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谢选骏文集
·日本皇居不适合人类居住
·韩国人就是睁眼瞎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经济动物开始理解全球政府的必要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千人计划与引蛇出洞
·芯片是文化战的大杀器
·地下党名不虚传
·都是股票上市惹的祸
·警匪一家有口难言国际不行
·方舟子就是方骗子
·西方文明的挽歌
·文革疯狗鲁迅骗子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中国可以购买美军占领美国吗
·如何与美国争霸世界
·纳赛尔为何死于谋杀
·通过赃物还原古史——中国人为什么没有能力保存自己的经典
·共产党中国的G1之路
·共产党希望美国进攻伊朗而放过自己
·共产党就是中国的七寸和软肋
·一字之差张杰可以为帝师矣
·林和立不懂大陆的事务
·右翼极权不会推行国有化措施
·可惜美国的农民太少了
·刘强东凶多吉少
·宋明理学就是送命的理学
·狂犬病人鲁迅首倡血汗工厂
·党的新衣不能妄议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共产党中国为何没有一个合格的翻译人才
·王岐山为何闭门不出
·谁是第二次冷战的胜利者
·无现金社会的贪官污吏
·楚国败在不懂得遵守国际秩序——周礼
·联合国应该让位给全球政府
·中国的现有困境是因为“二十年期限已满”
·绞刑架下的报告
·曼德拉马丁路德金不如中国的普通一丁
·川普大帝也向全球化投降了
·若不反对西方就会被西方人蔑视吗
·习近平会以退为进吗
·印第安人重获正当性
·毛泽东饿鬼后遗症
·第二轮公私合营开始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中国为何不能产生精品
·川普大帝的万人敌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意大利果然是欧洲的废垃
·以色列总理如此诅咒中国的辛德勒
·沙特阿拉伯人就是野蛮生番
·凌迟记者与伊斯兰教对“叛教者”的虐杀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邓小平的阳谋实现了
·中国千万不能发达起来
·“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谢选骏: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我看一部土耳其语的电影《Resurrection Ertugrul(Netflix),初听之下却像是一部日本语片子,于是上网查考,得到以下文字:
   
   1、《土耳其语和日语很像?》(来自: anpopo(我的气垫船充满鳗鱼) 2008-05-23 12:48:28)说:
   
   听一个土耳其mm说的。她说很多词的发音像,语序也像。她自己觉得学日语比英语容易。但是文字又完全不同。日语文字从中文演化过去的,土耳其则借用的阿拉伯文字。
   
   偶既不会日语也不会土耳其语,听她这么一讲,觉得很好玩。日本和土耳其,呃,我原来以为都不沾边的呢,嘿嘿。
   
   2、《百度知道·最佳答案》说:
   
   日语属于黏着语、通过在词语上粘贴语法成分来构成句子,称为活用,其间的结合并不紧密、不改变原来词汇的含义只表语法功能。语言系属有争议,有人认为可划入阿尔泰语系,也有学者认为是扶余语系,也有日本学者认为是孤立语言(有些日本学者继而提出韩日-琉球语族的概念、并认为日语从属之)或日本语系。
   
   土耳其语是突厥语族诸语中最普遍使用的语言。土耳其语一个显著的特色,是其元音和谐及大量胶着语的词缀变化。土耳其语的字词采用SOV词序。
   
   他们都是:都是黏着语。
   
   谢选骏指出:二十多年前我在日本的时候,和一位日本教授讨论日本语的语系归属问题,他当时就和我说,日本语是属于阿尔泰语系的,和蒙古人同出一源。他也曾称赞维吾尔人可爱,但却没有说维吾尔语和日本语之间是否相似的问题。维吾尔语和土耳其语同属突厥语族。
   
   《阿尔泰语系》记载:
   
   阿尔泰语系(英语:Altaic language,/ælˈteɪᵻk/ ),别译阿勒泰语系,是19至20世纪一些语言学家按照语言系属分类方法所划分的一组语群,现如今普遍认为该分类并不成立。
   
   该分类主要将突厥语族、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划为一个语系,有时一些语言学家也将朝鲜语、日语包括其中。此外,也曾有语言学家将其和乌拉尔语系划分为一组语群即乌拉尔-阿尔泰语系。该分类方法包括的语言主要集中于中亚及其临近地区,包括60多种语言。该分类方法曾流行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前,但在当今语言学专家中已几乎没有支持者。
   
   历史
   
   1730年瑞典军官 Philip Johan von Strahlenberg 依语言间的相似性将语言分类,其中包含一些后来被归入阿尔泰语系的语言。1844年 Matthias Castrén 首先提出了阿尔泰语系,除了包括突厥、蒙古和通古斯语,也纳入后来成为乌拉语系的萨莫耶德语族与芬兰-乌戈尔语族。
   
   在大半的19世纪以及20世纪初期,阿尔泰语系或乌拉尔-阿尔泰语系的概念流传广泛。近年来,亦有语言学家不再支持此假说,认为突厥、蒙古和通古斯是三个无亲缘关系的语族,其间的相似是长期接触的结果,而将“阿尔泰语”视为一个语言联盟。
   
   特征
   
   无论这些是同源关系的证据还是民族交流的结果,突厥语族、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的具有不少共同特征,例证如下:
   
   1、三种语族的人称代词之相似性;第二人称复数 ta siz/silär suwe,蒙古文和突厥语言有相似的复数后缀(蒙古语-nar / -ner、突厥语-lar /-lär)。
   
   2、元音主要以单元音为主,同时每个词都有固定的重音位置。
   
   3、词的形态结构复杂,词有词根、词干、词缀之分,大多属于黏着语。
   
   4、有格变化和后置词的使用。
   
   5、句子的排列以SOV为主,也就是说,在其一般的句子当中,主语在前,谓语在后,宾语在中间。
   
   6、元音和谐律(或称元音调和)。
   
   7、有人称后缀,如:动词人称后缀、从属人称后缀、反身领属人称后缀以及突厥语族特有的谓语人称后缀。动词后缀,在喀尔喀蒙古语以及满洲语中已退化。满洲语在创制文字时从属人称后缀不在书面语上表达,直到近日,满语诸方言多已退化,但在锡伯语以及其他通古斯语中完全保存下来。而蒙古语族通常只用人称代名词属格,或单独使用人称从属后缀,如:(我的书)Mini bicig 或 bicig-min ,通常不会两个都用,如:Mini bicig-min。突厥语族及满语支外的诸通古斯语通常两者一起用。
   
   阿尔泰语系分类:
   
   第一类别:突厥语族 花剌子模语
   
   古突厥语
   回鹘语
   保加尔语支 楚瓦什语
   
   东突厥语支 艾努语(新疆阿布达里语。阿伊努语与此语言无关)
   察合台语(已灭绝,成为现代维吾尔语、乌兹别克语等)
   伊犁土尔克语
   维吾尔语(中国新疆、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
   乌兹别克语(也称乌孜别克语,乌兹别克斯坦、中国新疆、阿富汗)
   西部裕固语(中国甘肃肃南县)
   
   北突厥语支 阿尔泰语(俄罗斯阿尔泰共和国)
   绍尔思语
   多尔干语
   卡拉嘎斯语
   哈卡斯语(俄哈卡斯共和国)
   雅库特语(俄萨哈共和国)
   图瓦语(俄图瓦共和国)
   
   南突厥语支 阿塞拜疆语(分布于阿塞拜疆和伊朗西北部)
   哈拉吉语
   卡什加语
   克里米亚鞑靼语
   撒拉语
   巴尔干嘎嘎乌孜土耳其语
   嘎嘎乌孜语(乌克兰、保加利亚、罗马尼亚)
   呼罗珊土耳其语
   奥斯曼土耳其语(已灭绝,成为现代土耳其语)
   土耳其语(土耳其、保加利亚)
   土库曼语(土耳其、土库曼斯坦)
   
   乌鲁姆语
   西突厥语支 卡拉-卡拉帕克语
   喀喇汗语
   哈萨克语(哈萨克斯坦、中国新疆伊犁)
   吉尔吉斯语(柯尔克孜语,吉尔吉斯斯坦、中国新疆)
   诺盖语(俄车臣)
   犹太-克里米亚鞑靼语
   卡拉伊姆语(立陶宛、波兰)
   库曼语
   卡拉切-巴尔卡尔语
   库梅克语
   彼切尼克语
   巴什基尔语
   楚利姆语
   塔塔尔语(也称鞑靼语,俄鞑靼斯坦共和国)
   
   古代语言:塞尔柱-奥托曼语、波罗维茨语(库曼语)、布勒加尔语、鄂尔浑碑铭语、回鹘语、哈扎尔语
   
   第二类别:蒙古语族 契丹语(古代语言)
   
   达斡尔语(中国黑龙江、内蒙古、新疆)
   康家语(濒危语言)
   土族语
   保安语(中国甘肃)
   东乡语
   东部裕固语
   布里亚特语(俄布里亚特共和国)
   蒙古语(蒙古国、中国内蒙古)
   达尔哈特语
   卫拉特语(卡尔梅克语,俄卡尔梅克共和国)
   莫戈勒语
   
   第三类别:通古斯语族(满-通古斯语族) 鄂温语
   鄂温克语(通古斯语)
   鄂伦春语(中国东北)
   涅吉达尔语
   鄂罗克语
   乌尔奇语
   鄂罗奇语
   乌德盖语
   满语(濒危语言,中国东北)
   赫哲语(纳奈语、戈尔德语)
   锡伯语(中国东北)
   女真语(古代语言)
   
   ……
   
   不过,阿尔泰语系到底存在与否,还有争议:
   
   阿尔泰语系的存在与否,至今依旧有争议,有的语言学家认为突厥语族、蒙古语族和通古斯语族三种语族之间没有同源关系,这些“反阿尔泰语系”的学者认为,这些语族虽然有许多相同的语法特点和共同词汇,但是这些是因为民族长期接触,互相融合而产生的,是借用的结果,而并不是原始语遗留下来的原始特征。一般认为是蒙古语借用突厥语的词汇和语法形态。目前这个问题还在议论之中。
   
   另外关于日本语、朝鲜语是否属于该阿尔泰语系也造成了很大争议,一些学者认为若将日本语、朝鲜语划开出阿尔泰语系能客观的减少此语系存在的争议。
   
   朝鲜语、日本语、琉球语的归属争议(阿尔泰超语系假说)
   
   学界普遍认为日本语跟琉球语共属于某一个语系。如果此二语不并入其他语系,就独立为日本-琉球语系 。
   
   但是朝鲜语、日本-琉球语系的系属一直都是学术界争论的焦点、基本上可以有四类的观点。
   
   第一类观点认为朝鲜语、日本语、琉球语即使属于阿尔泰语系,也只能在阿尔泰超语系假说(Macro-Altaic theory)上成立,因为朝鲜语有着一些阿尔泰语系的语言特征,而日语跟朝鲜语又有着不少类似之处。
   
   流音不会出现在本土词汇(固有词)的首个音节上
   元音和谐律(或称元音调和)
   黏着语的特征
   
   但朝鲜语、日本语、琉球语均缺少人称后缀,如通古斯语(赫哲) Mini bithe-i 我的书,Bi mini bithe-we-i hvla-i.我读我的书。 bithe-we-i中的we是受格后缀,而i是第一人称领属后缀。hvla-i中的i为动词第一人称后缀。蒙古语 Teguu-d-mini og.给我弟弟。d为与格后缀,mini为第一人称领属后缀。
   
   朝鲜语的这三个语言特征为该观点提供了相当有力的支持。但由于朝鲜语跟阿尔泰语系的其他语言之间的同源词汇非常少(日语无),所以反对该观点的学者一般都以此作为反驳的力证。
   
   关于元音和谐,这种语言特征也并非阿尔泰语系的专利,阿尔泰语系周边,北亚楚科奇-堪察加语系的楚科奇语,东亚藏缅语族的景颇语、羌语也存在或残留着元音和谐现象,而非洲尼日尔-刚果语系的许多语言,包括多威语、伊博语和许多班图语族的语言,亦有着以舌根位置为基础的元音和谐的现象存在。
   
   而黏着语的特征更不止阿尔泰语系特有,在世界其他语系中均广泛存在着,欧洲北亚的乌拉尔语系,印度的达罗毗荼语系,广布亚、澳、非三大洲的南岛语系等等均是以黏着语为主体的语系,紧邻阿尔泰语系的藏缅语族也是由黏着语和退化的黏着语构成的语族。
   
   第二类观点认为日本-琉球语系跟朝鲜语共属于一个新的语系。持该观点的学者认为日本语的文法与朝鲜语的文法有惊人的相似度,都是使用主宾谓序列,且两者历史上又共同受过古汉语的强烈影响。因此有学者认为日本-琉球语系跟朝鲜语是阿尔泰语系和汉藏语系混合的新语系。但是日本-琉球语系跟朝鲜语之间同样缺乏同源词也成了异议的学者们反驳该观点的力证。
   
   第三类观点认为日本-琉球语系跟朝鲜语一样,都是孤立语言,而它们跟目前世界上已知的语系都没有关联。持该观点的学者们以“同源词问题”支持该观点。
   
   第四类观点认为日本-琉球语系应当归属汉藏语系藏缅语族,主要以西田龙雄为代表的一些日本学者,认为日本语的语序与缅甸语等绝大多数藏缅语(除克伦语和白语外,这两种语言据悉分别受到主谓宾的泰语和汉语影响,成了主谓宾语序)相同,而且日本语固有词中也有与缅甸语及中国南方方言近似的词汇,甚至在音韵上也有好些类似之处,因而主张日本语应归属藏缅语族。但是持反对意见的人认为,日本与藏缅语民族地区之间路途遥远,中间还隔着南岛语系和满-通古斯语族的民族地区,故此观点大多未加以重视。然而,有些学者提出应当以民族迁徙历史来看待此说,他们说:虽然今天的民族分布看起来日本和藏缅语族相隔甚远,但是在商周时期,一些藏缅语族、南支古亚洲族(鸟田)和南岛语族混合,并且在汉藏(周)民族强大的压力下以其航海技术沿岸北上或南下透过朝鲜半岛南部进入九州岛定居。当时,通古斯族(阿尔泰语系)尚在蒙古高原东北部与北支古亚洲族(今楚科奇和朝鲜族之北方族源)竞争,故此说法极有可能。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