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谢选骏文集
·美国政府吃了中国的人血馒头吗
·大国和小国都在地球上过家家
·胡鞍钢帮助美国把中国塑造为假想敌
·民主根本不是专制的对手
·美国是在吃世界还是在吃自己
·天宫一号坠落证明地球尚未人满为患
·马云想当总统,还是在“人为财死”
·不是中国残酷,而是台湾独立
·中国正在告别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吗
·这就是“新的文化战争”
·川普是个超级傻瓜
·扶贫其实很简单
·解放军在狼面前变成了羊
·气候变迁与人的劣质化
·全世界权贵资产阶级(走资派)联合起来
·枪支太多就是自由太多了
·政权就是镇压之权
·人多破坏力量大
·权力制衡就是以毒攻毒
·北京承认台湾独立了
·没有逻辑的李锐
·欧洲已经瘪了,还在自作多情
·日本天蝗眺望祖国大陆了
·商鞅变法的核心就是废除阶级斗争
·生存就是走向毁灭
·共产党中国的马基雅维利
·第二次冷战的大致铁幕
·第二期中国文明的晚钟
·皇帝的儿女生下来就是让人杀的
·海外监控与文化战争
·一叶障目的保罗·肯尼迪及其《大国的兴衰》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谢选骏: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奥地利组成西欧唯一极右派联合政府 称愿与欧盟合作》(2017年12月17日转载法广等)报道:
   
   奥地利人民党主席库尔茨与自由党领导人施特拉赫达成协议,同意组成联合政府。


   
   奥地利保守派人民党主席、外交部长库尔茨(Sebastian Kurz)12月16日宣布,将同极右翼的自由党组成联合政府。这意味着,奥地利将成为西欧国家当中唯一由极右政党执政的国家。
   
   奥地利乃至欧洲普遍存在的移民和安全问题,令奥地利选民普遍立场向右倾斜。奥地利人民党在10月的议会选举中获胜,但无法单独执政,经过两个月的谈判才决定同自由党合作组阁。
   
   库尔茨在当天表示,新政府的目标是减轻纳税人负担,确保社会保障的运转,强化“瑞士式”直接民主制度的建立,并将采取打击非法移民措施,保证奥地利民众的安全。此外,他还在讲话中对德国总理默克尔所提倡的“欢迎文化”提出批评,称将给奥地利难民接待人数设置上限,并会关闭巴尔干的入欧路线。
   
   同样值得注意的是,议会选举中获胜的人民党选择与极右翼的第三大党自由党组阁,使得新政府占有议会57.5%的选票。而此前,自由党主要主张反对移民和反对欧洲的立场,其党名中“自由”则指的是对民族自由主义的提倡。在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人民党党魁库尔茨则强调新政府愿意与欧盟合作,并称:“我们将继续保持作为欧盟中活跃、值得信赖一员的作用,但也会从欧盟内部要求更多的国家权力。” 据当地媒体介绍,新政府内阁将在下周一于奥地利总统府宣誓就职。届时,库尔茨将担任总理,自由党领导人施特拉赫会担任副总理。
   
   奥地利组阁成功的消息也引来了欧洲其他极右翼政党的好评,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宣称:“这是极好的消息。”
   
   谢选骏指出:为什么法国极右翼“国民阵线”领导人勒庞宣称“这是极好的消息”呢?因为,这意味着“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维也纳之围发生于1683年9月12日,是哈布斯堡王朝与波兰王国联军对围困维也纳两个月的土耳其人为主的奥斯曼帝国军队进行的一场解围之战。这场阻止了奥斯曼帝国攻入欧洲行动的战役被视为奥斯曼帝国向外扩张的句点,并维持了哈布斯堡王朝在中欧的霸权。
   
   攻占维也纳城早已是奥斯曼帝国的战略抱负,因为其联锁控制着多瑙河(黑海到西欧)南欧与陆上(东地中海到德国)贸易路线。在此由显要的科普鲁律家族支持的第二次围攻期间前(第一次发生于1529年),奥斯曼帝国执行了大量的后勤准备,包括修建通往神圣罗马帝国与其后勤中心的桥与道路,运输来自全奥斯曼帝国各地的弹药、火炮与其他资源到这些中心并进入巴尔干半岛。1679年起瘟疫已在维也纳肆虐。
   
   这场大规模的战争由波兰国王约翰三世率领的波兰-奥地利-德意志军队获得胜利,他们打败了大维齐尔卡拉·穆斯塔法·巴沙率领的奥斯曼帝国军队。
   
   奥斯曼帝国军队于1683年7月14日开始围困维也纳,军队大约有138,000人(虽然大部分并没有参与战斗,而且当中只有50,000名具作战经验的士兵,其余是作支持的兵员)[2]。当中决定性的一战发生于9月12日,神圣联盟有70,000人的援军抵达,对抗奥斯曼军队。
   
   联军由以下的军队组成:
   约翰三世的30,000名波兰军队(立陶宛人未有参与战斗)
   查理五世率领的18,500名奥地利军队
   瓦尔德克的佐治·腓特烈亲王率领的19,000名法兰克尼亚、士瓦本和巴伐利亚军队
   约翰·乔治三世率领的9,000名萨克森军队
   而波兰立陶宛联邦国王约翰三世是这支联军的主帅。
   
   联军在9月12日抵达维也纳,但是他们没有立刻进攻围城中的奥斯曼人,而是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小心的移动位置,选择有利的地形。在几波试探性的交锋后,约翰三世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并大约在下午三点后下令全军冲锋。
   
   由于穆斯塔法的疏忽,奥斯曼人几乎没有准备任何野战防御工事来应付援军从背面来的攻势,使得以步兵为主的奥斯曼部队,必须在毫无屏障的开阔地形上直接承受波兰骑兵的正面攻击,奥斯曼部队阵型完全瓦解,往东方溃退。
   
   1683年的维也纳战役被史家公认为奥斯曼帝国由盛转衰的关键。奥斯曼帝国在过去虽然也曾吃过败仗,但除了1571年的勒班陀战役外从没有受过如此惨重的打击,从此以后帝国在欧洲被迫转攻为守。战役结束后,大维齐尔卡拉·穆斯塔法·巴沙被苏丹穆罕默德四世处死,但苏丹本人也在四年后因为第二次莫哈奇战役的失败而被废黜。
   
   这场战役是中欧的多个王国与奥斯曼帝国持续300年的争斗以来的一次转折点。维也纳之战后,由教宗英诺森十一世主导的第五次神圣同盟对奥斯曼帝国发起了长达16年的大土耳其战争。奥斯曼帝国在战争中节节败退,奥地利的哈布斯堡王朝逐渐从奥斯曼帝国中夺回匈牙利南部和特兰西瓦尼亚,当中并消灭了大量奥斯曼军队。1699年两国签订和约,结束了奥斯曼帝国对欧洲的扩张。
   
   谢选骏指出:这就是被犹太人马克思和四分之一犹太人列宁所痛恨的哈布斯堡王朝的历史功勋。17世纪维也纳之围时,法国的路易十四充当了勾结土耳其的欧洲窃贼,差一点就切掉了西方文明的命根子。现在21世纪,法国人试图抹掉上次的污点,跳出来支持维也纳人反击穆斯林入侵,不过可惜了还是个巴黎的在野党。
   
   (列宁有1/4的犹太血统。列宁外祖父是犹太人,出自著名的皈依了东正教的布兰克(Blank)犹太家族;列宁的外祖母则为德国-瑞典裔,外祖母的父亲是德国人,母亲是瑞典人。在纳粹德国,只要有1/4的犹太血统,就是犹太人。希特勒就是这样一个隐蔽的犹太人,和列宁一样,都是四分之一。列宁除了有1/8的德国血统、1/8的瑞典血统外,甚至还有1/8的蒙古血统。在父系方面,列宁的祖母是1/2的卡尔梅克裔。祖母的父亲是已皈依东正教的卡尔梅克人,只有他祖母的母亲才是俄罗斯人。卡尔梅克人是蒙古族人,因此列宁有1/8的蒙古血统。所以列宁成功作乱、摧毁俄罗斯帝国,不是偶然的,而是体现了历史的反击力量。因此列宁极力倡导“宗教信仰自由,所有民族一律平等”,强烈谴责反犹主义,得到了不少俄国犹太人的拥护。许多犹太人参加了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并在党领导层中占据要津。 据苏联著名历史学家波克罗夫斯基[М.Покровский]的估算,当时在所有革命政党的组织者当中,犹太人所占比例达到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
   
   谢选骏指出: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这次它所抵御的进攻,不是来自东欧的穆斯林入侵,而是来自西欧的穆斯林入侵——但愿他们能够再获成功,再次改变历史的趋势。阿门。
   
   《奥地利右翼联合政府声称不会公投脱欧》(法广RFI 肖曼)报道,2017年12月17日奥地利总统会见新政府总理副总理——
   
   奥地利人民党主席库尔茨、奥地利自由党领导人施特拉赫12月16日向总统范德贝伦汇报两党组阁谈判情况。奥地利将成为包含右翼民粹主义政党成员的第一个西欧国家,但该政府宣布不会组织英国式的脱欧公投。
   
   未来5年奥地利右翼民粹自由党和中右的人民党将联合执政,由人民党的库尔茨担任总理,自由党领导人施特拉赫担任副总理。当地时间16日,库尔茨和施特拉赫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公布新的政府执政计划及内阁成员名单。新政府预计将于18日在总统府宣誓就职。
   
   联合政府中两党分工明确。自由党将主导外交部、内政部和国防部等6个部门,人民党则掌控财政部、司法部和农业部等8个政府部门。同时,库尔茨的总理办公室将从外交部接手部分欧洲事务相关部门,以扩大其对欧洲事务的控制。
   
   成立于1955年的自由党,在2000年曾经进入过联合政府,随即遭到14个欧洲国家以对奥地利制裁为威胁进行抗议。奥地利自由党现任领导人48岁的施特拉赫一直努力撇清新纳粹主义政党形象,塑造中产阶级捍卫者的形象,并呼吁“零移民”。
   
   人民党方面,31岁的党主席库尔茨在欧盟一体化上表现保守,支持关闭难民进入欧洲的巴尔干通道。2015年欧洲难民危机正值高峰之时,时任奥地利外交部长的库尔茨就率先反对默克尔的提出边境开放政策。
   
   在两党签署的180页联合执政协议中,联合政府将反对欧盟成员国之间进一步加深政治一体化,呼吁将更多的权力归还给各国政府,也反对土耳其加入欧盟,并主张和缓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和法国的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不同,奥地利自由党虽然报持怀疑欧州的态度,但此次做出让步,承诺不会就脱欧一事诉诸公投。
   
   在立法和政策上,联合政府将对社会暴力和性犯罪采取更严格的最低量刑标准;收紧奥地利边境保护措施,禁止非法移民入境;增加2100名以上的巡逻警力。奥地利联合政府还将实施紧缩社会福利,减税,削减120亿欧元政府开支和鼓励企业发展的一系列政策。

此文于2017年12月17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