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谢选骏文集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为何打架
·黑心疫苗无远弗届
·从《河殇》到《疫苗之殇》到《每一个文盲都喜欢用“殇”字》
·新反右运动的靶子还是光荣革命的先声
·中国“#Meetoo”运动碰撞政治壁垒
·辛子陵胡说八道
·中美摊牌的时间早了一个世纪
·科学迷信是一种更为危险的迷信
·华人为何喜欢分享口水和强迫进食
·为什么需要三权分立
·废垃社会只能牺牲风骨
·联合欧洲、孤立美国,先夺欧亚非
·一条船只能有一个船长,中美谁是老大
·葛剑雄快当右派了
·“中国”尚未成为“国家”
·中国的苛政猛于美国的虎
·藏独运动真没出息
·百人斩与凌迟刑
·中国大使向美国举起白旗了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八国联军的内讧和欧美国家的道德堕落
·蚂蚁会有心吗
·中国模式终于控制了美国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暴君的惩戒——秦始皇的后代都被肢解
·中国大陆薪资水平不及欧美百年之前
·列宁是个玩猫的女人
·英国间谍劳伦斯把表演进行到底了
·无产阶级为何无法阻止帝国主义战争
·柬埔寨的今天就是“亚洲民主国家”的明天
·江浙地区经济文化发达是因为道德高尚吗
·中国只有万分之一不到的人是正常的人
·英国虽死,余威犹在,毛邓都怕
·中国是浑身插满管子的手术病人
·马可·奥勒留的《沉思录》是婊子的牌坊
·凯撒首先不是大帝而是革命的发起者
·谢选骏:“法广网”老是误判中国事务
·习近平遭到了亿分之一的批评
·世代健忘症
·不能牺牲儿女的就不能成为大帝
·“对立统一”的南北朝缺一不可
·抗美援朝是毛泽东对中国人欠下的巨额血债
·蒙面歹徒必须退出社会生活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淫乱的佛教“啊ME TOO佛”
·Twitter推特的老板是共产党还是人民币
·自决是创造文明的开始也是毁灭文明的开始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贸易战是推动中国进步的唯一动力
·自由的人创造人工智能
·一个社会已经恶贯满盈
·川普正在帮助好朋友习近平获得更大的权力
·穆斯林兄弟会被谁洗了脑
·美国多给了共产党十年时间
·中国为何需要改朝换代
·万精油并非绝对权威
·没有隐私就是最好的保护隐私
·美国正在兴起的义和团(乱枪党)
·清朝为何提高达赖喇嘛的地位
·毛泽东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甚至不如慈禧妖婆
·恐怖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华航”改名“台航”皆大欢喜
·废垃的呼声
·秦岭违建别墅伤了龙脉吗
·不是生活沦陷而是生命露馅
·中国的改革开放在东欧和苏联成功了
·专制可以,马列不行!
·中国基督教化的标志
·北欧海盗的赎罪之旅
·广岛悲惨还是海兰泡悲惨
·特朗普帝国的最新例证
·国家不可能属于人民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脚踩两条船的危险
·基辛格真是一个跟屁虫
·经济周期就是贪婪和恐惧之间的心理波动
·选个好点的坏蛋出来主持工作
·四论习近平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珍妃与瑾妃代表两种为官之道与两种命运
·气候暖化与白种人灭绝——白种人的命运会不会像北极熊一样?
·“2018年危机”应验了“70年周期”理论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污蔑美国
·中国终于恢复了连坐法
·《世界日报》危害全美500万华裔真该死
·日本想第三次解放中国吗
·无神论政权欺软怕硬
·《澎湃新闻》举起了可耻的白旗
·只有美国能够教训土耳其病夫
·废垃加废垃还是等于废垃
·桃花源记的丑陋
·布伦森牧师终于激活了美国的良心
·土耳其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都换成里拉
·法国人真能破案说实话吗
·小康社会就是中等收入陷阱
·中央社逃台太久不知可能出现新的反右运动
·古人只知“其心必异”不知“其性必异”
·华航偷工减料导致的空难
·共产党中国会和土耳其一起沉没吗
·是败家子还是败家的政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谢选骏: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万里送书--旅美学者马大任和他的“赠书中国计划”》2007年05月09日报道:
   
      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学者利用各种机会向人介绍“赠书中国计划”。最“另类”的办法,就是每天读报纸看讣告,看到哪位专家、学者去世了,就马上设法与他家人联系,希望家属捐献藏书,“捐一万箱不嫌多,捐一本不嫌少”……


   
     一本书,又一本书:硬脊烫金的,纸页泛黄的;有的岁月沧桑,文句上或有划线,书页边或有批注……是的,这些书并不是新书,而是美国众多学者向中国捐献的自己的藏书,一摞,一箱,10箱,100箱,800箱——整整一个货柜。
   
     1.两万册图书漂洋过海
   
     今年3月26日,这一批图书从美国纽约启程运往中国青岛,供大学里的教授、讲师和学生们使用。这是87岁高龄的旅美华裔图书馆专家马大任和他的伙伴发起的“赠书中国计划”(Books-for-China Fund),送往中国各大学图书馆的第3批图书。
     这一天不巧马大任感冒了,他不能像前两次一样亲手送这些图书远行。他的3位年纪同样很大的老伙伴和他的堂妹马大幸,一早就来到纽约一家仓库,将2万余册英文科技、学术图书放入800个纸箱,用胶带密封加固。
     这批图书是上百名华裔学者无偿捐献的,一部分图书是赠书者特别指定捐赠给南京大学、东南大学、厦门大学、华东师范大学、浙江大学、温州大学等十几所大学。书到青岛后,将由中国海洋大学图书馆青岛国际教育交流服务部主任王雪凤负责报关、验收,分发给各校。其余书籍也由中国海洋大学负责管理,并分发给需要的高校,各大学可派人到青岛选取。
     2.曾任飞虎队译电员 后任美国名校图书馆馆长
     非营利性公益组织“赠书中国计划”,2004年底由马大任在美国发起成立。那一年他84岁。
     马大任1920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一个书香门第,家中有5人列入《中国美术家人名词典》,他的父亲马公愚,是一位书法家。马大任小时候也显露出对书法、绘画的领悟力,然而抗日战争的爆发打碎了他的画家梦。他投笔从戎,参加抗战,曾当过空军“飞虎队”陈纳德队长的译电员。后来他回校继续学习,在重庆新闻学院毕业工作两年后,1947年由该学院保送公费赴美留学,10年间先后获威斯康辛大学新闻学硕士、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学硕士,从新闻业转到了图书馆这一行。他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等大学图书馆负责管理中日文图书,1965年任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东亚图书馆馆长,1976年应聘出任荷兰莱顿大学汉学院图书馆馆长,1985年在荷兰退休后,受邀担任纽约公共图书馆东方部中国和中文负责人,直至1992年第2次退休。他还担任过台湾大学、上海华东师大、东南大学访问教授,欧洲汉学图书馆协会会长。
     马大任和他哥哥马大恢在风华正茂的年岁出国,后来与故乡的书信联络一度中断,到1978年兄弟俩才回国探亲。“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他们对故乡的落后状况甚为焦虑,5兄妹以父亲的名义建立了图书基金,多次向温州中学捐款。
     马大任感受到国内缺书是一个大问题。第一次回国时,他去拜访北京大学图书馆负责西书(外文书)采购的副馆长梁思庄。梁思庄是梁启超的女儿,也是他在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学系的学姐。梁思庄告诉他:“北大已10年没买一本西文书了。现在可以买了,但是全馆没有一个人知道选购西书的方法。”
     北大尚且如此,其他大学缺乏西方图书资料的窘况,更是可想而知!中国当时外汇紧张,又是计划经济体制,信息渠道闭塞,采购国外图书的外汇资金和权力在中国图书进出口公司,但采购人员面对国外浩如烟海的图书,采购起来往往无从下手。改革开放以后,资金、信息、体制上都有很大改观,然而匮乏状况不是一夜就能改变得了的。尤其是1992年中国参加国际版权公约后,不能随意复印西书,图书馆很难采购许多原版书,直接影响到教学和科研。
     怎么办?在纽约坐拥书城的马大任,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身边认识和不认识的众多学者。在美国,私人藏书流失很快,许多很有价值的资料随着学人退休、搬家或去世而不得不丢弃。而学者们若没有子女继承父业,也往往担心藏书散失——就算这里的图书馆可能筛选接受一部分,数量也很有限;能为自己的书找到知音继承“遗产”,让其物尽其用,无疑是他们一大心愿;更何况许多学者的藏书和档案,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马大任算了一笔帐:每位华裔教授或学者家中藏书至少3000册,而在北美的华裔教授、研究员、高级技术人士约有10万人,总计藏书量:3亿册!
     不仅如此,美国各大学图书馆,每年淘汰的重复本和旧版书数量也很惊人;美国有些出版社也愿将过剩存书捐给教育机构,这些都是免费的外文书源——如果能够被充分开发,那将是无穷无尽!
     俗话说“千里送鹅毛”,而马大任决定发起“赠书中国”计划:万里送图书。
     3.青春已经八十五 不能闻鸡不起舞
     那边巴望能有免费书源,如大旱之望云霓;这边期盼书能有出路,如洪流要寻河道。岂不是两全其美?话虽这么说,再好的事,也要投入人力物力,要供需两相接通,中间的工作量是相当大的,一个人绝对不够,要有一批热心人。
     “赠书中国”想法,立即得到金印实业公司董事长陈宪中的支持,免费提供仓库,还代收赠书,并出动员工和设备,协助包装与搬运。和马大任共同启动这个计划的,还有保延昭、禢福晖、古兆中、水秉和、杨埙等人;以后有李宝珩等不少人加入,成立了工作小组。
     他们起草了中文和英文的征集图书和资金的信,信中写道:《荀子·劝学篇上》说,“西方有木焉,名曰射干。茎长四寸,生于高山之上,而临百仞之渊。木茎非能长也,所立者然也。”我们海外华人有如“射干”,祖国是那“高山”。如果山不高,不管我们个人成就有多高,华裔的国际地位也不会很高。
     他们收的书不限新旧,也不论语种。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专家、学者向各自的朋友发电子邮件,找上门去劝说。最“另类”的办法,就是每天读报纸看讣告,看到哪位专家、学者去世了,就马上设法与他家人联系,希望家属捐献藏书,“捐一万箱不嫌多,捐一本不嫌少”。
     他们的辛苦,从马大任2005年在新泽西一次集会上朗诵的打油诗可见一斑:“青春已经八十五,应该在家享清福……讨书有些像讨饭,求爷拜奶还枵腹。常常碰壁伤脑筋,还为搬书劳筋骨……”
     让他们欣慰的是,捐书倡议得到了热烈回应。
     欧洲史专家袁澄去世了,其家属捐赠3000册藏书;国际经济学权威王念祖去世,家属捐出大量书刊、档案;哥伦比亚大学的东亚图书馆送来了62箱图书;著名历史学家、匹兹堡大学退休教授许倬云捐献51箱书;新泽西的老先生宋安华收集了60多箱周围学人的赠书;牛津大学出版社捐献了270多箱近年出版的图书和该社图书馆的藏书;纽约医学研究院图书馆部主任贾英一人就捐书116箱;联合国退休职员王汝梅病故后,他的夫人将他藏书65箱捐赠出来……
     2005年过半,工作小组募集到一万多册图书,足够装满一个集装箱,8月首批图书运往中国;一年之后,2006年8月底,第二批近700箱、约2万多册图书运往中国;半年之后的2007年3月底,第三批图书800箱又启程了。
     4.“赠书中国”计划继续扩大
     送走了第三批书后,马大任感冒了,医生叮嘱他在家静养。3天后,当笔者打电话给他时,他说他好多了,“今天就可以出门。”后面还要再征集第四、第五批书呢。
     据了解,集装箱的运费和报关等手续费用,由收书大学承担,平摊到每本书不到两角人民币;其他费用,像雇工搬运、各地奔波食宿……则来自马大任他们的退休金和捐款。
     他们很想将“赠书中国计划”推广到美国西海岸。因为旧金山、洛杉矶都有很多华裔专家学者定居,图书来源可能并不少于纽约,最近终于有了进展,他们在旧金山的《世界日报》社放了一个集装箱,作为收书之用,委托该社公共行政部经理陈冯蓉利女士负责收书。
     马大任对笔者说:“赠书中国计划”向社会公开,欢迎各方人士参与,提供金钱或人力帮助。他最盼望的,是这项事业后继有人,长期做下去。他特别叮嘱笔者将他的电子邮箱广而告之:johntajenma@att.net。捐款可以用Books-for-China Fund为收款人,他们收到捐款支票后就会给捐款人邮寄回在美国可作为减税证明的收据。
     尽管有了互联网,作为知识载体、精神结晶的书,仍然不可取代,仍然珍贵。而从这已经运回中国大陆的5万多册图书和将继续征集运送的更多图书,我们分明看到了更珍贵的一群老人的拳拳之心。 (高伐林)
   
   谢选骏指出:最近,中国当局宣布禁止一切洋垃圾进口,不知上文所说的这些废旧书报,是否已经归入了洋垃圾行列。不过,好歹已经十多年过去了,能够进去的大概都进去的差不多了。至于今后,实在没有必要再把这些欧美淘汰的东西送去中国了。美国许多图书馆门前都摆了任人拾取的书籍,但却无人拾取。因为这是网络时代了,纸媒已经式微。更何况是一些旧书,许多还是临终病人用过的,也不知经过充分的消毒没有。如果没有,那就是真正的洋垃圾了。而且,中国缺乏洋书,是1978年的事情,到三四十年之后再来做,是否有点刻舟求剑了?

此文于2017年12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