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谢选骏文集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二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三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四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第五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五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三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六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一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二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三章
·王毅外长真的不懂中国现实?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四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五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六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七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八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七十九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章
·《道德经升级版》第八十一章
·《老子》哲学是不是一种胡闹
·《思想主权》目录和导论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二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内篇”第三章
·“本体·内篇”第四章
·“本体·内篇”第五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六章
·“本体·内篇”第七章
·“本体·内篇”第八章
·“本体·内篇”第九章
·“本体·内篇”第十章
·“本体·内篇”第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十四章
·“本体·内篇”第十五章
·“本体·内篇”第十六章
·“本体·内篇”第十七章
·“本体·内篇”第十八章
·“本体·内篇”第十九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一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二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三章
·“本体·内篇”第二十四章
·“本体·外篇”第一章
·“本体·外篇”第二章
·“本体·外篇”第三章
·“本体·外篇”第四章
·《思想主权》第一部“本体·外篇”第五章
·“本体·外篇”第六章
·“本体·外篇”第七章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谢选骏: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澳洲苍蝇会采蜜》(2010年09月03日55羊城晚报)说: 
   
     朋友不久前到澳大利亚探亲,回来告诉我说,在澳洲他算开眼界了,澳国的苍蝇跟蜜蜂似的,会采蜜!


   
     朋友说,大约200多年前,澳洲苍蝇多得惊人,并且和世界其他国家的苍蝇一样逐臭并传播疾病,令人头疼。
   
     澳大利亚人曾经认真讨论过怎样消灭苍蝇的问题。在讨论中,有一种观点令人信服:如果有一天,苍蝇被彻底消灭了,那么自然界的生物链岂不也被破坏了。苍蝇并非生来就喜欢逐臭,而是肮脏糟糕的公共卫生环境造成的。
   
     所以,200多年来,澳大利亚人一代又一代养成了讲卫生的良好习惯。他们不但洁身自好,而且还按属地管理原则,把全国公共场所尤其是容易滋生苍蝇的角落彻底打扫干净,并长期保持,使得整个国家从城市到乡村,从山谷到河畔,到处都是云朵般的鲜花和地毯一样的绿草。
   
     世代生活在肮脏环境中的苍蝇,在这个美丽的国度,再也找不到一处能使它们逐臭的地方了。为了能够生存下去,苍蝇不得不被迫改变它们祖祖辈辈逐臭的生活习惯,而是像蜜蜂一样,承担起为田里庄稼和花草传授花粉的义务。
   
     如今,澳大利亚的苍蝇早已变成了让人喜爱的物种。苍蝇的形象,不仅堂而皇之地登上了50元面值的澳元,甚至还作为2000年悉尼奥运会的吉祥物在开幕式上放飞。
   
     环境,改变了苍蝇的生活习性。
   
   谢选骏指出:苍蝇也会采蜜,这是我在美国郊区亲眼所见。为此我上网查找相关资讯,就找到了《澳洲苍蝇会采蜜》这篇文章。但是,问题来了,美国并非澳洲,何以美国的苍蝇也会采蜜?而且我亲眼所见,这些黑色的苍蝇,就和黄色的蜜蜂在同一片花丛中争相采蜜!可见《羊城晚报》完全因果倒置了——并非好的环境改变了苍蝇逐臭的天性,而且人类对环境的破坏迫使苍蝇逐臭的。人类自己迫使苍蝇犯错逐臭,然后还把苍蝇打成四害之一。当然话说回来,苍蝇会采蜜但还是苍蝇,所以,蜜蜂宁愿饿死也不会逐臭,苍蝇就会。所以,苍蝇家族比蜜蜂家族繁荣昌盛得多。
(2017/12/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