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谢选骏文集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种族斗争没有“解放”可言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大叫“盛世”就是希望中国永远分裂下去——缅甸的内战哪有中国的内战持久
·医疗品质下降有助种族生命提炼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奥运会缘何走进末日
·中国是英语的次次殖民地
·俄国企图再次唆使中美开战
·川普和金正恩联合了起来
·望子成龙的金牌意识是亡国奴的逻辑
·内战百年的中国严禁信息交流、言论自由
·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
·中国没有法定饮酒年龄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美国出了个超级活佛、十六世达赖喇嘛
·东京的治安还不如纽约
·共产党中国的昆虫变形记
·共产党的渗透力量主要来自美元
·超级的东西就是骗人的东西
·德国为何成了中国与俄国的兄弟
·中国的城市建设确实不行
·从布什的破坏市场到川普的大炼钢铁
·谢选骏:肯尼迪或因勾结古巴而死
·“让美国再次伟大”是个二流口号
·鲸鱼搁浅象征现代文明的末日
·美国国会成了乡巴佬聚餐
·没有牙的老狼反证了谢选骏的英明
·魔鬼的声音总是动人的
·英国为何报复北京、拒不祝贺习近平当选无限期国家主席
·战争失败就是最大的犯罪
·撒谎要打草稿
·蚂蚁王国的继承法则
·结束内战国共两党就会失去政权
·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没有读懂小国时代,如何吸取历史教训
·盖棺论定才能谈论政治手腕
·航空改标混乱再证中国仍在内战状态
·中国公众真的对政权给予了信任吗
·中学不知“摧毁书本”的价值
·相信中共开放这才是个笑话
·奸商如何拯救地球
·奸商和演员如何拯救美国
·让妇女和儿童冲锋陷阵
·川普代表了美国的最后挣扎
·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远远不够的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新闻管制事业蓬勃发展
·联合国人权标准向共产党中国看齐
·西方当初为何看错中国
·马克思主义造就中国骗局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就是低端人口
·公共游泳池就是公共澡堂和公共厕所
·2002年效应终于得到了证明
·“美式开放”才是“网络主权”
·川普就是他所斥责的假新闻的头号消费大户
·消灭方言,统一中国
·中国为何是个侏儒
·“千人计划”是对“六四绿卡”的复仇
·投资就是投河自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谢选骏: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网文《你能同时是一位无神论者和犹太人吗?大卫·西尔弗曼说不能》(Rachel Silberstein 2013年12月9日)这样写道:
   
   那些反圣诞节广告背后的这位活动家说,犹太教与他这样的非宗教信仰者的观念不兼容。

   
   又到了福克斯新闻台开始做所谓“对圣诞节的战争”的报道的时节。和以前的假期时节一样,被指责为带头冲锋的人物之一就是大卫·西尔弗曼,美国无神论者协会富有进攻性的领头人。萨拉·佩林在她关于圣诞节的新书的第一章(《愤怒的无神论者和他们的律师》)中斥责了西尔弗曼和他的团体,声称他们“威胁毁掉我们所拥有的所有的圣诞节欢乐”。
   
   每年,西尔弗曼的组织都会在从纽约市到旧金山等城市颇有策略地放置一批反圣诞节的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毫不愧疚的口号“留下快乐,扔掉神话!”和“你知道这是个神话。这个时节,庆祝理性。”“我们为这个假日和时节的世俗化或者说平等化而战,”西尔弗曼最近在美国无神论者协会设在新泽西Cranford的办公室告诉我。
   
   2013年11月15日的大卫·西尔弗曼申请名为“ATHE1ST”(近似“无神论者——译注)个性车牌的申请最初被新泽西机动车委员会拒绝了,但是西尔弗曼最终获胜:“当他们意识到他们与谁打交道的时候,他们后退了,”他说。
   
   但是就在他仍旧挂起与圣诞节有关的广告牌并且与福克斯新闻台的主播争论的时候,今年这个时节,他开始把他的无神论行动主义的重点放在了一个新的目标上,那就是犹太人。西尔弗曼希望不信仰上帝的犹太人坚决表明他们的无神论并停止自称为犹太人。他相信,非信仰者应该对他们的家庭和朋友“出柜”,在一些情况下,应该对他们的同事“出柜”,将他们自己称为无神论者。他认为,当无宗教信仰的美国人因为害怕听起来具有排斥性而避免使用“无神论者”描述自身的时候,他们是不诚实的。“无神论者是合适的词,只是被抱有偏见的人变成了一个坏词,”他说。他认为只有“无神论者”这个词准确地向宗教信仰者传达了正确的含义,“并且说真话对所有人都有益。”
   
   已故的克里斯托弗·希钦斯曾注意到,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无神论者,从马克思到爱因斯坦,有很多是犹太人:“我认为这是一种犹太人的责任,因为一神论的祸害首先是由犹太人群强加给我们的,”他在生命最后的几场访谈中的一场访谈里在告诉Jeffrey Goldberg。“应该让他们在广大的范围里批判一神教,这是很好的。”西尔弗曼稍微有点不同意。“他用错了一个词,”他说。“他们不是犹太人,他们是犹太人的孩子。正如我不是犹太人,我是犹太人的一个孩子。”(译注:本文的Jew一词既指犹太人又指犹太教徒,一般人认为犹太人就是犹太教徒,二者是绑定的关系。西尔弗曼因此不接受并且拒绝使用这个词。)
   
   这就是在过去两年时间里西尔弗曼在撰写他的新书《我,无神论者:美国最大声的异教徒的反击》的时候得出的结论(这本书原本定于2014年3月由 Pitchstone 出版社出版,但是在出现了关于一张标着“伊斯兰的穆罕默德”的笑脸图的争议之后,合同取消了;西尔弗曼目前正在寻找一家新的出版社。)以前对文化犹太教与无神论的兼容性直言不讳的西尔弗曼发现,在试图撰写关于犹太无神论的章节的时候,他很吃力。“我写啊写啊删啊删啊,”他告诉我。西尔弗曼最终得出结论说,犹太教本质上是一个宗教——这个宗教与无神论并不兼容。
   
   他指出,被定义为犹太文化的许多东西,诸如音乐或者食物,其实是犹太教“占有了”具有地理特殊性的区域文化——例如,德裔犹太文化主要是东欧的。他说,全世界犹太人共有的唯一的东西是摩西五经,作为一种宗教教条,摩西五经无法与无神论价值调和。
   
   “我现在对犹太教的看法比以前更恶意,”他说。“犹太教不比任何其他宗教更好。”因此,这个曾经是美国最著名的犹太无神论者的男子如今说他不是犹太人了。
   
   西尔弗曼生于马萨诸塞州Marblehead的一个中产阶层改革派犹太教家庭。当他的大姐选择不行犹太女孩成人礼的时候,他的父母把他们的延续宗教信仰的希望都放在了他们的第二个孩子Jodi和幼年的大卫身上。“当时我理解的犹太教就是我妈紧跟让希特勒没有获胜的犹太人的社会层面。”他说。
   
   Jodi亲切地把大卫描述为一个质疑一切东西的大声讲话的小弟弟:“当时我比他更顺从,”她告诉我。“有人告诉我做什么事,我就做了。我不会去问为什么。我总是说,作为一个孩子,[大卫]真是有个大嘴巴,如今他因为这个大嘴巴而获得了工作。”
   
   尽管西尔弗曼自从童年就怀疑上帝的存在,他去上了希伯来学校而且根据他父母的意愿行了犹太成人礼,他认为这个事件是他的人生的决定性时刻:13岁的大卫站在他的家人和教堂集会众人的面前,读了他要读的那部分摩西五经的那一天,是他变成一位坚定的无神论者的日子。“我在我的世界的所有人面前站起来,然后我说谎了。然后所有人都欢呼起来,给了我钱。”
   
   西尔弗曼的父亲于2009年去世。他的父亲对子女隐瞒了自己的无神论,直到他们成年之后很久(尽管Jodi回忆起他的父亲的消极进攻性特点,在犹太教聚会中,他会故意把他的祈祷书拿得上下颠倒)。大卫悲伤地得知他的父亲在他生命的很大一部份时间里隐藏起了他自己的这一面。“在青少年时代,当时我会喜欢知道我的父亲是一位无神论者,”他说。
   
   在布兰迪斯大学里,西尔弗曼是一位直言不讳的无神论者,但是他没有排斥他的犹太教。他偶尔是十人祈祷班的第十个人,尽管他并不祈祷。他坐在自助餐厅的犹太教规餐桌旁,在那里他会与正统派和保守派犹太学生辩论宗教。
   
   他在布兰迪斯大学遇到了一位名叫Hildy的年轻女孩。这是个不太可能的一对:作为回归正统派犹太教的她,她上了一所哈巴德教派高中,在大学里她严守教规。他们变成了“好朋友”但是仅仅如此。“由于明显的原因,我们不认为将会有一个未来,”她说。但是就在西尔弗曼离开她去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读市场营销MBA的时候,Hildy开始对正统派宗教有了重新的考虑。“我当时感到我错过了许多生活,我想和什么人说话,但是我的所有朋友都是笃信宗教的,”她告诉我。“因此,我找到了大卫,因为他是唯一一个我知道的不守教规的人。”18个月后,他们结婚了。
   
   西尔弗曼在美国电报电话公司找到了工作,后来去了朗讯贝尔实验室,在那里,作为一名专业发明家,他申请了与电信基础设施有关的74项专利。他还在这两家公司启动了一个工作场所无神论者联盟,主持会议、筹办辩论,并且撰写关于工作场所宽容无神论者的文章,有时候让他的上司感到懊恼。1996年,他成为了美国无神论者协会新泽西地区主任。
   
   美国无神论者协会是一个非营利组织,倡导世俗主义和政教分离,它是于1963年由Madalyn Murray O’Hair创立的,当时她的长子William被他的学校强迫参加圣经学习。O’Hairy赢了Murry诉Curlett的标志性案件(此案被合并进了Abington 校区诉Schempp一案),判决裁定在公立学校的祈祷和圣经阅读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1996年——西尔弗曼成为该组织的区域主任的同一年——O’Hair和她的儿子、孙女被一名心怀不满的雇员绑架并谋杀。谋杀者和他的共犯从O’Hair那里敲诈了50万美元,而美国无神论者协会受到了巨大的财政打击。到了2010年西尔弗曼成为会长的时候,该组织的资金几乎耗尽,只有两名雇员:西尔弗曼和一个办公室经理。
   
   西尔弗曼的声名远扬的反圣诞夜广告牌和之后在电视上的露面为美国无神论者协会赋予了新的生命,而且常常紧跟着出现定期捐款者与捐款的上升。根据最新的美国国税局纳税申报单,2011年,该组织获得了140万美元的捐款和会员费,超过了2007年的不到25万美元。今天,该组织拥有5名全职雇员。
   西尔弗曼说,这些广告牌的主要目的是获得上谈话节目的邀请,让无神论者登场,让他们的声音得以传播。(在他最初参加The O’Reilly Factor节目中的一次,西尔弗曼的难以置信的表情让他成为了Reddit网站上的一个著名的模因。)第二个目的是触及“坐在教堂长凳上的”没有出柜的无神论者。
   
   西尔弗曼不害怕冲突。寄来的仇恨邮件堆积起来,特别是他在电视上露面之后,其中大部分邮件严厉斥责他的摧毁基督教的“自由派犹太议程”,他对此满不在乎。当仇恨邮件变成了死亡威胁,西尔弗曼在公开露面的时候穿上了一件防弹背心。但是尽管他用强硬——但是和蔼可亲——的方法推广无神论,西尔弗曼身边的人说在他的个人生活中,他与有宗教信仰的人相处很容易,包括他的妹妹Jodi和他的担任杂志出版人的妻子(Hildy)。尽管如今她在实践上更接近犹太教改革派,她在高圣日在哈巴德教堂参加正统宗教仪式。“她防止我走得太远,”西尔弗曼这样说他的妻子。“她肯定是一种令人节制的力量。”
   
   “古怪的事情在于,我们意见相合的情况比我们意见相左的情况多得多,”Hildy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告诉我。“当涉及到宗教和政治的混合的时候,我们意见一致的东西很多。当这个国家的人们试图把它变成一个基督教国家的时候,这就影响到了所有人。”她回忆起了她在印第安纳的童年,在那里,她是学校里的唯一一个犹太人:“我知道这就像极端少数派,特别是在节日里。我想到这个的时候仍然感到焦虑不安。我不想让我的女儿在节日的时候感受比别人差。”
   
   西尔弗曼的工作“保护了所有人,”Hildy说:“这保护了穆斯林,这保护了犹太教徒,这保护了山达基教徒。在我看来,他是一位英雄。”
   
   西尔弗曼的书用一章的篇幅谈到了操控一个“混合型的婚姻”。他写道,跨宗教信仰关系成功的关键是禁止设法相互改变对方,并且预先设定规则:“有一次,她要求我让她信服我的立场,而我拒绝了——她依靠自己想到哪儿算哪儿。在高圣日,她去犹太教堂,而我去工作。”
   
   Hildy告诉我,尽管他们在宗教上有核心差异,“我不强迫他接受我的观念,而他也不强迫我接受他的观念。”他们在养育如今16岁的女儿Rayanne的时候做出了选择,让她了世俗的Workmen’s Circle 希伯来学校,但是她断定自己是一个无神论者,在她的犹太女孩成人仪式之前退出课堂——尽管她仍然和她的母亲参加高圣日的仪式。
   
   西尔弗曼对于他的女儿和他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这件事感到骄傲,但是他声称他从未设法在(宗教或无神论这两个方向的)任何一个方向上引导过她。“我给了我的女儿一本《圣经》,”他说。“我告诉她读一读这本书。我认为所有人都应该读一读圣经——旧约和新约——然后读道金斯的书、读希钦斯的书,然后为自己做出决定。”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