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谢选骏文集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谢选骏: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所谓“牲战”,就是把人体当做牲口去牺牲的战斗。
   
   


   《陈天:原教旨主义盛行将重创中东伊斯兰教世界的人口承载能力》(7月/20/2016)说:
   
   第一,中世纪的生产力水平就只能够承载中世纪的人口规模。
   
   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的盛行,导致受影响地区的社会生产力出现严重退化。这在全球范围内已经有足够多的例子来证实。
   
   如车臣地区。在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后,车臣获得事实的独立。但在车臣伊斯兰教极端政府所推行的严酷“伊斯兰教教法”统治下,车臣实际已经沦为人间地狱。不仅社会经济彻底崩溃,而且治安也极端恶化,匪盗横行,军阀割据,民不聊生。结果车臣地区的“人口承载能力”出现暴跌,不仅俄罗斯族,连本地的车臣族人为了生计也不得不大量外迁以谋生路。
   
   而车臣经济的全面崩溃,社会人口承载能力急剧下降,也是后来导致到以巴萨耶夫与哈塔卜为首的车臣原教旨主义极端武装不得不入侵俄罗斯达吉斯坦地区的重要原因。否则的话,连车臣极端武装自身也难以持续生存下去了;因为车臣经济已经一片荒芜,寸草不生,仅仅依赖向俄罗斯内地走私海洛因与假币等等犯罪行为都已经无法“养活”庞大的车臣极端武装队伍,最后就只能够去抢掠为生。
   
   只可惜他们抢错了对象,结果反被普京总统的俄罗斯帝国军队彻底灭亡掉。
   
   第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是典型的“富人游戏”。
   
   每当有人指出信奉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不利于经济发展,全面实施“伊斯兰教教法统治”必将导致经济崩溃时,总有人拿沙特,卡塔尔与阿联酋等同样信奉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与实施严酷“教法统治”的海湾国家如何富裕作例子来反驳。
   
   问题是他们根本就无视了今天沙特等海湾封建王爷国的社会经济之所以得以避免全面崩溃,核心的原因就是这些国家都拥有巨量石油美元源源不断地输血。
   
   今天的沙特,卡塔尔与科威特等海湾石油国家的国民完全是由政府“包养”起来的。那怕这些石油富国的所有国民都不参加劳动工作,通通“无所事事,游手好闲”,但由于有巨量石油美元持续输入,海湾王爷国政府那怕拿出一小部分石油出口收入来分配给国民(所有海湾封建王爷国人口合计起也不过4000多万),也足以让全体国民都能够活得“有滋有味”了。
   
   因此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完全是资源富国才玩得起的游戏。
   
   沙特与卡塔尔等海湾封建王爷国之所能够长久推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极端思想立国而不发生全面经济崩溃。核心原因就是拥有大量石油美元流入来支撑,反正即使不劳动也饿不死,“有闲”又有大量的钱无处可花;因此海湾封建王爷国们玩玩极端保守,落后与野蛮的伊斯兰教教法统治才不致伤筋动骨。
   
   但车臣与阿富汗等等自然资源贫乏的地区也来学海湾石油富国的样子,推行极端不利于提升社会生产力的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治国路线,就完全是自取其辱,甚至是自取灭亡。
   
   一个日子里有了上顿无下顿,一日三餐糠头野菜充饥的“瘦弱病残”穷人却也要学习海湾石油大富豪的生活方式,居然也玩起激烈的拳击运动来。如此“瞎折腾”,身体没动两下就彻底散架,一命乌乎就只是时间迟早的事情。
   
   沙特等海湾封建王爷国之所以如此顽固地持久推行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立国思想,核心原因就是为了“yumin”,因为民智的开放极端不利于沙特等封建王爷阶层长久维持其世袭统治地位。
   
   同时这与他们大力鼓吹要向外部世界输出伊斯兰“牲战者”的道理完全是一脉相承的。毕竟海湾国家人口的持续暴涨始终不是办法,存量人口太多石油美元迟早也会不够“分”,因此必须要有一部分人离开海湾地区。而鼓动输出“牲战”,让海湾地区“多余的人口”在牲战中死亡掉,就是沙特等海湾封建王爷国解决内部爆炸性增长的人口数量的不二法门。
   
   因此对于像阿富汗塔利班之类的穷人政权,居然也学着沙特等海湾石油富国的样子也要推行愚昧的伊斯兰教教法治国,并大力向外部世界输出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这完全就是“瞎折腾”,不懂得休养生息,不自量力与自取其辱。
   
   说句不好听的话,像车臣与阿富汗这样的贫穷地区,你们也配“搞”输出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伊斯兰教教法治国”是你们这等穷人政权“玩”得起的游戏么?!
   
   事实上早前就有沙特王子直接公开发表歧视贫穷的伊斯兰教地区民族的言论,但这个世上却依旧还存在大量热面去贴海湾阿拉伯人冷屁股的事例,这令人非常叹息。
   
   与沙特等海湾石油富国一样,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思想必须在“高福利”的环境中才能够长久生存下来。人只有在衣食无忧,无饿死风险的情况下才有“挑肥拣瘦”的余地。象伊斯兰教无数的清规戒律,只有在无饿死的风险时才会持续得到遵守。如果一日三餐也无法维持,叫你吃什么就什么,否则就只有去死。
   
   实施高福利政策的欧洲就恰恰好为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盛行提供了除海湾石油富国之外最好的生存环境。反正单凭政府救济就能够活得很好,迁徙到欧洲的伊斯兰教分子为什么要改变自己来融入欧洲社会?!人都是有“惰性”的,没有生存压力就没有主动变革进化的原动力。
   
   但美,中,俄则不同,由于社会福利远远(甚至根本就没有社会福利可言)低于欧洲,要在这三大国内部长久生存下去,无论谁都必须努力劳动。美,中,俄社会最大的特点就是“不养闲人”,不劳动工作在这三大国内部是绝对无法长久生存下去的。而要进入工厂农场工作,让雇主接受,就必须改革自己的思维方式,努力提高工作效率。像一天要做五六次礼拜,又时不时要守“斋月”之类陋习,不改改就当场无法到工厂中找到工作了。【在奥巴马治下,美国也在推行欧洲式的福利制度。】
   
   从推进落后民族融入先进文明的角度而言,欧洲的高福利政策显然是一剂毒药;而美,中,俄的低福利政策则在无形中为这三大国构建起一道阻挡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势力入侵的重要防火墙。因为没有足够强烈紧迫的生存压力,就没有人会愿意彻底改变自身的生活习惯与思维方式。
   
   当然,伊斯兰教势力在欧洲还有“子宫武器”这一致命杀手,随着伊斯兰教人口在欧洲地区爆炸性增长,“劣币驱逐良币”,专吃福利饭的寄生虫激增,欧洲的高福利政策迟早也会被逼到难以为继的地步。最后欧洲的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武装大叛乱也注定会象今天中东地区那样呈星火燎原的致命性爆发态势,并将整个欧洲社会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去。
   
   总结,大中东地区将有高达1点5亿的“泡沫人口”要被淘汰掉。
   
   目前“大中东”地区的存量人口总数高达3亿以上(包含土耳其,伊朗与埃及);如果大中东地区未来全部落入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黑暗漩涡,那么未来大中东地区注定将有高达50%以上的人口必须被淘汰灭亡掉。
   
   中世纪的生产力水平就只能够承载中世纪的人口规模。尽管结局很残酷,但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当然,如果大中东地区的人们要想成功躲过这一场浩劫,就必须要主动消灭本区的一切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政权(包括沙特等所有海湾封建王爷国),之后再对整个伊斯兰教进行全面彻底的大改革,斩草除根,以适应现代工业文明的游戏规则。否则的话,未来那怕再过100年(乃至500年),中东地区都注定还要陷于“周期性动乱”的漩涡中无法自拔。因为这一轮由“阿拉伯之春”引发的大混战,本质就是中东地区的“存量人口数量”已经达到中东地区当前社会生产力能够承载的“临界极限”了。
   
   更为致命的是,本区由于存在沙特等极端保守封建王爷国的强烈干扰抵抗,在寻找未来出路时不是选择全面改革传统伊斯兰教社会,反而选择了全面复辟落后野蛮的伊斯兰教原教旨主义的回头路。如果连今天“半现代化与半封建”的社会经济发展模式都已经无法承载得起3亿多大中东人口的持续生存发展;那么全面退回到中世纪的“全封建化游牧社会”生产力水平,大中东地区今天的人口承载能力必然就要发生致命性的“大滑坡与大崩溃”了。而未来历史如何演化,作为域外大国的人们,好好坐山观虎斗就是了。
   
   谢选骏指出:如果汽车不再使用石油动力,那么全球原油供应过剩,石油美元将不复存在,如此伊斯兰主义的石油泡沫就将破裂。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那时,“圣战”真的有可能变成“牲战”了。所谓“牲战”,就是把人体当做牲口去牺牲的战斗。
(2017/12/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