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谢选骏文集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政审你大爷》犯了恶毒攻击罪
·“天堂镇”冒犯了上帝的荣耀
·共产党中国只是半壁江山
·川普的内心为何憎恨美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中国人民志愿军占领美国
·五四运动是一个无耻运动
·人子没有枕头的地方
·好人做到底,送佛上西天
·光棍的欧洲——多边主义的覆灭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政教分离使得日本超越中国
·阿拉伯人就是阿拉的伯
·印第安人的复仇战争开始了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领袖为何最不爱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谢选骏:“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在《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中,谢选骏曾经指出:新教“反对政府影响教会的信条”吗?并不尽然,所以说“尤其在宗教信仰自由的层面上”。但事实上,新教却比天主教更为效忠主权国家,并奉之为最终的裁判,例如美国世俗的最高法院就可以裁判总宗教事务。我发现,新教只是日耳曼小镇的产物,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而甚至在具有巨大教堂的日耳曼地区,新教就无法成立了,例如科隆、维也纳就是如此。更别而说罗马、巴黎、威尼斯、巴塞罗那等世界名城了。至于英国,那是一条最为多变的变色龙,从来不讲究原则的原则就是他们的经验主义,他们的宗教改革,只是把教皇换成了国王,和东正教异曲同工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在任何欧洲地区,也缺乏圣地(以色列/巴勒斯坦/西奈)那样的奇伟地貌——俯视着海洋以及深渊般的低地直通两个沙漠绝境和绝境之外的最大绿洲——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所以欧洲人更加倾向于多神教的偶像崇拜(天主教)和国家崇拜(新教),而非对于抽象的唯一真神的信从。很多游客或香客都喜欢甚至崇拜梵蒂冈,或以为去了那里才代表了宗教的殊荣,殊不知和圣地相比,梵蒂冈不过是一件巧夺天工的艺术品,但却不是真正的天工。只有圣地,才是自然的奇迹。(姑且不说,上帝在那里降临,基督在那里升天。)
   


   其实,不光基督教如此,其他精神现象亦然。如果说,阿尔卑斯山就足以刺激“超人哲学”的分泌,那么呢,它会刺激出什么来?因为我想,中国的“天子观念”就是从青藏高原那里来的,正如北亚草原的“长生天”观念,也是从青藏高原那里来的——“天子观念”和“长生天”,可能就是一枚硬币的两面。“长生天”(Tengri)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思想主权》指出:
   
   就是“铁木真──成吉思汗”这样的禽兽,也有信仰,他及其下属的信仰对象就是“腾格里”(Tengri):“在中国古代典籍中,‘腾格里’一词最早出于匈奴,写作‘撑犁’,所以匈奴首领单于的全称即为‘撑犁孤涂单于’,意为‘天子般伟大’,这显然是受了中国天子观念的影响──古代阿尔泰语系一些游牧民族称呼‘天’为‘腾格里’,也是萨满教腾格里信仰的中心神灵。匈奴之后,鲜卑、柔然、突厥以至蒙古等草原民族均继承了腾格里信仰。与突厥同族的敕勒发展出了‘苍天’(Koke Tengri)的概念,而蒙古人将腾格里称为‘Mongke Tengri’,汉语译作‘长生天’,作为最高的信仰对象。在之后,由于受到佛教、印度教等影响,腾格里被加上了各种称呼,分裂成为众多神灵,十七世纪后甚至出现了‘九十九腾格里’的说法。
   
   “今日土耳其语中,‘神’一词就是从‘腾格里’转化而来的‘Tanr’,穆斯林信众不但以此词称呼基督教的上帝,甚至还在非正式的场合代替来自阿拉伯语的‘安拉’之名;而欧洲的可萨人与保加尔人、马扎尔人、阿瓦尔人也曾信仰腾格里……关于‘腾格里’一词的语源,有不同说法:德国历史学家霍梅尔(Fritz Hommel,1854──1936年)认为该词起源自苏美尔人的‘Dingir’一词,意为‘神’或者‘明亮的’;而中国历史学家刘义棠、陈庆隆等人则认为该词是上古汉语‘天’一词的音译。”
   
   “蒙古人以‘腾格里’为永恒最高神,故谓‘长生天’(Mongke Tengri);腾格里被认为是世界与人类的主宰;柯尔克孜族也保留有渊源于原始宗教萨满教的有关腾格里(天神)创造宇宙和人类的神话;在蒙古等民族的语言中,‘腾格里’构成了北亚游牧民族精神中的‘圣洁角落’;在不同的历史阶段上,由于宗教信仰的不同,多次赋予‘腾格里’不同的宗教意义:在信仰祆教时,‘腾格里’被用以称呼该教的至高神阿胡拉·玛兹达;在信仰佛教时,‘腾格里’被用以称呼佛祖;在回纥改宗伊斯兰教以后,‘腾格里’又被用以称呼伊斯兰教唯一的神安拉……由此,‘腾格里’逐渐成为一个表达抽象概念的词,用来泛指诸神。”
   
   “腾格里——长生天”观念虽然是从中国的“天”或“天子”的观念里派生出来的,却不具有类似“天”或“天子”的珍爱万物的仁慈性格;事实证明,“腾格里——长生天”却是一个大肆杀伐的思想道具,与其名号的中国内涵正好相反:名号与内涵正好相反,这也是许多哲学观念和神话叙事的共同特点;不能独怪草原民族的虎狼之心、禽兽之德。
   
   显然,这一区别,也是依据生存环境的差异而形成的,类似原始基督教与罗马国教、东正教、天主教和新教的差别。
(2017/12/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