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谢选骏文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谢选骏: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人工智能在中国:技术背后的反乌托邦可能性》2017年12月05日 转载报道:
   
   在北京的一个人工智能会议上,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发表了演讲。


   
   北京——在特朗普总统访问北京期间,他的形象曾出现在一个技术会议上独出心裁的一段讲话视频里。
   
   视频里的特朗普先是用英语,然后换成了普通话。
   
   特朗普并不会说中文。这段视频是一个宣传花招,旨在展示一款软件的语音功能,发明这款软件的是中国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iFlyTek),它既是一家创新公司,也与中国国家安全部门有关系。科大讯飞曾说,其技术可用于有针对性的监听监视,能在坐满乘客的小汽车、或拥挤的房间里识别出个体目标的声音,并记录该人所说的一切。
   
   特朗普的形象在视频中用中文说,“科大讯飞真是太棒了。”
   
   在中国测试人工智能前沿应用的时候,科大讯飞成了中国科幻野心与这种技术的反乌托邦黑暗可能性的一个令人信服的例子。
   
   这家中国公司的图像和语音识别系统用的是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这个系统可以帮助医生做诊断,帮助老师给考试卷打分,还可让司机用他们的声音来控制汽车。就连一些全球企业也对其表示钦佩:美国主要汽车供应商德尔福(Delphi)在向中国的汽车制造商提供科大讯飞的技术,大众汽车(Volkswagen)也打算在明年将这家中国公司的语音识别技术用到大众为中国生产的许多型号的汽车上去。
   
   与此同时,科大讯飞主持的一个实验室正在为中国国内的安全部门开发语音监听能力。一家人权组织在今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说,该公司正在帮助当局建立一个中国公民的语音生物统计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可用于跟踪活动人士和其他人。
   
   与政府的这种紧密关系可能会让科大讯飞及其他中国公司在这个新兴领域获得优势。专家说,中国政府的财政支持为中国企业提供了大量的资源,中国没有得到严格执行的、未经实践检验的隐私法让公司能获得大量的声音、面孔和其他生物识别数据,这些数据能帮助公司发展这方面的技术。
   
   中国“没有西方企业所面临的严格的隐私法,中国公民也不反对他们的数据被收集,因为(可以这样说),政府监控是中国的现实,”研究公司桑福德·C·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的分析师们今年11月在一份报告中写道。
   
   已有过中国企业偶尔打垮外国竞争对手的时候。科大讯飞已多次赢得语音识别和机器翻译比赛的大奖。中国互联网搜索公司百度开发出了一款具有与人相当的听懂讲话能力的软件,比微软早了两年。今年,总部位于上海的初创公司依图在美国政府主办的一个主要的人脸识别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科大讯飞和其他中国公司都说,公司遵守中国法律,保护用户数据。但这些公司也一致认为,中国庞大的用户人数,加上政府专心致志地要主导这项新技术的努力,让他们处于优势地位。
   
   “中国是与美国一起进入人工智能时代的,”科大讯飞董事长刘庆峰在北京的那个会上说。“但由于拥有大量的用户、以及中国社会治理的优势,人工智能将在中国得到更快的发展,中国将在这个领域引领世界。”
   
   科大讯飞的总部设在中国安徽省。公司的一位发言人说,按照政府的规定,接受外国新闻媒体采访需要得到批准,公司尚未收到安徽省官员的批准。
   
   中国的媒体把科大讯飞描述为技术创新者和政府的合作伙伴。据中国共产党控制的民族主义小报《环球时报》的报道,去年,科大讯飞通过帮助警方识别骗子,防止了约5亿元人民币(约合7500万美元)的电信诈骗损失。报道引用一位中国安全官员的话说,收集声纹数据与采集指纹或用闭路电视摄像机进行监控录像类似,他的意思是,这种做法不侵犯人的隐私。
   
   “我们与公安部门合作,锁定了罪犯的身份,”科大讯飞汽车业务部总经理刘俊峰在今年9月的一个会议上说。
   
   尚不清楚科大讯飞从什么地方获取其数据。但中国移动是持有科大讯飞股权的公司之一,这家国有移动网络巨头拥有8亿多用户。科大讯飞在数百万部中国移动的手机上预装其产品,并为中国移动经营热线服务,中国移动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数据是金,”密歇根州立大学(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研究生物统计学的教授阿尼尔·扎恩(Anil Jain)说。“如今,你无法(在没有数据的情况下)设计出准确可靠的识别任何东西的系统。”
   
   科大讯飞认为,汽车可能是另一个主要市场。中国正在成为推动自动驾驶汽车的先驱,这可能会在很大程度上依赖语音技术。今年9月,科大讯飞推出了一款新产品,这个闪闪发光的椭球形产品安装在汽车仪表盘上,像是一个车载Siri,听到问题后可上网寻找答案。
   
   “我们需要知道汽车是不是我们的朋友,是否能建立情感联系,”刘俊峰说。
   
   德国汽车制造商大众集团(Volkswagen Group)发言人克利斯多夫·鲁德维格(Christoph Ludewig)说,大众将通过第三方供应商,为其在中国销售的400万辆汽车中的几十万辆配备科大讯飞的语音识别技术。大众汽车表示,公司要求所有从司机那里收集的数据都以匿名的形式保存。
   
   “大众将保护消费者,不让其数据被滥用,”鲁德维格说。
   
   美国汽车零部件巨头德尔福说,该公司与科大讯飞有在中国提供科大讯飞服务的业务关系,但拒绝透露细节。
   
   科大讯飞的汽车业务主管刘俊峰说,公司的系统将于明年安装在中国销售的一些吉普车上,公司也在与戴姆勒(Daimler)一起开发汽车语音识别系统。戴姆勒拥有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 - benz)品牌。吉普的母公司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Chrysler)表示,不知道其供应商中哪家使用了科大讯飞的技术。戴姆勒的发言人说,公司经常与潜在供应商讨论合作,但拒绝透露科大讯飞是否为其中之一。
   
   人权组织担心这些快速发展的能力会被中国的专制政府滥用。
   
   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在今年10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中国政府一直在收集成千上万人的声纹数据,这个项目几乎没有透明度,也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什么人会成为收集的目标,或政府将如何使用这些数据。”
   
   据报道,科大讯飞已在其总部所在的安徽省建立了一个有70000个声纹的数据库。该报道还说,警方已经开始采集声纹,就像他们采集指纹那样。报道中给的一个例子是,三名被怀疑是性工作者的女性的声音已被录入数据库,部分原因是她们曾被安徽警方逮捕。
   
   中国媒体还报道说,安徽省将展开一项新行动,在语音通话中自动识别通缉犯的声纹,一旦发现将及时报警。
   
   科大讯飞没有回应让其对上述人权观察报告发表评论的请求,但公司一直表示,不会停止自己的数据收集工作,尤其是在参与中国开发自动驾驶汽车的努力中。
   
   “我们总在谈论大数据——汽车每天都产生许多图像数据,”科大讯飞汽车部门主管刘俊峰说。
   
   谢选骏指出:人工智能无法超越人性,例如无法超越成王败寇的俗套。相反,人工智能只会强化人性,例如强化成王败寇的俗套。所以,可怕的不是人工智能,可怕的是人性,尤其是被人工智能所强化的人性。贪婪、嫉妒、成王败寇,全被放大。
(2017/1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