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谢选骏文集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谢选骏: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人工智能在中国:技术背后的反乌托邦可能性》2017年12月05日 转载报道:
   
   在北京的一个人工智能会议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发表了演讲。


   
   北京——在特朗普总统访问北京期间,他的形象曾出现在一个技术会议上独出心裁的一段讲话视频里。
   
   视频里的特朗普先是用英语,然后换成了普通话。
   
   特朗普并不会说中文。这段视频是一个宣传花招,旨在展示一款软件的语音功能,发明这款软件的是中国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iFlyTek),它既是一家创新公司,也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关系。科大讯飞曾说,其技术可用于有针对性的监听监视,能在坐满乘客的小汽车、或拥挤的房间里识别出个体目标的声音,并记录该人所说的一切。
   
   特朗普的形象在视频中用中文说,“科大讯飞真是太棒了。”
   
   在中国测试人工智能前沿应用的时候,科大讯飞成了中国科幻野心与这种技术的反乌托邦黑暗可能性的一个令人信服的例子。
   
   这家中国公司的图像和语音识别系统用的是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这个系统可以帮助医生做诊断,帮助老师给考试卷打分,还可让司机用他们的声音来控制汽车。就连一些全球企业也对其表示钦佩:美国主要汽车供应商德尔福(Delphi)在向中国的汽车制造商提供科大讯飞的技术,大众汽车(Volkswagen)也打算在明年将这家中国公司的语音识别技术用到大众为中国生产的许多型号的汽车上去。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主持的一个实验室正在为中国国内的安全部门开发语音监听能力。一家人权组织在今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说,该公司正在帮助当局建立一个中国公民的语音生物统计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可用于跟踪活动人士和其他人。
   
   与政府的这种紧密关系可能会让科大讯飞及其他中国公司在这个新兴领域获得优势。专家说,中国政府的财政支持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大量的资源,中国没有得到严格执行的、未经实践检验的隐私法让公司能获得大量的声音、面孔和其他生物识别数据,这些数据能帮助公司发展这方面的技术。
   
   中国“没有西方企业所面临的严格的隐私法,中国公民也不反对他们的数据被收集,因为(可以这样说),政府监控是中国的现实,”研究公司桑福德·C·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的分析师们今年11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已有过中国企业偶尔打垮外国竞争对手的时候。科大讯飞已多次赢得语音识别和机器翻译比赛的大奖。中国互联网搜索公司百度开发出了一款具有与人相当的听懂讲话能力的软件,比微软早了两年。今年,总部位于上海的初创公司依图在美国政府主办的一个主要的人脸识别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科大讯飞和其他中国公司都说,公司遵守中国法律,保护用户数据。但这些公司也一致认为,中国庞大的用户人数,加上政府专心致志地要主导这项新技术的努力,让他们处于优势地位。
   
   “中国是与美国一起进入人工智能时代的,”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北京的那个会上说。“但由于拥有大量的用户、以及中国社会治理的优势,人工智能将在中国得到更快的发展,中国将在这个领域引领世界。”
   
   科大讯飞的总部设在中国安徽省。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按照政府的规定,接受外国新闻媒体采访需要得到批准,公司尚未收到安徽省官员的批准。
   
   中国的媒体把科大讯飞描述为技术创新者和政府的合作伙伴。据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的报道,去年,科大讯飞通过帮助警方识别骗子,防止了约5亿元人民币(约合7500万美元)的电信诈骗损失。报道引用一位中国安全官员的话说,收集声纹数据与采集指纹或用闭路电视摄像机进行监控录像类似,他的意思是,这种做法不侵犯人的隐私。
   
   “我们与公安部门合作,锁定了罪犯的身份,”科大讯飞汽车业务部总经理刘俊峰在今年9月的一个会议上说。
   
   尚不清楚科大讯飞从什么地方获取其数据。但中国移动是持有科大讯飞股权的公司之一,这家国有移动网络巨头拥有8亿多用户。科大讯飞在数百万部中国移动的手机上预装其产品,并为中国移动经营热线服务,中国移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数据是金,”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研究生物统计学的教授阿尼尔·扎恩(Anil Jain)说。“如今,你无法(在没有数据的情况下)设计出准确可靠的识别任何东西的系统。”
   
   科大讯飞认为,汽车可能是另一个主要市场。中国正在成为推动自动驾驶汽车的先驱,这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语音技术。今年9月,科大讯飞推出了一款新产品,这个闪闪发光的椭球形产品安装在汽车仪表盘上,像是一个车载Siri,听到问题后可上网寻找答案。
   
   “我们需要知道汽车是不是我们的朋友,是否能建立情感联系,”刘俊峰说。
   
   德国汽车制造商大众集团(Volkswagen Group)发言人克利斯多夫·鲁德维格(Christoph Ludewig)说,大众将通过第三方供应商,为其在中国销售的400万辆汽车中的几十万辆配备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大众汽车表示,公司要求所有从司机那里收集的数据都以匿名的形式保存。
   
   “大众将保护消费者,不让其数据被滥用,”鲁德维格说。
   
   美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德尔福说,该公司与科大讯飞有在中国提供科大讯飞服务的业务关系,但拒绝透露细节。
   
   科大讯飞的汽车业务主管刘俊峰说,公司的系统将于明年安装在中国销售的一些吉普车上,公司也在与戴姆勒(Daimler)一起开发汽车语音识别系统。戴姆勒拥有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 - benz)品牌。吉普的母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Chrysler)表示,不知道其供应商中哪家使用了科大讯飞的技术。戴姆勒的发言人说,公司经常与潜在供应商讨论合作,但拒绝透露科大讯飞是否为其中之一。
   
   人权组织担心这些快速发展的能力会被中国的专制政府滥用。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在今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政府一直在收集成千上万人的声纹数据,这个项目几乎没有透明度,也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什么人会成为收集的目标,或政府将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据报道,科大讯飞已在其总部所在的安徽省建立了一个有70000个声纹的数据库。该报道还说,警方已经开始采集声纹,就像他们采集指纹那样。报道中给的一个例子是,三名被怀疑是性工作者的女性的声音已被录入数据库,部分原因是她们曾被安徽警方逮捕。
   
   中国媒体还报道说,安徽省将展开一项新行动,在语音通话中自动识别通缉犯的声纹,一旦发现将及时报警。
   
   科大讯飞没有回应让其对上述人权观察报告发表评论的请求,但公司一直表示,不会停止自己的数据收集工作,尤其是在参与中国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努力中。
   
   “我们总在谈论大数据——汽车每天都产生许多图像数据,”科大讯飞汽车部门主管刘俊峰说。
   
   谢选骏指出:人工智能无法超越人性,例如无法超越成王败寇的俗套。相反,人工智能只会强化人性,例如强化成王败寇的俗套。所以,可怕的不是人工智能,可怕的是人性,尤其是被人工智能所强化的人性。贪婪、嫉妒、成王败寇,全被放大。
(2017/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