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本体·外篇”第八章
·“本体·外篇”第九章
·“本体·外篇”第十章
·“本体·外篇”第十一章
·“本体·外篇”第十二章
·“本体·外篇”第十三章
·“本体·外篇”第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十五章
·“本体·外篇”第十六章
·“本体·外篇”第十七章
·“本体·外篇”第十八章
·“本体·外篇”第十九章
·“本体·外篇”第二十章
·《思想主权》第二部上“学科·内篇”:《思想主权的历史认识·上》第一章
·“学科·内篇”第二章
·“学科·内篇”第三章
·“学科·内篇”第四章
·“学科·内篇”第五章、几种文明的对比和交流
·“学科·内篇”第六章、两极化正是文明爆发的导火索
·“学科·内篇”第七章、我在樱花树下菩提树下想
·“学科·内篇”第八章、我喜欢耶稣的私人谈话
·“学科·内篇”第九章、“国家看护者的利益”不是“国家利益”
·学科·内篇”第十章、在“世界宗教”的表象之下
·学科·内篇”第十一章、踢出巨人的脑浆、创造新型的文明
·“学科·内篇”
·学科·内篇第十三章、阶级斗争和种族斗争的鼻祖
·学科·内篇第十四章、英国人是德国灭绝营的先行者
·学科·内篇第十五章、思想的力量在操纵事实
·学科·内篇第十六章、权力中心·文化优越·思想果实
·学科·内篇第十七章、考古学家和盗墓贼的区别
·学科·内篇第十八章、佛像就是吸毒者的忘我形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谢选骏: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新毛派:习近平不是毛泽东第二 无法与毛并驾齐驱》(文学城综合新闻 于 2017-10-28)报道:
   
   在刚刚落幕的中共十九大会议上,习近平描绘了一个自豪和繁荣中国的未来宏图。根据该蓝图,中共将牢牢掌握控制权,而他本人的权威将得到巩固,成为自1949年毛泽东接管政权、宣布新中国成立以来的最有权势的领导人。


   
   代表们使用毛时代的赞辞称颂习;他成为毛之后,其思想冠名写入党章的首位中国领袖,标志着,在他从本周开始的第二任期结束后,他的意识形态仍将继续有效。
   
   生活在北京的新毛派人士-自由撰稿人宋阳标对路透社表示,习和毛之间的共同点是,两人都致力于实现中华民族的复兴,都致力于建立一个独立、强大的新中国。他说,毛泽东让中国人民摆脱了西方的压迫;习近平宣称自己使中国在全球舞台上有了更大的发言权。
   
   不过,宋阳标认为,如果也让习像毛一样有党主席之称,那不现实。据熟悉高层内情的消息人士称,党内曾出现过相关动议。宋阳标指出,毛主席的威信来自长期艰苦卓绝的斗争;而习的权力则源自和平时期的官僚体系,历史截然不同。
   
   党代会上,某些主流党干全无此类保留看法。一些人称习是英明、伟大的领袖;而这一颂词过去仅用于毛泽东及其短命的后继人华国锋。
   
   东北省份吉林党委书记巴音朝鲁更直接颂扬习是党的舵手。自毛以降,这一颂词在党内最高层一般已不再使用。毛在世时曾被称颂为伟大舵手。
   
   电视评论员、博主、毛和中共的捍卫者司马南在评论习时有如下表示:承认习是强势领导人,承认他是毛之后的权力最大的领袖,这是习新时代的题中应有之义;但是,注意一下,他说了多少东西,写了多少东西,会见了多少人,他哪还有睡觉时间?
   
   中国官媒:毛一生所为,三分过,七分功
   
   尴尬遗产
   
   中国同毛遗产之间有一种让人尴尬的关系。毛依然被党尊奉为创始人。他的巨幅画像仍悬挂在天安门广场;他的脸庞印在每一张人民币百元钞上。但是,在中国很多知识分子和其他人那里,他并不受欢迎。他们认为,他本人要对长达10年的文革乱局和导致贫困及数百万人死亡的经济政策负责。
   
   官方媒体有时说,毛一生所为,三分过,七分功。
   
   新毛派不满对毛的批评,指控它们是西方人士和修正主义者的诽谤。新毛派们在网上发表文章,戮力挺毛,为毛政辩护;有时公开羞辱那些对毛之政治遗产表示不屑的人。
   
   今年一月,华中一名教授被校方解聘,原因是,他曾在社交网站上表示,毛要对数百万人的死亡负责;此言遭致毛主义者们的抗议。
   
   习虽然没有大张旗鼓地颂扬毛及其政策,但捍卫了毛的错误,坚定反对修正党的正史的企图,这令新毛派感到欣慰。
   
   习还继承了毛的姿态、词汇和运动形式,以加强党纪、赢得公众支持、巩固党在全社会的领导角色。
   
   习在十九大开幕当天所作的政治报告中这样说道: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
   
   谢选骏: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共产党中国就是红色中国,就是“赤地千里”、“洪水涛天”。礼教文明的古国,被连续不断的政治运动整死了,进步成为野蛮化的也就是革命化的“中华人民共和国”。
(2017/12/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