林彪,为什么始终跟从共产党?
·外国人入境权不是“普世”人权——为特朗普“禁穆令”正名
·正在摧垮西方的白左主义,是美英联苏的结果
·女权主义者为什么更不幸福?
·警告某脑残网评:川普是“计生”的坚决反对者!
·中央有人在利用老兵消费习近平
· 贞德式的女性将再次拯救法兰西!
·反市场经济,习近平反形已露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对“多元化”的再审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儒家有罪也有功——就儒家问题与根丰易先生商榷
   
   
   
   


   根丰易兄弟:
   
    您好!首先再次感谢您对华夏复兴的重大贡献。您设计的新五色旗,今后必然飘扬在中国的大地上,因为它把联邦制的精神,和中华传统的五种美德、华夏神传周易文化的五种元素,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然根丰易先生对儒家的认识,或有值得商榷之处。先生以为:“儒家历来就是弱化华夏民族的顽疾!凡华夏精英在儒家的统治下,要么成为消灭其他精英的工具,成为所谓的帝王,要么被淘汰掉,即儒文化一直都是逆淘汰、、.这就是秦以后所谓汉儒政权多次被灭国的原因。”
   
   
    实际上,儒家并非历来就是弱化华夏民族的顽疾,宋朝之前,儒家从来就没有弱化华夏民族:宋以前的两千年,华夏民族从未被外族完全征服过,唯一一次“五胡乱华”,导致黄河流域被北胡征服,不是因为华夏民族弱化的缘故,而主要是因为晋武帝司马炎,重复西汉分封同姓王的错误,并把智障立为太子,结果造成死后八王残酷地大混战,而华夏民族内虚,给周边环伺的北胡入侵提供天赐良机。
    “五胡乱华”与儒家没有任何关系。
   
   
    当然,自宋朝开始,儒家确实对华夏民族产生了弱化的作用,这种弱化,其一是愚忠。
    孔子的君臣父子思想,容易衍生出不论君主怎样不肖,也应当忠诚的愚忠观念。这就会损害民族的凝聚力和抵御外敌的能力。最典型的是“靖康之变”:
    由于宋朝以重文轻武抑兵为国策,结果一百多年来不仅断送了汉族的武士传统,也把赵宋皇室子弟塑造成弱不禁风的文人怂货,宋徽宗、宋钦宗在北胡兵临城下之际,双双吓破了胆,丧失了抵抗意志,在抗金局势大有可为的情况下,居然丧心病狂地一再打压李纲等有能力的主战派,及至作出献城投降的叛国决策,自己也沦为金人的俘虏。
   
    而宋朝的大臣们普遍仍继续忠于赵家,这个丧失了抵御外敌英气的家族,这显然是深入人心的儒家君臣父子观念在起作用。
   
    接下来的赵构,虽然比钦徽二帝要强一些,他至少懂得“能战方能言和”的道理,但是为了一己之私,没有收复失土的大志,在各路军队接连获胜,岳家军已发展到十万人,已近光复河南,收复河北大有希望的情况下,赵构居然谋害岳飞,与金国签订“绍兴和议”,把当时金国统治远未稳定的淮河以北国土,全部割让给金国!
    在如此怂货赵家,居然又坐了一百五十七年的皇位。
   
   
    这种事,放在西方是不可想象的:在欧洲,你要当国王,贵族出身还不一定行,只有表现出抵抗外敌的能耐和勇气,才是获取王冠的最大筹码,而怂货国王,则会被无情地赶下王位。
    比如公元九世纪的法国,面临诺曼人(北欧蛮族维京人)的大举入侵,当时法国的摄政王“胖子查理”无能击退诺曼人,采取重贿换来换取诺曼人的撤退的手法,结果威信扫地,法国贵族们驱逐了胖子查理,拥戴英勇善战、数次击退诺曼人的巴黎伯爵厄德,做法兰西国王。
    十七世纪初,米哈伊尔.罗曼诺夫成为俄罗斯沙皇,建立了罗曼诺夫王朝,也主要是因为罗曼诺夫家族在抵抗波兰人的战争中表现出色。
   
   
    皇帝是草包、甚至是叛国贼、卖国贼,臣民们必须继续忠于他,这样的国家能收复失土么?这样的民族能不衰弱么?
    所以儒家的愚忠观念,对华夏民族损害是很大的。
   
    有人说,这不是儒家的责任,是帝王利用了儒家造成的。但问题是,如果儒家没有这种特点,帝王会利用儒家么?
    又好比,马克思的共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实践,导致多国血流成河,你能说这与马克思主义无关,是列宁、毛泽东等人利用了马克思主义的结果么?
   
   
    儒家弱化民族的另一大流毒就是儒家理学,理学的本质就是“以理杀人”,以“天理”否定人正当的生命欲望,把“名节”拔高到至高无上的境地,营造一种病态的“牌坊文化”,甚至宁可失败、宁可自杀,也要求取所谓“名节”,结果熏陶出一大批打仗没本事,自杀起来却又奋勇无比的腐儒废物:
    崇祯皇帝朱由检本人,就是一个治国御敌没本事,自杀杀人却奋不顾身的理学废物典型,他的作风是宁可亡国,也不能丢了面子,结果把中国亡得比宋朝还惨,亡得中国人都被蛮族剃了头、改了装;
   
    史可法,是另一个典型,他既不懂军事,更不懂战略,听不进将领的意见,一切从迂腐的理学教条出发,事事从“名节”考量:
    总兵高杰被杀,他因为高杰曾经“做贼”(曾追随李自成造反),竟不肯收编高杰十万大军,接纳高杰之子为养子,结果这十万大军后来投向满清,而扬州守军兵力不足;
    贼鞑子伪豫王多铎统军南下,兵围扬州,危在旦夕,时值大雨滂沱,总兵刘肇基建议扬州地势低洼,当乘夜凿开运河,引大水淹敌,不愁多铎部不灭,史可法却从腐儒教条出发,声称水淹伤及百姓,有损他仁义的名节、、.他就是如此束手束脚,坐以待毙!
    直至被满清生擒,贼鞑子多铎承诺只要他投降,就不屠一人,史可法决绝拒绝,如此个人“名节”固然熠熠生辉,可是惨了扬州八十万百姓!
   
    这就是儒家的理学,理学,说穿了就是高树牌坊的亡国之学,宁失败,宁灭种,决不失“名节”!
   
    无怪乎忽必烈和满清皇帝会那样(向汉人)推崇理学,尽管他们自己从不相信。
   
   
   
    历数了儒家如此多的弊端,那么儒家之功在哪里呢?主要就在于它崇尚生育的教化功能。以“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多子多福”为代表的儒家生育文化,在助长和保障汉族人的生育方面,功不可没!
    儒家的生育文化,帮助汉族逃过了遭北胡种族灭绝的命运。
    历史上,中国文化为什么没有被蒙古人和满洲人灭绝?有人说,这是因为中国的汉文明高于北胡的文明所致,这种观点似是而非。试问:文明高的就一定能够同化文明低的么?古埃及黄种人的文明,难道低于阿拉伯人么?拜占庭帝国的文明,难道低于穆斯林突厥人(土耳其人)么?为什么古埃及遭阿拉伯人彻底灭亡(以至于现在的埃及人成了阿拉伯人)?为什么拜占庭文明遭突厥人彻底灭亡(以至于现在小亚细亚的居民成了土耳其人)?
    原因就是阿拉伯人、穆斯林突厥人的人口众多,且生育率远远高于古埃及人和拜占庭人,因此,将这两个更高的文明淹没了!
    汉族之所以能够同化入侵的蒙、满鞑子,亡国而不至于灭种,真正原因是汉族的人口和生育率,都战胜了鞑子!这就是儒家传宗接代生育文化的功劳!
    所以中共就要大力批判儒家的传宗接代、”多子多福“文化,而无数的经验表明:魔鬼批判什么,什么就是宝贵的东西!
   
    我实在告诉诸位,如果没有儒家,汉族决不会有众多的人口,若没有众多的人口,今天的“中国人”,说的是蒙语或者满语,东亚大地早已不会有中国,只会有满洲国、、、、、、
   
    所以,对儒家,不宜全否,而应取舍。儒家中孟子的思想就有诸多可取之处,比如:“徒善无以为政”、“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君之视臣如手足,则臣视君如腹心;君之视臣如犬马,则臣视君如国人;君之视臣如土芥,则臣视君如寇仇。”这实际上就是民本思想和契约精神。
   
   
   
   
   曾节明 整理于2017.12.25圣诞节傍晚丁酉壬子丙戌于积雪纽约州
(2017/12/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