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俄罗斯艰难咽下奥委会平昌东奥禁令》(2017年12月06日 转载法广RFI 呢喃)报道:
   
   因没有足够努力改正兴奋剂问题,俄罗斯无缘平昌冬奥会,俄议员大呼耻辱,克里姆林宫克制呼吁“冷静分析,不要感情用事”。


   
   国际奥委会昨日发布重磅消息:俄罗斯因为没有展现出足够的努力程度来改正兴奋剂问题,甚至没有展现出承认此前系统性使用兴奋剂给国家队员的良好认错态度,因此决定俄罗斯无权参加2018年的平昌冬季奥运会,但俄罗斯运动员可以在奥林匹克旗帜之下参赛。这是国际奥委会有史以来第一次对一整个国家下禁令。诸多运动员已经开始考虑在奥林匹克旗帜下参赛,因为“还是要去奥运会的。不去参赛,就意味着投降。”(塔斯社引述俄著名冰球运动员亚历山大-茹科夫语)
   
   12月6日,克里姆林宫对此评价称“目前形势很严峻,显然不可以感情用事,而是要认真分析国际奥委会的这一决定”。俄罗斯政府发言人佩斯科夫表示:“莫斯科现在应该研究现状,等到12月12日在俄罗斯奥林匹克委员会上再做讨论。”“俄罗斯依旧相信奥林匹克精神。”
   
   俄罗斯上下议会的数名代表已经就国际奥委会禁止俄罗斯参赛的决定表示愤慨,并认为让俄罗斯运动员顶着奥林匹克旗帜参赛是耻辱的。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也猛烈批评道:“大规模政治孤立俄罗斯的攻击失败了,所以现在就开始在体育界孤立俄罗斯了”。与他们的激烈言论相比,克里姆林宫的反应显然要克制很多。
   
   今年10月,俄罗斯总统普京曾预告称,如果强迫俄罗斯运动员在中立旗而非俄罗斯国旗下参赛,将是侮辱性的。但他表示“俄罗斯并不会发动制裁”。
   
   谢选骏指出: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避重就轻地呻吟:“大规模政治孤立俄罗斯的攻击失败了,所以现在就开始在体育界孤立俄罗斯了。”其实,这种“体育界孤立”比“政治攻击”更能说明——俄罗斯国家开始在国际上消失了!所以,“克里姆林宫的反应显然要克制很多”,因为蒙古强盗孵化的俄罗斯奸贼可以横行霸道时代的已经结束了。
(2017/1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